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喻智官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感悟燕子和她的新著
   
   不久前,燕子寄来一本新著,看着熟悉的日本邮戳,就回味起曾经的留学地——日本。一晃,离开日本已经十多年了,心下期待,书中应有我不在时日的日本故事吧?拆开邮包,见到书名《这条河,流过谁的前生与后世?》,不由怃然,好似作者在代我寻问和叹息,难以言说的人生况味,生命的惆怅和虚无都被它带出来了……。
   毫无疑问,这更是作者燕子发自内心的感慨和设问。
   可贵的是,燕子以积极进取的人生实践回答这个设问。《这条河,流过谁的前生与后世?》由七卷组成,记录了燕子体察探索日本社会,回望关照中国现实的所思所为,从中看到,燕子如何以理想主义激情赋予生活的意义;如何在寻找生命价值中排解迷惘,以及在履行这一切时,如何倾注自己的全部心力。

   
   单举《这条河,流过谁的前生与后世?》中提到的两例。
   东史朗挑战日本右翼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中国人,但很少人知道老人背后站着一个支持他的中国姑娘。东史朗“出名”了,中国人感激他,给他邮寄慰问信和营养品;以东史朗诉讼案做博士论文的美国、加拿大的学生请他提供资料,老人每信必复又不懂中、英文,就一股脑儿全寄给燕子请她翻译,有时还请燕子陪他去中国演讲。
   燕子自己还是一个自费“苦学生”啊,读学位,打工维持生计等各种压力已不堪重负了,但燕子还是一边“抱怨”一边义不容辞地承担东史朗付托的一切。如果说,东史朗凭一己衰老而顽强的生命,勇敢地揭示历史真相,向中国人展示了一个日本人的良知,那么燕子也以一副柔弱而坚毅的肩膀,用帮东史朗做义工的形式给与回报,向日本人表明了一个中国人的道义。
   这是东史朗事件中一侧感人的题外故事。
   说起第二件事,大概要用“壮烈”来形容了。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2000年,电脑开始普及,网络文学趋于热闹,纯文学无可奈何地走向式微,燕子和几位同仁却逆流而上,决定创办一份中日双语的纯文学和文化交流杂志,取名为《蓝blue》。燕子们的举动让人想起阿凡提倒骑毛驴的形象,分不清是勇敢的背时“落伍”,还是大胆地“嘲讽”庸众。记得九十年代初期,也有挚爱文学的留学生在日本办了一份纯文学杂志,可惜出了两期就难以为继,不得不忍痛宣告休刊。据此有人私下断定,燕子和同仁办的杂志也难免前车之辙。
   然而,《蓝blue》坚持了整整六年,出版了20期杂志,倘若不是客观原因的干扰,《蓝bule》不但会坚持下去,还准备加上朝鲜语。燕子等人在编辑出版《蓝blue》时,始终坚持自己的办刊宗旨“通过文学伸展人文关怀,秉持实践理想主义探索的信念,强调宽容的、多元的、时代的、史料性文学的价值精神。”那些国内文学杂志不能容纳的文学,在《蓝blue》找到了一席之地。《蓝blue》努力介绍流亡海外的作家和作品,发掘和刊登文革至今的地下文学,及时报道发生在当下的文化事件,辟出专辑讨论诸如卢雪松停课、焦国标《讨伐中宣部》、章诒和禁书等事件。
   燕子是《蓝blue》日文部分的主编,为了组稿经常采访世界各地的中文作家,并把许多中文稿件翻译成日文,其工作量之大为之付出的心血,唯有投身其中的人才能感知。何况这本杂志非但不盈利,还得办刊人自己出资印刷,没有超越世俗的精神,没有对文学事业执着的爱,没有追求自由写作和弘扬正义的使命感,就不能持续这项无利可图的工作。
   《这条河,流过谁的前生与后世?》中有不少介绍日本文化和历史的文章,那是我比较偏爱的部分:从六十年代“全共斗”和“全学连”主导的日本学运的兴起和归宿;到堪称日本国技的相扑的历史沿革及时下的争论;从日本不太为人所知的早年天主教发展史;到颇有人气的寅次郎故事赏析;以及近年日本社会的一些重大事件和变化……。我籍此补习在日本时没学到的文化,满足了离开日本后继续关注它的好奇心。
   本来这样一本好书,更应该在中国大陆出版,让中国读者借助燕子独到的观察思索了解日本,然而,由于《这条河,流过谁的前生与后世?》不避中国禁忌的话题,最后只能在日本出版发行,这当然是燕子不无遗憾的选择,但更是中国读者的损失,好在日本还有八十万中国人,相信燕子会通过此书觅到不少知音。
   我和燕子是没见过面的文友,不知怎么,看她印在书上的玉照,眼前总是出现一只纤弱的燕子在柳浪间奋力翻飞的意象。来日前,燕子刚被疾病困扰了一、两年,然而,就凭这样的身子,在来日的十几年间,燕子取得了我这样的人难以想象的收获:读了文学、教育两个硕士;出版了两本散文集一本诗集;与人合译了两本日本文论,把三本中文小说和一本诗集翻译成日文。
   这是一只非同寻常的燕子,有着一双坚硬的翅膀,能够不断克服前行路上的障碍,不停地超越过去,向着更高处飞翥……。
   我隔着欧亚大陆遥望另一端的岛国,期待燕子翱翔在更辽远广阔的境界,摘取更丰硕的果实。
   原载日本《中文导报》2009年3月17日
   
   
   

此文于2010年01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