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半空堂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第十六回 諏⒋箫L堂作中藥鋪 錯把
·第十七回 日本開畫展 羅馬遊古跡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第十九回 和青年俊彥談中華文化 與油畫大師論
·第二十回 張大千和畢卡索是藝術頑童 趙無極與潘玉良為後起之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王亚法
   
   读小学时,就听历史老师讲过邹容的革命事迹,读中学时,学校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政治课老师又带我们去南京东路,参观“五卅运动”的遗址(现在的亨德利钟表店的附近)和“老闸捕房”(在上海第一食品公司后门,现在是一所职业学校),两地仅一箭之遥。记得参观“老闸捕房”时,政治老师告诉我们,当年邹容和章太炎先生曾囚禁在这里……八十年代,在胡耀邦掌权的短暂时间里,社会上又放映了电影《革命军中马前卒》,于是邹容,这位铮铮的革命铁汉,牢牢地镶嵌在我的记忆里。
   前几年回上海,外出办事,车子正巧经过华泾路邹容的墓地,我叫司机停车,穿过茂密的松柏丛,对墓碑行了三鞠躬,可惜这里周围全是工厂,无处觅得鲜花,只得带着一份歉意回到车里。司机问我墓主是否我家先辈,我只得回答是与不是之间。关于邹容烈士,凡是中国人,都知道他的事迹,他为写《革命军》获罪,和章太炎先生一起,在上海老闸捕房坐牢,起先,英租界巡捕先抓到章太炎先生,这位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觉得章太炎因受自己的牵连而坐牢,深感不安,就主动备了铺盖去老闸捕房自首,陪同章太炎先生。第一年,他和章太炎先生同牢房,章先生给他讲佛经,讲小学,这一年邹容倒还平心静气,没出什么意外。不料第二年,章太炎先生先出狱,留下这个“革命军中马前卒”的四川辣青年。邹容失去了良师的心理辅导,变得日益暴躁,整日扳住铁窗漫骂,骂封建独裁,骂帝国主义,不久愤激而死。邹容原本是四川巴县(今属重庆市,故至今重庆还保留“邹容路”等名胜)人,在上海又无亲无故,客死异乡,竟然无人收尸。在当时的政治压力下,有谁肯为一个钦定罪犯处理后事。还是那句老话,有石在,火种就不会熄灭,上海郊县的一个农民刘三(可能是地主,笔者没有调查过刘三有多少田地),出来为邹容殓尸,办理后事。民国肇始后孙中山先生给邹容厚葬,冤案终获平反。但刘三却默默无闻,只是知道这事的后人,在修邹容的历史时,为刘三加上“义士”一词而已。

   邹容的《革命军》措辞激烈,以“革命独立之大义”为重点,提出以西方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提出的“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为指导思想,阐述了反对封建专制、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必要性,指出了“革命”乃对上下古今、宗教、道德、政治、学术,以及日常事物存善去恶、存美去丑、存良善而除腐败的过程,故赞美曰:“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他还从满清王朝官制的腐败、刑审、官吏的贪酷,对知识分子、对农民、对海外华工、对商人、对士兵的政策及对外的一系列政策,揭露了满清政府对国人的压迫和屠戮,分析了革命爆发的必然性。明确宣布革命独立之大义在于:“永脱满洲之羁绊,尽复所失之权利,而介于地球强国之间”,“全我天赋平等自由之位置”,“保我独立之大权”,即推翻满清封建专制王朝,建立“中华共和国”!一九零三年五月,《革命军》在上海出版,《苏报》发表章炳麟的文章,广为介绍,称赞《革命军》是震撼社会的雷霆之声!
   不久租界和清廷勾结,以邹容鼓吹暴力革命,谩骂光绪“载恬小丑,五谷不分”之罪行遭逮捕,判刑二年。
   邹容牺牲于一九零五年四月三日。他牺牲后六年零六个月,清朝就垮台了。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