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短篇小说]
喻智官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道德崩溃在生死线上
·王蒙为什么老羞成怒
·不要陷入民族主义误区
·可悲可叹的“韩素音现象”
·现代“黄祸”
·从李慎之先生死因疑点说开去
·“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恐怖的“反骨性偏执”
·在毛泽东阴魂下如何忏悔
·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爱恨不解恩仇
·从“文革博物馆”到“现代文学馆”
·中国民间政治力量是如何式微的?
·从真诚的虚假到虚假的真诚
·雾霭沉沉“新上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乌鸦
   
    是黑夜被拉扯得深长无尽,人生被皱缩得浅短焦躁的时节。
   清晨,无论我睡得多熟,预定的闹钟一响,身子就会反射性弹起——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只是眼皮像屏紧的蛤蜊,不肯跟着松开,手指不得不做撬蛤蜊的刀刃使劲撑眼盖,越过沉重的眼帘看窗外,长夜还在幽深如漆的洞底,但我必须起床。
   我按下起闹的钟钮,停止它得意忘形的“演奏”。
   二十分钟后我已经进入车站,登上空旷无人的月台。不一会儿,头班车准时开来,十几节车厢,每节车厢几十盏日光灯,使电车如一条通体透亮的火龙从暗黝黝的远处窜出。我走进一节车厢,见里面空无一人,才安下心来,我在长椅的一角坐下,没有张开准备遮颜的《读卖新闻》。车窗外万物浑然,茫茫无际的昏朦中,电车又似在宇宙中航行的飞船,我真希望它就是,可以带我脱离地球。
    这是稍纵即逝的梦幻。
   半小时后,我又走出车站,走回恼人的世界。四处依然是让我安心的黎明前浓密的晦暝。虽然与擦肩而过的人彼此不辩面目,我还是习惯性地避开人影匆匆急行,然后尽快拐进一条小巷。一入小巷,我的双腿就似汽车刹车后的轮子,自动缓慢下来。随着我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行,一种熟悉的声音渐进渐响,到它们清晰可闻时,我立即止步。
    “咝一一 ,咝一一 ”,是利爪在拚命撕扯塑料袋;“吱一一溜、吱一一溜”,是尖指甲在一次性饭盒上抓挠;还混杂着啤酒瓶在地上翻滚的声音。
   待眼睛适应了黑暗,我看清了七、八米远的前方日日上演的一幕:一家饮食店后门口的垃圾上,十几只鸟类的小身影跳上跳下,它们正在忙乱地抓扒觅食。
   阳光明媚的白天,人们称它们为乌鸦,在天将明未明的此刻,广大无边的黑暗隐匿了它们,是它们天然的保护色。它们“聪明”地选择这个时机,再早无法保证睡眠,再晚众目睽睽下不可能饕餮。即便如此,它们仍然十分清醒,知道自己是暗中的光明正大,人后的明目张胆,自由和放任都有限。虽然混有鸡肉鱼虾的垃圾袋小山样堆着;剩有啤酒的瓶子整箱地摆着,可它们还是仓促地偷食,吃相狼狈恶劣,而且吃得津津有味时会突然停嘴,往四周贼头贼脑的张望。
    在上海时我只闻过其“恶名”:“天下乌鸦一般黑”,“乌鸦的下水一一黑心肠”,“乌鸦站煤堂一一黑上加黑”,这些舆论决定了它们一生的命运,遗传了父母的一袭黑羽毛黑皮肤,是它们的全部罪名和不幸。来东京后我才见上其“恶形”。自从每天与它们狭路相逢,我开始怜悯它们,因为我无法判断,世俗偏见和它们“天生”的见不得人之间的因果关系。
   我大约站了五分钟,见它们的飨宴暂时结束不了,只得贴着小巷的另一面,试图不惊扰它们地蹑手蹑脚穿过去。可巷子实在太窄,我走到离它们两米处,又照例惊得它们拍翅而起,在我到达时已凌空而飞,那份机敏不仅赖于发达的听觉,还出之防范的本能。它们一边飞一边“嘎一一呀,嘎一一呀”地乱嚷,现在我明白了“乌鸦唱歌一一不是调”这句话了,乌鸦只有感叹和悲呜,从来就没有歌可唱,更没有唱歌的情绪,自然难以成调了。
   慌乱中它们有的会被鸡块噎住,有的会被鱼刺卡住。它们不必落荒而逃,完全可以和我各得其所,可惜它们不能领会我的善意,更无法理解人为何也弃明投暗星夜潜行。望着它们消失的影踪,我只能抱歉地说声对不起。
   我把乌鸦吓走,也是出于无奈,我必须越过饭店,才能去隔壁的建筑设计院办公楼。我在清扫公司做临时工,每天来这家设计院倒废纸、吸尘。最初干上这份活,是中意它的工作时间——早上七点到九点,又是一个人承包,既不受清扫公司同僚的“督导”,也不受办公楼职工的无形“监视”,可以无损自尊地干活。
   不幸,公司职员人人敬业,都提前一、两个小时上班。为避开他们,我也随之提前,又搅醒个别通宵加班打瞌睡的职工。设计院通过清扫公司老板转告我:不必太“勤奋”。我申辩,是他们太勤奋了,我如按时上班,职员们差不多都到了,不仅办公室的地毯吸不干净,还影响他们的工作。老板说,你不用顾虑,你在规定的时间里作业,是他们影响你,有问题责任在他们。话都给老板说死了,我只好拿出最后的挡箭牌说,有时为赶第一堂课,我得尽早收工,老板这才默认。老板年轻时因战乱中断学业,战后从扫帚起家,熬成有几十个员工的扫帚王,所以对打临时工的学生比较同情。他的迁就使我有些内疚,似乎欺骗了他,因我没坦露不愿见人的“阴暗”心理。
    我对老板说的托词得到了应验。
    我的指导老师内田教授治学严谨,平时和学生亲切随便,一进教室立即不苟言笑。昨天内田教授上第一节课,北京来的研究生董群迟到半小时,对留学生特别宽容的内田教授也抑不住愠色,直言董群:是身体不舒服还是睡过了头。董群解释,早上去清扫,碰巧那家公司搬家,垃圾比平日多出一倍,延长了一个小时。内田教授愕然:你每天早上去清扫?
    下课后内田教授叫董群去他的办公室,还连带唤上我。我做“贼”心虚地咯噔上了,心里暗暗叫苦,责怪董群拎不清,顺着内田教授说身体不适,不就混过去了,怎么可以坦诚相告。再想他来日本才三个多月,哪里懂这些顾忌。内田教授规劝董群:我知道你们自费留学不容易,再怎么样,你是大学教师,在日本学习的时间又有限,把精力化在扫地上岂不可惜。他转向我,喻君,你不是在夜校教中文吗?你能不能给董君介绍介绍。
    内田教授以为去夜校当教师才合我们的名分,他哪里知道,在日本教中文的工作风毛麟角,我本人每周也只教二、三个晚上,靠那点收入捉襟见肘。他不知道董群的清扫倒是我介绍的,而且我本人早上也在干。我庆幸,自从早上出工以来,一直谨小慎微地提防着,才没像董群那样露底。
    内田教授的教诲,在我已经很沉重的心理上又加了个大砝码,万万不要因打工而迟到,尽可能避免撞上任何人,昨晚把闹钟再提前,决定开始坐头班车,终于把自己逼到“早上”的极限。
    我用钥匙开门进设计院大楼,去工具间换上黑色劳动服,随后推出一个四轮车架,套上装废纸的大塑料袋,再挂上放抹布的铅桶,然后一间间办公室挨次收拾。
    一出三楼电梯,我立即望左边第一间工作室,谢天谢地,灯熄着。里面有个职工以公司为家,使我回避人的期望总在他那里碰壁。犹如夜行军遭遇伏兵,我为之恼怒,但脸上不能露丁点颜色。我吃清扫公司的饭,公司端这家设计院的碗,造次不得。反过来他也是我“早到”的受难者。他三十出头,圆圆的瓶底眼镜搭在圆圆的小眼睛上,令我想起“猫眼司令”。因终年欠睡神的债,使他的脸设计图样的刻板。每次见到他,不是前额枕在桌上酣睡,就是仰面倒在椅背上呼噜。我要拿他桌下的废纸篓,不得不吵醒他,他一语不发,顺从地移腿转身,有时干脆默默地出门。我干完活与他照面时,瞥见他满眼不快。也难怪,一天仅有的两、三小时憩息全被我搅了。冲这点,我发之内心向他说“对不起”。
    一上四楼,好似远航的看见了码头,我全身的劲会自然懈下来。这一层大半被阳台会议室占去,只有一间工作室,坐些工龄不长的年轻人,这里没有通宵达旦的人。然而今天注定反常,那间工作室竟然灯火灿烂,我又重新吊紧松弛的心。我唱声“失礼了”推门而入。有人趴在靠窗的一张桌子上,稀罕!这个加入熬夜行列的人是谁?干到他身边,我只草草一瞄,就如看见被驱走的野猫又腌(月+赞)地盘踞在床上,不由浑身起激灵。一张仿佛永远制不完的图纸夹在绘图架上,上面有脏兮兮的铅粉手印;桌上扔满粗粗细细的铅笔头和大大小小的碎橡皮;地上堆着自动卷成一个个空心筒的画错的油光绘图纸。还是他,“猫眼司令”,他换了办公室。我收住大气,侦察兵侦探敌人地形火力般分辨他周围的东西,废纸筒在他的双腿之间,我必须极精确才能抽出来。我蹲下身,从他曲成“厂”字型的腿下伸臂勾手,然后抓住筒口倾斜着往外移,眼看成功了,他平放的脚突然踮起来,挡住筒的出路,移动的筒和他的皮鞋碰了个响头。
    犹如猫发现了老鼠,他顾不及戴眼镜就惊跳着坐起,然后凸出眼眸寻猎物,一腔灼灼的“磷光”射向我。我慌乱起身,左肩顶翻了横出桌面的一本书,书上的一只杯子滚到桌子上,杯子里喝剩的咖啡给图纸涂鸦,他去抢图纸,又把杯子撸到了地上,“啪——”一声脆响,全糟到一块了。
    我张皇失措,愣愣地盯着杯子的碎片等着受。
    他果然大发雷霆,这是他表情给我的印象,他说话的声音尖细戳人,与雷霆风马牛不相及,倒似雷霆下穿过小弄堂的风:“你为什么这么早来?”这是我们“打交道”以来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对不起”,我微低头,为了自己的饭碗真挚地说。
    “既然赶上课,就不要勉强到这里打工!’
    “对不起”,为了清扫公司的利益我诚恳地说。
    “你们到底来读书还是来打工?”
    我终于光火了,“你管得着吗? ”可惜这火只能发到喉咙,出嘴后又变成“对不起”。
    在这里有错的永远是我,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三个字。
    他说完,凶凶地把自己的椅子往后一拨拉,愤愤地走出工作室。
   他从我面前擦过时,我注意到,与往日不同,他脸上没有瞌睡过的惺松,回想刚才他不早不晚在我快拿出废纸筒时猛然翘起脚后跟,而且抢图纸前,本应先提杯子。从他对准我的“早到”喋喋不休来看,反映我“太勤奋”也是他无疑了,显然他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今天有意找茬睁着眼睛等我。再想,这是几个月前的话了,他要寻衅也不会挨到现在。因费解,更觉冤枉,郁着气干完活,下到三楼才恍然明白。他昨天从三楼移到四楼,问题出在换位上。按他的年纪工龄,正处于系长这一级,干得出色该升到科长一档,依这家设计院的办公室布局,他应往二楼搬,可他却倒退回四楼,重新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为伍。他不敢在公司里表露不满,就拿我做出气筒。理清了事情的原委,气消去了一半,还对他生出几分同情。不过“你们到底来读书还是来打工”这句话,随着一次次地倒废纸筒反复叩问我。
   我吃重地把几个装满垃圾的大塑料袋拎到门口的堆集处时,阳光已经给小巷里的几户院墙刷了半壁白粉。终于收工了,我换下黑色的劳动服,走出设计院大楼,不巧一辆垃圾处理车倒开着进了小巷,把我堵在垃圾堆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