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宗教信仰与新闻
[主页]->[宗教信仰]->[宗教信仰与新闻]->[忏悔录《卷七》]
宗教信仰与新闻
·忏悔录《卷九》
·浅谈教会的使命
·忏悔录《卷八》
·中国古书中的天主教思想
·一九八O年至二OO八年期间遇害的牧灵工作者
·大陆天主教会单元而简化的解决方法——灵修
·忏悔录《卷七》
·1991年《尊重良心》文告
·1999年《尊重人权》文告
·信仰的千姿百态
·忏悔录《卷六》
·1998年《人人正义》文告
·为真理竭力争辩——评阿塔那修及其《论道成肉身》
·忏悔录《卷五》
·爱国会的主教神父们——请看步若翰后尘的圣若望·费生的榜样
·美国基督教跨宗派领袖发表曼哈顿宣言
·华人社会中的宗教与环保初探
·迈步信仰路
·《每日圣言》——让基督悄然走近
·2010年元旦世界和平日文告-如果你愿培植和平,就得守护宇宙万物
·2010年一月生活圣言
·
·民间信仰研究的价值、成就与未来趋向
·北部摩苏尔基督徒学生遭伊斯兰组织绑架
·十二月三十日圣言反省 - 圣诞庆期 第六日
·忏悔录《卷四》
·忏悔录《卷三》
·他吃的是草
·教宗致函全球天主教主教说明撤销“圣庇护十世团体”四位非法祝圣的主教绝罚令的缘由,并感伤这事件引起的不必要喧嚷
·教宗发表圣诞节文告,指出:即使在迫害、打击和最艰困的局势中,教会决不害怕恐惧,因为它的力量是婴孩耶稣
·一问一答话信仰
·忏悔录《卷二》
·信仰的千姿百态
·正确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宗教的社会关系
·梵蒂冈—《二OO三年宗座年鉴》正式出版
·拉丁美洲地区是2009年司铎被杀害人数最多的地方
·从共产党积极分子到地下教会司铎 从共-产党积极分子到地下教会司铎
·忏悔录《卷一》
·全球化与宗教对话
·忏悔录《关于本书的作者和内容》
·香港- 汤汉主教圣诞节家书《星光伴我行》
·中国天主教新资料统计:2009与1948
·教宗本笃十六世接见八位驻圣座新大使,指出缔造和平,尊重受造物、承认宗教作出的贡献
·罗马教宗:政治和媒体不该屈从于伦理上的相对主义
· 掀起你的盖头来——浅析西方法律的宗教情结
·宗教参与社会服务的宗教性前提条件
·论爱四百则----第四部
·国家宗教事务局首届宗教培训工作座谈会在福州举行(图)
·私人宗教仪式与社区关系——莆田东华“谢恩”仪式的田野调查
·宗教自由内涵探析
·《在真理中实践爱德》通谕(全文)
·论爱四百则----第三部
·论爱四百则----第二部
·论爱四百则----第一部
·宗教信仰对人们心理发展与心理健康的作用
·传教工作
·司铎驻守住所和巡阅教务
·从天主教立场看马丁路德(下)
·第二章司铎的交际
·从天主教立场看马丁路德 (上)
·中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的行使(续)
·第一章司铎的私人生活
·第三章宗徒精神
·第二章公教精神
·第一章 超性精神
·法治是实现信仰自由的最好帮助——刘澎教授专访
·中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的行使
·十二月八日的圣言反省
·当信仰与工作矛盾 美政府提案保护信仰
·美教区将赔偿1770万元 给16遭神职人员性侵者
·斯里兰卡领袖同意环保是宗教事务(图)
·澄清对真信仰的误解
·十二月六日的圣言反省
·又一个关于爱国会的见证
·十字架在美引起的争议
·中國 天主教爱国教代表大會延期
·十二月五日的圣言反省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
·天主教要不断的反省自己要不断的革新
·十二月四日的圣言反省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
·十二月三日的圣言反省
·主耶稣回答杜永生兄弟关于对爱国会的态度及一些相关的其它问题
·末世论《万民四末》
·信仰多元化时代的宗教冲突、宽容与对话
·[转]信仰的危机就从这开始!
·爱尔兰天主教会就神父娈童案道歉
·天主教的信仰是唯靠圣言
·陈日君枢机《解读》教宗牧函(全文)
·十二月一日的圣言反省
·2009年十二月生活圣言
·中國 陳日君樞機出版教宗牧函《解讀》
·
·马来西亚明订改信宗教规定
·末世论《死亡的奥秘》
·罗马教宗指出:用新的团结互助意识战胜世界的饥饿
·民间宗教的两个特点
·爱国会的产生、发展及各界反应(六)
·爱国会的产生、发展及各界反应(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忏悔录《卷七》


   一
     我败坏而罪恶的青年时代已经死去,我正在走上壮年时代,我年龄愈大,我思想的空虚愈显得可耻。除了双目经常看见的物体外,我不能想像其他实体。自从我开始听到智慧的一
   
   些教训后,我不再想像你天父具有人的形体——我始终躲避这种错误,我很高兴在我们的精神母亲、你的公教会的信仰中找到这一点——可是我还不能用另一种方式来想像你。一个人,像我这样一个人,企图想像你至尊的、唯一的、真正的天父!我以内心的全副热情,相信你是不能朽坏、不能损伤、不能改变的;我不知道这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怎样来的;但我明确看到不能朽坏一定优于可能朽坏,不能损伤一定优于可能损伤,不能改变一定优于可能改变。

   
     我的心呵叱着一切幻象,我力图把大批绕我飞翔的丑恶影像从我心目中一麾而去。可是随散随集,依然蜂拥我前,遮蔽我的视线。因之,我虽不再以人体的形状来想像你,但仍不
   
   得不设想为空间的一种物质,或散布在世界之中,或散布在世界之外的无限空际,我以为这样一个不能朽坏、不能损伤、不能变易的东西总优于可能朽坏、可能损伤、可能改变的东西,因为一样不被空间所占有的东西,在我看来,即是虚无,绝对虚无,而不仅仅是空虚,譬如一件东西从一处搬走,这地方空无一物,不论地上的、水中的、空际或天上的东西都没有,但境界则依旧存在,则是一个空虚之境,是有空间的虚无。
   
     我昏昧的心甚至不能反身看清自己;我以为凡不占空间的,不散布于空间的,不凝聚于空间,不能在空间滋长的,凡不具备或不能具备这些条件的,都是绝对虚无。因为我的眼睛
   
   经常在那些形象中出入,我的思想也在其中活动,而我没有看出构成这些形象的思想和形象的性质迥不相同,如果思想不是一种伟大的东西,便不可能构成这些形象。
   
     为此,我设想你,我生命的生命,是广大无边的,你渗透着整个世界,又在世界之外,充塞到无限的空间;天、地、一切都占有你,一切在你之中都有限度,但你无可限量。犹如
   
   空气,地上的空气、并不障碍日光,日光透过空气,并不碎裂空气,而空气充满着日光;我以为天、地、空气、海洋、任何部分,不论大小,都被你渗透,有你的存在,六合内外,你用神秘的气息,统摄你所造的万物。我只是如此猜测,因我别无了悟的方法。但这种猜度是错误的。因为按照这种想法,天地大的部分占有你的大,小的部分占有你的小;万物都充满了你,则大象比麻雀体积大,因之占有你的部分多,如此你便为世界各部分所分割,随着体积的大小,分别占有你多少。其实并不如此。你还没有照明我的黑暗。
   
   二
   
     为了驳斥那些自欺欺人、饶舌的哑吧——因为你的“圣道”并不通过他们说话——对我而言,内布利提乌斯早已在迦太基时屡次提出的难题已经足够。这难题我们听了思想上都因此动摇:摩尼教徒经常提出一个和你对立的黑暗势力,如果你不愿和它相斗,它对你有何办法?倘若回答说:能带给你一些损害,那末你是可能损伤,可能朽坏了!倘若回答说:对你无能为力,那末就没有对抗的理由,没有理由说你的一部分,或你的某一肢体,或你本体的产物,被恶势力或一种在你创造之外的力量所渗和,受到破坏,丧失了幸福而陷入痛苦,因此需要你进行战伐而予以援救,为之洗涤;据他们说,这一部分即是灵魂,需要你的“圣道”来解救,则你的“道”,一面是自由而未受奴役,纯洁而未受玷污,完整而未受毁坏,一面却是可能朽坏,因为与灵魂出于同一的本体。因此,不论他们说你怎样,如果说你赖以存在的本体是不可能损坏的,则他们的全部理论都是错误荒谬,如果说你是可能损坏,则根本已经错误,开端就是大逆不道。
   
     该项论证已经足够驳斥那些摩尼教徒了,他们压制我们的心胸,无论如何应受我们吐弃。因为对于你持有这样的论调,抱着这种思想,他们的口舌肺腑无法避免地犯下了可怖的、亵渎神圣的罪。
   
   三
   
     我虽则承认你是不可能受玷污,不可能改变,不可能有任何变化,虽则坚信你是我们的主、真天父,虽则坚信你不仅创造我们的灵魂,也创造我们的肉体,不仅创造我们的灵魂肉体,也创造了一切的一切,但对于恶的来源问题,我还不能答复,还不能解决。不论恶的来源如何,我认为研究的结果不应迫使我相信不能变化的天父是可能变化的,否则我自己成为我研究的对象了。我很放心地进行研究,我是确切认识到我所竭力回避的那些人所说的并非真理,因为我看到这些人在研究恶的来源时,本身就充满了罪恶,他们宁愿说你的本体受罪恶的影响,不肯承认自己犯罪作恶。
   
     我听说我们所以作恶的原因是自由意志,我们所以受苦的原因是出于你公正的审判,我对于这两点竭力探究,可是我还不能分析清楚。我力图从深坑中提高我思想的视线,可是我依旧沉下去;我一再努力,依旧一再下沉。
   
     有一点能略略提高我,使我接近你的光明,便是我意识到我有意志,犹如意识我在生活一样。因此我愿意或不愿意,我确知愿或不愿的是我自己,不是另一人;我也日益看出这是我犯罪的原因。至于我不愿而被迫做的事,我也看出我是处于被动地位,而不是主动;我认为这是一种惩罚,而不是罪恶,想起你的公正后,我很快就承认我应受此惩罚。
   
     但我再追问下去:“谁创造了我?不是我的天父吗?天父不仅是善的,而且是善的本体。那末为何我愿作恶而不愿从善?是否为了使我承受应受的惩罚?既然我整个造自无比温良的天父,谁把辛苦的种子撒在我身上,种在我心中?如果是魔鬼作祟,则魔鬼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好天使因意志败坏而变成魔鬼,那末既然天使整个来自至善的创造者,又何从产生这坏意志,使天使变成魔鬼。”这些思想重新压得我透不过气,但不致于把我推入不肯向你认罪,宁愿说我屈服于罪恶而不顾承认我作恶的错误深渊。
   
   四
   
     我努力找寻其他真理,一如我先前发现不能朽坏优于可能朽坏,发现你不论怎样,定必不能朽坏等真理一样。一人决不能想像出比至尊至善的你更好的东西。既然不能朽坏确实优
   
   于可能朽坏,一如我已经提出的,那末,如果你可能朽坏,我便能想像一个比你更好的东西了。因此,既然我看出不能朽坏优于可能朽坏,便应从这一方面研究你,进而推求恶究竟在哪里,换言之,那种绝对不能损害你的朽坏从哪里产生的。朽坏,不论来自意志,不论出于必然或偶然,都不能损害我们的天父,因为你既是天父,天父所愿的是善,天父就是善的本体,而朽坏便不是善。你也不能被迫而行动,因为你的意志不能大于你的能力;倘若意志大于能力,那末你大于你本身了,因为天父的意志与能力即是天父的本体。你又无所不如,对
   
   于你能有偶然意外吗?一切所以能存在,都由于你的认识。对于天父本体的不能朽坏,不必多赘了,总之,天父如果可能朽坏的话,便不成为天父了。
   
   五
   
     我探求恶的来源时,我探求的方式不好,我在探求中就没有看出恶。我把眼前的全部受造物,如大地、海洋、空气、星辰、树木、禽兽,和肉眼看不见的穹苍、一切天使和一切神
   
   灵都排列在我思想之前。我的想像对于神体也分别为之位置,犹如具有形体一般。我把受造之物,或真正具有形体的,或本是神体而由我虚构一种形体的集合在一起,成为庞大的一群,当然不是按照原来的大小,因为我并不清楚,而是按照我的想像,但四面都有极限。而你呢,我的天父,你包容、渗透这一群,但各方面都是浩浩无垠的,犹如一片汪洋大海,不论哪里都形成一个无涯的海洋,海洋中有一团海绵,不论如何大,总有限度,而各方面都沉浸在无限的海洋中。
   
     我是这样设想有限的受造物如此充满着无限的你。我说:“这是天父以及天父所创造的万物,天父是美善的,天父的美善远远超越受造之物。美善的天父创造美善的事物,天父包
   
   容、充塞着受造之物。恶原来在哪里?从哪里来的?怎样钻进来的?恶的根荄、恶的种籽在哪里?是否并不存在?既然不存在,为何要害怕而防范它呢?如果我们不过是庸人自扰,那末这种怕惧太不合理,仅是无谓地刺激、磨折我们的心;既然没有怕惧的理由,那末我们越是怕惧,越是不好。以此推想,或是我们所怕惧的恶是存在的,或是恶是由于我们怕惧而来的。既然美善的天父创造了一切美善,恶又从哪里来呢?当然受造物的善,次于至善的天主,但造物者与受造物都是善的,则恶确从哪里来的呢?是否创造时,用了坏的质料,给予定型组织时,还遗留着不可能转化为善的部分?但这为了什么?既然天父是全能,为何不能把它整个转变过来,不遗留丝毫的恶?最后,天父为何愿意从此创造万物,而不用他的全能把它消灭净尽呢?是否这原质能违反天父的意愿而存在?如果这原质是永恒的,为何天父任凭它先在以前无限的时间中存在着,然后从此创造万物?如果天父是突然问愿意有所作为,那末既是全能,为何不把它消灭而仅仅保留着整个的、真正的、至高的、无限的善?如果天主是美善,必须创造一些善的东西,那末为何不销毁坏的质料,另造好的质料,然后再以此创造万物?如果天父必须应用不受他创造的质料,然后能创造好的东西,那末天父不是全能了!”
   
     这些思想在我苦闷的心中辗转反侧,我的心既害怕死亡,又找不到真埋,被深刻的顾虑重重压着。但是公教会所有对于你的基督、我们的教主的信仰已巩固地树立在我心中,这信
   
   仰虽则对于许多问题尚未参透,依然飘荡于教义的准则之外,但我的心已能坚持这信仰,将一天比一天更融洽于这信仰之中。
   
   六
   
     我也已经抛弃了星命家的欺人荒诞的预言,我的天父,对于这一事,我愿从我心坎肺腑中诵说你的慈爱。因为是你,完全是你——谁能使我脱离错误的死亡?只有不知死亡的生命,只有不需要光明而能照彻需要光明的心灵的智慧,统摄世界、甚至风吹树叶都受其操纵的智慧才能如此——是你治疗我不肯听信明智的长者文提齐亚努斯和杰出的青年内布利提乌斯的忠告而执迷不悟的痼疾。前者是非常肯定地,后者则以稍有犹豫的口吻一再对我说,并没有什么预言未来的法术,不过人们的悬揣往往会有偶然的巧合,一人滔滔汨汨的谈论中,果有不少话会应验,只要不是三缄其口,否则总有谈言微中的机会。你给我一个爱好星命的朋友,他并不精于此道,而是如我所说的,由于好奇而去向术者请教,他又从他父亲那里听到一些故事,足以打消他对这一门的信念,可是他并不措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