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王藏文集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郭国汀:我眼中的高智晟
·袁红冰:高智晟精神
·三妹:與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慘痛教訓
·三妹:中共从来就是铁板一块
·三妹:李慎之思想的困境
·黄河清:哭“失意文人”之首座王若望九周年冥诞
·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任不寐: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魏京生:2010年终评语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文章摘要: 关注西藏问题,就是关注中国问题。促进汉藏之间,汉、藏与各民族之间的情感和文化交流,这是每一个关心西藏、中国前途和人类前途的知识分子不容推卸的时代责任。
   
   作者 : 王藏,
   

   發表時間:12/2/2009
   
   

   
   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

   

   
   ——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 王 藏(中国大陆)

   
   

   
   引言

   
   酸涩的眼球们滴淌着天问,我受伤的情绪波动得厉害
   新鲜的冤魂宛如永不凋零的花朵,而秘密的魔爪好似恒久不灭的露水
   
   ——摘自拙作《黑暗日》,2009
   
   不容回避,中国现在处于又一次精神黎明前的黑暗时刻,一次需要有足够的信心和努力才能担当的黑暗时刻。这样的时刻,再容不得苦难的生灵持续与物欲和私欲为伴,与残酷和萎靡相依,否则,一旦急剧膨胀的丑恶再次以无所顾忌的态势彻底占领我们心灵深处的理想家园时,我们的一切,又要陷入又一个苦难不堪的轮回。我们需要勇敢走出封闭的居室和精神的囚笼,需要不断营造自由思想自由创作自由表达的氛围,抛弃对于名利、物欲的争夺和膜拜,以广结善缘广行善事的心态,以承担苦难争取自由的身影,来回应久久在这块血泪浸泡的土地上的呼号呐喊,以此创造出属于自己更属于他人的精神的雪域高原。
   
   然而,要在中国最终建立民主政治制度,使所有精神信仰、文化传统和天赋人权能够得到尊重和保护,苦难的命运还在对极权专制废墟上的所有人进行着严峻的考验。
   
   

   
   共产极权暴政,乃是宗教文化精神毁灭的最大罪魁

   
   历史从未有过这般暴虐的脸庞,企图一切统统灭毁
   暴政机器不停轰响,直到把人最终逼成嗜血的魔鬼
   
   ——摘自拙作《黑暗日》,2009
   
   唯物,实用,斗争,仇恨,暴力,谎言,丑陋,恶劣——马列斯毛邓主义用这些令人类蒙羞和耻辱的哲学所打造出的无法无天的铁蹄,自成形以来就与人性的阴暗面暗合并急剧膨胀,如癌瘤病毒般在共产党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的运动中疯狂扩散驰骋,不仅使超过一亿生命卑贱地非正常死亡,死亡人数旷古绝今,更使每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几近覆灭。
   
   信奉无神论崇拜物质利益迷恋仇恨暴力的中共,为延续非法政权的苟活残喘,首当其冲要把铁蹄统治下的生灵统统从心灵、思想、精神上强行整体划一“洗礼”,用党性奴性取代人性,使原本具有神性灵性美感的生命颓废成丛林野兽,行尸走肉——只有这样,才能在一切服务于暴政的纵欲狂欢中永享太平,放辟邪侈。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儒、释、道并存的中华文明被以毛泽东为首的马列子孙打倒践踏,自古相续不衰的神韵传说、英雄侠义荡然无存,置换为赤裸裸的与天斗地斗人斗。魔头变成了救世主,在万岁万万岁的癫狂妄境中人们失去了对神灵的敬畏,对美的追寻和创造,失去了道德的约束,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当一切善良的理想,美好的愿景和华彩的哲理都被迫失去的时候,凶残丑陋堕落的悲剧,便以虚伪的神圣包装赢取了无数惨白的演员,演绎了人类文明史上最为荒诞和怪异的腐烂情境。
   
   在中共的导演下,华夏大地成了马列极权主义的文化殖民地。孔子的坟墓被铲平,寺庙的佛像被粉碎,老子的讲经台被掘毁,所有与之相关的古籍、经卷、文物被付之一炬,蒙古草原上成吉思汗的陵墓也被砸烂。古往今来的圣贤大德、英雄豪杰、文人骚客的陵园公祠胜迹统统被捣毁,还活着的知识分子们被打死、批斗、凌辱、拘禁、下放、改造。
   
   被殖民后的精神亡国奴们,又把殖民的硝烟蔓延到神圣纯洁的雪域高原。寺庙被轰炸、拆毁,妇女儿童被处决,僧尼被强制还俗劳动,藏人被拷问谩骂监禁,大活佛被强制吃大便,宗教人士被强迫公开彼此行淫、胡乱杀人。“破四旧”的浩大声势中,无数佛像经书壁画唐卡成为碎片和硝烟,无数金银珠宝消失成空,五星红旗迎着佛教典籍燃烧的烟风飘扬,毛主席的画像被高高安放在寺庙屋顶……
   
   汉地的寒梅、幽兰、贞竹、秋菊被踩踏为粪土,藏地的雪莲花、格桑花被烧焦为垃圾。“雪山深埋苦水,太阳放射冷光/遍布华夏大地的河川流淌着多少无辜的魂灵/每天耀眼的漫长日子收藏了多少抗争的绝望”。
   
   

   
   雕刻耀眼的苦难史诗——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共同命运

   
   连从黄金都可潦倒为垃圾的土壤,还有什么思想的火焰可以熄灭绝望的灰烬
   故土,家园,难道只是一片片凄伤的记忆,一次次梦幻般的悲诉
   
   ——摘自拙作《黑暗日》,2009
   
   由于统治奴役的需要,中共暴政不惜一切代价毁灭所有民族的宗教文化精神,导致民族人格特别是汉民族人格的急剧堕落。汉民族作为中国大地上人数最多的民族,其精神人格在物质私欲中普遍堕落的严酷现实时时刻刻都在危机着其他民族宗教文化精神的生死存亡。一个悲哀的事实是,原本淳朴洁净的民族人格,却因大汉沙文主义文化暴力的颠覆而逐渐扭曲、变异——而这一切令人欲哭无泪的腐败过程,竟在中共官僚权贵集团及其党文化企图文化霸权、种族和群体精神灭绝的阴谋操控之中。
   
   六十年来,所有民族的孩子,从出生之日起便在马列主义极权文化阴影下呼吸,一代一代在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的党文化铁腕下生活学习,对于自己民族的文化传统,风情习俗,生活方式几乎是一无所知。今天的大多数人甚至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不会唱自己民族的歌谣,剩下被中共党文化洗脑后的单一的吃穿住行说唱——在普遍的人格堕落中,假大空伟光正的文化氛围不再使敏感的心灵感到不安,人们不再因统一的生活方式感到不快,屈尊于权力物欲的掌控,慢慢习惯了背离优良传统和美丽心灵的生活。
   
   作为受党文化毒害面最广的汉民族,长期被迫认马列主义为文化之母,认共产党作精神之父,并把同样凋残的精神命运广泛辐射给周围的民族,久而久之,由此带来的民族文化生态的污染程度和消亡速度史无前例。
   
   在共产极权主义肆虐的当代中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文化冲突,特别是汉民族与其他民族的冲突,本不是汉民族文化传统与其他民族文化传统的冲突——汉民族与其他民族的文化在同一片土地上生生不息,是与他们相互交融影响而形成的中国传统文化数千年来所讲求的天人合一、善恶有报、道德伦理、兼容并蓄、多元价值观和谐共存的文化精神分不开的——而是中国文化传统与马列极权文化的剧烈冲突,即是精神化与物质化的冲突,心灵化与非心灵化的冲突,道德化与非道德化的冲突。中国共产党以仇恨和暴力的反人性哲学,自建政起就时时处处肆意挑动汉族与其他民族的对立,肆意对包括汉族在内的所有民族实施精神专制统治,文化种族灭绝。
   
   中共暴政对汉民族实施精神专制统治,文化种族灭绝之余,最为典型而严酷的,是在此过程中以同样的野蛮方式对藏民族所实施的同样的统治和灭绝。五十年前,中共政府以武力入侵西藏,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被迫离开故土,与西藏人民一起,开始了风雨飘摇的流亡岁月。西藏被迫沦为殖民地后,中共官僚权贵集团半世纪来从未停止过对藏宗教文化精神的摧残和毁灭,对僧侣和藏人的杀戮和镇压,对西藏生态的玷污和破坏。
   
   2008年,由中共政府导致的西藏3.14事件后,一年的时间,截至2009年3月10日,据西藏人民议会的在西藏自由抗暴50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已有219名藏人遇难,6,705名藏人遭到关押,1,294人受伤,286名藏人遭到不同刑期的判刑,更有无数藏人下落不明。往后,不断有和平抗暴和表达自由、高度自治祈盼的藏人遇难,遭囚禁和酷刑。
   
   此种令中国和世界都悲伤沉痛至极的苦难境遇,亟待自由民主宪政的建立,更待一次整体的文化复兴运动,心灵复兴运动。重建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家园,重建独立的知识分子精神,重建自由的民族人格,撞响复兴中华文化的晨钟显得极为重要,刻不容缓——知识分子肩负着不容推卸的沉重使命。开始于2006年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正是以此作为追求的价值目标。此价值目标不断实现的过程,同是中国摆脱中共专制统治和马列主义精神奴役的过程,这样的过程也是各民族文化精神不断复兴,走出被殖民和同化命运泥潭的过程。
   
   关注苦难,以慈悲、善良和美丽之心争取自由、度化众生,是西藏圣洁信仰与文化的无尽魅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天职,也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天职。
   
   达赖喇嘛尊者是世界著名宗教领袖、西藏人民的精神导师和伟大的和平主义者,对世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达赖喇嘛尊者关于西藏高度自治的理念,符合藏汉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符合中国各民族的共同愿望。在达赖喇嘛尊者领导下的西藏争取自由的悲壮运动,对中国乃至世界仍在精神囚笼中的人民,有着重大的启示意义,关乎着人类的未来。藏传佛教,达赖喇嘛尊者,使无数灵魂得到救赎的事实和愿景,不断感化洗礼着无数的苦难生灵。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以“自由思想,自由创作,自由表达”为宗旨,以理解自由,争取自由,创造自由之美通向文化的复国,精神的救赎。越来越多有正义和良知的知识分子,也将在东方文化神圣魅力的回归和酿造中点燃心灵的希望之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发起人袁红冰先生,以《金色的圣山》表述了现代西藏心灵的苦难历程,使高贵圣洁的藏人在这承载藏宗教文化精神的诗性王国得到了不朽的永生。
   
   关注西藏问题,就是关注中国问题。促进汉藏之间,汉、藏与各民族之间的情感和文化交流,这是每一个关心西藏、中国前途和人类前途的知识分子不容推卸的时代责任。
   
   藏宗教文化精神的命运,汉宗教文化精神的命运,蒙、满、维吾尔、回、苗、彝等等各族宗教文化精神的命运,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这命运就是:在极权专制的铁幕之上,雕刻耀眼的苦难史诗——回归心灵故土,重建精神家园。
   
   唯有承担心灵拯救、文化复兴、民族解放与和解的使命,唯有抱着大无畏的利他精神,我们才能在末世的深渊绝境获得真切的救赎。
   
   

   
   黑暗日过后,即是大光明——圣洁信仰和自由之美的前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