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謝田文集
·川中的水底月和美国老太太的饭盒
·《大长今》的产品特色和制胜先机
·“万恶”的辛迪加和“反动”的孔夫子
·索罗门教授的皮包和梨泰院妇女的新发现
·曼哈顿的窗户和不撒谎的馒头
·厨房绞碎机和黄蚬子的故事
·从可乐、宝马到下岗、离岗
·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从甘肃的平凉看国人的歧视
·哈佛的百亿捐赠和中国的三十个农民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图:索罗斯看中国时,似乎有些迷茫。图为索罗斯今年二月在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及社会研究中心举办的“走出金融危机”的研讨会上,向专家提问。

   十月底,美国富翁兼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中欧大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跟人们分享了他对目前世界经济和政治的思考。讲座可以说是索罗斯毕生实践及其哲学观点的汇总,他把自己的观察和他的反射理论 (General theory of reflexivity)应用于目前的金融危机,并在最后一节“未来前瞻”中,特别谈到他对中国在未来世界的地位和作用。

   *让英国银行破产的人

   索罗斯是索罗斯基金会的创办者,他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给他创造了大部份的财富。据估计,在1992年9月放空阻击英格兰银行的激战中,他获得了超过十亿美元的利润,被称为“让英格兰银行破产的人。”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他被马来西亚、泰国称为“蠢蛋”和“吸血的经济战犯”。同时,他又是一位活跃的慈善家,在种族隔离政策下的南非资助黑人学生进入大学就读,向苏联东欧的正义人士提供资金援助。

   *科学不能解释当前问题

   索罗斯认为,当前世界的问题,不能用科学理论去解释清。这很符合佛法修炼的人们对世界的看法。索罗斯认为科学的定律是存在的,但它不适用于人类世界的事件。原因呢,一是社会环境复杂;再者,是参与者的思想和心态,也起一定的作用。人们可以勾勒出社会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并评估事件的可能;人们也还可以预想并试图实现自己的理想。索罗斯认为,他两者都做了很多次。事实上,他可以自豪的说自己既是投资专家,也是慈善专家;他用投资成功赚来的钱,来支持他作为慈善家的捐赠。

   索罗斯认为,本次危机与三十年代的大萧条有所不同,因为这回人们不允许金融系统垮掉,而是把它置于人造的生命支持系统上。索罗斯还认为,也许明年,也许后年,我们会再度陷入危机。他觉得,在经济的“看不见的手”的后面,有一只看得见的、政治的手,在操纵着许多事情。

   *要中共放弃特权的人

   索罗斯呼吁中共领导人走向更开放的社会,并为此放弃自己的部份特权。听到这种呼吁的人们,会对此抱以微笑,索罗斯简直是与虎谋皮。要中共放弃特权,是根本不可能的。人们或许会说,中国不是有越来越多的“自由”了吗?难道不是它在放弃特权吗?但这些人所说的“自由”,多半是指在经济方面的。当小摊贩可以自由摆摊,可以自行积累,可以扩大再生产,可以兴办私人企业时,这种自由的感觉是可以理解的。

   但即使是经济上的自由,也非常有限。当人们意识到特权阶层可以拥有三套、五套的住房、别墅,而老百姓积攒一生,也买不起价格冲天、全世界相对于收入来说最贵的中国房地产的时候,自由的感觉就有所不同了。

   索罗斯指出,中国人习惯于一种奇怪的思考,自认为是帝国主义的受害者,所以才会有强烈的反对“帝国主义”、反西方的情绪。其实,这种心态是完全不必要存在的。

   *美国输家和中国赢家。

   索罗斯预计,金融危机在短期内使世界各国都会受到负面的影响,但从长远看来,美国会是输家,中国会是赢家。说中国会赢,按索罗斯的推理,是因为中国是国际化的受益者,并且与金融危机隔绝了开来。

   说美国是输家,许多人都同意。从社会层面看,这是因为美国滥用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领袖地位的权力,借债过度,以至房地产泡沫破灭。从高层看,觉悟之中的人会了解,这是因为美国社会偏离了宇宙特性、辜负了神明的期许,在接受寅吃卯粮的后果。但无论如何,人们对美国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没有太大差异。

   索罗斯所言,有其周详之处。但需要继续追究的,是成为国际化的受益者之后,然后做了些什么。说中国与金融危机隔绝了开来,语焉不详。对外贸易是不能隔绝的,那外贸的成果、与外贸紧密联系的,如外汇的流通和结余,外汇储备的增加,为什么居然被隔绝开来了呢?

   *福贵赌钱和国家资本主义

   索罗斯意识到中国不是民主国家,统治者也知道必须避免社会动乱,方能保持自己的位置。索罗斯看到,中国政府借用民企、私企的力量,推动经济发展,刺激出口,甚至不惜用向贸易伙伴贷款的方式,来达成增加和鼓励出口的目的。

   这个说法说到了点子上,中共也的确是这样做的。以前有一部叫《活》的电影,是葛优演的,他在片中扮演从青年到老年时期的“福贵”。福贵之所以丢掉了祖上传下来的大房子,就是因为有这么个家伙,边诱惑着福贵赌钱,边签字画押的向福贵借贷、给予信用,好让福贵继续赌,直到最后把祖传豪宅输了出去。美国在大量进口中国产品、向中国卖公债、以低利率胡乱置产,到今天大量法拍屋上市,难道不是走了“福贵”的路吗?

   索罗斯觉得,布雷顿森林体系已经过去,华盛顿共识也失败了。从而,中共采取的“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有新的市场。索罗斯甚至认为,由美国挑头的国际资本主义(international capitalism)已经破裂;而“国家资本主义”却方兴未艾。索罗斯没有意识到的,是中国所实行的,不是“国家资本主义”,而是垄断和裙带资本主义。

   *最后一次“颜色革命”

   有趣的是,虽然索罗斯推崇中国的许多政策,但中国媒体对他的报导,还是相当保守和谨慎。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索罗斯在全球推动的“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催生民主,使专制国家极为害怕。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三个独联体国家2003年以来相继发生“玫瑰革命”、“橙色革命”、和“柠檬革命”,共产政权被颠覆,民主人士上台。分析人士指出,索罗斯基金会等在“颜色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也因此,中国官方和媒体对这个人,可谓爱恨交加。爱者,赚钱的行家谁都喜欢,都希望得到一些赚钱的秘诀。恨者,索罗斯对极权统治的憎恨和推翻极权的举措,让中共寝食不安。世上最大、最有意义、也是人类最后一次的“颜色革命”,理当发生在世界的“中央” - 中国。如果索罗斯能推动成功,该是头功一件。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

   http://www.epochtimes.com/gb/9/11/7/n2714654.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