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第一章治权:权力的由来
   
   
   

    (二)权力的由来
   
    人类社会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娘肚子里来的吗?是的。人从娘肚子里钻出来的时候,就带着生的权力。有人怀疑奥巴马不是出生在美国,可没有人怀疑奥巴马有生的权力。他不仅有生的权力,还发展到有竞选美国总统的权力。这个黑人之所以幸运,是他的权力没有被代表。
   
    选择就是权力。
   
    你不能选择吗?是的。你可能是那个被抛弃的女婴。你生的权力被男婴取代了。而那个男婴长大后,则没有爱的权力。因为他的爱的权力被规定好了。“爱党爱祖国爱社会主义”。他不再是爱的动物。或许说,他已经是爱的标本。
   
    权力有公权私权之分。中国古代的昏君公私权不分,都把国家权利视为私有,剩余价值无限使用。商纣王即位后,宠爱妲己,不理朝政。纣王说:“我的帝位不是上天给的吗?谁能把我怎么样?”比干也是纣王的亲戚,说:“君主有错,人臣不能以死直谏,百姓就要受苦了,百姓没有罪过啊。”多次进谏纣王,纣王大怒,说:“我听说圣人的心有七个窍,不知道是不是?”杀了比干,挖出了他的心。不久,周武王讨伐纣王打到了商朝都城,纣王自杀,商朝就灭亡了。
   
    连农民起义的陈胜也不能免恶。据《史记》记载:秦末人陈胜年轻时给人耕田,一次和同伴在田边休息时,感叹万端,对同伴说: “如果我将来富贵了,一定不会忘记你。”秦二世元年七月,陈胜等九百人被征发去防守渔阳,后率众起义,自称楚王,国号“张楚”。 陈胜称王后,那位同伴来找陈胜,陈胜带同伴一起回宫。同伴在宫中随便出入,常常跟人讲起陈胜的一些旧事,有人对陈胜说:“您的客人愚昧无知,专门胡说,有损您的威严。”陈胜就把同伴处死了。从此之后,陈胜的故旧都纷纷离去,六个月后陈胜就身死国灭。这都是不懂权力的应用价值。
   
    何为私权?一个人从娘胎里钻出来,就有了哭的权力,笑的权力,吃奶的权力,被抚养的权力等等,所以说,“天赋人权。” 1848-1849年欧洲革命失败后,马克思流亡到了伦敦,马克思坐在伦敦的图书馆里研究了大量书籍,据说当时经济困难而又痔疮发作难忍。马克思就把资本主义形容为一个“化脓的烂疮”,欲摘除而后快。《资本论》写得枯燥无味,到也是一把心血。可是。资本主义并不象痔疮那样容易摘除,反而“腐而不朽”。其最基本的就是资本主义社会,尊重个人权力。一个个人权力被充分尊重的社会,是有生命力的社会。
   
    个人的私权,也是一种生活能力。可以说,人活着就要追求各种各样的权力。包括表达的权力,幸福的权力等等。没有权力,就没有人生。猪为什么长肥了就要被宰,因为它没有继续生存的权力。猴子为什么总长不胖,因为它无法获得改变自己基因的权力。
   
    个人的权力被社会的权力制约,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制约为了保障他人的权力。你想诽谤他人,法律不允许;另一种制约是为了集权,把权力都集中起来供个别人使用。
   
    没有个人权力的社会必然导致专制。
   
    如果你想获得理想境界的社会,就必须恢复你的权力。
   
    你的权力在哪里?就在你的手中。
   
    是的,也许你无法运用。因为你不是慈禧太后或太上皇。悲剧就在这里。
   
    个人权力的无法实现,等于社会权力的无限运用。五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合营了吗?”多少私营企业被“公私合营”的方式兼并。六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批斗了吗?”多少人被阶级斗争为纲折磨至死。七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录取了吗?”多少知青为一招工指标献身。八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下岗了吗?”好不容易获得的职位复而失去。九十年代,人们问道:“你被代表了吗?”轮得到你说话吗?00年代,人们问道:“你被屏蔽了吗?”言论自由遭遇到大众性的窒息。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怀才不遇,登临遇景而感之作。幽州台也叫蓟北楼,在今北京市。登上这古老的幽州台,因而想起了古代的事。当年燕昭王求士,筑金台,招揽天下贤人,燕国得以兴盛。但这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事。作者由此而感到自己的不遇,心中诞生了无限抑郁悲凉之感。浩浩苍空,茫茫旷野,而胸中之不平,又何从吐诉!想到这里,百感交集,“独怆然而泪下”了。到了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一个青年人改吟道:“前不见民主,后不见自由,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权力归天道,天道即王道。几千年来均是如此。即便农民起义的领袖人物,也是把自己打扮成“上天的代表”。
   
    争王道不争人道。是几千年的积弊。
   
    有人说,欧洲也有过中世纪。中世纪时妇女的铁铸的贞操带不亚于中国封建社会的裹脚布。
   
    欧洲的思想启蒙运动和文艺复兴运动,却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人的位置。
   
    缺乏真正的人文思想家和缺乏真正的文学艺术,使中国落伍了。不是人口的落伍,是人的落伍。即便在今天,经济的表象繁荣,也使苏醒的龙无法站立起来。只要到各政府机构门前,看看我们有多少访民及知道他们的遭遇,就可以找到答案。这其实只是一个窗口,但你从里面能够看到为什么华夏经济崛起而文明却在衰落。
   
    人没有权力。
   
    人只是权力者的奴仆。而一个没有个人权力的民族是侏孺族。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