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为中共送行]
余世存文集
·如何理解汉语的悲剧——毛喻原和他《永恒的孤岛》
·我们的慎之已经返乡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我们的日本是亚洲的痛
·在中国生活的心灵——为2003年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不锈钢老鼠
·观朱维民先生所画阿Q正像
·十月诗草之九:与笑蜀同志陪若水先生在日坛公园饮茶
·十月诗草之六:忆汪丁丁
·十月诗草之五:歌拟奥登
·十月诗草之十:关于逃亡
·在孩子们中间
·听说读写:世纪末你有何留言――答北京文学李静问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中共送行

来源:北京之春

一、


   要说明的是,最精准的题目也许是“为次法西斯送行”。自胡哥上台伊始,我称当代中国1989年以来的历史为次法西斯之历史。到目前为止,我称道的中国劫、次法西斯社会、类人孩等等还算成立。大陆中国国民的类人孩状态早已是一个笑话,今天更是一个令人心酸的平庸的悲剧。中国的劫难正日益侵迫它的人民、它的警察、它的商人、它的官吏,并污染了文明世界。由异族文明发明发现的现代自由联谊技术,录音录像、网络、GPS,等等,正成为监管类人孩们交友、聚会、上网、坐车、旅行等日常生活的便利手段。次法西斯政治的动员力量、社会控制技术和哄骗打压能力,既肆无忌惮又精巧细致。次者,胆气不足、理性不足、个性不足也;次者,流氓无赖也,后来居上也。这个成熟的法西斯政权、体制、社会生活,这个由军警特维持的暴力国家,绑架十几亿子民20年之久,欺骗世人20年之久。在奥运、60年大庆中达到了顶点,其社会控制技术达到了顶点,制造的生态、心态、世态劫难也达至顶点。盛极而衰。不过仍需要我们来为之送行。
   取目前的题目实在有些哗众取宠。不过,因为这个次法西斯是中共的产物,中共建政60年,其专制一以贯之。次法西斯是中共极权制度的华丽变身,也是其无耻变身,从信仰、子民关系、社会参与上来说,次法西斯的任何庆典,远不能跟后极权的邓小平时代相比,更无能跟极权的毛泽东时代相比。因此到目前为止,尽管有一大批班头、行走为中共作装饰,但他们在向全民推销他们的国家认同时,在向全世界推销他们的盛世繁华时,仍要借助于毛时代和邓时代的文化成果。但中共堂而皇之地蜕变成政权的寄生虫,仍足以令它的始作俑者们目瞪口呆。为次法西斯送行,也是为今天的中共送行。
   何况,中共也是一个历史名词,这是中共某外交部长在记者招待会上的名言。中共确实需要变身,成为历史。但那些以为中共将会灭亡、并希望它灭亡的想法是虚妄的,那些不断诅咒中共的言行虽然必要、却并不构成我们文明的全部真实和圆满善意。中共及其帮凶对它的历史成就的吹嘘虽然令人作呕,也并不全然虚伪。启蒙以来的人类历史所形成的革命遗产,中共是其受益者,也是受害者,早期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人牺牲自己以救度国民的事迹已经荣耀了文明历史,今天的中共已经成为革命的反动,并将是革命史上最后需要做出交待、需要救赎,给人类的革命史划上句号的最大政党。今天的中共正以驼鸟的心态看待革命,但由中共制造出来的次法西斯社会和中国劫等怪胎和革命灾难,仍需要中共自己努力告别。如同苏联东欧地区的民主革命、台湾地区的国民党自我革命,中共需要坦然而大方地从革命党转向执政党,从执政党转向议会党。在旁观中共笑话、痛苦而灾难性的蜕变中,需要我们为其送行。

二、


   乐观的人们以为中共60年大庆是它最后一次盛大庆典,而放下自己的事情去做观众。我没有兴趣去看,却也奇怪地没有收到什么关于庆典的笑话短信。这自然说明了中国劫难使得人们失去了描述、命名的语言能力,说明中共官方语言一统大陆的暴行;同时也说明,人们对看笑话也麻木了,人们随喜官家却也守住尊严地保持了沉默。
   我在晚上不幸地跟几个朋友一起看了几眼广场晚会,在看到江泽民先生、朱镕基先生、李鹏先生、胡锦涛先生们时,一些人情不自禁地感慨这些党国大佬们的精气神来,“嗯,老江老了。”“小胡在偷着乐吧。”……这些观感,既是人性人情的自然流露,又是国民对中共那种一言难尽的、近乎羞耻的怜悯。
   在中共自己制造的这场花费数千亿的堂会中,在场享受、消费的只有那么几百几千人,十几亿中国人中有条件者,也只能守着电视机观看他们的观看。中共无还权于民、藏富于民、开智于民的雅量和胆量,却逼迫十几亿子民观看它的堂会,天下有甚于此无耻乎?
   即使我们已经数典忘祖,忘记了我们自家文明中那种全民同乐的传统,忘记了那种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的普遍而广大的美哉仑奂;但我们至少知道其他民族是怎么过节、怎么狂欢的。我们至少知道节日的真实含义,那是人们重新发现自身的节点,是人们收获自身的孤独、劳动和学习的活动,是人们重温爱、欢乐和永恒的启示日。

三、


   我国族历代专制王朝,在自身的大庆中,总会出于忠孝之念而大赦天下。在皇帝登基、更换年号、立皇后、立太子等情况下,宣布赦免一批罪犯。这并不只是虚伪的施恩,而是推己及人的文明律令。大赦的效力很大,它不仅免除刑罚的执行,而且使犯罪归于消灭。经过大赦之人,其刑事责任完全归于消灭。尚未追诉的,不再追诉;已经追诉的,撤销追诉;已受罪、刑宣告的,宣告归于无效。王朝自家的喜庆多半是简单的,它标榜与民同乐,更多地给予民众自己休息、欢乐的机会。小民的随喜总是落实于自己的喜乐。这种大赦天下的作为跟其他作为一起,大概给予了王权专制下小民们一定的自由空间,使得民众在纳粮、完税外,还可以喜庆、赞美、陶然。
   我国族上下之间的传统关系已经难为今人所想像理解。以历史上的贞观之治为例,李世民即位之初,贞观四年,即公元630年,全国判处死刑者仅29人,算得上国泰民安。贞观七年,633年,李世民把390名死囚犯人放回家,让他们秋后前来就死,果然到期都回来受裁,后被皇帝全部赦免。白居易为此作诗:“怨女之年出后宫,死囚四百来归狱”。
   但在中共的盛世和谐里,暴力机器空前地开动起来。庆典把人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用章诒和的话说,“国庆不是一个喜庆么?大家都神经兮兮的,执政党首先自己神经兮兮,然后我们跟着都这样。这个国家正常么?我觉得很不正常。风声鹤唳,所有的事情都堵呀、封呀、禁呀,我们的权利呢?义务呢?我们都不知道哪里去找寻。”
   对刘晓波、许志永这样的作家、社会活动家和社会意见领袖的打压只是一个表面的威慑,更多的维稳安保工作落实在细节之中。北京市及周边六个省区大中城市街头,早早地实施了夜间武装巡逻。200多个进出京路口,“逢车必查,逢人必查”。中共同时对京城进行大清理。在京的政治异见和维权人士称,中共对他们的看管“比六四前夕更严厉”,警告他们不得惹是生非,“否则不客气”。一些户口不在京的异见和维权人士,陆续被押返原籍;中共还在上访聚集地架起铁丝网,意在阻隔和不让上访者滞留。
   唯稳安保不仅限于北京及周边的警备措施,对新疆维汉民族的矛盾强行镇制也只是一个杀气腾腾的表演,更多的社会控制和社会动员更精细、更艺术、更庸俗无赖。给出租车安上监控探头,让全国的大小单位机构花钱一遍又一遍地演唱“红歌”,命参加堂会的戏子和准戏子们在深夜在凌晨提前三四个小时集合、预演,……中共的舆论不知羞耻地称道自己建设的和谐社会、称道安保措施严于奥运之时,中共的领导人不知羞耻地把喜庆等于同打仗。
   国庆当天晚上,“联欢晚会一结束,周永康又不辞辛苦,驱车来到正义路南口,慰问在现场执勤的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突击队干警和武警雪豹突击队官兵。他与这些年轻英武、骁勇善战的小伙子、姑娘们一一握手,称赞他们不愧为维护首都稳定的精兵劲旅。……他说,今天是个普天同庆的大喜日子,我也十分激动,庆祝大会、阅兵仪式、群众游行、联欢晚会等活动安全顺利进行,国庆安保工作打了个大胜仗,做到了大事没出、小事也没出,这十分不易,充分体现了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充分体现了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心的伟大力量,充分体现了广大公安干警、武警官兵、治安积极份子、治安志愿者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优良作风和精湛素质,我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感谢同志们并向全体安保工作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
   这篇报道的题目就是,“周永康慰问首都国庆安保人员:打了个大胜仗。”
   这是中共和谐盛世的喜庆!

四、


   我年轻时写诗说:贩卖语言的人窘态百出。中共统治下的官方语言以及污染的民众语言,用我们自家的话来说,这些“脑残体”语言枯燥而乏味,把肉麻当有趣,把流氓当正义,把专横当崇高,把罪错当悲壮……正不知羞耻地毒害类人孩般的国民并污染世界。今天的中共语言及其子民学语,自信未超过毛时代、自觉未超过邓时代,至于懑憨专横,跟毛、邓时代不过五十步与百步之距。那种语言,也只有封闭狭隘的心灵和脑残者才能表达。
   至于我们引以为傲的雅言,我们用以骄人的唐诗宋词,像跟我们的一生从未有过关系。我们生活的意境、瞬间感受,我们的日常经验和超验体验,只能在中共的新华体、社论体或脑残体中有所表达。
   一个十数亿国民的大国,号称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却需要中共发布语言,从马列毛邓三,到科学发展观,只有中共给予了语言,国民才能开口说话、学习领会,今天用以从事庆祝。中共是如此细心体贴,一口气发布了50句口号供全民学语。
   “热烈庆祝”、“热烈欢呼”、“紧密团结”、“高举”、“坚持”、“坚定不移”、“全面推进”、“大力弘扬”、“致敬”、“万岁”……
   这是多么值得称道的恩典!
   同样值得圈点的还有类人孩们从中领悟到的“中国叙事”,据说他们解读中共语言,从60年来的国庆口号中明白了中国进步的伟大。60年前的国庆口号有30句,其中有若干“打倒”:“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官僚资本主义!”若干“发展”:“发展新民主主义的政治!发展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发展新民主主义的文化”,据说,这些口号高度概括了“新中国”的艰难。还有类人孩们指出,中共60年来的语言,从“万岁”到“为指导”到“贯彻”,表明中国人开始更平和理性地表达。更有类人孩解读说,中共60年国庆的50句口号里,“坚持”出现了16次,还有三个“坚定不移”,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是,国家政策在因时顺势调整中稳定延续——“不折腾”。
   这是多么值得大书特书的感恩!

五、


   10年前,我还在《战略与管理》做编辑的时候,我读到了李慎之先生的《风雨苍黄五十年》。我为杂志写下了这样的编辑手记——本期杂志出版之际,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大庆的日子。一个历经屈辱、艰难困苦终于新生的古老民族在现代文明世界里走过了50年的岁月。人们今天能够庆祝这个阶段性的日子,首先应是对在人类命运相互依存的现代世界里、一个占其人口四分之一的文明古国对世界文化提供的历史性服务的承认。本刊因此表达随喜的最诚挚的言说,愿意将自己平实而微小的努力献给我们伟大的祖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