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曾铮文集
第一部 隔世为人
·楔 子
·第一章 信仰的迷雾
·第二章 《转法轮》悟天机
第二部 镇压
·第一章 嫉妒之火
·第二章 大规模逮捕
·第三章 小我到大法
第三部 三进拘留所
·第一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
·第二章 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
·第三章 众生皆有佛性
·第四章 箭射出再画靶心
第四部 劳教血泪
·第一章 人间地狱
·第二章 移监天堂河
·第三章 危险时刻
·第四章 转化
·第五章 惊涛骇浪
·第六章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第五部 流亡
·第一章 揭发真相
·第二章 神圣使命
·后记 ——我还想说什么
·跋-至誠大勇 證道真善忍──《靜水流深》出版的意義與期望
·附 法轮功大事记
曾铮文集(二)
·桉树果的歌(澳大利亚 Philippa Rayment著,曾铮翻译)
·救我北大!(2002年9月25日以笔名心痛发表)
·拎不清的总领事与“三个代表”的最新进展
·如果我能够
·苏震西的三大错误
·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关于SARS病的最新研究成果
·海外北大学子告同胞书
·今夜我不能安睡
·谁是当今最大的强奸犯与毒贩子?
·师尊的慈泪——为2003全澳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在墨尔本召开而作
·华人世界的悲哀 华人世界的幸运
·论镇压法轮功的完全彻底非法性
·“天安门自焚”大惨案
·【红朝谎言征文】非凡的女儿
·北京人有什么话不敢说?──向勇敢的杜导斌致敬
·童话:美梦成真
·一封家书——致女儿
·致MOON——贺女儿十一岁生日
·李登輝顛覆印象記
·在天地动容的那天,我为你深深祝福----答杨银波公开信
·我的经历及思考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一)
·神童女兒 平常心(二)
·神童女兒 平常心(之三)
·我们能为这些非法轮功做点甚么?
·声明退党 做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九评》与道解共产党-在墨尔本《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发言
·致张林之妻方草
·再致张林之妻方草-兼论免于恐惧的生活
·方劲武麻烦大了
·與黃若先生商榷—兼談法輪功為何「動不動就報怨被『歧視』」
·中共灭亡是天意
·我为什么以“静水流深”为书名
·关注郭国汀 支持大纪元
·唾棄中共 迎接新紀元
·在悉尼紀念「六四」及中國未來研討會發言稿
·澳洲,请远离今日之“泰坦尼克”
·澳大利亚,请睁开你的双眼!
·勿為私下的行為而公開地哀痛
·為陳用林歡呼
·读张林“判决书”三致方草
·对胡锦涛的又一“棒喝”--在悉尼国际法庭逮捕江泽民令发布会上的发言
·李敖可别“一语成谶”
·The Law and Me: Chinese ‘Law’ v Jennifer Zeng
·论言论自由、新闻管制及中国人民的对策——在亚太地区作家网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亚太作家会决议 控告雅虎
·亚太地区作家网成立大会决议案
·中共发布《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意味着什么?
·Speech on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Conference in Canberra
·New Era approaches amidst the echo of History
·Raising a “Child Prodigy” with an Ordinary Mindset
·在堪培拉中國民主運動新聞發佈會上的發言
·《南華早報》評論:流亡中國作家曾錚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一)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二)(慎入)
·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及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控诉辞(三)
·《同一首歌》將與納粹標誌一樣永釘歷史恥辱柱
·我们做的事情即将载入史册
·认清中共,就是拯救人类
·胜诉控江泽民案最后陈述辞
·又见红卫兵
·近看郝凤军
·Observing a Hero Up Close
·【人物特写】“这听起来有点像传奇”
·维权绝食与六四学生绝食有何不同?
·我的絕食聲明
·致北京司法局-为什么迫害高智晟?
·我们确有“安全的”维权途径!
·绝食那天,精彩叠起!
·中共為甚麼怕我們餓肚子?
·看中共如何有氣無力抵賴蘇家屯
·China, my dear China
·Analyzing the CCP's Feeble Response to Reports About the Sujiatun Concentration Cam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与中国:一样腐败 两种后果


    新闻频道 > 时事评述 > 聚焦中原
   
   【聚焦中原】 第七十集-曾铮:谈腐败
   

   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 节目长度:21分27秒
   
   
   点击收听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聚焦中原》。
   这一期节目我们邀请的嘉宾是作家曾铮。
   
   曾 铮:最近,澳洲昆士兰州一名以前当过部长级的人物,因为接受两个富商的秘密捐款没有申报,而被判处7年徒刑,这在澳洲社会引起很大的轰动。7年徒刑在澳洲 的法律系统来说是非常非常的重,这个案子要让中国人听起来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被判7年徒刑的部长名叫纳佗(Gordon Nuttall),他曾担任过昆士兰州工业关系部部长、卫生部部长及渔业部部长,在中国来说相当于厅、局级干部。实际上他是在2005年因为受惠这些丑闻 被迫提前退休。
   
   但是在澳洲就是这样,就是当你一旦触犯了法律的时候,不像中国那样, 退职啦、开除党票,就顶了天了,也就拉倒了。这里不是的,你退休归退休,你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你一旦出现了这种丑闻,首先就不能再坐这个位置了。第二,从 06年开始昆士兰州有一个“罪行及不当行为调查委员会 (Crime and Misconduct Commission)”开始了对他进行调查。2007年,委员会对他的调查完成了,指控他主要提出两个:一个,秘密接受大矿业主将近30万澳元的捐款。 2002年,接受另一商人6万澳元的秘密佣金。一共36万澳元。
   
   这个委员会正式对他 提出指控之后,从2008年12月起,法庭开始审理此案,这边审案子都是陪审团。陪审团其实就是一些普通的公民,抽签似的抽到了谁,你有义务就必须去,除 非你能够说出足够理由你不去。陪审团就坐在那儿听,被告的律师也可以给他辩护,检控官也可以说他有什么什么罪行。这个案子一直审到今年7月15日,由12 人组成的陪审团认定纳佗有罪。
   
   7月17日,法官下达了7年徒刑的判决。据报导,纳佗不管怎么说他曾经都是一个部长级的大人物,一听到此判决当时就崩溃了;实际上在审理过程中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在法庭里公开的哭泣。他今年已经56岁了,起码有7年会在牢狱中度过。
   
   审 理过程中有一个比较大的争议,就是纳佗一直坚持不认罪,虽然拿了两个商人的钱没有申报,他说但是我并没有利用职权给他们好处,他们给我钱,完全是自觉自 愿,又不求回报,这算什么腐败呢?这是他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当时检控官反驳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nothing was for nothing),你虽然说你没有给他们好处,但是你为什么不申报?”他这么一说,外界评论:检控官这么一句话就定了纳佗的终生。
   
   陪 审团一听,是呀!凭什么会无缘无故给你36万澳元呢?你虽然现在没有利用职权给他们好处,那你明天是不是准备利用职权给他们好处呢?法官在下判决词里专门 提到,因为他曾经做过部长,他的这种身份让他的罪行“罪加一等”,所以法律都是有一个上限,比如这种罪行判3到7年的徒刑,但是给他是按法律的上限给予刑 期的,不是给3年而是给7年。他的部长头衔,不但没有像中共官员的“党票”那样,可以顶掉几年刑期,反而加长了他的刑期。
   
   这是7月份的事情,前几天法庭再一次开庭,干什么呢?前面提到的调查他的罪行的“罪行及不当行为调查委员会”又向法庭提出要没收他的财产,包括要把他现在在海滩上的房子给他卖掉,因为你接受了这个赃款。
   
   所以9月25日法庭又开始审理这个案子,7月17日就判决,已经在劳里坐牢,从劳里又去法庭接受审理,等于还是要继续追究他的行为,就是还在继续调查他。现 在7年徒刑是根据前面两项指控,后面可能对他还有新的指控,包括提出要求法院没收他的房产这样的进一步的要求。所以媒体还不断在跟踪这件事情。
   
   从这件事情来看,大家觉得官员腐败、权钱交易,在哪里都不算太新鲜。但是,在澳洲从媒体、公众的反应和司法制度的独立和健全等方面,你还是可以看到,西方民主国家和一党独裁的中国之间,有很大区别。
   
   你 看媒体报导和公众反应,可以看出澳洲民众对政府官员心理的期待,或者对他们的要求还是非常高的。所以一旦作为政府的官员,你有此种行为民众对你真的是嗤之 以鼻、深恶痛绝的。记者描述了:昔日当部长时每次出来衣冠楚楚,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怎么样整洁;但是他在法庭受审时候,他用非常细致得描写,狼狈不堪、 衬衣没扣好,领带未打,胡子没刮,精神完全垮掉了。
   
   从这细节的描述之中,看到记者因 为他的这种行为,而带来他今天这种下场,可以说他的笔触完全是幸灾乐祸的,当然也觉得他挺可怜的。他到现在在法庭因为这种事情出庭的时候,已经身败名裂 了,这么可怜的样子。在公众的眼里,这个人大概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至少是从他的名誉上说。
   
   现在西方记者写报导,实际上他们很少加形容词,他就是客观的说你接受多少贿赂,但是现在提到他的时候,前面加一个Describe,加一个形容词说他已经是身败名裂了,或者他名誉扫地了,就这么件事情就给你定了性了,这是公众和媒体的反应。
   
   反 过来从司法的独立和公正性看,澳洲社会也有腐败,但是你一旦有了腐败行为,一旦被发现了、被抓住了,你确确实实会得到惩处。因为这里的司法系统是独立于政 府而存在的,陪审团是普通公民,他的义务就是我听两边的,你们两边去辩论,这边说他有罪,那边说他怎么没罪,听完之后陪审团来决定他是否有罪。陪审团裁定 之后法官根据他所掌握的法律,决定判多少年。
   
   法官是终身制,政府换届也好,这个执政 党下台也好,另外一个党上来也好,这些都不会影响司法系统的运行,所以司法系统就按法律该怎样就怎么样。就是说三权分立在这种小的案例上就能看出来。它不 是一个概念,它是一个实实在在能够体现的,保证这个社会能够稳定的运行,有了这样的问题能够得到惩处,而且通过媒体大量的曝光、大量的炒作,把这些原本是个个案,放大到让全社会都知道这样一件事情,也对其他类似的有心无胆的人的一个重大的提醒。
   
   看 到这些现象,不得不想到中国,因为现在在中国腐败已是“遍地开花”。很早以前老百姓当中就流传了一个所谓的谚语,就说局级以上的干部把他们抓起来,排成队 伍,挨着枪边,可能个个都枪毙,可能就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就有漏网的;现在老百姓已经把这句话改成:挨着枪毙都没有一个冤枉的。就是说通通都是腐败的, 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老百姓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一方面痛恨腐败,另一方面都觉得 已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很多时候不但接受了,甚至不得不参与腐败交易,比如孩子上幼儿园,过年过节了老师可能都会向你要红包、要礼物,你也不得不送,因为 你孩子在那儿,已经在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而使人“久闻不知其臭”了。
   
   到了什么程度 呢?前不久著名上海剧作家沙叶新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叫作:《“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已经到最危险的时候了。他里面列举的事实,你看了以后,真的觉得 怵目惊心。这些贪腐的数额动不动就是多少个亿,他提出中国的腐败已经是集团化、部门化、市场化和黑帮化了。就说这种腐败行为不是单枪匹马的个人腐败,整个 共产党集团已经沦落成一个腐败集团。抓出来的很多案子,一个市里面一落马,恨不得所有的市级的方方面面的各个部门通通都落马,你一查都有问题,不能去查。 黑帮化、市场化都是权钱交易,都是明码标价的,文章里写得很清楚,一个这样的官位卖多少钱,一个那样的官位卖多少钱。所以整个社会弄得像黑帮一样。到了这 种时候,最后得出的结论:腐败已经威胁到中华民族存在的根本,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很多人读完沙叶新的文章,第一个反应是心寒。不但心寒,而且从头凉到脚。跟澳洲相比,中共统治的中国让人感到最可怕的是,连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保障——司法体系,也已腐败到家。现在法官也是受贿,法院、检察官整个司法体系,完全被党操控,换言之被权力操控了。
   
   所以一个人只要有钱、有权,就可以操控法院的系统,比如最近在杭州,社会反应也很大,一个富家子胡斌飙车,在街上开车时速100多公里,当场就撞死了人,因 民意反应非常大,不得不处理。胡斌到法院出庭的时候,网上登的撞死人时候的照片,你去对比,我觉得任何有眼睛的人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是一个人,他居然敢于找 一个替身到法院去代替他受审。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出现。
   
   网民提出这样不对,那样不对之后,法院还亲自出来辩解,就说后来官方又出来说通过什么什么鉴定,那个人不是替身。我觉得有眼睛的,你看那个照片没有多少人会相信。如果连最后的司法体系 都腐败了,那这个社会真的已经烂到家了,真的没有希望了。所以沙叶新先生会说:腐败已经威胁到中华民族存在的根本,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你一定 会得出这种结论。
   
   当然也有的朋友可能会问:中国为什么会腐败成这样呢?因为中国就是 共产党一党专制,一党独裁,而且共产主义从它的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失败之后…其实这《九评共产党》里都讲得非常清楚。共产党它们自己都认识到:腐败使我们 的党更团结。因为它要让这些党员忠于它的党,或者跟它造成一个所谓的利益团体,实际上它必须鼓励、容许、纵容这些党员去腐败。
   
   这样当一个共产党的官员才有好处,才能够死心塌地的,才愿意跟着它一起去维护它权力的集团,不要让权力旁落他人之手。你要是看清这个根源,你就知道在中国只 要有共产党存在一天,这个腐败问题是绝对不可能解决的。你不要看媒体报导今天抓出来一个贪官,明天抓出来一个贪官,很多时候这种时候是权力斗争的结果。
   
   可能这一派想把那一派打掉了,他想打掉那一派的时候,那就抓他的腐败贪污问题,那是一抓一个准儿,因为刚才已经说了,局级干部这些台上的个个枪毙都不冤枉, 其实根本是做一个样子看看,或者是权力斗争的结果。但是它这种系统的,就是说共产党利用腐败来团结它的官员,这个根上的问题不解决的话,腐败问题在中国根 本没有可能解决。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勤劳的人民,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年,到最后为什么 社会的差距这么大,这么多社会财富全部都被这些贪污腐化的这些人,全都贪到他们家子子孙孙都用不完,弄到海外转移起来了,那老百姓怎么可能好得了。这么对 比的一看,你就非常清楚了。在澳洲找来找去的,好长一段时间,听说这么一个,一下判得这么重,它这个社会有这个能力治理它这个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