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陈维健文集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2010年1 月15日来自长沙的上访户,戴建明在天安广场挥刀刺向自己的腹部,他的血濺红了广场。他死了!在天安门广场以了断生命的方式,向当政者作最后的抗争。这样的抗争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近年来,已有无数的上访者在广场,用自己的生命为他们的抗争画下了句号。他们的力量太微弱,他们斗不过权贵当政者,一如戴建明在自杀前给朋友的遗言中说道:“我走完了所有的程序,咱斗不过政府,自杀的权利总还有吧?男人保卫不了自己的家园,只能以死抗争”。
   
   中国政府比起毛时代有了“进步”,戴自杀前决定已经公开,一如许多自杀者一样,但政府无动于衷,对自杀者悉听尊便,政府不拦你。也不会象文革那样,死了给你戴一顶“反革命”帽子,再踩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当今的权贵和政府,对弱者的生命没有什么感觉,对他们来说,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死就死了,还少一个“纠缠”政府的人。有一位诗人曾经说过:在天安门放一个屁都是惊雷,撒泡尿都是瀑布。但时代不同了,现在天安门自焚也好,剖腹也好,对于中南海的诸公们来说只是一个屁,一泡尿。

   
   对于戴建明的冤情,已经不需要进行任何具体的阵述,因为在一个无弱者生命的社会里,弱势强食,上诉无门的故事,又会给人带来都少同情,多少义愤呢?同情和义愤这样一种感情在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成为稀缺之物。戴建民这样的故事在北京上访者蜗居倦缩的角落,随便问一个人,都可以带出一串来。这是一个“强执弱,富劫贫,贵傲贱,诈欺愚”的时代,访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是社会不公不义的产物,这个政权罪有多深,恶有多大,访民就是活生生的见证。访民群体是一个流动的,用泪与血和生命浇铸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对于冷血的当政者来说仅仅是一个为政的麻烦,对于麻木的市民来说是熟视无睹的一堆垃圾。他们只沉缅于天安门广场的阅兵方阵和广场上空璀璨的礼花。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有“阅兵”有“礼花”,那些麻烦和垃圾又算得了什么呢。但是这个社会依然有一种力量在涌动,依然有一种情感让人激动。当戴建明生死之时,许志永,刘安军等一批维权人士,在寒冷的雪夜里为他奔波,为他申诉。他们也是弱势群体,他们没有能力为上访者们赢得公正,没有力量挽救他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温暖着他们的心,生时向他们嘘寒问暖,死时为他们点烛烧香。他们以一介书生,一介平民来救赎这个社会,虽然碰得遍地麟伤,仍然不弃不离,怀抱着“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的信念,求公正、求公义。我们这个社会因为有了他们,社会不至于让人绝望,因为有了他们我们这个社会还存有希望。
   
   自杀是弱势者勇敢的抗争,但更勇敢的是活着,伴随着生命永不结束的抗争,直到公正、公义来临,一个无道的社会,不会是永远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