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五号公告(2010年3月29日黄花岗义举百年纪念日)
·《自由亚洲》报道:中国民主党“走向共和﹐薪火相传”演讲会(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欧洲联合党部2010年第一次工作会议公报
·高洪明:清明节悼念中国死于共产运动的人们
·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对“三王特别民主党”的意见信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六:“法律乃治国基石”--2010-06-13—15 奥地利维也纳Wien I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七:“自尊传统的民族才能自强不息”--2010-06-16 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八:“不自由毋宁死”--2010-06-16-19 匈牙利共和国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特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九“我家在何方Kdedomovmủj?”--2010-06-20-22 捷克共和国首都Prague布拉格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和平的文明”--2010-06-23/24 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和首都柏林III
·刘贤斌先生被刑拘事件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德国党部重组公告/总部热烈祝贺德国党部重组成功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一:“博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二:“自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 II
·王希哲:新发现狱中诗两首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三:“民运之共和”--2010-06-27/28/29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II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四:“人文之共和”--2010-06-27/-07-1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终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渡海抵丹麦--2010-07-22-23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五:“黑门和马克思”--2010-07-02-04德国历史名城特里尔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六:法兰克福--2010-07-05德国历史名城法兰克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七:纽伦堡人权路和人权石柱--2010-07-07德国历史名城纽伦堡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八: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2010-07-12德国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九:荷兰大坝、水网和自行车路--2010-07-1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一:挪威奥斯陆和卑尔根--2010-07-27-2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二:瑞典社会民主主义--2010-07-30、31/08-01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三:英国和爱尔兰及1215年英国大宪章--2010-08/04-08(终结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四:徐文立、刘伟民会晤法国官员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紀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6日 转载)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9/12/200912062217.shtml

   汪兆钧先生简历

   汪兆钧于1982年从北京电力学院毕业后,1983年下海在安徽创建兆钧食品厂,生产面包。之后又创建兆钧轻工业研究所,研制生产乳酸奶和兆钧可乐等产品,并研制了中国第一台“万能塑料吹瓶机”,远销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1988年,兆钧可乐获得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金奖。之后,兆钧轻工业研究所发展成安徽国宝集团公司,董事长汪兆钧被选为安徽省政协常委,并在2002年被全国工商联评为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

   致胡温公开信

   汪兆钧2007年10月22日发表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公开抨击中共“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呼吁两位领导人实行政治改革,要求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并严惩镇压元凶,追究刑事责任。他在信中还列举了中国的房产、股市、物价、腐败等各方面的社会危机,并提出信仰自由、让海外民运人士回国共建民主、军队国家化,海峡两岸统一等敏感问题。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1)

   http://epochtimes.com/gb/7/10/23/n1877443.htm

   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2)

   http://epochtimes.com/gb/7/10/23/n1877444.htm

   手机:13141323089

   电话: 010-85766007 010-85766007

    010-85782674 010-85782674

   Email:[email protected]

   

    【关注中国中心(CCC)2009年12月6日消息】

   

    ————————————————————————

   

    编辑女士/先生:这是首发稿。这一部分发不发表,请你们决定。

   ——徐文立

   

   深谢!——文立

   2009/12/6

   2009年12月6日 上午9:57

   文立兄:您好!

   我的文章您随时可以发表,可以在任何刊物上发表!

   敬礼!

   汪兆钧

   2009-12-6

    2009年12月5日 下午8:39(美国时间)

    汪兄,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对不起的催稿信,发出,秒秒钟就收到你的贵文(其实汪先生在北京比我在美国的催稿信还早发了几十秒);我又刚刚看了胡平兄转来学勤兄的一篇大作:鬼使神差的日子——顾准逝世三十五周年祭。真真是神差也。————文立

   

    2009年12月5日 下午8:24(美国时间)

    兆鈞兄:

    对不起,要向您催稿了,谢谢!

    文立匆匆

   

    2009年12月5日 下午8:23(美国时间)

    文立兄:您好!

    稿件已在附件中。您百忙中阅后给个回复。

    若三天内我未收到您的回复,即认为您没有收到。

    致

    敬礼!

    汪兆钧

    2009-12-6

    附件

    ——————————————————————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

    ——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今年初,我已决定不再写政论性文章了。因为我不是政治家,也不想以政治为职业,甚至不想以政治为副业!作为中国大陆的公民,我认为我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已经尽了一个中国公民的义务和责任。所以我对中国国内的各类政治活动,民主宣传和维权活动,各类签字声援等等,均沉默。为此,这里我向有关各方热心人士表示歉意,并希望理解!

   

    但是今年9月25日收到徐文立(流亡美国)、钱达(台湾)、孔识仁(大陆)三位先生《就签署“和平协议”,建设“公民三有”的宪政民主中国致两岸领导人的公开信》,我立即回电,表示坚决支持!

    又接到徐文立先生的电话约请我写一篇文章,我无可推辞,但我表示:这应当是我汪兆钧罢笔专事经济和科技工作的最后一篇政论性文章了!

    既然这是我汪兆钧一生中可能最后一篇政治性文章,那我就敞开心扉说几句话吧!

   

    我为什么对徐、钱、孔三位先生的提议格外情有独钟?

    因为他们搭建了一个对话的平台,搭建了一个为大陆的中国共产党和台湾的中国国民党政治对话和谈判的平台。这个意义伟大而且深远!

   

    对话,谈判,在世界各民族中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

    在当代,将对话和谈判广泛地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这是世界潮流。它为普世的价值观:公平、公正、自由、民主、人权,在现实生活中奠定了基础!

   

    广义的说,没有对话和谈判,那就是战争、杀戮和专制。

   

    现实的说,当前的中国处在一个前进的十字路口,通过对话和谈判,可能会比较顺利地实现中国社会的转型,跨入现代民主法制的社会!才能使中华民族真正的崛起。反之,则可能曲折,更多的代价和牺牲!

   

    试想:60多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如果当时的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能够对话、谈判成功,今天的中国将会是什么样子?当时的法国和意大利谈判成功了,今天他们都是世界强国!

   

    显然,中国人缺少对话和谈判,中国人吃了亏!

   

    今天,中国人尤其需要对话和谈判!

   

    今天,在中国共产党内和中国的知识界,正酝酿着,甚至是克制不住的要求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要求正视中共执政的60年,揭开前30年的暴政史,再从根本上总结后30年的改革开放史!这样,就必须恢复毛泽东的真实面目,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实现伟大的历史性转折!然而此时,在中共的上层确有人争先恐后去朝拜井冈山?这与当前的时代潮流,与中国人民的普遍愿望,如此背道而驰!

   

    显然,中国人需要对话!

   

    这里,我首先要对毛分子,毛泽东的崇拜者们说几句话!

    我今年周61岁。

    因为父母先逝,处境贫困,还在初中时代,我就开始研究毛泽东。文革前奏开始批吴晗时,凭着敏锐的嗅觉,我已经在班级里组织“革命小组”了!文革一声炮响,我就撑出了“毛泽东思想红尖兵”的旗帜,“造反有理”,冲垮了学校党委,和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一起,冲垮了各级共产党组织。经过1966年和67年,到了1968年,就觉悟了,如梦初醒,180度的大转弯!而到了1969年,我已经噬毛肉不解恨了!很遗憾,一直到1976年,中国历史没有出现一个令国家和民族自豪和壮丽的场面!

    这近半个世纪,可以说,我对毛泽东思想,对毛的处世为人和内心世界,研究了个精透!

    那么我告诉你们:无论你想做一个伟大的政治家,还是你对当前中国的现况愤世嫉俗,哪怕你是一个个人野心家,那你都应当找一面更好的旗帜,而不应当举毛泽东这面愚蠢的、永远不会使你成功的破旗!

    你想想:薄书记都拒绝做毛泽东第二,即使你最亲密的朋友,你拥戴他做了毛泽东第二,你还能活吗?你会被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再想想:你自己可能做成毛泽东第二吗?是做梦!

    实话说:你只有通过你所学到的毛泽东思想,痛批毛泽东,使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一段中国的暴政史,悲惨史,远离毛泽东!这才是你的阳光大道!因为你会因此获得选票!

   

    这里,我要对目前在中国政界和军界掌权的高层的太子党们说几句话:

    你们当中很多人的父辈在毛泽东的暴政年代受到了迫害和打击,有的甚至命入黄泉。这种痛苦和屈辱是常人所难以理解和想象的! 如果你们是男子汉,我相信你们会直起腰来喷吐冤气!而不会只为了眼下的地位和金钱,甘愿趴到,永远忘记父辈的屈辱!那么,你们应当是扭转乾坤,将中国历史的车轮推入现代民主社会的伟大的英雄!这样,你们就是真正的中华民族的儿子!

   

    这里我也要对法轮大法弟子和中国民运领袖们说几句话。

    对大法弟子我要说:“在你们的《动态网》和《无界新闻》的网站里,如果能有跟你们不尽相同的观点发表,你们能尊重作者的独立思维和个性,也许你们会变得更加聪明起来!”

    我要对海外民运领袖们说:“如果现在中共请你们到圆桌会议上谈判,你们能公推出几个有资格的代表?”

   

    当然你们会说:“你汪兆钧就那么高明吗?”

    我的回答是:“我跟你们一样,在毛泽东专制的时代,深深地刻下了毛泽东的烙印!所以我把一个在省会城市里最靓的企业,虽经我创业,也经我破产,还留下了几百万元的债务!这是因为在我的眼里没有对话者,在我的眼里周围没有人有资格跟我对话!所以我事业的失败就成为必然!今天,我正在肃清我身上残留的毛泽东的流毒!而且要重新爬起来!”

   

    今天,在中共党内和中国知识界为什么难以克制要恢复毛泽东的真实面目?

    其实,邓小平生前一句话把所有的问题集中、概括、点透了!

    邓小平说:“西方那种制度就不会有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暴政时代的顶峰是文化大革命!

    试想:几千万上了年纪的人,共产党干部和知识分子,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国家的栋梁和精英,竟然遭到全社会的青少年和老百姓的侮辱和暴打。

    当然,是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毛泽东负主要责任。

    那么是谁授予毛泽东这样无法无天的权力?

    人们会说是毛泽东的阴谋诡计和弄权术,他驾驭了、绑架了中国共产党,因此才有能力发动文化大革命!

    人们接着会问:毛泽东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能量?几乎摧毁了整个共产党组织!“惩罚”(报复)了全社会的知识精英?

    答:他发动了群众!

    问:他为什么能动员如此广大的群众?并挑起如此之深仇大恨?

    那么作为文化大革命的亲身实践者,我的回答是:“今天,理性的说:是当时的人们,全国青少年和广大群众对共产党一党专政本能的反感,加之当时封闭的舆论媒体专事毛泽东‵阶级斗争′的蛊惑宣传,群众才宣泄仇恨,盲目的冲击和斗争!这一切被毛泽东和他的爪牙四人帮们充分利用,去打击他们所要打击的目标!这目标已不仅仅是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们,而是上千万共产党干部和中国广大的知识分子群体! 这正是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社会制度,它剥夺和侵犯了广大群众的基本人权所致!为了争取这一基本人权,(当时最响亮、最有震撼力的口号是:“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刘少奇文革开始压制打击群众,在学生中抓右派,毛泽东说:刘少奇“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全国人民特别是学生才会被毛泽东所欺骗,痛恨刘少奇们,因此才能掀起整个社会的狂风巨浪!而且我可以说,今天,中国现今官民之间的矛盾,人们对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反感已经远远超过了文化大革命之前!所以,如果今天中共高层出现一个毛泽东第二,同样会发动起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当然,能否收场?怎样收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