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徐水良文集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徐水良

2009-12-04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至少浙江红暴最早反毛。讲些故事:

   1968年6月,我们浙大红暴两个主要负责人我和韩贯虹关起门来,密谈毛泽东问题。他认为习仲勋说得对,毛泽东心狠手辣。我们俩看法一致。但是,在公开场合,我非常小心,一直不暴露反毛思想。而韩忍不住,常常发狠骂毛。后来被人揭发。他和浙大红暴几个骨干同学去浙南打游击,与温州联总一起,与省革委会及二十军作战,打游击几个月,不敌正规军,退入福建。二十军想进福建追击,福州军区关闭边界,说你二十军敢越过边界,我们就全部歼灭。这样保护他们在福建福鼎呆下来。

   后来我分配到南京,他和打游击同学,以及省红暴负责人邵素贞来找我,我们一起找南京军区负责人反映情况,南京方面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并适当保护,防止浙江方面偷偷抓捕。他们到南京几次,我们一起,私下里当然要反毛、林、江青,张春桥,陈伯达,康生等。不过公开的,向南京军区负责人反映情况时,只反张春桥和浙江省革委会等,因为许世友公开反张春桥和浙江省革委会,所以公开反张和浙江革委会,没有问题。

   但后来一次,韩与邵素贞等产生矛盾,他一个人离开南京,邵素贞和另外同学非常焦急,急急忙忙赶到我这里,想把他找回来,但我们不知道他去哪里,毫无办法。我估计是凶多吉少,果然不久,他在安徽被抓,然后押回浙江长期关押。反毛,自然成了他的最大罪行。后来他在监狱精神失常,等林彪垮台,浙江省委改组,我们要求浙大和浙江有关方面,千方百计努力,才将他营救出来。

   他精神病康复以后,不再搞政治,搞业务,很快升为教授。后来办企业,又发了财。我出国后,每年春节还给他打电话。可惜,几年前他癌症去世,我嘱咐亲友追悼会送花圈。浙大还不错,没有因为我是海外敌对力量,没收我的花圈。

   浙大和浙江红暴一些主要负责人,私下里大家是反毛的。1974年批林批孔,我找邵素贞谈话,说老头子(毛),要打倒周恩来,你准备怎么办?她立即发火,说老头子昏了,他要这样搞,我们跟周总理上山打游击。我说,你有这个准备很好,但我估计老头子打不倒周,真要打倒,天下就大乱,那时再公开反毛不迟,但现在千万不要鸡蛋碰石头公开反老头子。江青没本事,投鼠忌器,现在暂时也不要反。我们集中力量反王洪文,顺带反张春桥。

   所以,后来山上派山下派对立,浙江老百姓都认为,山下派反王洪文保周恩来,山上派反周恩来保王洪文。

   但邵素贞忍不住,几次在几十个人的会议上,公开骂毛泽东,后来王洪文下令抓捕。被关进监狱。

   不过,那一年(1974),山下派还是凭借民间力量,组织民兵独立团,与官方的,军队支持的民兵指挥部作战,最后,打下了除杭州等以外的几乎全省各地。以后翁森鹤,张永生等等被抓捕,不过是中共上层不得不承认全省被民间民兵独立团打下来的事实而已。

   所以,浙江后来改革开放速度很快,尤其是温联总与二十军一再交战的温州浙南地区,改革开放速度更快。早在1970年,私下里就已经开始分田单干,并且拒绝缴公粮。比安徽小岗村整整早了十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