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陈维健文集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新年伊始,在四中全会上接班受挫的习近平,在全国基层党建工作手机信息系统开通仪式上,通过全国基层党建工作手机信息系统,向全国100万名基层党组织书记、大学生“村官”发出问候短信。据介绍这个系统是中组部和中国移动联合建设的,汇总了全国100万名基层党组织书记、大学生“村官”及省、市、县党委组织部长 手机号码。被媒体称为中共党史上的破天荒地的划时代之举,是让党的基层干部“走近中南海”的举措。
    (博讯 boxun.com)
   

    中共领导向干部群发短信,应该说首创权不是习近平,而是远在中南海之外的一位地方大员,也就是近期以打黑而红透半边天的重庆薄熙来,薄书记。去年他通过“移动”向重庆1300万市民发送了红色短信,内容是毛主席语录和他个人的感言,而成为中共首发干部。随着薄、习二位领导干部群发短信后,中共党内的大小领导干部必将群起效尤,形成发短信,争“民心”,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各出奇招,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局面。这样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即产生党的政策信息混乱,因为短信不是党的文件,有着很大的个性和随意性,受感情嗜好等因素的影响。干部又可以慷国家之慨,不必通过媒体直接自己为自己营造形象,形成群雄纷争,逐鹿中原的局面。而基层干部和民众对领导人的短信,也不会长久保持激动,在不断收到各级干部的短信后,不但无可适从也不胜其烦,最后这些首长短信成为扰民、烦民的信息,成为当今电子邮件中的垃圾邮件那样让人憎恶。
   
    中共的行政原则,是中央到省、省到市、市到县,再到乡村、工厂、街道这样一种逐级往下传递执行的制度。中央领导不直接向基层干部发布命令传递政策。只有在非常时期,当中共最高领导人感到政令已无法通过这种逐级传递的方式,指令到全国各地时,才会打破这一原则。第一次打破这个原则的是毛泽东,文革期间直接将他的指示、批示发到基层。那时每隔一段时间,深更半夜,城乡各地敲罗打鼓传达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当时的说法是宣传毛泽东思想不过夜。可惜那时没有手机,如果有的话,毛一定会把短信发到人民群众手上。毛的这种垂直指示只有毛有这样的特权,就是林副统帅也不行。但现在不同了,薄熙来可发,习近平也可发,明天李克强也可以发,所有的政治局常委都可以发,最后是每个干部都发。在信息时代,发短信没有特权,发短信的权利属于每一个手机拥有者。干部群发短信造成的混乱,最着急的不是别人,而是胡温,因为当个个干部都可以通过手机,直接将自己的想法送到基层干部和老百姓手里时,胡温的权威就发没了。在此情况下胡温要么自己也跟着发短信,但如果自己跟着干部发短信,作为最高领导人没有优势,中央总不能按干部级别来规定发多少短信,级别高的多发,级别低的少发,此不成了信息时代的大笑话。要么就禁止领导干部向基层干部和群众发短信,但这不但剥夺干部的个人权利,更成为信息时代大笑话中的最大笑话。领导干部发短信用的是公费,这是不合理的,中央可以禁止干部公费发短信,但是在“公车、公费吃喝、公费旅行”都禁止不了的党内,怎么可能禁止得了公费发短信呢。
   
    中共指定接班人的方式,到了习、李时代已经难以为继了,各路封疆大臣都跃跃欲试,问鼎中原,一个不买一个账,没有丁点礼让为国的精神。在中共这帮官员中薄熙来是个典型,他从中央下放为地方官,心有不甘,于是首创发红短信给市民,以赢民心,以地方逼中央。但发毛语录这种已经被历史抛弃的文化垃圾,来争民心,争官位,只有薄熙来这种红色后代才想得出来。在薄这一代干部子弟身上,除出毛的思想以外,可以说身无一物。西方的民主思想既不为党所容,也不会他们所获得的利益所容,所以,以国情不同坚拒吸收。而中国传统文化呢,则早已在他们当红卫兵时,打砸得干干净净,现在虽然为官却身无长物,无治国之学,无治国之才。习近平虽然位高于薄熙来,但却东施效颦学着薄发短信,不同的是他不会发毛的语录,毛语录曾经让他家庭在文革中九死一生。胸无点墨的习近平,只能是空洞无物的首长式问候。一个官员想以民意作为获得晋升的条件和资本,应该说是时代的进步,中共接班人的地位,本来就不该由上一代领导人来指令,应该有一个互相竞争的机制,虽然中共现在不具备这样的机制,但官员可以通过自己所在的职权范围,为民办实事,而不是通过发短信这种华而不实的方式,这种方式是不可能真正取信于民的的。要取信于民,应将利益放在民间,而不是放在官员身上。那些所谓的造福一方的政绩工程,大多是利官损民工程。一个官员如果在他管辖地,找不到上访的冤民,找不到乞讨工钱的民工,找不到没钱就学的孩子,找不到无钱就医的患者,做到人人有工可做,人人有屋可居,如果是这样,不发短信,也有了民心,不求政绩,也有了政绩。当年民间流传,“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诚是如此。
   
    信息化时代,因着民间的信息互通,给中共愚民统治带来极大的威胁,现在因着干部乘信息之便利,撇开组织直接与基层互通,不但给党内带来混乱,也成为党内互相挤兑,互相斗争的工具。信息化的本质是开放、公平、民主,是与专制政治相对的,是弱化专制的技术革命。在当今的时代,想封锁信息来阻断时代向民主方向进步是愚蠢的,希望以信息化来稳固专制政治更是痴心妄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