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徐水良文集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徐水良

2009-12-04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至少浙江红暴最早反毛。讲些故事:

   1968年6月,我们浙大红暴两个主要负责人我和韩贯虹关起门来,密谈毛泽东问题。他认为习仲勋说得对,毛泽东心狠手辣。我们俩看法一致。但是,在公开场合,我非常小心,一直不暴露反毛思想。而韩忍不住,常常发狠骂毛。后来被人揭发。他和浙大红暴几个骨干同学去浙南打游击,与温州联总一起,与省革委会及二十军作战,打游击几个月,不敌正规军,退入福建。二十军想进福建追击,福州军区关闭边界,说你二十军敢越过边界,我们就全部歼灭。这样保护他们在福建福鼎呆下来。

   后来我分配到南京,他和打游击同学,以及省红暴负责人邵素贞来找我,我们一起找南京军区负责人反映情况,南京方面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并适当保护,防止浙江方面偷偷抓捕。他们到南京几次,我们一起,私下里当然要反毛、林、江青,张春桥,陈伯达,康生等。不过公开的,向南京军区负责人反映情况时,只反张春桥和浙江省革委会等,因为许世友公开反张春桥和浙江省革委会,所以公开反张和浙江革委会,没有问题。

   但后来一次,韩与邵素贞等产生矛盾,他一个人离开南京,邵素贞和另外同学非常焦急,急急忙忙赶到我这里,想把他找回来,但我们不知道他去哪里,毫无办法。我估计是凶多吉少,果然不久,他在安徽被抓,然后押回浙江长期关押。反毛,自然成了他的最大罪行。后来他在监狱精神失常,等林彪垮台,浙江省委改组,我们要求浙大和浙江有关方面,千方百计努力,才将他营救出来。

   他精神病康复以后,不再搞政治,搞业务,很快升为教授。后来办企业,又发了财。我出国后,每年春节还给他打电话。可惜,几年前他癌症去世,我嘱咐亲友追悼会送花圈。浙大还不错,没有因为我是海外敌对力量,没收我的花圈。

   浙大和浙江红暴一些主要负责人,私下里大家是反毛的。1974年批林批孔,我找邵素贞谈话,说老头子(毛),要打倒周恩来,你准备怎么办?她立即发火,说老头子昏了,他要这样搞,我们跟周总理上山打游击。我说,你有这个准备很好,但我估计老头子打不倒周,真要打倒,天下就大乱,那时再公开反毛不迟,但现在千万不要鸡蛋碰石头公开反老头子。江青没本事,投鼠忌器,现在暂时也不要反。我们集中力量反王洪文,顺带反张春桥。

   所以,后来山上派山下派对立,浙江老百姓都认为,山下派反王洪文保周恩来,山上派反周恩来保王洪文。

   但邵素贞忍不住,几次在几十个人的会议上,公开骂毛泽东,后来王洪文下令抓捕。被关进监狱。

   不过,那一年(1974),山下派还是凭借民间力量,组织民兵独立团,与官方的,军队支持的民兵指挥部作战,最后,打下了除杭州等以外的几乎全省各地。以后翁森鹤,张永生等等被抓捕,不过是中共上层不得不承认全省被民间民兵独立团打下来的事实而已。

   所以,浙江后来改革开放速度很快,尤其是温联总与二十军一再交战的温州浙南地区,改革开放速度更快。早在1970年,私下里就已经开始分田单干,并且拒绝缴公粮。比安徽小岗村整整早了十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