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王藏文集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文章摘要: 关注西藏问题,就是关注中国问题。促进汉藏之间,汉、藏与各民族之间的情感和文化交流,这是每一个关心西藏、中国前途和人类前途的知识分子不容推卸的时代责任。
   
   作者 : 王藏,
   

   發表時間:12/2/2009
   
   

   
   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

   

   
   ——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 王 藏(中国大陆)

   
   

   
   引言

   
   酸涩的眼球们滴淌着天问,我受伤的情绪波动得厉害
   新鲜的冤魂宛如永不凋零的花朵,而秘密的魔爪好似恒久不灭的露水
   
   ——摘自拙作《黑暗日》,2009
   
   不容回避,中国现在处于又一次精神黎明前的黑暗时刻,一次需要有足够的信心和努力才能担当的黑暗时刻。这样的时刻,再容不得苦难的生灵持续与物欲和私欲为伴,与残酷和萎靡相依,否则,一旦急剧膨胀的丑恶再次以无所顾忌的态势彻底占领我们心灵深处的理想家园时,我们的一切,又要陷入又一个苦难不堪的轮回。我们需要勇敢走出封闭的居室和精神的囚笼,需要不断营造自由思想自由创作自由表达的氛围,抛弃对于名利、物欲的争夺和膜拜,以广结善缘广行善事的心态,以承担苦难争取自由的身影,来回应久久在这块血泪浸泡的土地上的呼号呐喊,以此创造出属于自己更属于他人的精神的雪域高原。
   
   然而,要在中国最终建立民主政治制度,使所有精神信仰、文化传统和天赋人权能够得到尊重和保护,苦难的命运还在对极权专制废墟上的所有人进行着严峻的考验。
   
   

   
   共产极权暴政,乃是宗教文化精神毁灭的最大罪魁

   
   历史从未有过这般暴虐的脸庞,企图一切统统灭毁
   暴政机器不停轰响,直到把人最终逼成嗜血的魔鬼
   
   ——摘自拙作《黑暗日》,2009
   
   唯物,实用,斗争,仇恨,暴力,谎言,丑陋,恶劣——马列斯毛邓主义用这些令人类蒙羞和耻辱的哲学所打造出的无法无天的铁蹄,自成形以来就与人性的阴暗面暗合并急剧膨胀,如癌瘤病毒般在共产党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的运动中疯狂扩散驰骋,不仅使超过一亿生命卑贱地非正常死亡,死亡人数旷古绝今,更使每一个民族的文化传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几近覆灭。
   
   信奉无神论崇拜物质利益迷恋仇恨暴力的中共,为延续非法政权的苟活残喘,首当其冲要把铁蹄统治下的生灵统统从心灵、思想、精神上强行整体划一“洗礼”,用党性奴性取代人性,使原本具有神性灵性美感的生命颓废成丛林野兽,行尸走肉——只有这样,才能在一切服务于暴政的纵欲狂欢中永享太平,放辟邪侈。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儒、释、道并存的中华文明被以毛泽东为首的马列子孙打倒践踏,自古相续不衰的神韵传说、英雄侠义荡然无存,置换为赤裸裸的与天斗地斗人斗。魔头变成了救世主,在万岁万万岁的癫狂妄境中人们失去了对神灵的敬畏,对美的追寻和创造,失去了道德的约束,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当一切善良的理想,美好的愿景和华彩的哲理都被迫失去的时候,凶残丑陋堕落的悲剧,便以虚伪的神圣包装赢取了无数惨白的演员,演绎了人类文明史上最为荒诞和怪异的腐烂情境。
   
   在中共的导演下,华夏大地成了马列极权主义的文化殖民地。孔子的坟墓被铲平,寺庙的佛像被粉碎,老子的讲经台被掘毁,所有与之相关的古籍、经卷、文物被付之一炬,蒙古草原上成吉思汗的陵墓也被砸烂。古往今来的圣贤大德、英雄豪杰、文人骚客的陵园公祠胜迹统统被捣毁,还活着的知识分子们被打死、批斗、凌辱、拘禁、下放、改造。
   
   被殖民后的精神亡国奴们,又把殖民的硝烟蔓延到神圣纯洁的雪域高原。寺庙被轰炸、拆毁,妇女儿童被处决,僧尼被强制还俗劳动,藏人被拷问谩骂监禁,大活佛被强制吃大便,宗教人士被强迫公开彼此行淫、胡乱杀人。“破四旧”的浩大声势中,无数佛像经书壁画唐卡成为碎片和硝烟,无数金银珠宝消失成空,五星红旗迎着佛教典籍燃烧的烟风飘扬,毛主席的画像被高高安放在寺庙屋顶……
   
   汉地的寒梅、幽兰、贞竹、秋菊被踩踏为粪土,藏地的雪莲花、格桑花被烧焦为垃圾。“雪山深埋苦水,太阳放射冷光/遍布华夏大地的河川流淌着多少无辜的魂灵/每天耀眼的漫长日子收藏了多少抗争的绝望”。
   
   

   
   雕刻耀眼的苦难史诗——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西藏流亡政府的共同命运

   
   连从黄金都可潦倒为垃圾的土壤,还有什么思想的火焰可以熄灭绝望的灰烬
   故土,家园,难道只是一片片凄伤的记忆,一次次梦幻般的悲诉
   
   ——摘自拙作《黑暗日》,2009
   
   由于统治奴役的需要,中共暴政不惜一切代价毁灭所有民族的宗教文化精神,导致民族人格特别是汉民族人格的急剧堕落。汉民族作为中国大地上人数最多的民族,其精神人格在物质私欲中普遍堕落的严酷现实时时刻刻都在危机着其他民族宗教文化精神的生死存亡。一个悲哀的事实是,原本淳朴洁净的民族人格,却因大汉沙文主义文化暴力的颠覆而逐渐扭曲、变异——而这一切令人欲哭无泪的腐败过程,竟在中共官僚权贵集团及其党文化企图文化霸权、种族和群体精神灭绝的阴谋操控之中。
   
   六十年来,所有民族的孩子,从出生之日起便在马列主义极权文化阴影下呼吸,一代一代在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的党文化铁腕下生活学习,对于自己民族的文化传统,风情习俗,生活方式几乎是一无所知。今天的大多数人甚至不会说自己民族的语言,不会唱自己民族的歌谣,剩下被中共党文化洗脑后的单一的吃穿住行说唱——在普遍的人格堕落中,假大空伟光正的文化氛围不再使敏感的心灵感到不安,人们不再因统一的生活方式感到不快,屈尊于权力物欲的掌控,慢慢习惯了背离优良传统和美丽心灵的生活。
   
   作为受党文化毒害面最广的汉民族,长期被迫认马列主义为文化之母,认共产党作精神之父,并把同样凋残的精神命运广泛辐射给周围的民族,久而久之,由此带来的民族文化生态的污染程度和消亡速度史无前例。
   
   在共产极权主义肆虐的当代中国,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文化冲突,特别是汉民族与其他民族的冲突,本不是汉民族文化传统与其他民族文化传统的冲突——汉民族与其他民族的文化在同一片土地上生生不息,是与他们相互交融影响而形成的中国传统文化数千年来所讲求的天人合一、善恶有报、道德伦理、兼容并蓄、多元价值观和谐共存的文化精神分不开的——而是中国文化传统与马列极权文化的剧烈冲突,即是精神化与物质化的冲突,心灵化与非心灵化的冲突,道德化与非道德化的冲突。中国共产党以仇恨和暴力的反人性哲学,自建政起就时时处处肆意挑动汉族与其他民族的对立,肆意对包括汉族在内的所有民族实施精神专制统治,文化种族灭绝。
   
   中共暴政对汉民族实施精神专制统治,文化种族灭绝之余,最为典型而严酷的,是在此过程中以同样的野蛮方式对藏民族所实施的同样的统治和灭绝。五十年前,中共政府以武力入侵西藏,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被迫离开故土,与西藏人民一起,开始了风雨飘摇的流亡岁月。西藏被迫沦为殖民地后,中共官僚权贵集团半世纪来从未停止过对藏宗教文化精神的摧残和毁灭,对僧侣和藏人的杀戮和镇压,对西藏生态的玷污和破坏。
   
   2008年,由中共政府导致的西藏3.14事件后,一年的时间,截至2009年3月10日,据西藏人民议会的在西藏自由抗暴50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已有219名藏人遇难,6,705名藏人遭到关押,1,294人受伤,286名藏人遭到不同刑期的判刑,更有无数藏人下落不明。往后,不断有和平抗暴和表达自由、高度自治祈盼的藏人遇难,遭囚禁和酷刑。
   
   此种令中国和世界都悲伤沉痛至极的苦难境遇,亟待自由民主宪政的建立,更待一次整体的文化复兴运动,心灵复兴运动。重建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家园,重建独立的知识分子精神,重建自由的民族人格,撞响复兴中华文化的晨钟显得极为重要,刻不容缓——知识分子肩负着不容推卸的沉重使命。开始于2006年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正是以此作为追求的价值目标。此价值目标不断实现的过程,同是中国摆脱中共专制统治和马列主义精神奴役的过程,这样的过程也是各民族文化精神不断复兴,走出被殖民和同化命运泥潭的过程。
   
   关注苦难,以慈悲、善良和美丽之心争取自由、度化众生,是西藏圣洁信仰与文化的无尽魅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天职,也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天职。
   
   达赖喇嘛尊者是世界著名宗教领袖、西藏人民的精神导师和伟大的和平主义者,对世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达赖喇嘛尊者关于西藏高度自治的理念,符合藏汉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符合中国各民族的共同愿望。在达赖喇嘛尊者领导下的西藏争取自由的悲壮运动,对中国乃至世界仍在精神囚笼中的人民,有着重大的启示意义,关乎着人类的未来。藏传佛教,达赖喇嘛尊者,使无数灵魂得到救赎的事实和愿景,不断感化洗礼着无数的苦难生灵。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以“自由思想,自由创作,自由表达”为宗旨,以理解自由,争取自由,创造自由之美通向文化的复国,精神的救赎。越来越多有正义和良知的知识分子,也将在东方文化神圣魅力的回归和酿造中点燃心灵的希望之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发起人袁红冰先生,以《金色的圣山》表述了现代西藏心灵的苦难历程,使高贵圣洁的藏人在这承载藏宗教文化精神的诗性王国得到了不朽的永生。
   
   关注西藏问题,就是关注中国问题。促进汉藏之间,汉、藏与各民族之间的情感和文化交流,这是每一个关心西藏、中国前途和人类前途的知识分子不容推卸的时代责任。
   
   藏宗教文化精神的命运,汉宗教文化精神的命运,蒙、满、维吾尔、回、苗、彝等等各族宗教文化精神的命运,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这命运就是:在极权专制的铁幕之上,雕刻耀眼的苦难史诗——回归心灵故土,重建精神家园。
   
   唯有承担心灵拯救、文化复兴、民族解放与和解的使命,唯有抱着大无畏的利他精神,我们才能在末世的深渊绝境获得真切的救赎。
   
   

   
   黑暗日过后,即是大光明——圣洁信仰和自由之美的前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