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流亡书简8]
吴倩文集
·你们的耶稣:当某一个人说他爱我时,他做一切事都会遵循我的圣意。
·你们的耶稣: 很快你们将被告知要运用自己的信仰组建一个拯救贫困的政治运
·《真理书》:为什么会有“警告”发生?
·你们诚恳的救主耶稣基督:呼唤众信徒去唤醒在丧亡边缘的人灵皈依。
·你们慈爱的救世主:预备「大警告」(The Warning) ,真光照良心
·你们心爱的救主耶稣基督:拉沙乐特(La Salette),法蒂玛 (Fatima), 以及伽
·耶稣基督: 在“大警告”的过程中你们所会体验到的
·耶稣基督: 阿拉伯人的起义将引发全球动荡的局面
·救主耶稣基督:为进入天国谦卑是必需的。
·耶稣基督:天空将于“大警告”期间打开。
·耶稣基督:如果你们发覺很難祈禱
· 耶稣基督:我想感谢那些帮助传扬我圣言的人。
·耶稣基督:应付财务艰困。
·耶稣基督:“正义之剑”即将挥落。
·耶稣基督:警告参与魔鬼崇拜的人。
· 耶稣基督:告诉他们我爱他们,但我要他们与我交谈.
· 耶稣基督: 不管你如何辩解罪始终是罪.
·耶稣基督:“警告”将证明神确实存在。
· 耶稣基督:世界正处於巨变的风口浪尖上。
·来自圣母玛利亚有关通传给青年人天主存在的真理和爱的讯息
·耶稣基督:善良的普通老百姓也背弃我
·耶稣基督:人们不知道他们的灵魂是什么
·圣母玛利亚: 一旦诵念我的《玫瑰经》, 撒旦就失去它的勢力.
· 天主圣父:来自天主父的第一份信息 ─
· 耶稣基督:“大警告”是《我神圣慈悲》的彰显,
·耶稣基督:继续传扬我的话语, 我在为你派遣许多志愿者。
·耶稣基督:你们现在要忏悔告罪.不要害怕!
·耶稣基督:不要让存于我教会内的人性弱点使你们背弃我.
· 耶稣基督:你们精选的武器,就是你们对我的爱。
·耶稣基督:与撒旦的协议已接近尾声,而两个事件一定会很快发生。
·你们心爱的救主,耶稣基督:你们现在处在苦难中
·天主圣父:在我儿第二次再临前, 全人类将听到祂的讯息。
· 耶稣基督: 天主圣父将粉碎推翻货币的阴谋。
·耶稣基督:撒旦是无能为力对付我的虔诚忠信的追随者。
·耶稣基督:我再次来临的承诺,将在这一代人有生之年得到应验。
·耶稣基督:邪恶被视为圣善,而圣善则被视作邪恶。
·陈秉安:长沙知青大逃亡 --文革五十周年祭
·耶稣基督:没有一条罪是严重到我不能宽恕的。
·耶稣基督: 藉著这位先知所宣告的预言现在展开了。
·耶稣基督: 许多国家将经历气候紊乱,我的天父发怒了。
· 耶稣基督:很多灵魂由於色情之罪而丧亡下地狱。
·耶稣基督:那些宣扬我透过神视者所给予的真实话语的人将被嘲笑。
·天主圣父:我的手将强有力地挥落在那些堕胎合法化的国家。
·耶稣基督:选择你认识的人,把他们带来到我天父的宝座前,为拯救他们。
·耶稣基督:我的军旅将增加到二千多万。
·你的耶稣:算命并非来自于我。
·圣母玛利亚:为世界各地的人祈求我的保护。
·耶稣基督:我为那些不想与我有任何瓜葛的孩子的丧亡而悲痛。
·你们亲爱的耶稣: 要向那些无视撒旦存在的人讲述地狱的恐怖。
·你们亲爱的耶稣: 现在我已经派遣我的先知进入世界。
·耶稣基督:洞察我被钉十字架的苦难,对它深入了解。
·天主圣父:撒旦在这世上的日子已接近尾声。
·你们心爱的耶稣:“大警告”结束后的日子。
·你们心爱的耶稣:冥顽心硬的灵魂将发觉“大警告”这事件是难以面对的。
·耶稣基督:不要恐惧“大警告”— 应以喜悦之情期待它。
· 你们心爱的耶稣:从不以我的圣名威吓他人。
·耶稣基督:不论任何宗教信仰只有一个天主。
·耶稣基督: 邪恶组织的升起和世界控制
· 耶稣基督:冥顽心硬的灵魂将发觉”警告”是难以面对的
·我有冤魂惹不得 ---纪念6.4国殇 /外一首
· 耶稣基督: 当天空“爆炸”时,你们要欢欣!因为你们将会
·耶稣基督:给美国的讯息:要拥抱所有教派的弟兄姐妹
·童贞玛利亚:你将面临严厉的审查和攻击
·耶稣基督:一个充斥着众多撒旦派来的假先知的时代
·耶稣基督: 绝不要为我辩护,因为没有必要
· 耶稣基督: 我不能强迫世人回头皈依
·耶稣基督:你们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
·耶稣基督:我重回世界拯救人类这件事,将在世界每个角落被感觉到
· 天主圣父:准备世界迎接我圣子耶稣基督的来临
·你们的耶稣: “警告”是一种全球性的忏悔形式
·你们的耶稣:“警告”是一种全球性的忏悔形式
· 耶稣基督:我切愿形成一支祈祷小组的精兵
· 你们的耶稣:我的到来要比你们预期的早
·天主圣父: 你们必须弃绝黑暗而拥抱光明
·你们的耶稣:假先知尽力贬低我的圣言
·你们的耶稣: 期待我们的光荣相聚吧
·耶稣基督:孩子们,如果因我的名而受苦,你们是有福的
·耶稣基督:自我被钉在十字架上以来,对教会最大的攻击
·童贞玛利亚:打开你们的心,接受真理吧
·耶稣基督:那些声称认识我的人的怀疑,伤害我最深
·童贞玛利亚:我圣子分施祂神圣慈悲的时刻到了
·耶稣基督:天气将开始出现奇怪的迹象
·耶稣基督:如今我的使者被派来准备你们的灵魂
· 脱欧宣言
·耶稣基督:破坏你们银行体系的全球性组织将会瓦解
·耶稣基督:破坏你们银行体系的全球性组织将会瓦解
·天主圣父:对无神主义者的最后召唤
· 多个征兆将首先出现在天空——太阳将旋转
· 耶稣基督:你将在四面八方受人憎恨,却在其它方面令人害怕
·你们亲爱的救主:许多人将遭受炼狱之苦作为补赎
·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两个强盗
· 你们的耶稣: 你们在我面前荣耀的时刻——救恩的时刻
·耶稣基督:祈祷、放松、并欢欣鼓舞,因为时间是短暂的
· 耶稣基督:我的话语不是由于恐惧、而是由于骄傲之罪而被拒绝
·永生天主圣父:天主圣父要祂的子女聚集在一起祈祷
·童贞玛利亚:请为教宗本笃十六世祈祷
·你们亲爱的耶稣:准备工作现在已经完成了
·耶稣基督:慈悲祷文 (1)-为拯救灵魂而献给耶稣的礼物
·耶稣基督:世界将永远被改变
·你们亲爱的救主——耶稣基督:我不会透露日期
·童贞玛利亚: 我的恩赐是击溃并歼灭那条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书简8

   流亡书简

   (之八)

   吴倩

   最近我在整理以前写的一些诗稿。其实真正在诗状态中的时候反而没有成文,很遗憾,而往往在这种状态中时,没有人。一有人的环境,就是嘈杂。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碰到同时代人聚集的时候总是会激动,有激情。前几天,灣区朋友陈光石打电话来言及,他去参加了湾区的一个“老三届”联谊会,与会者坐满了唐人街美丽宫酒店。大家都很有激情。那已是一个过去的世代,而且是一个黑暗、荒废的世代,为什么会引起如此美好的感情呢?

   我记得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过这样的话―――我们当年所追求的共产主义理想最后破灭了,其实,破灭的那套理论,而我们被搅动的是藏在它后面的那个“神跡”。这话讲得简炼。一场运动几乎能掀动所有人的热忱,一定有它独到的地方。实际上这个神跡一直在困扰着、吸引着人类,只是共产主义调动了人们的热情而已。

   当我们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死去的是那套理论和价值观,而不该死的和不可能死的正是背后的“神跡”,自古以来人们用各种方式、各种号令在追求这“神跡”,它的动因、动力正是信仰和理想主义。但是理论是死的,信仰却是叫人“活”。错误的信仰不等于信仰的错误。

   文革浩劫是中国人经历的一场大试炼。尤其是对“老三届”。有一次在一个研讨会碰到一个“老三届”,讲到一句话挺俏皮:我们“老三届”都是炼过“童子功”的。

   我想起一个寓言―――有个小和尚从小就在山门出家,从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他所接受的所有关于世间的功课都是老和尚教给他的。有一天,老和尚带他下山。小和尚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间很新奇。他看到路边的花好喜欢,就去摘,老和尚却一把打掉,他对小和尚说:“这是毒草!”后来他们下山到集镇上,集镇上有好多女人,小和尚从没有看过,他盯住一个漂亮的女人看,老和尚又打了他一下,说:“这是妖怪!”

   等他们办完事回到山上庙里,老和尚考小和尚,问他看到什么,喜欢什么,小和尚愣了一会儿,回说:“我喜欢毒草和妖怪。”

   这就是“老三届”的故事,当我们在山门受教时,一律被教成未下山时的小和尚指鹿为马。可爱之处在于当小和尚们指鹿为马时,是拿出相当于生命的代价去维护他们所受到的教育的。文革的发生就含有这种真诚和悲惨的意味。

   记得在小学课本上有个刘文学的故事,讲到这个小孩为了田里的辣椒被地主偷了,于是奋起搏斗而光荣牺牲。很少有人问:辣椒第二年就会长出来,而人死不能复生。这刘文学一死,地主也必不得活命,一把辣椒两条命,犯得着吗?

   因为刘文学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小和尚式的教育:那个地主不是人是妖怪,那把辣椒是比人的生命还重要的“国家财产”。一个人若为了“国家财产”而献身,就是无比的荣誉,若和地主之流的妖怪去作战,就是无比的勇敢。

   那种价值观、理想、信仰的扭曲以及一代人都为了它而献身,付出了青春的真诚和热诚的生命,这就是“老三届”的命运。我想,在三十年之后,人们重新聚首,竟然能够激动起来,就是有特别的原因,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想了想,就好比是在一块试验田里的一群人,发誓要弄出一种东西是世上从来没有过的,也是万能的。于是把生家性命全赌上了,干得乐滋滋的,而且把凡是不服从此理想的人都消减。直到干得人仰马翻皮包骨头,不得不扔下这些“宝贝”逃跑。若干年后,人们从外面的世界回来了,看着过去的 “产品”,非驴非马,哭笑不得。但是却有深厚的感情,真是……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呀。

   我们属于那个世代,毁于它亦成于它,我们属于那个世代,那个世代它独特的话语方式,共同的情结。作为那个时代的被迫害者,我想未见得没有益处。

   有一个熟人访美时,来拜访过我,我们曾经讨论起文革的血统论。她问我:“你受了‘血统论’那么深的迫害,为什么对我们干部子弟却没有偏见?”我回答,“我尊重常识”。在文革中,我是那个小和尚,不是刘文学(否则我妈就被我斗死了)。道理很简单,我既然不能接受强加于我的价值观念―――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而被冠于“恶人”。如今我也没有理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其实说来不过是一些常识,可是在一个铺天盖地的颠倒常识的年代,为了坚持一个“常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两种牺牲同时都会发誓,就是刘文学式的和小和尚式的残杀。这种非正常时代的现象,就是在我们“老三届”身上发生的。那种战争好比弟兄惨杀,这种惨杀是国共两党兄弟惨杀的延续。

   为什么我在文革之后,没有去攻击红卫兵,我想惟其因为我是从那个时代出来的,具有那个时代的背景,故我不太可能人云亦云。为了破除“血统论”的魔咒,我不知研究了多少“个案”,几乎囊括所有出身层的人。最后坚定不移地得出几个结论,一个是道德品质和家庭出身不是一回事,聪明才智和家庭出身不是一回事,命运好坏和家庭出身也不一定是一回事。在以上的情况中,家庭出身只是一个或好或坏的条件而已。“一母生九子,九子不相同”倒是反映了一个家庭的三种指数的三种不同的确实状况。

   94年回国时,我万没想到,我的中学同学,听说我回来了,互相串联组织了一次聚会。那次聚会,恍如隔世。小时的多少光景浮现在眼前。文革时多少令人伤心的光景浮现在眼前。但是,一切都过去了,我们敘说的是过去了的美好的光景,而略去了那些不愉快的事,特别令我感动的是有的同学――我们当年在班上画三八线(男女授受不亲),从来没讲过话的――也来了,相谈甚欢。还有当年热衷于搞血统论,一夜之间从好朋友成仇敌的(当然也有来监视我的)。这就叫“相逢一笑泯恩仇”。在这种光景中,你能感到爱的力量大过恨;饶恕是医治心灵创伤的良方。

   有人认为我们搞民运,因为苦大仇深,所以要报仇,要以牙还牙,我想,这起码对我和我的一些朋友是一种误解。我是出于人道主义。就人而言,我无法去仇恨一个人或者说天长地久地去恨一个人。但是与一个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和一些杀害人的社会观念却无法相容。一个人如果不能做到“疾恶如仇”,活着就没有力量。

   文革是用一代人的青春生命为代价去为一些价值观念“证伪”。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从那个世代过来的人不从中觉醒,觉醒了不去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无疑就是一块废品。

   最近我看了一部作品<黄金时代>(王小波著),很过瘾,很有痛感,也很难受。作者把一个文革年代的青年的“废品”生涯,活脱脱地描画出来。如果这样的“废品”对于一个社会只是“少数”,那你可以把他当笑话看,可是这样的废品是整整一个时代人,而且废品正在不断地生产着废品!这就是中国,一个被“老和尚”教唆坏了的中国。

   前几年,国内掀起了“老三届”怀旧热,甚至不少人组团回到当年插过队的地方重温旧情。我想,那是对失落了的一种人生态度的怀念,一种对于燃烧过的理想的伤感。

   其实,理想主义,信仰真理的力量不会因为一次失败的实验而消失。相反,经过那样的反复,生命的浓度因此而得到开掘,而呈现更多层次的色彩。

   “老三届”几乎人人都是一部戏。

   每当我碰到“老三届”的同时代人,我都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激动。

   我尊重他们如同尊重我自己的命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