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徐文立、钱达、孔识仁的现场录音纪录的整理
·一本诡异的书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1)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
·广西中国民主党人李志友一家三口逃亡到了泰国
·孔識仁:中國民主黨為什麼切入臺灣問題?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2)
·中国民主党的性质、纲领、组织原则和战略、策略讨论反馈(1-3)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关于冯正虎先生争取回国权的声明和呼吁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一)——关于所谓“中国民主党的整合”的问题
·孔识仁:与王军涛商榷(二)——关于中国民主党的“统一陷阱”的揭示
·王希哲:王军涛搞厚黑权谋勾当还能理直气壮
·徐文立:得两位挚友,今死足矣
·读任老的信而感慨和深思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公告(2009年12月1日)
·王策:祝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补充公告(2009年12月2日)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致王策主席感謝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三党团结动员,声援冯正虎争取回国权利活动的决议
·孔识仁:民运领导人组团考察台湾地方选举心得多(一)
·汪兆钧:中国人应当学会对话,学会谈判——大政治、大智慧、大策略
·《中外邸报》(1)
·《中外邸報》(2)
·《中外邸報》(3)
·曾节明: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严厉谴责中共当局圣诞前夕非法审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中国时间2009年12月22日)
·为审刘晓波北京警方昼夜监控查建国和高洪明的住宅
·中国民主党法国党部、美国旧金山党部强烈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审判
·高洪明: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五号公告(2010年3月29日黄花岗义举百年纪念日)
·《自由亚洲》报道:中国民主党“走向共和﹐薪火相传”演讲会(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欧洲联合党部2010年第一次工作会议公报
·高洪明:清明节悼念中国死于共产运动的人们
·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对“三王特别民主党”的意见信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达: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关注中国中心(CCC)2009年12月12日台湾消息】

   从「和平在望」到「和平在握」

   〈我参加推动「和平协议」公开信的经过〉

   钱 达

   ——————————————————————————————————————

   按:深深地拜谢、再拜谢我的好兄弟——钱达,中华民族有你,是这个民族的福气!

   ——徐文立

   ——————————————————————————————————————

   我写一篇参加推动公开信的经过,不是要记一串流水账,而是在说明这些过程的时候,自然会引出许多议题的讨论,也自然解释了一些疑议。

   广大中国人的愿望就是我们的诉求

   今年〈2009年〉九月初,徐文立老师就和识仁兄讨论「和平协议」公开信的想法,到了九月中旬,徐文立老师把公开信的稿子传给我,并且邀请我一同联名发表。我看过公开信的稿子后,对公开信的主旨百分之百赞成,至于公开信的文字内容,我也有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同意,但是就少许的文字,我提出了一些意见,我们三人开了几次网络电话会议,徐文立老师也慎重地对公开信内容作了三次修改。

   到了九月下旬,公开信已经定稿,我们开始联络媒体准备发表,但是无巧不巧,就在开始联络媒体的次日清晨,徐老师紧急来电说,在美国的中文媒体大篇幅报导了,连战先生在马里兰大学演讲时明确地指出,两岸已经到了签署「和平协议」的时机。

   如果我们在当时发表公开信,可能会被讥评为一小伙应声虫,但是徐老师认为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我们不要顾忌别人说了什么,作了什么,而且我们公开信的内容不只是呼吁两岸政府要签署「和平协议」,我们还指出广大中国人除了「和平协议」以外,对两岸政府还有更高的期待。

   于是,我们决定仍然发表公开信,但是我们在讨论以后决定,先以英文版的公开信寻求英文媒体来发表,因为我们相信两岸政府签署「和平协议」,不但符合广大中国人的期待,他也符合国际社会的期待,因为两岸和平是人类社会迈向世界和平的重要里程碑。

   其实,我们在讨论以后,认为连战先生在此刻呼吁两岸签署「和平协议」不但是好事,而且是深具意义的事。因为,我们不需要争是谁最先倡议两岸签署「和平协议」,而且连战先生也不是第一个倡议和平协议的人,因为早在两年前中共十七大,胡锦涛就已经提议两岸签署「和平协议」,还有台湾著名的学者黄光国教授也发表过许多篇倡议和平协议的论述。

   但是,连战先生以他的影响力来呼吁两岸签署「和平协议」,不但证明了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共同愿望,也为「和平协议」的可行性增加了可观的力量。我们觉得单以这一公开的呼吁来说,连战先生就赢得了广大中国人的尊敬。

   公开信的英文版于九月二十六日在【纽约时报】A5版〈政治版〉刊出,隔天【美国之音】就以越洋电话对我作了一段专访,然后再隔几天,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也在著名政治评论家杨宪宏先生主持的「为人民服务」节目中,邀请我们三人同时作专题讨论的录音,我们一次录了两集,每集三十分钟。

    当天,我和识仁兄是直接到【中央广播电台】去参加专访录音,而徐文立老师则是透过越洋电话来参与讨论与录音。两集录音分别在十月五、六日两天播出,识仁兄很花了一番功夫,把两集录音的文字稿整理出来,而今我们将「公开信」的内容、【美国之音】的新闻稿、还有【中央广播电台】专题讨论的文字稿都一并在此书中发表。

   从这些文件的内容,应该可以清楚看到,我们对两岸签署「和平协议」的呼吁,既不是依从中共当局的条件,帮中共当局做说客,也不是在帮台湾当局以不合宜的要求,作为抵制「和平协议」的借口。我们提出比较合理可行的条件,建议双方政府都应该作合理的让步以展现互相的诚意,然后同步地积极地来推动签署两岸「和平协议」。

   我们呼吁的中心诉求,就是广大中国人的共同愿望,至于我们的提议是否符合广大中国人的共同愿望,我们就是选择公开发表以后,接受各界公开评议,但是我们相信每个关心中国前途的人,都应该以广大中国人的福祉与愿望为中心诉求,而两岸政府也都责无旁贷的必须努力符合这个诉求。

   坚持己见必然妨碍中国的和平发展

   公开信发表以后,很快就有热烈的回响从国内外各个方向反馈回来,其中赞成公开信的人比批判公开信的人多了数十倍,当然我们不能断言这比例就代表了社会上赞成与反对的比例,因为可能赞成的人有比较高的意愿会响应表达支持,而反对的人只是自个儿骂两句就完了,但是从整个反馈的讯息来看,我们相信赞成的人远比反对的人要高,这应该是个客观而正确的结论。

   在反对的讯息中,确实有人对公开信是深深不以为然的,像有位何先生就以电子邮件来信说:「………,利用任何方式承认、确定、巩固共产党在大陆执政的合法性,其做法都违背共和民主自由原则,是帮助共产党稳固其专制统治,把未来描绘的再花里胡俏都没用,………」接下来还有一段「………,文立先生: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什么货色你不是不清楚吧?你是不是想让大陆13亿人民永远无法在民国宪法秩序下过日子?给国共两党拉这种皮条有意义吗?………」

   我要向何先生说:「如果您仔细看我们公开信的内容,就会发现,虽然我本人出生于台湾,而徐文立老师与孔识仁先生都来自大陆,但是我们共同承认的是国父 孙中山先生所建立的第一共和,而国民政府在一九四六年颁布实施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为第二共和,至于我们期待的第三共和是将来在中国完全民主化以后,才能建立真正的民主宪政。也就是说,我们一致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制根本不符合民主共和的原则。」

   当时,徐文立老师将何先生来函转发给我,我读之读之几至零涕,想一想今日海峡两岸实力如此悬殊,多少人想尽方法去巴结红朝权贵,但是至今还有坚持中华民国法统为正统的人,这是何等孤臣孽子的情怀。

   但是,我们相信今天真正爱中国的人,是背负着对中国的双重使命,我们既要澄清中国近代史上一段浑沌不清价值观极为混乱的历史,我们也需要开创中国的前途,将中国的命运导向正途。今天,我们在澄清中国历史的使命上还不可能在短期达成,因为我们除了说明我们的立场与观点以外,还要等待中国大陆全面民主开放以后,让广大中国人在充分的思想与言论自由下公开讨论辩证以后,才能有比较明确的结果。

   但是,在开创中国前途的使命上,我们相信两岸签订「和平协议」,终止敌对状态,是中国的命运回归正途时非常重要的转折点,这也是两岸人民的共同期待,而且这是一个应该尽快达成的阶段性目标。我们认为只要是中国人,都有权利要求两岸政府积极达成这个目标,而两岸政府也有责任满足两岸人民的期待。

   从何先生的来信,我们可以看出何先生对国共两党都有不满,甚至不屑。其实,我们也同样对国共两党非常不满,但是正因为我们对他们的不满,才让我们认定我们有责任督责他们,要努力符合人民的期待。

   所以,如果把符合广大中国人期待的事,说成帮国共两党拉皮条,那么我要说,这皮条我不但是拉定了,而且我会非常努力的拉,我更要说我不但要拉这皮条,我还要监督两岸政府早日给我们生一个胖娃娃。

   其实,从徐文立老师起草的公开信,可以看到在这份文件中,徐老师非常慎重的兼顾了理想与现实,他很明确的同时指出了短期目标与长远目标,所以我非但不认为这份公开信是迁就现实,放弃理想,反而是徐老师抓住关键时机,同时对长远目标作出明确的宣示。

   民运的方向不能陷在个人好恶当中

   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两岸局势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而这个变化也导致海外民运组织发生严重的路线争议。有一些民运人士一直抱着与中共当局对着干的态度在搞民运,所以只要是与中共当局敌对的势力都是他们结合的对象:相反的,任何人只要跟中共当局发展比较友善的关系就遭到他们严厉的批判。

   像连战先生与吴伯雄先生先后访问中国大陆,就被许多民运人士嘲讽说,国民党大老争先恐后、卑躬屈膝地去朝见胡锦涛。但是这一种倾向的民运人士中有一部份人是民运界知名的领袖干部,他们在过去台湾陈水扁政府主政的八年间,因为从扁政府领取经费,所以言论越来越倾向台独诉求,甚至有些知名民运人士为了争夺台湾的经费,还得比赛发表台独言论。

   可是,如果民运人士或民运组织成了台独的尾巴,这些人将来凭什么号召中国的民主运动,有几个中国人会认同他们的方向。说穿了,这些人那里是在推动民主运动,他们不过是顶着民运人士的头衔或是扛着民运组织的招牌,到处去卖钱罢了。

   然而,陈水扁的贪腐拖垮了整个民进党,而今民进党丢掉了政权,这些(顶着民运人士的头衔或是扛着民运组织招牌的)人的经费也断了,可是他们最惨重的损失还不只是断了财源,他们最惨重的损失是人格破产,为所有其他民运人士所不齿。

   当然,并不是所有抱着与共产党对干心态的民运人士,都拿了台独经费,他们有的人真的与中国共产党有不共戴天之仇,也有的人只是痛恨共产党专制到不愿意理性讨论的地步。

   但是,不论何种因素而抱着与共产党对干心态的人,应该注意到不管中共政权有多么可恶,它所标榜的方向与他执政的绩效,也未必全然违反全体中国人的利益,所以一个理性的异议人士会肯定并且鼓励它正确的部份,但是回头批判它的错谬与违反正义原则的部份,这样广大中国人才会越来越认同我们的方向。而盲目抱着与共产党对干心态的人一定会不自觉地,越来越偏离广大中国人的民意,最终沦为一小撮偏激人士,为广大中国人所厌弃与排斥。

   现在让我们聚焦来谈一谈两岸的互动,难道大多数的两岸人民不希望两岸和谐互动、携手并进吗?难道大多数的两岸人民希望两岸冲突对立、扩大裂痕吗?那为什么有些民运人士看到两岸走向良性互动时,就说国共两党狼狈为奸呢?过去只有台独人士才会讲这种话,因为他们只有不断地制造两岸的矛盾,不断地激化两岸的敌意,才能壮大台独的资本,正当化台独的诉求!然而,真正的民运人士怎么会说出与台独人士一样的话呢?

   好在近几年来,有多位民运领袖已经注意到民运方向的偏差,而积极出来呼吁校正。像原四通公司总裁万润南先生〈曾经担任「民主中国阵线」的主席、理事、秘书长〉就在许多个民运组织共同参与的网络联席会议上,一再呼吁民运人士应该支持并且监督两岸的良性互动。

   而今,徐文立老师就是跳脱了与诸多民运组织的争论,直接以一封公开信的方式,对整个民运方向发挥了凝聚共识与导回正途的作用。我也要再次在此呼吁所有民运人士,民运的方向绝不能陷在个人的好恶与情绪当中,民运的方向必须符合广大中国人的期待,这样的民运才会有真实的意义与光明的前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