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王藏文集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现年62岁的原贵阳市市西路244号新康旅社刘大贵遗孀马玲丽,在证照齐全的合法私有财产新康旅社被贵阳市云岩区住宅建设综合开发公司伙同云岩区政府部门非法暴力强拆后,在丈夫刘大贵被云开公司领导王颖鸣、施琪芳勾结申桂华等政府恶官活活逼死后,16年来在颠沛流离的生存困境、病痛折磨和各方的迫害威胁中抱着找回一个公道的信心,无数次要求责任人云岩区政府和云开公司归还合法私有财产,赔偿受害人损失。(请参见王藏《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15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首发《自由圣火》,发表时间:8/4/2008,http://boxun.com/hero/200808/xwziwj/1_1.shtml)
   
   

    事到如今,马玲丽仍然没有获得属于她自己的合法私有财产,也没有获得相应的补赔偿。而逼死她丈夫,苦苦迫害她的官商勾结的黑社会恶势力至今仍然逍遥法外,甚至还以“领导”和“专家”的身份在今年国庆前夕组织了一次专门的“听证会”,商谈处理所谓马玲丽户的历史遗留问题。但凡参加过“听证会”的马玲丽方的人们,无一不认为这又是政府拙劣表演的一次过场,其目的不过是在“六十年大庆”把蒙冤受害人马玲丽再次“和谐”,“维稳”。国庆时期,马玲丽被政府人员和开发商组成的队伍轮番监控,只为防止马玲丽再次“越级上访”。
   
   
    11月25日上午9时,马玲丽再次只身到贵阳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由“中外合资鸿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更名而来,二者前身即是“贵阳云岩区住宅建设综合开发公司”,简称云开公司),向公司经理、法人代表王毅质问赔偿事情进展情况。
   
    一番交谈之后,马玲丽说道:“你欺骗我,你根本没有去找唐书记(云岩区纪委书记)!还说什么在他那里坐了三天!”
   
    此时王毅觉得再也敷衍不下去,便大怒露出凶相,厉声呵斥道:“骗你,就是骗你,你要搞哪样!”之后又指着马玲丽的鼻子大骂了一通。
   
    马玲丽道:“你又要把我怎样?”
   
    马玲丽话刚说完,身高近一米八的王毅一拳头就打在她的头上,随之把她拽出经理办公室门外,又是胡乱几拳把马玲丽打倒在地。王毅房开公司的员工见状马上跑出办公室拉住王毅,可王毅依然试图挣脱过来再暴打马玲丽。
   
    围观的人增多后,王毅却独自跑进自己办公室,将办公桌上的电脑和打印机掀翻在地,把办公室弄成狼藉一片后,他吩咐员工道:“快,快拿相机拍照,把现场保护住!”企图栽赃嫁祸马玲丽,诬陷是马玲丽所为。
   
    马玲丽全身动弹不得,只好托人报警。当公安人员来到现场,王毅却一口咬定说是马玲丽把他打伤了,手指头骨折。
   
    马玲丽受伤后,由其弟媳搀扶,在康厦公司1人跟随下去了医院。做了检查后带着受伤的身心回到住处。由于整夜疼痛难忍,呼吸难喘,她于26日中午在家人和我们的陪同下住院救治。经检查,马玲丽因被打伤重造成血压严重偏高,脸肿,右后背青紫有大块淤血。
   
    今年9月29日,王毅曾和员工们讲道:“要找几个黑社会把她(马玲丽)做了,看她去找谁要!”
   
    王毅作为贵阳云岩区住宅建设综合开发公司动迁副科长,鸿运公司领导之一,还是处理包括马玲丽在内拆迁遗留问题“清鸿工作组”成员,自始至终都是造成马玲丽户家破人亡蒙冤受害的主要责任人,16年来枉法行事恶劣干扰拖延对马玲丽户被强拆后的安置、补赔偿问题,如今又再次以野蛮无耻的暴力行为将老弱多病的受害人马玲丽打伤住院,且妄图逃脱法律责任,陷害马玲丽,搁置对于马玲丽户拖延了长达16年的拆迁安置和补赔偿。
   
    针对王毅此种暴烈行径,我们表示强烈的谴责和抗议,我们严正要求当局:
   
    一、将暴徒王毅绳之以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责任人王毅赔偿马玲丽此次全部医疗费用,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及相关一切费用;
   
    三、责任人王毅向受害人马玲丽道歉;
   
    四、调查王毅所有贪赃枉法的行为,并对所有被他侵占合法权益,恶劣迫害的当事人给予赔偿;
   
    五、将16年来迫害过马玲丽的所有幕后黑手绳之以法,追求其刑事责任;
   
    六、尽快对被强拆户依法做出安置,补赔偿。
   
    我们向海内外媒体、记者、知识分子等各界人士呼吁:
   
    关注被强拆户、维权人士马玲丽16年蒙冤受害的历程,给予弱势受害者道义援助,谴责暴徒王毅的非法行径,督促贵阳市云岩区政府和贵阳市云岩康夏房开公司依法对马玲丽户做出安置、补赔偿。
   
    在此,我们警告王毅之类的暴徒和一直包庇王毅非法行径的政府当局,公然强取豪夺、暴力害人、践踏人权的行径必会受到人民、公共舆论和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唾弃,任何人都逃脱不了正义法律的追究。如果还要继续沆瀣一气,嚣张跋扈,人民忍无可忍,走投无路,就只有行动起来联合抗暴,发生在贵州本土的瓮安事件就是明例!
   
    2009年11月27日
   
    贵州人权捍卫者:
   
    吴玉琴 莫建刚 全林志 申有连 吴郁 张重发 黄燕明
   
    陶玉平 田祖湘 杜和平 陈西 陈德富 张道南 李文祥
   
    范厚成 杨康 廖双元 王藏
   
    (联署签名支持,请发电子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标明您所在地区和职业。谢谢!)
   
   相片见下: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人权捍卫者与马玲丽在一起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马玲丽被打伤的左脸颊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受伤躺在病床上输氧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被打伤右肩背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9年12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