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宗教信仰与新闻
[主页]->[宗教信仰]->[宗教信仰与新闻]->[忏悔录《卷七》]
宗教信仰与新闻
·圣教会内神恩运用的混乱,必要在耶稣基督内得到解决并进入完善:及评论
·天主教齐齐哈尔教区魏景义主教发表对《喜讯》的禁令
·警惕!新的异端——自称小书卷的“喜讯”!
·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巴盟教區杜江主教公開就職 (图) 中英文
·亞洲:日韓天主教徒在中國為和平祈禱
·二〇一〇年教宗本笃十六世复活节文告
·中国内蒙古巴盟教区杜江主教遭到软禁:
·济南市宗教局官员操纵市基督教两会侵害长春里教会教产、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破坏社会稳定的情况综述
·从宗教市场论视角看天主教的“处境化”——以贵州瓮安县草塘镇为中心的人类学调查
·教廷中国委员会公报规劝:内地主教行为勿违共融
·论宗教与政治的互动关系
·教宗在复活节文告中指出:人类所需要的不是表面的调整,而是精神和道德上的归依
·偏见是构成人际间误会和世界动乱的主因之一
·浅谈科学、道德与宗教之间的关系
·人纵然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灵魂,为他有什么益处呢?
·从宗教市场论视角看天主教的“处境化”——以贵州瓮安县草塘镇为中心的人类学调查
·中國:廣州天主教沙面教堂維修被停止施工(图)
·当代民族冲突中的宗教问题
·天主教的骗子重现江湖
·2010年 四月 生活圣言
·神父不是“神甫”
·梵蒂冈讨论对华关系(凤凰电台现场报道)
·
·梵蒂冈:枢机提议与基督教会合编教理
·教宗致函全球天主教主教说明撤销“圣庇护十世团体”四位非法祝圣的主教绝罚令的缘由,并感伤这事件引起的不必要喧嚷
·天主教爱国会:教廷声明不利中梵关系
·基督徒抗暖聯盟為「地球一小時」祝禱
·宗教市场论
·宗教信仰与经济增长:如何解释中国奇迹?
·中国教会正处在觉醒、更新与转型时期(转)
·正视中国文化的危机
·2010年第25届世界青年日教宗文告
·前任宗座代表刘裕政蒙席晋牧为总主教
·中国宗教改革论纲
·香港陈枢机赞赏梵蒂冈中国教会问题委员会的“清楚”和工作
·圣座指中国教会的首要任务是教育、修和、与教宗的合一
·圣座新闻室就关于在中国天主教会会议发表公告
·专题:梵蒂冈关于在中国天主教会会议
·梵蒂冈今天是第十八届纪念和缅怀殉道传教士
·中国福建天主主闽东教区司铎刘茂春神父又被捕
·梵帝冈:主教任命权仍是中国与教廷主要分歧
·巴基斯坦基督徒遭活烧基督徒不治身亡、基督信仰团体要求为其伸张正义(图)
·教宗本笃十六世近4年中在多次机会中谴责神职人员侵犯未成年人的罪行
·漆油沟教会的覆没
·信仰是信仰,生活是生活——基督徒的真实写照
·梵蒂冈将召开关于在中国天主教会的会议
·信仰的反思--目睹中国天主教
·解决天主教非合法组织问题需要新思维
·中国北京加紧控制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管理
·五部门发布《关于妥善解决宗教教职人员社会保障问题的意见》
·皮亚琴扎主教谈司铎的身分,强调对司铎身分的认识是由深入研究基督学而得来
·教宗本笃十六世亲自在公开接见中宣布了一项重要决定将于三月十九日发表致爱尔兰信徒信
·圣座:公布教宗本笃十六世为第25届世界青年日撰写的文告
·马来西亚政府反对基督徒使用“阿拉”
·圣座新闻室主任就德国教会人员性侵犯儿童……
·圣座观察员敦请各国尊重并促进宗教自由
·呜呼哀哉,我们这千年有形的教会...........
·天主教會設立特別主教區 接納聖公會信徒 保留宗派傳統
·请以天主为中心-----从“善恶是非”说起
·从心理——灵修的观点谈自慰
·中国天主教基督徒深受法律主义影响
·中國:福建福安市天主教闽东教区司铎神父因舉辦青年活動被拘留
·告解圣事危机系相对主义产物,这一现象首先在警醒司铎
·宗座圣职部召开神学会议,“基督的忠诚、司铎的忠诚”为研讨主题
·教宗本笃十六世勉励司铎们在修和圣事中触动丧失天主和罪恶意识的人心
·教宗强调福音和圣事是司铎的真正使命
·一个在逃天主教徒的呼声
·讨论:对教会以及神职人员如何正确认识?
·“公教进行社”东非地区第四届全体大会在基加利举行探讨主题是“食粮、生命、和平与自由”
·梵蒂冈秘密档案室将开放庇护十二世任教宗时期的文献资料
·尼日利亚乔斯的主教凯格玛称屠杀的暴力事件非宗教冲突
·关于基督信仰一些问题的解答
·对中国民间宗教要有一个新的认识
·基督徒对社会关怀及政治参与的态度
·伊拉克基督信徒示威守斋抗议残杀基督徒和尼尼微集中营计划
·中国大陆教会急需提升培育素质
·一、宗教财务工作与宗教组织的社会公信度
·纪念利玛窦神父去世400周年的盛大活动
·龚品梅枢机逝世十周年的今天他的见证仍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图)
·要使基督信徒抵制物质主义和个人主义的诱惑
·中国最重要的宗教传统
·刘裕政蒙席:“盼亲访每位与教宗共融的大陆主教”
·伊拉克基督信徒示威守斋抗议残杀基督徒和尼尼微集中营计划
·中國:愛國會領袖否認下月召開代表大會
·国家认同下的民族认同与宗教认同
·转自天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眼中的世界
·评1980-2004年间国内学者的基督宗教研究
·你在找适合自己的宗教吗?
·教宗指出效似基督是每一名基督信徒的目标、是第三千年教会的纲领
·基督信徒也应该享有正义与权利
·梵蒂冈:2010年3月普世教会传教意向述评
·2010年3月1日(丙年每日天主圣言
·香港:逾百年历史教会墓地遭破坏(图)
·
·梵蒂岡鼓勵神父利用網絡
·教宗呼吁伊拉克尊重宗教活动自由,保护基督信徒和基督信仰团体圣堂
·龚品梅枢机逝世十周年之际期待封列真福品
·越南河内东占警方攻击殴打天主教修女
·印度主教说,印度教极端分子攻击基督信徒,是攻击一个信仰的价值观和标志
·陈日君枢机:庚寅虎年的希望
·中國:宗教局長春節強調宗教為經濟服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忏悔录《卷七》


   一
     我败坏而罪恶的青年时代已经死去,我正在走上壮年时代,我年龄愈大,我思想的空虚愈显得可耻。除了双目经常看见的物体外,我不能想像其他实体。自从我开始听到智慧的一
   
   些教训后,我不再想像你天父具有人的形体——我始终躲避这种错误,我很高兴在我们的精神母亲、你的公教会的信仰中找到这一点——可是我还不能用另一种方式来想像你。一个人,像我这样一个人,企图想像你至尊的、唯一的、真正的天父!我以内心的全副热情,相信你是不能朽坏、不能损伤、不能改变的;我不知道这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怎样来的;但我明确看到不能朽坏一定优于可能朽坏,不能损伤一定优于可能损伤,不能改变一定优于可能改变。

   
     我的心呵叱着一切幻象,我力图把大批绕我飞翔的丑恶影像从我心目中一麾而去。可是随散随集,依然蜂拥我前,遮蔽我的视线。因之,我虽不再以人体的形状来想像你,但仍不
   
   得不设想为空间的一种物质,或散布在世界之中,或散布在世界之外的无限空际,我以为这样一个不能朽坏、不能损伤、不能变易的东西总优于可能朽坏、可能损伤、可能改变的东西,因为一样不被空间所占有的东西,在我看来,即是虚无,绝对虚无,而不仅仅是空虚,譬如一件东西从一处搬走,这地方空无一物,不论地上的、水中的、空际或天上的东西都没有,但境界则依旧存在,则是一个空虚之境,是有空间的虚无。
   
     我昏昧的心甚至不能反身看清自己;我以为凡不占空间的,不散布于空间的,不凝聚于空间,不能在空间滋长的,凡不具备或不能具备这些条件的,都是绝对虚无。因为我的眼睛
   
   经常在那些形象中出入,我的思想也在其中活动,而我没有看出构成这些形象的思想和形象的性质迥不相同,如果思想不是一种伟大的东西,便不可能构成这些形象。
   
     为此,我设想你,我生命的生命,是广大无边的,你渗透着整个世界,又在世界之外,充塞到无限的空间;天、地、一切都占有你,一切在你之中都有限度,但你无可限量。犹如
   
   空气,地上的空气、并不障碍日光,日光透过空气,并不碎裂空气,而空气充满着日光;我以为天、地、空气、海洋、任何部分,不论大小,都被你渗透,有你的存在,六合内外,你用神秘的气息,统摄你所造的万物。我只是如此猜测,因我别无了悟的方法。但这种猜度是错误的。因为按照这种想法,天地大的部分占有你的大,小的部分占有你的小;万物都充满了你,则大象比麻雀体积大,因之占有你的部分多,如此你便为世界各部分所分割,随着体积的大小,分别占有你多少。其实并不如此。你还没有照明我的黑暗。
   
   二
   
     为了驳斥那些自欺欺人、饶舌的哑吧——因为你的“圣道”并不通过他们说话——对我而言,内布利提乌斯早已在迦太基时屡次提出的难题已经足够。这难题我们听了思想上都因此动摇:摩尼教徒经常提出一个和你对立的黑暗势力,如果你不愿和它相斗,它对你有何办法?倘若回答说:能带给你一些损害,那末你是可能损伤,可能朽坏了!倘若回答说:对你无能为力,那末就没有对抗的理由,没有理由说你的一部分,或你的某一肢体,或你本体的产物,被恶势力或一种在你创造之外的力量所渗和,受到破坏,丧失了幸福而陷入痛苦,因此需要你进行战伐而予以援救,为之洗涤;据他们说,这一部分即是灵魂,需要你的“圣道”来解救,则你的“道”,一面是自由而未受奴役,纯洁而未受玷污,完整而未受毁坏,一面却是可能朽坏,因为与灵魂出于同一的本体。因此,不论他们说你怎样,如果说你赖以存在的本体是不可能损坏的,则他们的全部理论都是错误荒谬,如果说你是可能损坏,则根本已经错误,开端就是大逆不道。
   
     该项论证已经足够驳斥那些摩尼教徒了,他们压制我们的心胸,无论如何应受我们吐弃。因为对于你持有这样的论调,抱着这种思想,他们的口舌肺腑无法避免地犯下了可怖的、亵渎神圣的罪。
   
   三
   
     我虽则承认你是不可能受玷污,不可能改变,不可能有任何变化,虽则坚信你是我们的主、真天父,虽则坚信你不仅创造我们的灵魂,也创造我们的肉体,不仅创造我们的灵魂肉体,也创造了一切的一切,但对于恶的来源问题,我还不能答复,还不能解决。不论恶的来源如何,我认为研究的结果不应迫使我相信不能变化的天父是可能变化的,否则我自己成为我研究的对象了。我很放心地进行研究,我是确切认识到我所竭力回避的那些人所说的并非真理,因为我看到这些人在研究恶的来源时,本身就充满了罪恶,他们宁愿说你的本体受罪恶的影响,不肯承认自己犯罪作恶。
   
     我听说我们所以作恶的原因是自由意志,我们所以受苦的原因是出于你公正的审判,我对于这两点竭力探究,可是我还不能分析清楚。我力图从深坑中提高我思想的视线,可是我依旧沉下去;我一再努力,依旧一再下沉。
   
     有一点能略略提高我,使我接近你的光明,便是我意识到我有意志,犹如意识我在生活一样。因此我愿意或不愿意,我确知愿或不愿的是我自己,不是另一人;我也日益看出这是我犯罪的原因。至于我不愿而被迫做的事,我也看出我是处于被动地位,而不是主动;我认为这是一种惩罚,而不是罪恶,想起你的公正后,我很快就承认我应受此惩罚。
   
     但我再追问下去:“谁创造了我?不是我的天父吗?天父不仅是善的,而且是善的本体。那末为何我愿作恶而不愿从善?是否为了使我承受应受的惩罚?既然我整个造自无比温良的天父,谁把辛苦的种子撒在我身上,种在我心中?如果是魔鬼作祟,则魔鬼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好天使因意志败坏而变成魔鬼,那末既然天使整个来自至善的创造者,又何从产生这坏意志,使天使变成魔鬼。”这些思想重新压得我透不过气,但不致于把我推入不肯向你认罪,宁愿说我屈服于罪恶而不顾承认我作恶的错误深渊。
   
   四
   
     我努力找寻其他真理,一如我先前发现不能朽坏优于可能朽坏,发现你不论怎样,定必不能朽坏等真理一样。一人决不能想像出比至尊至善的你更好的东西。既然不能朽坏确实优
   
   于可能朽坏,一如我已经提出的,那末,如果你可能朽坏,我便能想像一个比你更好的东西了。因此,既然我看出不能朽坏优于可能朽坏,便应从这一方面研究你,进而推求恶究竟在哪里,换言之,那种绝对不能损害你的朽坏从哪里产生的。朽坏,不论来自意志,不论出于必然或偶然,都不能损害我们的天父,因为你既是天父,天父所愿的是善,天父就是善的本体,而朽坏便不是善。你也不能被迫而行动,因为你的意志不能大于你的能力;倘若意志大于能力,那末你大于你本身了,因为天父的意志与能力即是天父的本体。你又无所不如,对
   
   于你能有偶然意外吗?一切所以能存在,都由于你的认识。对于天父本体的不能朽坏,不必多赘了,总之,天父如果可能朽坏的话,便不成为天父了。
   
   五
   
     我探求恶的来源时,我探求的方式不好,我在探求中就没有看出恶。我把眼前的全部受造物,如大地、海洋、空气、星辰、树木、禽兽,和肉眼看不见的穹苍、一切天使和一切神
   
   灵都排列在我思想之前。我的想像对于神体也分别为之位置,犹如具有形体一般。我把受造之物,或真正具有形体的,或本是神体而由我虚构一种形体的集合在一起,成为庞大的一群,当然不是按照原来的大小,因为我并不清楚,而是按照我的想像,但四面都有极限。而你呢,我的天父,你包容、渗透这一群,但各方面都是浩浩无垠的,犹如一片汪洋大海,不论哪里都形成一个无涯的海洋,海洋中有一团海绵,不论如何大,总有限度,而各方面都沉浸在无限的海洋中。
   
     我是这样设想有限的受造物如此充满着无限的你。我说:“这是天父以及天父所创造的万物,天父是美善的,天父的美善远远超越受造之物。美善的天父创造美善的事物,天父包
   
   容、充塞着受造之物。恶原来在哪里?从哪里来的?怎样钻进来的?恶的根荄、恶的种籽在哪里?是否并不存在?既然不存在,为何要害怕而防范它呢?如果我们不过是庸人自扰,那末这种怕惧太不合理,仅是无谓地刺激、磨折我们的心;既然没有怕惧的理由,那末我们越是怕惧,越是不好。以此推想,或是我们所怕惧的恶是存在的,或是恶是由于我们怕惧而来的。既然美善的天父创造了一切美善,恶又从哪里来呢?当然受造物的善,次于至善的天主,但造物者与受造物都是善的,则恶确从哪里来的呢?是否创造时,用了坏的质料,给予定型组织时,还遗留着不可能转化为善的部分?但这为了什么?既然天父是全能,为何不能把它整个转变过来,不遗留丝毫的恶?最后,天父为何愿意从此创造万物,而不用他的全能把它消灭净尽呢?是否这原质能违反天父的意愿而存在?如果这原质是永恒的,为何天父任凭它先在以前无限的时间中存在着,然后从此创造万物?如果天父是突然问愿意有所作为,那末既是全能,为何不把它消灭而仅仅保留着整个的、真正的、至高的、无限的善?如果天主是美善,必须创造一些善的东西,那末为何不销毁坏的质料,另造好的质料,然后再以此创造万物?如果天父必须应用不受他创造的质料,然后能创造好的东西,那末天父不是全能了!”
   
     这些思想在我苦闷的心中辗转反侧,我的心既害怕死亡,又找不到真埋,被深刻的顾虑重重压着。但是公教会所有对于你的基督、我们的教主的信仰已巩固地树立在我心中,这信
   
   仰虽则对于许多问题尚未参透,依然飘荡于教义的准则之外,但我的心已能坚持这信仰,将一天比一天更融洽于这信仰之中。
   
   六
   
     我也已经抛弃了星命家的欺人荒诞的预言,我的天父,对于这一事,我愿从我心坎肺腑中诵说你的慈爱。因为是你,完全是你——谁能使我脱离错误的死亡?只有不知死亡的生命,只有不需要光明而能照彻需要光明的心灵的智慧,统摄世界、甚至风吹树叶都受其操纵的智慧才能如此——是你治疗我不肯听信明智的长者文提齐亚努斯和杰出的青年内布利提乌斯的忠告而执迷不悟的痼疾。前者是非常肯定地,后者则以稍有犹豫的口吻一再对我说,并没有什么预言未来的法术,不过人们的悬揣往往会有偶然的巧合,一人滔滔汨汨的谈论中,果有不少话会应验,只要不是三缄其口,否则总有谈言微中的机会。你给我一个爱好星命的朋友,他并不精于此道,而是如我所说的,由于好奇而去向术者请教,他又从他父亲那里听到一些故事,足以打消他对这一门的信念,可是他并不措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