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反革命现发症︰中国社会的流感病]
张三一言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帮亲必帮谬,反仇更反理
·洪哲胜曲笔亲共护毛
·善意理解,很不容易
·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冶炼奴才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民粹反污归真
·杀人和正义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民众是盲目的愚民、群氓?
·李旺阳真的“死不瞑目”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转发:向李旺陽致敬/張豔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袪除个人宽恕神宽恕外衣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甚么是群众运动 群众运动的与对错
·平反不同翻案
·先民主还是先法治的争论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一港人说:香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
·请王希哲准备为极左毛派担幡买水
·极左派看到的中国政治
·发现民主原子
·人有没有民主基因?
·胡天下薄天下即是毛左天下
·为造反正名
·是欲坐天下的野心家困扰中国几千年
·为暴力革命辩护+民主可伴隨暴力
·缺失民主文化的民主
·善恶莫言【不认同强盗是好小偷】
·中国民主,毛左无份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薄胡两魔相争能出民主吗(加一篇)
·谈毛左势力+从公民运动说到无罪推定
·魔鬼的话:不介意失去这一小撮人
·岂有此理的民主发展阶段说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思想星点录+打天下坐天下定性研析
·协商民主之我见
·论民主不打天下不坐天下
·中華民國是革命得民主還是改良得民主?
·“言論自由”糾偏
·談談“民主不是萬能”
·兩魔相鬥不出民主
·“集體無意識”睇真滴
·為何進入繁榮反而促進革命?
·“民主來了!”
·從猴王爭奪戰說到認知元民主
·“有缺失民主”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1
·充足的民主不會選出希特勒──“民主選出希特勒”辨誣之 2
·你們的狐瘟中央和我們的毛薄領袖
·淺談平等與等級
·中國的突變、巨變和突破
·民主與人的素
·為甚麼民主派不能與共產黨共存?
·評黨官學宋圭武民不得放屁的“民主”
·基督教與民主
·笑談人與神佛仙妖鬼怪
·中华民国到了要救亡的时候──悲啊,中华岛国!
·人民没有权利要民主+他有制,我有制
·盼明君強國還是求民福民權?
·暴力革命必然建立暴政?
·托克维尔的“估错”与“判对”
·右派上臺一定比共產黨更壞?
·聽聽我講共產黨員最壞的道理
·中國“可控轉型”?
·共產黨可以改造嗎?
·不发强国梦
·只做个人幸福梦
·作惡殘民:共產黨中國夢
·
·
·
·腐長在貪永固,習魁自欺賦新詞
·請中國人走彎路走死路
·黨內民主,高山滾鼓
·王希哲的天賦反人類權利
·权力私有:极残暴的实践,极荒谬的理论
·賣國賊高唱愛國歌,愛國者被罵作賣國賊
·真“無產階級專政”時不見右派敢暴力反抗!
·民主也会反民主?
·香港民主或有希望
·一無是處的共黨說:吾黨有一是
·對敵人,一個也不寬恕!
·反正義報復的暴易暴論
·有一種正義是報復正義
·讀網隨感錄五篇
·習近平因沒有自信而禁七講
·不能以魔鬼置換維護正義的法官(+4篇)
·六四之後,唯通革命
·香港獨立和中華邦聯(+四篇)
·習近平會不會實行政改?(+3篇)
·只有獨裁才能民主
·對共產黨來說,這是一個極嚴重的警告。
·簡論論主權力和次權力制衡(四篇短文)
·陸台港三地政治演變時間表和路綫圖
·誰給民眾自由?
·從消極・積極自由說到知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革命现发症︰中国社会的流感病

   反革命现发症︰中国社会的流感病
   
   张三一言
   
   

   施化先生说:有两个“革命后遗症”。一个表现是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第二个表现︰非我即敌。
   
   先评论施先生说的第一个“革命后遗症”: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
   
   施先生说革命者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的表现如下:
   
   一个高分贝打打电话者不止于施先生礼貌地“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而止于很野蛮的用拳头擂墙大声喝,此人不尊重常理只屈服于暴力,所以是一个革命者。
   
   施先生除了听到打电话者声音外,其它的一无所知,仅仅是根据此人这一次施先生认为是不尊重常理只屈服于暴力的表现而判定他是革命者;即是说,所有不尊重常理只屈服于暴力毫无例外地都是革命者。
   
   这在事实上和逻辑上都是错误的。
   
   如果“所有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毫无例外地都是革命者”这个结论是对的话,那么它的前提必须是“‘只有’ 革命者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除了可能有革命者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外,非革命者多的是。不信,请看事实。
   
   猴子猩猩公并不是服从常理得到猴子猩猩婆的,而是根据屈服于暴力的原则独占的。难道猴子猩猩公竟是革命始祖?
   
   全世界黑社会都是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的,那么黑社会是不是全是革革者?
   
   百年前中国村斗处处,他们都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的,那么中国村民是不是中国革命前辈?
   
   日本投降并不是由于屈服于常理而是屈服于暴力,请问日本天皇是不是革命天皇?
   
   今天在中国大陆和世界多国的人民还是没有常理可服,都屈服于暴政的暴力之下,请问,是不是全世界被暴政压迫者都是革命者?
   
   也请注意一下。康有为1917年6月28日与效忠前清的北洋军阀张勋发动复辟,拥立溥仪登基,不是用常理行事,而是用暴力定江山,是暴力决定现实的实行者,请问,康有为也是革命者了?
   
   施先生说美国是“革政”建国,“革政”的意思是先用暴力赶走英国(英国显然是屈服于北美洲人民的暴力了),然后用立宪会议立国。可见,施生先也是认为屈服暴力是可取的。请问,施先生自己是不是一个革命者?
   
   施先生犯的是怎么样的逻辑和事实错误的呢?举个易明例子:因为某人的爸爸是男人,高分贝打电话者是男人,所以打电话者就是某人的爸爸。没有甚么好笑的,施先生的逻辑和事理就是这样的啊!
   
   以上所举者是常人的常识。常人的常识是:不屈服于常理,只屈服于暴力是人类共有的劣根性,甚至是动物共有的野蛮性强。现在施先生为了诋毁革命,把人类共有的劣根性,甚至是动物共有的野蛮性强行当作是属于革命独有的病症,是极之片面的观点,是极之横蛮的思想。是一种欲加之罪唯有强词的作风。是一种理论无能的表现。事实上这并不是革命的病症,而是像施先生这一些反革命者的共同病症(尽管并非所独有),是中国现时的思想流行病(尤其在一部分知识精英中流行和传染着)。用如此于理不通的理论去给革命加上万恶不赦的罪名,并无损革命名誉,反而显了自己词穷理绝:欲加革命之罪,唯有强词。
   
   表面上看施先生是犯了极之浅显的逻辑错误,事实上并不止于此。之所以会出现这一错误,是因为为达到否定革命之目的罔顾事实,违背基本逻辑。我曾经多次指出,施先生经常用:我说是就是,我说不是就不是,不是也是,是也不是的方法去说理:强词夺理。
   
   
   再评论施先生说的第二个“革命后遗症” ︰非我即敌。
   
   施先生用了一个姣好的中年女士不让路的事例,说明这个女人表现出非我即敌,所以她是一个革命者。逻辑上错误与上面所犯的一模一样,不再评议。
   
   现在只谈谈“非我即敌”。非我即敌多用在人际关系上,特别是用在政治关系上,在一般思维模式上就是非黑即白;在判定问题推定结论时乐于绝对肯定或绝对否定。我和施先生争论的是革命与改良问题。我肯定改良也肯定革命,没有否定其中任何一方,也不认为任何一方完美无缺;我认为中国的民主化需要革命与改良和其它多种多样的思想、流派、群体或个体参加。施先生则是坚定的革命否定派,否定革命有任何良好结果。一个容忍和接纳各个方面,一个是绝对否定一个方面,请问,哪个思想极端一些?哪个思想片面一些?哪个思维非黑即白?最后,请问哪一个是“非我即敌”?
   
   如果施先生“第二个“革命后遗症” ︰非我即敌”的理论成立,那么,按照施先生的标准判断,施化先生是一个典型的如假包换的革命者。
   
   再说两句。施先生说“中国政治的没有退让,没有妥协,更没有认错,这与搞政治的中国人内在的潜质,不是没有关系。这种潜质来源于“革命”,是为“革命后遗症”。”请问施先生,你对革命有没有退让?你对革命有没有妥协?你对革命非我即敌的思想有没有认错?你这是甚么“后遗症”?这是甚么流行社会病?这些东西是来源于革命还是你的“革政”?
   
   中国民主进程艰辛,波折重重,是因为有很多主要和次要阻碍;其中一种是就是反革命。反革命在当今中国是一种现发症,是像猪流感那样的流行传𣑱病。施先生大量发表的反革命文章可视为这种病症代表。
   
   
   2009-12-19 新世纪
   参照文章,施化的“革命后遗症”︰中国的流行社会病:http://www.ncn.org/view.php?id=769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