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权道思维》连载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文集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道思维》连载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第一章 治权
   
   
    (五)权力的梦魇
   
    权力象一个魔方,令人敬畏。德国著名诗人哲学家诺瓦利斯曾动情地说:“诗是对家园的无限怀想,哲学是对精神故乡的不停追寻。”我们流着黄河长江的血脉,觅根寻祖是自然的选择。
   
    四千年前的皇帝,战胜群雄,让天下归属。皇权也从此确立。到了秦始皇时代,我们更看到了皇权的迷惘与疯狂。
    秦始皇一边在求永生不死之术,一边在梦想实现“秦万世”。“焚书坑儒”,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赵高伪造始皇遗书给长子扶苏,“其赐剑以自裁!”老将蒙恬阅世较深,赶紧阻止扶苏,说:“陛下巡游在外,未曾立下太子。令我率三十万大军守卫边疆,又派公子前来监管,这是天下的重任呀。现在只是一个使者前来,您就自杀,怎么知道他不是欺诈呢?请您再请示一下,问明白了再死,也不晚呀。”使者是胡亥派来的,多次催促扶苏自裁。扶苏对蒙恬说:“父亲赐儿子死,还用得着再请示吗!”九泉之下,应该谢主龙恩!被皇帝赐死,是一种幸福,一般人轮不上。堂堂秦长子扶苏为什么死都不怕,而怕皇帝呢?生为皇帝所赐生,死为皇帝所赐死。如果说古代人敬畏皇权是出自无奈与无知,而当代史上,更多的一些大臣被“赐死”时,依然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历史的沉淀中,我们能看到中国人的皇权情结,是如此不堪。
   
    只要是做了皇帝,似乎就是有了世袭权。难怪陈胜吴广惊呼:“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神话皇权,是中国皇帝的统治法宝之一。
    皇帝有太高太多的称谓:天子,天皇,龙子,圣上,太祖 或 高祖 ,朕, 陛下,车驾,至尊,万岁爷,老佛爷,天王、宫里、万岁、龙,或臣下相互对话时多称皇帝为“上”或“今上”、“皇上”、“圣上”、“明上”、“主上”等,凡皇帝所作诏书或指示,也叫“上谕”。 自东汉始,常用国家代表皇帝。《资治通鉴》记载晋惠帝元康元“今内外阻隔,不知国家所在。”注曰:“国家谓天子。自东汉以来皆然。”而老百姓的贱称也有得一比:草民,贱民,屁民,官府说:“黔首黧面。蚁民百姓”更有罪民,刁民,小民,流民诸种名号。就连老百姓的一个书体,都要贱称:“隶书”。
   
    权力应是真理的卑奴。
    而我们正相反:真理成了权力的卑奴。
   
    在历史的沉淀中,我们看到:不少所谓的“伟人”,同时也是罪人。一些人接近“伟大”的时候,他们的权力也就无人制约。古往今来,膜拜如此。真正象华盛顿那样的名副其实的伟大政治家,寥寥无几。权力为什么成为历史的腐蚀剂,因为权力其实是权力者的欲望写照。人的欲望可以是纯净的天池,也可以是罪恶的深渊。或一半是天池,一半是深渊。特别是皇权,被神话与被埋葬都累见不鲜。权力者可以不是伟人,但不要成为罪人。
   
    人人生而平等。是谁的额头上罩着高贵的光环?
    真理是谁的宠物?真理可以被人喂养吗?
    人类已经走进二十一世纪,可我们的思想是否还停留在中世纪?正本清源。铲除对皇权的盲目崇拜,是理性回归。回首中国的每一个皇帝(也许之前也是草民),只要做在了皇位上,都想着世袭一万年。实在个人世袭不了的,也要来个集团世袭。甚至隔代指定。实际上个人的私权是永远的。公权则是全民共有的。谁也不能垄断。人类社会的一切幸福,都是权力被正用。而人类社会的一切不幸,都是权力被滥用。
   
    5000年历史最大的悲剧是什么?
    公权私有化,私权公有化。这是中国社会一切灾难的根源。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