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徐永海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2003年6月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
·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2003年7月
·******2003年7月
·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写在首个世界预防自杀日
2003年10月至11月
·*********2003年10月至11月
·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中央委员
·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
·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自我介绍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上诉书
·上诉书(照片)
·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申诉书
·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起诉书(图)
·判决书
·裁定书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我坐牢期间朋友们的呼吁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徐永海

   
   2003年2月6日
   一
   
   2003年1月31日除夕之日,我一个多年的老朋友——英国广播公司的傅东飞先生来电话,说春节大年初一下午三点半来我家,一是过节来看看我,二是与我谈谈拆迁的事情。我家正在面临拆迁,对于目前北京旧城的拆迁我是十分反对,一是因为北京旧城的布局与它特有的胡同、四合院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拆毁简直就是对人类的犯罪;二是因为目前拆迁只给被拆迁户不多的补偿款,存在对老百姓的极大欺压。因此傅东飞先生来我家,我是非常欢迎。
   
   除夕之夜我睡的较晚,2003年2月1日大年初一,我很晚才起床,10多钟我到院门外,发现有几辆警车和一些警察、联防保安在院门外,对我进行监视。中午傅东飞先生给我来电话,说他有事,初二下午三点半才能来我家。那些警车、警察在我家院门外待到很晚,联防保安可能一夜都在我家院门外,11点多钟我看到他们还在。大年初二,有四辆警车又在我家院门外,其中一辆是大的警车,用来押送犯人的,一辆是桑塔那堵在我家院门口,还有两辆停在不远处地方。一些警察和联防保安或在车上,或在外边。上午10点多,管片警察来我家,问我:“是否有国外的记者来我家?”我说:“是。”他又问:“来干吗?”,我说:“谈拆迁问题,谈保护北京胡同、四合院的问题。”他说:“能不能到外边谈。”我说:“可以,他们来后,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到别的地方。”
   
   下午三点半,傅东飞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刚才到了我门口,看到我家院门口有警车、警察就没有进来,问我可以不可以来外边,我说可以,可是当我出院门后,一下子过来一大帮警察、联防保安,拉着我不让我走。我是一个正常的公民,不是犯人,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在这个日子,我接待客人,会见朋友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即使是见外国的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什么警察要花这么大的力量来监视我、阻止我。我很生气,我非要去见,他们使劲拉着我,使劲推搡我,结果我被推到了,手表被摔坏了。这个手表是春节前刚买的,这个春节是我和我的新婚妻子婚后的第一个春节,我们俩买了一对情侣表,结婚时我们都没有舍得买这么好的表(对有钱人来说这两块表不算什么),现在被摔坏了,表蒙子被摔碎了,表针不走了。他们仍不让我走,十分钟后才让我走。当我找到傅东飞先生时,警察正在检查他们证件,警察还对他们说:“由于你们做的事情,我们要到你们公司去,要到外交部去。”我没有搞明白,这些警察(自称是外事警察)是要到中国的外交部、还是英国的外交部去告我的朋友。我怕给我的朋友带来麻烦,我们只好取消了这次见面。
   
   二
   
   我很不理解,难道我们中国不允许中国人和外国人记者交往,不允许对外国记者说拆迁的事情。不是这样,初三的《北京日报》就有一篇文章《外国记者寻访拆迁户》,文章里谈到,2月1日初一,美国合众社、英国泰晤士报和澳大利亚人报的记者来到金鱼池小区,在居委会杨大妈的带领下,来到了王品英、魏连庆、薛元春等居民家,和他们谈了拆迁的事情。
   
   都是外国记者和中国人见面,而且同一个时间,都是2003年的大年初一初二;同一个话题,都是谈拆迁问题,可是来自有关部门的反应却完全不同,一个上《北京日报》给予报道,一个如临大敌出动警车警员给予围追堵截,还要告到外交部去。为什么如此不同,这到底是为什么。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反对拆迁,这三户金鱼池的居民不反对拆迁。
   
   我为什么反对拆迁,因为,北京旧城它特有的布局,特有的胡同、四合院,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北京旧城是祖国的瑰宝,是全人类的财富,拆毁它是对全人类的犯罪。英法联军烧毁圆明园,全世界的人永远不会饶恕他们的罪行。同样,拆毁北京旧城,更是不可饶恕的罪行。任何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反对这样行为,任何热爱人类文明的人都应该反对这种行为。
   
   三
   
   解放后的头几年,北京旧城受到一次拆毁,天安门前的很多古老的建筑物被拆毁了。“文革”中北京旧城又受到一次拆毁,城墙、城门被拆毁了。目前北京正在受到更大的拆毁,这次拆毁是彻底的,北京旧城的基本布局将彻底消失,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将基本消失。据说北京只保留400个四合院。北京有名的街巷胡同有6074条,一条胡同有近百个四合院。北京原有的四合院少说也有几十万个,保留400个四合院,其余的全部拆毁,两三年后北京旧城将从地球上消失。
   
   拆毁北京城的人,他们打着改善北京住房的旗号,他们说北京城的房子是破烂不堪的,他们时常以金鱼池为例。金鱼池在北京旧城的外城,而且以前是一个湖泊,湖泊逐渐消失成了陆地,人们在陆地上盖起了房子,一是由于已经没有了皇帝,二是那里大多是穷人,那里盖的房子,大多是破烂的房子,不是北京传统的胡同、四合院。类似这样的现象在内城也有,如我家不远的太平桥大街、赵登禹路,以前是河,后来河没有水了,逐渐成了陆地,成了马路,马路两旁盖一些的房子也不是北京传统的胡同四合院。这样的房子在北京城很少。
   
   北京旧城的四合院很多是有钱人、有地位的人盖的,以前能在北京城居住的大多是官员与贵族,他们盖房用的料很好,一两百年过去了,这些四合院到现在依然很好,这样的四合院在北京占很大的一部分。有一部分四合院用的料不太好,解放后由于没有很好修缮,不得不用现代材料翻修了,这类房子并不多。北京旧城的一些四合院保留的很好,院内没有私搭乱建,一些四合院由于老百姓居住困难有一些私搭乱建,但把私搭乱建拆了,仍能恢复原有的四合院原貌。
   
   四
   
   可是,北京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而是在拆毁中。目前北京正在大片大片的拆迁,据说要在2005年以前完成拆迁。目前北京旧城几乎到处是拆迁,一些不好四合院被拆除;一些很好的四合院但院内有私搭乱建的被拆除;一些很好的四合院,院内没有私搭乱建,是中国高级干部居住的院子也被拆除。我周围有很多很好的四合院被拆毁了,真让人心痛。
   
   这些拆毁北京城的人,他们打着迎接奥运的旗号。现在北京的很多地方写着:“新北京,新奥运。”难道,一定要把古老的北京拆毁了,建一个现代的北京城,才算是迎接奥运吗。难道,古老的北京城就不能迎接奥运吗?难道,古老的北京胡同、四合院就不能迎接奥运吗?
   
   拆毁北京城的人,他们打着改善北京居民居住困难的旗号。北京旧城里的一些老百姓是住房困难,但是解决老百姓住房困难,首先应该做的是,将老百姓的住房补偿款发给老百姓,让老百姓用住房补偿款去买住房,老百姓的住房困难自然就解决了。几十年来,我们每个人的工资中不包含住房的金额,国家、单位截留了这些金额,我们国家一直实行着福利分配住房制度。1998年后停止了这种福利分房,国家中央机关和很多省市陆续发放了住房补偿款,将以前截留的住房金额归还给了那些没有分配过住房的职工,可是北京市至今还没有发放这个住房补偿款。
   
   五
   
   可见,拆毁北京城主要不是为了改善北京住房、也不是迎接奥运、也不是改善北京居民居住困难。而是为了发财、发大财。我们搬走了,在我们原来的房子上、院子上,开发商、拆迁商盖起了高楼大厦。盖好后,他们以极高的价钱买出去。我们这个地区每平方米是1万、2万以上,这些高楼大厦的楼层一般多在20层以上,每平方米土地就是10万元、20万元。一座楼下来,几亿元,一片楼下来,几十亿、上百亿,天文数字,拆迁商、开发商发了大财。
   
   开发商、拆迁商给我们的拆迁补偿款是越来越少,前两年拆迁,还算考验到我们居住的院子,对院子有变相的补偿,1998年的政策是每户多算25米的面积,2000年的政策是面积多算0.7倍,现在全部取消。给我们的补偿款很少,这点补偿款,老百姓买不了房,搬不走。为了能搬走,老百姓不得不把积蓄几十年的几万元拿出来,不得不去借钱、贷款,老百姓成了负债的赤贫阶层。
   
   为了发财,为了让老百姓搬走,这些黑心的开发商、拆迁商使用的各种手段,这些手段正在发挥着作用。现在,一些政府官员给他们说话,一些新闻媒体为他们说话,一些警察也为他们说话办事。在2003年大年初一、初二我被警察监视打压也就不奇怪了。
   
   六
   
   为了保护北京的胡同、四合院。2月4日中午,我终于见到了我的朋友——英国广播公司的傅东飞先生和他的同事艾理女士,我领他们看了我们这一地区的一些胡同、四合院,这些四合院即将被拆毁。一些四合院真是太好了,一些四合院有着颐和园长廊一样的雕梁画柱,古老的大门,古老的砖雕,古老的建筑。拆毁这些就是对人类的犯罪。
   
   2月4日下午,我到了天安门东侧的劳动人民文化宫太庙东配殿,那些正在有一个展览《留住四合院北京之魂——采访图片展》,在北京有很多很多的人在为保护北京旧城、保护胡同、四合院工作着、斗争着。保护北京旧城得到了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的支持。也得到世界各国很多热爱文化人士的支持。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荷兰记者,在2月5日,这个朋友就来到我们这一地区,将一些四合院拍照下来。
   
   可是面对开发商、拆迁商,我们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因为拆毁北京得到的利益太大了,几亿、几十亿、几百亿,这些多钱在目前的中国可以打败一切。开发商、拆迁商可能是胜利者,可能在两三年后,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将全部消失或基本消失。也许我们现在最应该作的就是将这些胡同、四合院拍照下来。
   
   七
   
   在这里,我呼吁,所有热爱文化的人起来保护北京。如果您有照相机、摄像机,请将胡同、四合院中每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拍照下来。如果您不知道如何拍照,那么你到《留住四合院北京之魂——采访图片展》这个展览看一看。在这里我请求美国合众社、英国泰晤士报和澳大利亚人报的那三位记者,请你们到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来。我们也请求更多的记者能到胡同、四合院来,将即将被拆毁的胡同、四合院记录下来。我愿意帮助你们,我的很多朋友愿意帮助你们。我的电话:66032530,BP机:1278129329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我在里,我请求海外的朋友们,请你们向中国的有关部门反映。你们不喜欢新北京,你们喜欢古老的北京。新北京可以在全世界很多地方可以见到,新北京的高楼大厦并没有什么价值。古老的北京才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如果古老的北京消失了,没有旅游的人会来看新北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