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毒奶粉的黑手成为第六代接班人]
余杰文集
·读谢泳《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读秦晖、金雁《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
·从莫言《檀香刑》看中国当代文学的缺失
·乡村生死场
·读“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
·何处寻找安慰?
·从虹影小说《K》说起
·评陈凯歌《少年凯歌》
·读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
16、《天安门之子》(香港开放出版社)
·包遵信:余杰《天安门之子》序中国新一代知识份子的崛起
·《天安门之子》自序:致“警察读者”的公开信
·晤蒋彦永,谈说真话
·“政治文明”时代的“党国逻辑”
·杨子立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
·记住历史,记住母亲──在美国芝加哥纪念「六•四」十五周年音乐会上的演讲
·罗大佑的撕护照与张惠妹的被封杀
·屠夫崇拜:从张献忠到毛泽东——为成都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而作
·刘军宁遭遇“警察大学”
·吴祖光的铁骨柔肠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熊德明与李昌平的困惑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蒋彦永的自由,就是我的自由
·爲每一个被杀害的生命祈祷──达赖喇嘛与「六•四」屠杀
·向西藏忏悔──读《雪山下的火焰:一个西藏良心犯的证言》
·自由之魂 从雷震到林昭
·香港还有爲“六•四”魂牵梦绕的勇敢者
·余杰、余世存对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声明:我们不能再忍受这样的耻辱
·师涛:一个失去自由的自由人
·让我们一起反抗文字狱
·末世贪官最后的疯狂
·自由中国,何以可能?
·中国社会──最坏的社会主义与最坏的资本主义的结合
·从电影《英雄》看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王申酉:死于毛泽东暴政的思想者
·基督徒如何看待法轮功信仰
·谁在“移山”?——“文学与艺术:说出真相”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极权主义时代文化精英的“宠物化”
·他让“劳改”进入了牛津词典——读吴弘达《昨夜雨骤风狂》
·抓住中宣部的"黑手"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呼吁迁移毛泽东尸体的公开信
·莫把大学当监狱
·中共腐败官僚的“信仰”
·林昭与弓琳——两个北大女生的对照
·“万人杰文化新闻奖”答谢辞
·丁子霖女士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公开信(余杰代拟)
·就法国政府致力于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致法国人民的公开信
·蒋彦永医生,中国的良知从你开始复苏
·十年改革,一夜屠城
·“船坚炮利”不会“强国富民”
·北大的沉沦与右派的风骨
·不一样的葬礼,不一样的时代
·中共有过“不独裁”的时代吗?
·沦为受虐狂的中国作家:著书都为颂毛魔
·向西藏忏悔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浮出水面
·“太空秀”能够秀到几时?
·新左派们为何不对重庆的灾难发言?
·朱成虎是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
·中共是“唯物党”还是“谶纬党”?
·朱镕基:清官神话的终结
·世界人权日这天,特务掐断了我的电话
·让我们记住那些参与罪恶的人
·永不“引咎辞职”的中共官僚
·新版的“窃国者侯,窃钩者诛”
·官逼民死
·邓小平的“亲民秀”
·邓朴方的获奖与联合国的堕落
·写给为李思怡而绝食的朋友们
·揭开“文革”的红盖头
·为了自由,我们愿意献身:在民主基金会的演讲
·没有理由乐观的“后江时代
·连战在大陆最该说的一句话
·赵紫阳不是你们的“同志”
·永远站在自由一边
·毛泽东在抗战中的所作所为
·从“民不聊生”到“民不畏死”
*
*
17、《致帝国的悼词》(香港田园书局)
·胡平:余杰《致帝国的悼词》序言
·《致帝国的悼词》自序:我的生命被这天分成两半
·是怯懦,还是虚伪——有感于温家宝谈“六•四”事件
·拆除北京的“靖國神社”——毛泽东纪念堂
·这样的审判只能用荒谬来形容——抗议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师涛十年徒刑
·读《陆铿回忆与忏悔录》有感
·自唾其面——就王光泽被解聘致《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沈灏的公开信
·一个人的“大屠杀博物馆”——中国作家廖亦武的文学与人生
·活着,记忆着,忏悔着,控诉着——序鲁礼安之文革回忆录《仰天长啸》
·是资本巨鳄,还是末世怪胎?——从原健力宝总裁张海的被捕谈起
·党杀死了忠心耿耿的党员——纪念北京西单工地坍塌事故中的死者周绪湘
·江胡对立的“江湖”——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至五中全会期间的权力转移
·表达的自由与宪法的保障——从昝爱宗诉讼案说起
·走出“黑名单”,活在光明中
·杨振宁究竟爱哪个“国”
·两头“野兽”的会面——评泰森拜谒毛泽东干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毒奶粉的黑手成为第六代接班人

   来源:观察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河南、辽宁、吉林、福建、内蒙古五省区的省委书记同日调整,这是胡锦涛掌权以来对封疆大吏所做最大规模的一次调整。其中,由农业部长转任吉林省委书记的孙政才和由河北省长转任内蒙古自治区委书记的胡春华,出生于“六零后”,是中共悉心培养的第六代接班人,在中共十八大上有望成为政治局常委,故而更加引人瞩目。其中,胡春华为名校北大出身,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与胡锦涛“亲密接触”,乃是胡锦涛亲自挑选的“储君”。
   一九七九年,胡春华以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被北大中文系录取。他出身贫寒,在读中学时徒步往返学校,“脚板上的茧有铜钱厚,穿烂的草鞋有一大堆”。十六岁考上北大之后,为了凑齐路费和学费,去工地背河沙,一个暑假挣了一百多元钱。胡春华在北大学习期间并未显示出多少文学和学术方面的才华,中文系的老师和同学对他的印象不过是“老实忠厚”而已。
   毕业之后,胡春华发现去西藏工作可以拿到双薪,由于家中为自己上学欠下不少债务,他便报名去了西藏。由于他是当年惟一的去西藏工作的北大毕业生,一到西藏便深受重视,被任命为共青团西藏自治区组织部干部。而这一功利主义的决定,给他此后在官场上青云直上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契机:当胡锦涛调任西藏党委书记之后,偶然发现这名与他同姓的、献身边疆的北大才子,立即加以提拔重用。短短几年间,胡春华即升任共青团西藏区委书记、西藏党委常务副书记、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
   二零零八年初,胡春华调任河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次年当选省长,成为中国最年轻的省长。胡锦涛将胡春华安置在离北京最近的“直隶”,让他更有机会作出政绩来。然而,无论是“恩师”还是“门生”都没有想到,胡春华在河北代省长的位置上却经历了震惊世界的三鹿毒奶粉事件。一个号称崛起的大国,其高速发展居然是以道德破产和牺牲婴孩为代价,“中国制造”再度引起全球忧虑。

   三鹿集团在宣布破产之后巧妙地并入北京三元集团,致使数十万毒奶粉的受害孩童仍未得到应有的赔偿。结石宝宝的苦难远未结束,为孩子们讨说法的家长的代表赵连海亦遭到当局的关押,胡春华不可能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在舆论压力之下,三鹿集团高层获重刑,石家庄的党政领导也遭免职,同样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胡春华却安然无恙,官方媒体甚至还赞扬他说:“通过信息公开,严格执法,逐步化解毒奶粉事件给河北经济、社会带来的冲击。”
   出身底层的人,为官之后并不一定能保持“无产阶级本色”。相反,已有很多例子证明:越是穷苦人家出身的人,越是有《红与黑》中主人公于连那样的心态,越是有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往上爬的欲望与野心。倘若我的学长胡春华真的是中国的“于连”,则十多年之后他若顺利接班,中国人照样没有好日子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