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流亡书简5,6,7]
吴倩文集
· 愛是恆久忍耐,滿有恩慈。
·赵京
·活着的得胜者
·常识
·赎回时间
·无语
·异象与梦想
·命运的季节
·书荒
·标誌
·友情还是少时深
·祈盼使徒
·话语的权力
·参见圣灵
·无光的黑夜
·约翰十架,我的良师
·无光的黑夜,我爱上了你
·随笔:辨别真假重于辩论是非
·随笔:往深出去
·随笔:从骗子到王子
·随笔:内心的力道
·随笔:历史;英雄
·天主对祂钟爱的中国人民的讲话
·随笔:天籁
·随笔:寂寞时
· 邪恶集团不断散播最大的谎言
·你们银行的倒闭是“反基督”所主谋策划的。
·百万之师
·百万之师
·有十只角的巨兽便是欧洲联盟
·有十只角的巨兽便是欧洲联盟
·2012.02.04 涉及伊朗、以色列、埃及和叙利亚的战争是连环相扣的。
·天父:“反基督”与新世界货币。
·追求财富
·阿拉伯人的起义将引发全球动荡的局面
·祈祷的重要性和大能。
·祈祷的重要性和大能。
·天父:给世界领袖的警告讯息。
·天主圣父将粉碎推翻货币的阴谋。
·你们的耶稣:“反基督”将来自东方,而不是西方。
·耶稣基督:核子战争的警告。
·你们亲爱的耶稣:这一次我来要更新大地,在世上重建我的王国
·情欲是条蛇
·你们的耶稣“大警告”将帮助世界抵抗有史以来最大的叛教。:
·耶稣基督:法蒂玛最后的秘密揭示了撒旦的邪派进入梵蒂冈的真相
·信心
·隐藏在一旁的反基督将很快现身世界。
·你心爱的耶稣:战争行将增加之际,开启第二个印的时间到了。
·王策:对一个悖逆时代的反思与救赎 ——吴倩文集《苦难之轭》序言
·你们的耶稣:他将是“假先知”非常亲密的盟友
·耶稣基督:他们对于我第二次再临的个中意义只是口是心非
·青年遇罗克
·禁食祈祷手记:那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
·耶稣基督:我的新王国:你们将会受宠若惊,
·自由的喜年
·德鲁克: 信仰是要经历绝望的。
·你們的耶穌: 天主的上智安排將永遠獲勝。
·和我一样的女人呀
·你们慈爱的救主,耶稣基督 :第二次来临。
·致封從德的公開信
· 天主圣父:我已耐心等待了很长时间,好再次把我的子女聚集在我的圣意内。
·除非那四堵绝望的墙
·有关我的“第二次降临” 的真正含義所引起的混亂
·你们的耶稣:我的爱与你们的信仰相结合,将成为“救赎之剑”。
·春天被打倒了
·你们的耶稣:当前的时日被喻为暴风雨前的平静前奏
·天主圣父:没有人能够解释我怎样创造宇宙或人类
·你们的耶稣:每个人都拥有我天父的特征
·你们的耶稣:我在整个童年生活的期间都知道我自己是谁。
·全国降半旗
·你们的耶稣:我永远不会忽略孤独、悲伤、惊慌以及不确定天主是否存在的人。
· 你们亲爱的耶稣:我现今给你们的话语,将在末日再次被听见。要记住它们。
·你们心爱的耶稣:我会在你们最意料不到的一刻来临。
·我出生时
·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知青是怎样回城的
·耶稣基督:所有你们这些冒名顶替的人是有祸的
·我陪汉字迁涉
·你们心爱的耶稣:封印了的“真理书”将会被揭开---
·天父说︰接受这最后的机会,否则你们将面临一个可怕的惩罚。
·天主圣父:没有人能够解释我怎样创造宇宙或人类,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将不仅接管天主教教会,他会主宰所有基督信仰的教会
· 灵修笔记: 你的定命
·你们的耶稣:标志将给予你们所有人,而奇迹将要发生.
·打开你定命之门的五步骤 灵修笔记
·你们的耶稣:当那巨兽显露“反基督”身份的时刻来临之际
·你们的耶稣: 你们之中许多人因为害怕会拒绝来自天堂的呼召。
·你心爱的耶稣基督:“警告”(真光照良心)对人类是怎样一份厚礼。
·我正在用崭新的灵力观看
·你们亲爱的母亲:“大警告”发生之后,人们会满怀光荣天主的强烈愿望。
·你们的耶稣:每一天都要做好准备,仿佛“大警告”明天就会发生
· 天主圣父:我,你们敬爱的父亲,最终确定了 “大警告”发生的日子。
·你们的耶稣:紧接着天空一连三天变黑,我就回来了。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赢得这场灵魂的争夺战 因为不需多时,
·你们的耶稣:这个使命可以比作为营救一艘巨大的远洋客轮。
· 你们的耶稣:天空将会剥落,仿佛屋顶被打开了。
· 你们的耶稣:天空将会剥落,仿佛屋顶被打开了。
·你们的耶稣:那给予了若望(约翰),却直至现在还没有揭示的预言,
·天主之母:你被赋予的这使命是这最后盟约的最末一个环节
·你们的耶稣: 我父为祂子女创造的地堂,终于要以其原福状况完全归还给他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书简5,6,7


   
   
   
   

   流亡书简 (之五)
   
   吴倩
   
   请原谅,我未经你同意,发表此信(附后),因为它美好,值得与人分享。高山仰止,流水潺潺,在清心的人们之间,总是能形成默契。
   
   空中电流无数,我们只能接收到一个频道。就像牧羊人发出的哨笛,羊儿就跟着它。
   
   命运就是这么奇妙,换了一个时空,该认识的认识了,就进入一个磁场,共鸣,共振。分手或是相聚,在同一部乐章中,我们是安静,也是最活跃的音符。
   
   草籽回国后,到处打听你,似乎怕我们失去联络,她哪里知道,我们时有神交。在一个“谎言”的世界里,语言不是显得愈来愈多余了么?在可沟通的灵魂之间,语言似乎也是多余。
   
   无论你云游到哪里,都有一片云环绕着你。以前我用的词不对,不是“COVER”。我对草籽说,是朋友,二十年不见也是。那沉潛的人,本是一派大水,通之斯为川焉,窒之斯为渊矣,昇之於云则雨施,沉之於地则土润。(李康<命运论>)大约他们都炼出神性了。
   
   我真是感谢过去的磨难,它令我们不再浅薄(浅薄是什么呢?就是无聊)而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当我们开始寻求摸索,奇妙的事就发生了。寻求神不是弱者的专利,而是对生命的礼讚。渴求超越。当我们追溯生命的本源时,就会发现那是不可及的浩浩大淵,漫漫大海。我们在里边没有分别,没有博学与无知,没有富裕与贫贱,所有人为的差别都没有了,有的只是干静与骯脏,被不被接纳。如果我们过去没有走过那么多的冤枉路,又怎么可能迷途知返呢?
   
   我们活着,被权力社会压迫,被金钱社会压迫,被“讲求成功”的社会压迫,被疯狂的媒体压迫。我们逃避或是反抗,在不断失败的碾压中……直到无奈地向上苍发一声谓叹:世界之大,竟没有一个方圆属于我尔。一个自然的,自由的,真实的人生?
   
   轻轻地回应了我―――我在这里,拉住我的手吧。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神说,我相信。所以我守住一个信念如同守住一株常青树。我欣悦,因为在那原本空旷的大道上,同行的人越来越多。当你仰望蓝天的时候,你看,雁阵的队列是多么有序。它们那么从容又有方向。它们哪来的整体感,哪来的方向感哪?
   
   这世上什么是无价之宝?是对萬王之王的信心啊。若我們甘心委身於祂,人生就由无序进入有序了。那自由飞翔的雁阵,哪一只不自由,哪一只不可贵,哪一只不美丽?又是哪一只靠取巧豪夺得以安生立命呢?
   
   耶穌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他也必挪去。注:因有这“大能”,人也有这“大能”。信是真善美。并有实践的能力。那么,谎言算什么呢?靠媒体构造的大世界又算什么呢?
   
   你信你把握的是一个荣神益人的美梦,它就是美梦成真。
   
   所以,我才敢大胆地说,衪来寻找你,你难以逃脱,衪来,是为了洒向人间都是爱-――也许,命定的再集合正式为了实践这条命令。
   
   注:新约:马太福音(十七:12)
   
   流亡书简(之五)附
   
   ××:
   
   时过境迁,沙头角见面,已是不可能了。我独自到西北去了一趟。我专程去了甘肃南面的夏可县拉卜愣寺,这是藏传佛教的六大喇嘛庙之一,其气势雄伟磅礴。这个小镇虽然偏僻、落后、闭塞,但却笼罩着宗教神秘的气氛,仿佛是一块与世隔绝的圣地。每当傍晚炊烟昇起,我穿行在僧人与居民的土墙外,听着孩童朗朗的诵经声,都会陷入沉思:文明到底给人类带来了什么?是进步还是倒退?在科学技术和物质文明愈益发达的现代社会中,人们是否会冷静地反省自己,人到底要什么?人类将向何处去?当地人质朴、恬静、充实的生活总使我感动不已。在草原上,在庙宇中,我觉得找到了自己的理想所在。我相信:人,不能脱离自然,也不能没有信仰。我还去了早已向往的敦煌。
   
    我去的目的不是为了考察它的艺术价值,而是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力量鼓舞着人们在这荒凉的沙山上凿开一个个洞窟,塑造了一座座的佛像,把最精美的艺术留在里面?我终于明白了是信仰的力量。千百年来人们都在追求一个共同的理想境界―――善与美,而这些洞窟向人们展示的也就是善与美这种理想的境界和世界。对于真、善、美执着的追求,并不仅仅是早年理想主义对我们燻陶的结果,而是天性的使然。我相信我们都是从同一最美好的天体中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要把真善美播种在这块被毒化了的土地上,我们的追求是有价值的,由于我们的願望相信能达到彼岸,当我们的使命完成后,还将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你听说过香格里拉吗?我相信它是存在的。
   
   
   
   流亡书简      (之六)
   
   吴倩
   
   当我相信一个人的时候,不善于把他往坏处想。縱然他的劣跡暴露出来,我都宁可不相信。这当然是会吃亏上当。轻信,总是一个弱点。这可能与我持守的一个观念有关系,就是宁可别人负我,我不负人。但是经验多了,对人的识别能力当然会提高。还有人家对你不好你仍然对人家好,总要比恩将仇报好。
   
   我的经验再次证明,吃亏是福。
   
   一个起先被别人误会,误解得不到应有的信任或重视,是一个关于耐力的考验,冷水泡茶慢慢浓。如果是相反,就好比是把日子过得先富后穷了。
   
   人啊,最好一生都持守一些基本信念,基与爱心,就有定力。
   
   即使我們心愛的理想被擊得粉碎,但是它依然色彩繽紛。萬花筒內的圖案千變萬化不都由碎玻璃組合的嗎?它們的光彩就是你的理想被擊打過程中的心血、心血的結晶。
   
   小提琴聖手帕格尼尼有一次在上台演奏时,发现他心爱的、用惯了的小提琴被人偷换成一把劣质的琴。他很气愤,但是卻没有放弃演奏,他向观众说明了原委,但他要向觀眾證明真正的曲子是從心裏流出來的。他就用那把破琴演奏,他的演奏博得了掌聲雷動。
   
   这样的演奏,连正在撕咬的狼群都会驯服下来。它可以消灭战争。但可惜,人们会把武器的力量看得大过乐器。
   
   如果我们都能听到那一场演奏,可能奇跡就产生了。
   
   心力是脑力不能取代的。
   
   有一種忍耐可能获得一次珍貴的機遇,但可惜,仅仅因为信心不足,就成了残破的结局。忍耐,可以磨掉人的血气,使人老练而平和。
   
   有一次肝担相照的沟通,可能创造一个奇跡,但可惜,人與人之間充滿太多的犯忌,太多的不安。
   
   我們看過太多的屍體,太多的黑暗,但是我們終究無法否定,在那些混亂與悲慘之間存在著一種可能,就是智力和德性的考驗以及信心幫助他們提升。沒有一場黑暗不是為一個新品質的光明而預備的。沒有一場災難不孕育精神成果。
   
   
   
   流亡书简   (之七)
   
   自徒”四人鬻”被粉碎後,共产主义信仰破崖产,在中国,“理想主羲”也普遍地被眨抑,被嘲弄。我颇不以为然。记得在一篇文章中有人这样解释了一代人对共产主羲理想追求的意羲,他说,我们付出了热忱,真诚而追求的实质上是掩藏在共产主羲後面的那个“神跡”。这话讲得很简炼,而且触及到了本质。一埸运动能够几乎掀动所有人的熟忱,一定有它独到的原因。实际上这个“神跡”一直在困擾,吸引著人类,只是共产主羲运动空前地调动了人们的熟情而已。
   
   当我们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发现死去的是那套理论和价值观。而不该死和不可能死的正是那背後的“神跡”,自古以来人们以各种方式,各种号令在追求这“神跡”它的動因,动力正是信仰的真谛和理想主羲。但理论是死的,也可能是虚假的,而信仰卻使人“活”,使人的精神不死。
   
   错误的信仰不等于信仰的错误。错误的信仰也不可能持久。
   
   经过共产主羲运动浩劫的人们的悲哀似乎是在倒掉髒水的时候把孩子也倒掉了。
   
   这几年我在作基督教信仰和共产主羲信仰的比较,(因为我不是学者,只不过用自己的方式去作比较思考)发现“共产主羲运动”在中国的表现和基督教信仰在形式上有惊人的相似之處,而在核心價值上卻又惊人地相反!有大陆学者在解嘲:不知是毛泽东偷了基督教还是基督教偷了毛澤東。
   
   文革中那埸对“毛澤東神”的崇拜,有相当的思考和研究价值。
   
   其实,文革最被玩弄了的是毛澤東這個人。
   
   毛澤東―――耶蘇基督,假神和真神,在中國戲劇化地被“偷天換日”了一埸。
   
   我只是粗略地擄了一擄,從馬克思猶太教的教育背景可看出他對共產主羲的设计思路没有离开圣经关于天国最终到来的预表,只是共产主羲离开上帝的“义”,宣告:无产阶级可以在地上建立“天国”并进行了一场“暴兴暴亡”的实践。
   
   他虽然反宗教,但他脱离不了他的民族血液的背景,据说当初共产主义理论始创者中有相当数量的猶太人。
   
   故无产阶级情怀,无产阶级无国界的观念来自于猶太人亡国两千年的落魄感也未可知。斯大林也经过早期的神学教育背景。而他们恰恰反神,以救世主自居。
   
   这種共產主義無神論的“天國理想”竟在中國落土,實在是可能與中國農民几千年來建立在小農意識上的大同世界“接了軌”。
   
   我们常说歪和尚“念经”,再好的经也会走样。如果在人类的心灵深处没有一副美麓的图景(上帝的国),那任何理想主义都不可能挑动起人们的热情。人们一贯地用心底的理想来衡量世上的“逻辑”,所以总是不满意——不满是向上的车轮。
   
   对于一心要夺取政权的集团来说,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理论学说拿过来——是矣。
   
   可是对于一心追求合理化,要过好日子的公案,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凡是真心追求过共产主义的人们,经历过那样的心路历程的人都会珍惜那份追求,卻总是对现状,现政权不满。因为他追求的那个“神跡”,而我们曾经耳熟能详的话匯——永恒的价值——不可能随著共产主羲理论的破产而破产。
   
   它不是靠人类的乌托邦而支撑,而是人类靠祂獲得更新。共产主羲的破产。不能证明人类不可能获得“天国”,而恰恰提供了一个反證:不是“从来就没有救世主”而是人类只有信靠“救世主”才能得到“上帝的國”。我們的救世主耶穌基督的教誨“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豈不是在呼召我們嗎?
   
    中国的悲哀是不信上帝的悲哀。
   
    所以中国人一次又一次将对至高无上的神的盼望和敬拜寄托和转移到某个掌权者的身上。失去了—套绝对价值标准。在对真理准绳的把握上弱化退化。继毛之後,在对邓的依赖性和歌功颂德上,中国的媒体和不少精英,竟和受惠了的商人和想利用中国市场的西方政客们站到—起。
   
    中国不存在—个邓小平时代,也更不可能有—个江泽民时代,自四九年以来只有—个时代,就是毛泽东时代,—个开历史倒车的时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