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短篇小说]
喻智官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在滚滚毒埃中死去 ——中国不为人知的白色GDP
·民运要角们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冲冲要给爷爷写信,这是安吉儿老师布置的作业——给自己最亲爱的人写一封信。
   冲冲来英国三年,有一肚子话对爷爷说。爸爸忙得没时间写信,有事就给爷爷打电话,每次冲冲都抢着和爷爷说话,爸爸提醒他,这是国际长途,电话费很贵,他只得问爷爷几声好。许多话,电话里也说不清,而且当着爸爸的面,他也不愿说。
   冲冲按老师教的英文格式,先在信纸的右上角写上自己的地址和日期,然后开始在左上写正题——
   亲爱的爷爷:您好吗?
   入冬了,您的咳嗽病没犯吧?好几次您在我梦里咳嗽,把我咳醒了。每天晚上息了灯,卧室一片黑暗,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特别想您,要是爷爷在这里多好啊。在上海时,我睡在爷爷身边,听爷爷讲小时侯的故事,讲爷爷的爸爸和爷爷
   的爷爷的故事。
   这里没人给我讲故事,我睡觉时,爸爸妈妈还在楼下店堂里干活,每天忙到半夜一、两点。早上,妈妈硬撑着起床为我做早餐,天天吃牛奶和很甜的蛋糕面包,我吃腻了,我真想吃爷爷买的生煎馒头和小笼包子,还有爷爷做的菜肉馄饨,比什么都好吃。我老跟妈妈吵着要吃馄饨,妈妈总是说等有空了,爸爸的饭店一年开到头,什么时候才会有空?总算挨到圣诞节,关门休息两天,妈妈为我做了一次馄饨,那味道不鲜,和爷爷做的不一样,一定是妈妈怕烦,做个馄饨的样子哄我,我失望的哭了,为了吃上馄饨,我盼了多久啊。妈妈解释,这里没有荠菜和青菜,只好用洋菠菜做,肉也和中国的不一样,所以不鲜。爷爷,您说,真是这样吗?反正我再也不想吃馄饨了。
   爷爷,三年前我吵着不肯离开您,您给我讲孟妈妈的故事,她为儿子读好书,搬了三次家,您说来英国也为了我更好的读书。这里读书比上海轻松,现在英语跟上了,不用再化多少力气,也不必门门功课争第一。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少,我每天有许多时间可以玩,可惜没人陪我。我常一个人呆在楼上,实在寂寞死了,就去附近公园玩,找尼尔、菲利普等邻居小朋友踢球。
   菲利普是赖皮精,每次踢球都和我吵架。
   一次,我们在一排冬青树上定个范围算球门,两边各挂一件汗衫做球框,我守门时,菲利普把球踢在衣服上硬说进了门,我说碰上汗衫只能算打在门框上,可他就是不认输。轮到菲利普守门,我一记猛踢,他没抱住,球从他身上滑脱,滚进了“球门”,他输急了,说我有意对着他胸口踢,冲上来打我一拳,我反扑过去和他扭打。菲利普的队友帮他腔,从身后抱住我,我的队友尼尔嘴上说“别打架”,却看着菲利普等人揍我,他们还叫我“chinaman”,我哭着逃回了家。
   妈妈抹着泪说不许我再出去玩,我问妈妈:“chinaman”是什么意思,妈妈说,下次再有人这样叫你,你就叫他们“英国佬”、“鬼头”。
   我最气尼尔,说起来他还是我的好朋友,常来问我算术题目,但每次吵架他从不帮我。在上海时,我和弄堂里阿毛、申申玩“官兵捉强盗”,我们也吵架,有时我和申申对阿毛;有时和阿毛对申申,可他们从来不盯住我一个人。这里怎么样样事情和上海不一样呢?
   因为经常打架,我一出门妈妈就不放心,有时她丢下工作来公园看我,忙得走不开时,只能一边担心一边干活,常常开错菜单发错菜,顾客上门抱怨,爸爸妈妈免不了为我的事争论一场,我烦死了,说你们给我买一台游戏机,我不出门了。
   我迷上了游戏机。屏幕上的人像孙悟空可以飞上天钻入地,还有天兵和妖魔的格斗,我把自己当天兵,把菲利普当妖魔,把他打倒在地。我还右手当英雄,左手当强盗,自己逃自己追,打胜仗的是我,吃败仗的也是我,不到一个礼拜我就玩厌了。我真想让屏幕上的木偶人变成阿毛、申申,我就能和他们一起玩了,要么我变成纸人走进机器,哎——。
   我在家又呆不住了,为了让妈妈安心,我假装在楼上玩游戏机,偷偷溜出去和尼尔玩。我尽量克制自己不和菲利普吵架。一天,菲利普的妹妹爬在公园的树上,我骑着自行车兜圈子,经过树下时她往我身上扔石子。五、六岁的“小鬼头”也欺负我,我气极了,等她下树时,我用力推了她一下,她一屁股跌在地上“哇哇”大哭。菲利普的哥哥听到哭声冲过来,我赶紧往家跑,他是高中生,跑得飞快,我还没跑出公园就被他揪住,他对我拳打脚踢,我双手抱头,可是鼻梁还是被击中,鼻子流血了,他吓的逃走了。我的眼泪出来了,这不是哭,是鼻子酸痛出的泪,我暗暗发过誓,决不在这些“小鬼头”面前哭,让他们笑话。
   我拼命往家跑,我要向爸爸妈妈告状。一路上鼻子不断地滴血,我用手揿也止不住,看到家门时我突然停住了脚步。这样回家,只会闹得妈妈哭一场,还会发现我溜出去的秘密,如果爸爸再去菲利普家争执,今后没人会和我玩了。我只得再转进一条小弄堂,走到底,看看周围没人,一个人忍不住哭起来,我想爷爷,要是爷爷陪着我多好,没人敢欺负我了,不,我跟爷爷玩,不必和他们在一起了。等泪哭干了,血没有了,我才从边门上楼。
   事情没能瞒住,妈妈洗衣服时发现了我裤子上的血迹,她不准我再出门,我说,不出门可以,你们来陪我打游戏机,给我讲故事。妈妈要我做听话的好孩子,说他们日夜辛劳也是为了我的未来。
   爷爷,什么叫未来,在上海时,你从早到晚陪着我,难道不为我的未来?您教我识字时说,好好读书,长大了像爸爸妈妈一样去大学当老师。爸爸妈妈在上海当老师,没在这里当老师啊,我不要爸爸妈妈这样的出息,我长大决不开饭店。
   爷爷,我还有好多好多话要对您说,可是我困了,我从来没写过这么长的作业,下次再给您写……。
   
   这一夜冲冲梦见了爷爷:爷爷牵着他的手在复兴公园散步,走着走着爷爷不见了,爷爷躲到一座假山后面,跟他捉迷藏,冲冲找不到爷爷,大声叫唤:“爷爷,你在哪里?爷爷—”,爷爷没从石头背后出来,冲冲把自己叫醒了,醒得格外早。他揉了揉眼睛,想起作晚给爷爷的信,哎哟,不好,这样的信怎能交出去,万一老师把信念给同学听,他们就要笑话我了。
   他仿佛被什么东西惊吓了,失神地呆望着天花板。
   昏暗里出现了一张张熟悉的脸,都是他班里同学,他们微笑着绕着他转圈,转着转着他们的表情变了,有的怪模怪样地对他扮鬼脸;有的似笑非笑地嘲弄他;……突然他们一齐伸出手指着他,然后一步一步逼近来,他吓得赶紧闭上眼,但狂叫声追过来了:“他是中国佬,他是中国佬。”
   他索性把被子蒙住头。
   要不是今年夏天的那次集体旅行,冲冲在学校里的生活还算愉快。
   他刚来这里时本该上三年级,因英语困难插入二年级。小孩子也没有特别的国籍概念,只有他说结结巴巴的英语时,才引发同学们的新奇,对他的黄皮肤黑头发多看一眼。待他过了语言障碍和大家混熟了,同学们更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同,他自己一踏进学校也好象是英国人了。
   暑假前老师组织同学们去巴黎,还要坐海底隧道穿越英吉利海峡,这是全班第一去国外旅游,同学们兴奋起来,每天下课就谈论这件事,冲冲也愉快的加入其中,大家都等不及得期盼着。老师忙着去旅行社代办各种手续,不料审核冲冲的材料时,因他是中国人,旅行社不能代办,要自己去法国大使馆办签证。
   老师打电话告诉冲冲妈妈。妈妈对冲冲说,法国大使馆在伦敦,坐火车去要三个小时,去一次得化一天时间,这店怎么开,你这次就别去了,下次爸爸妈妈带你一起去。妈妈话还没说完,冲冲的眼泪已经滴下来,妈妈不忍心,说,好了好了,明天找人代班,我为你去跑一次。
   法国大使馆有规定,中国人申请签证要三天后才能拿,妈妈解释冲冲是参加集体旅行,自己来回要跑一天,希望作为特殊情况处理,领事毫不通融。还好,出发前一天可以拿到签证,只要不误事,妈妈只得再牺牲一天赶去。
   那天,冲冲一放学就跑步回家,妈妈还没回来,他就站在门口张望,一看见妈妈的身影了,他就飞快地跑过去:“妈妈,签证办好了?”妈妈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错事,一句话也不说,只默默地拉住他的手往家走,冲冲知道事情不妙,妈妈疲惫的面孔上叠着深重沮丧,他准备发作的吵闹全给压下去了。
   一跨进门,妈妈竟然“泊泊”先下起了泪,原来那天是法国国定假日,大使馆关门,妈妈白跑了一趟。
   看着妈妈坐在客厅沙发上抽噎,冲冲一下子长大了,他知道了妈妈比他还急还难受,他去浴室拿来毛巾递个妈妈:“妈妈,你别伤心,我不想去了。”妈妈擦了把泪,说:“我打电话给老师,就说你感冒,去不了了。”冲冲忙说:“不,老师一直要我们不说谎,等他们旅游回来,我自己对老师解释,‘我是中国人,和其他同学不一样。’” 妈妈突然把他拉到怀里安慰他,“将来妈妈一定带你游遍欧洲,”她不知道这个将来要等多久。
   事后,老师和同学并不十分在意这件事,但“我是中国人,和其他同学不一样,”成了他心灵上抹不去的一道阴影。从此他换了一个人,不再和同学们嘻嘻哈哈,仿佛又回到刚来英国时的状况,不过当时和同学间是语言屏障,如今则是自筑的精神隔阂。
   
   冲冲不敢想下去,他赶紧起床,重新写了一封能交给老师的信——
   亲爱的爷爷:您好!
   您身体好吗?来英国后我一直生活的很愉快,我每天去学校上课,老师给我们讲许多有趣的故事,同学们在一起玩有趣的游戏。放学后我和邻居小朋友踢足球、骑自行车,我们玩得很高兴,请您放心。
   冬天来了,您要保重身体。
   
   过后,冲冲还是牵挂那封不能交出的信,他一定要爷爷读到它,他知道爷爷不懂英文,就着手把它翻成中文。他拿出爷爷送的新华字典和英汉字典,又翻出在上海学过的一、二年级语文课本,他一字一句先译完上次写的作文,然后又直接用中文加了一段:
   “爷爷,还有一件怪事我想不通。安吉儿老师上课时说,欧洲现在就像一个国家,可以自由往来,既然是一个国家,为什么我的英国同学可以随便去巴黎,而我非要办签证呢?来英国前,你要我记住中国最美的地方,就带我去杭州苏州,因为它们和上海是一个国家,爷爷没给我办签证。那次我和爷爷一起玩得真高兴,看了许多漂亮的花园,坐船游了西湖,还吃了许多鲜美的好东西。
   爷爷,这里的同学可以去的地方,我却不可以去,我不想再待下去了,我想回国,和爷爷想玩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你下次给爸爸写信时,让他同意我回上海读书,就说你寂寞,想让我回去陪你,你千万不要说我要你说的。老师知道我说谎会失望的;爸爸妈妈知道我想回去也会不高兴,他们一直说出国不容易,这里有什么好,我可待厌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