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马英九的王牌,白痴的台独]
许之远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傷心泪話人頭稅
·薄熙来的殞落:《子產论伊何维政》的现代版
·李登辉的今日与钓鱼臺的明日祸害
·身在江海之上,心在魏闕之下
·对马总统连任的忠告:为政不吃存粮
·韓寒的旋風比《太平洋的風》更感動台灣
·台、港旅中咏怀
·曾荫权的堕落是本质、诱因还是惩罚?
·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联合报╱张作锦】
·曾荫权治港七年的总检验:香港向内地行近
·香港贪污风暴已从特首刮起!
·梁振英初任特首的忠告
·马英九的烦恼:包揽全部政治责任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人对国民教育的疑惧又走上街头
·方宽烈对香港文学最后的贡献
·从个人的生死体悟到人类集体的取向
·书法家张顺华虚芜释法的錯误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书法、书道精要》的〈前言〉
·中国政府对钓鱼台应有的认识和决断
·国画的进程
·欧巴马VS罗穆尼 第一场辩论及其影响
·面对日本,中国人自救之道
·香港从黯淡到沦落的成因
·欧巴马连任所见、所思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习近平应以务实掌握十年契机
·近日即事
·法治体制改革第一步:被告无罪推定论
·莫言领奖后的致词与演讲的评论
·习近平的选择:拨乱或沉沦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南周、炎黄事件对习近平的关键考核
·中国人对大凶年(2013)的因应
·从豺狼之国的口中抢回钓鱼岛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李安又得大奖,华裔还有甚麽不可能?
·香港今年:《宜慎小人、凡事不利》
·马英九女儿结婚,民进党也有可駡
·习近平要打破传统政治现状成为全民领袖
·权力来源的差异影响舆论的取向
·中、港、台劳工关心的最低工资与立法
·蒋经国的失误带给林洋一生的遗憾
·雅安地震的赈灾、救灾与检讨
·香港法治最后的防线:廉政公署崩溃?
·母亲节:让我们向天下的母亲致敬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沙叶新為艾晓明教授半裸的感触而哭
·台独渠魁、大鱷李登辉的狠毒
·徐志摩当年的杂文和语录对民族性格、社会风气的质疑
·郝柏村出版:《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
·美国底特律(Detroit)破產与斯诺登(E。Snowden)出走
·香港人為什麼常走上街头
·香港病了!
·香港现状、成因诊断与感言
·香港必須拒絶《黑金政治》
·哀乱(并序) 许之远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2017年香港普选特首会兑现吗?
·马英九VS王金平、黄世铭VS柯建铭
·莫言访臺演讲的异议
·《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 :一位印度工程師的感語
·從王維基事件看普選
·三中全会的前夕、《争朝夕》與《循序渐进》
·国民党第十九届全会、中央评议会及建议
·骆家辉辞职之谜及出路
·美国经济学家:美国会向中国还债么?怎樣还?
·向人类领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致敬
·金正恩杀张成泽:权不过三代确定
·世界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期许
·资讯发达是啟动人類進步的動力
·台湾今年七合一选举,政党再轮替前哨战?
·毁坏香港、中国不幸
·迎新岁:酬天谢地VS斗天斗地
·名人效应与社会溃败
·亡党、亡国与亡天下的社会溃败
·《天以好杀為德》和世纪末乱象
·两岸各自的风险、美国搞局的烂摊如何收拾?
·海外侨社谴责:台独激进学生变暴民
·台湾反对台独激进学生不法行為辑要
·加拿大种族歧视的本质和表现
·奥巴马啃不下北极熊转头来啃亚洲醒狮?
·冲出功利的迷雾
·马英九的内心世界和负谤的根源
·越南暴民藉口杀人抢掠,两岸政府软弱无能
·让台湾《街头小英》统治台湾麼?
·致屈原《1》
·父亲节:从腥风血雨的现状回復父慈子孝的伦理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的王牌,白痴的台独

   马英九高票当选,是背负台湾人民的殷望;从组阁的一片诧异声中,负面的评价高於正面。如果立即做出成绩来,自然扭转形势。可惜一个「八八水灾」,正暴露出民眾负面的疑虑变成现实;接著立委的补选,全部失败;已是个民眾的警讯了。行政院长刘兆玄辞职,内阁总辞,马英九不得不面对现实的考虑;修正人事任命的过分理想化,找来有实际行政经验的吴敦义和朱立伦组阁,来应付县、市、镇长三合一选举。我在博文中提到,这等於马出任总统的期中考。如果马团队赢了,配合立法院的多数,他还是个强势总统;否则,即使立法院还是多数党,而马已兼了党主席,其个人的声望将大不如前,将成弱势的总统。国民党为延续执政,亦当会考虑他的声望,能否再带领国民党赢得二零一二年的大选。这是其一;此外,立法院党籍委员有许多不满马的、或地方势力的失控,罢免总统之议,会不会因而產生;即使因门槛高而罢免不成,但一旦罢免案成立,对他的打击就太大了,不难予人藉口另选下届总统候选人。万一哪怕只有一个出来竞争,对马就甚为不利。如果总统候选人不是马主席,马对党主席一职,亦应无法恋栈下去;因为他已开了先例,吴伯雄就是这样下来的。明年五个直辖市的选举,除非大胜,马的连任是充满变数。
   
   「斯人独憔悴」
   一个身负责任重大的民选总统,不论超霸的美国还是相对小的台湾,稍有点责任心,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职位。美国总统哪个不是四年下来(如詹森、卡特、老布殊),苍顏白髮:皱纹深刻,黑髮变白?连任的更不在话下。李登辉民选后心血管有十个支架,此人处心积虑佈置台独接班,心术不正而致,不必见怜。马英九接大位只有年半,县市镇长选举后的形容枯槁,皱纹爬满眼角,四年下来是可以想像。陈水扁是唯一的例外;他的恶妻讥他长了个鮪鱼肚,八年来别的不做,专门谋财、卖官鬻爵,聚积越多就越开心。台人瘦,扁独肥。香港特首曾荫权也胖了,温家宝接见他,他敬谨地做笔记。回到香港,多少人走上街头,对他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他的权力不是来自人民。他也真是坦白得够,他的竞选标语竟是「我做好呢份工!」有人改成:「我呢份工好做!」这份好工,也不只有香港?焉得不日日开心,这种心境,当然就心广体胖。澳门的何厚鏵也一样,无他,油水好,如此类推,不必对人民负责而已。台独份子常讥马想当特首,以此而论,也不全是恶意;真做了特首就没有现在的辛劳,不致落得顏容枯槁!
   

   金溥聪应以刘兆玄为鑑
   在民主机制下,得不到民望和政治前途,两者几可混为一谈。没有什麼好客气,民调的準确性,在或然率的法则下,误差不大。除非民调是假的又当别论。三合一选举后,民意调查已很清楚对马英九不满的原因最大。可知台湾选民的成熟,即使马当选总统四年还没有满任,但选民在其他的选举,还是可以制衡与警告,随著任期的日子流逝,不赶快修正缺失,政治前途就越来越暗淡,绝不是谁还可以保护得来的。民主政治对政治人物的残酷,正是最大的约制力;决定在人民手中的选票。最近「天下杂誌」的民调:有百分之六十六不满意马的执政表现,满意的只有百分之廿七,是个更具体的警讯。
   吴敦义就任不久,短期难有表现,自然不负败选之责。候选人代表政党,人民对政党的取捨,在正常的状况下,常比候选人的考量更大。败选当然要党务主管负责,实际操盘手是党的秘书长詹春柏。詹春柏退下来,金溥聪上位。金曾任马的副市长,但为期不长。马由市长而总统,过程顺利,金的练歷就不足了;但少了人事包袱,也未尝不是失榆收桑之得。金贯彻马的意志没有问题,马今日之失民心,不是马的人不能贯彻,恐怕反过来,是他成了一言堂,执著已见,諫言听不进去。因此,金之来,重要在善谋能断,敢为马出谋定策;敢言敢諫,不是埋头贯彻执行。刘兆玄做了行政院长,不再为马出谋定策而为他贯彻执行,是去其长而用其短。因此连自己的政治前途也报销了;金应以之为诫,马应以之为悟。
   
   吴敦义「白痴论」不对麼?
   吴敦义的原句是:「只有不负责任的人或者白痴,才会觉得应该搞一个独立国。」先惹民进党立法委员管碧玲的痛骂:「吴和郭冠英没有两样,都认为我们是高尚的中国人,想要搞台湾国、做台湾人的都是白痴。」管把吴扯上和郭冠英同一话题。吴本身是土生土长台湾人,他既没有说过高尚的中国人,也没有说过做台湾人白痴。管移花接木,郭冠吴戴。吴只说「搞台独是白痴」,这句话没有说错。但台独每以国民党懦弱可欺,一犬吠形,二犬吠声,常常起哄得益。管妇乱骂一通,其他眾犬大吠。吴尚坚持不道歉时,行政院新闻局已越俎代庖。如果不是出自吴的本意,那就太过了,难道又成牺牲打?
   国民党有过百的立法委员,耍嘴皮还会缺人?「白痴」有什麼癥状?从初期到严重后期出现的:失忆、前言不对后语、自说自话、没有事实根据、无法兑现的幻想当真、语无伦次、无端恐惧,不一而足。台独份子要独立建国,不是集体白痴又是什麼?吴敦义只说了真话,同党这麼多人不支持他,同僚、上司也不支持他,他不寒心吗?一个敢讲真话、有担当的人,让人羞辱(道歉)确定,他能做下去吗?会报销吗?我真不能不为吴呼屈。为什麼国民党的人从上到下都屈从民进党的起哄呢?吴向白痴道歉了!有用吗?但白痴还是向他扔鸡蛋!
   郭冠英再受访问,他重申爱国护宪的立场:「台独是犯罪集团。」可不是吗?宪法第四条:『固有疆界,非经国民大会议决,不得变更。』「白痴以脑残、智障不受处罚。」台独份子不承认白痴,就应该抓起来控告他违宪违法!吴、郭之论述是正确的,国民党姑息养奸与乡愿,终将自食其果。
   
   贯彻政策靠马英九的意志
   马政府和对岸签合作备忘录时,说明将加速谈判,达成签ECFA,但自三合一选举失败,马英九似转口风。这个构想的执行,是他拉近两岸的距离,当有助於削弱台独的气势;如果又出现转变,则马是否再次证明他每每顺著台独的言论,政治气氛而自我否定、自我绿化?他有没有正视台湾新的民调:五成七赞成在马英九任内进行承认彼此存在、互不开战、往和平方向走的政治谈判;连偏绿的南部也有四成九赞成。马英九上台只有两事可述的:就是办陈水扁案和改善两岸关係。如果又顺著台独的思维自我萎缩,不啻是撒尽手上王牌。论者亦以谈判次序为詬病,马政府先应谈判加入东盟才谈ECFA,但现在还来得及一齐谈,但切不可因台独反对而自我萎缩,自我否定、自我绿化;反而没有正视新的民调。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已预期:二零一二年之前,ECFA不会签成。真要看马的作为了。
   有人说,也有人猜:谁才是马英九人事上的王牌;金溥聪出任总统府秘书长就是一张贯彻马政策的王牌云。我觉得很好笑。马英九能否贯彻既定政策,不是任何人,而是他自己的意志是否坚定要贯彻。这才是他手上真正的王牌。孙中山曾说:吾心信其可行,虽移山填海之难,终有成功之日。
   愿马总统深体此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