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流亡书简16]
吴倩文集
·雨夜 中山陵
·推荐: 深夜的祈祷 佚名
· 愛是恆久忍耐,滿有恩慈。
·赵京
·活着的得胜者
·常识
·赎回时间
·无语
·异象与梦想
·命运的季节
·书荒
·标誌
·友情还是少时深
·祈盼使徒
·话语的权力
·参见圣灵
·无光的黑夜
·约翰十架,我的良师
·无光的黑夜,我爱上了你
·随笔:辨别真假重于辩论是非
·随笔:往深出去
·随笔:从骗子到王子
·随笔:内心的力道
·随笔:历史;英雄
·天主对祂钟爱的中国人民的讲话
·随笔:天籁
·随笔:寂寞时
· 邪恶集团不断散播最大的谎言
·你们银行的倒闭是“反基督”所主谋策划的。
·百万之师
·百万之师
·有十只角的巨兽便是欧洲联盟
·有十只角的巨兽便是欧洲联盟
·2012.02.04 涉及伊朗、以色列、埃及和叙利亚的战争是连环相扣的。
·天父:“反基督”与新世界货币。
·追求财富
·阿拉伯人的起义将引发全球动荡的局面
·祈祷的重要性和大能。
·祈祷的重要性和大能。
·天父:给世界领袖的警告讯息。
·天主圣父将粉碎推翻货币的阴谋。
·你们的耶稣:“反基督”将来自东方,而不是西方。
·耶稣基督:核子战争的警告。
·你们亲爱的耶稣:这一次我来要更新大地,在世上重建我的王国
·情欲是条蛇
·你们的耶稣“大警告”将帮助世界抵抗有史以来最大的叛教。:
·耶稣基督:法蒂玛最后的秘密揭示了撒旦的邪派进入梵蒂冈的真相
·信心
·隐藏在一旁的反基督将很快现身世界。
·你心爱的耶稣:战争行将增加之际,开启第二个印的时间到了。
·王策:对一个悖逆时代的反思与救赎 ——吴倩文集《苦难之轭》序言
·你们的耶稣:他将是“假先知”非常亲密的盟友
·耶稣基督:他们对于我第二次再临的个中意义只是口是心非
·青年遇罗克
·禁食祈祷手记:那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
·耶稣基督:我的新王国:你们将会受宠若惊,
·自由的喜年
·德鲁克: 信仰是要经历绝望的。
·你們的耶穌: 天主的上智安排將永遠獲勝。
·和我一样的女人呀
·你们慈爱的救主,耶稣基督 :第二次来临。
·致封從德的公開信
· 天主圣父:我已耐心等待了很长时间,好再次把我的子女聚集在我的圣意内。
·除非那四堵绝望的墙
·有关我的“第二次降临” 的真正含義所引起的混亂
·你们的耶稣:我的爱与你们的信仰相结合,将成为“救赎之剑”。
·春天被打倒了
·你们的耶稣:当前的时日被喻为暴风雨前的平静前奏
·天主圣父:没有人能够解释我怎样创造宇宙或人类
·你们的耶稣:每个人都拥有我天父的特征
·你们的耶稣:我在整个童年生活的期间都知道我自己是谁。
·全国降半旗
·你们的耶稣:我永远不会忽略孤独、悲伤、惊慌以及不确定天主是否存在的人。
· 你们亲爱的耶稣:我现今给你们的话语,将在末日再次被听见。要记住它们。
·你们心爱的耶稣:我会在你们最意料不到的一刻来临。
·我出生时
·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知青是怎样回城的
·耶稣基督:所有你们这些冒名顶替的人是有祸的
·我陪汉字迁涉
·你们心爱的耶稣:封印了的“真理书”将会被揭开---
·天父说︰接受这最后的机会,否则你们将面临一个可怕的惩罚。
·天主圣父:没有人能够解释我怎样创造宇宙或人类,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将不仅接管天主教教会,他会主宰所有基督信仰的教会
· 灵修笔记: 你的定命
·你们的耶稣:标志将给予你们所有人,而奇迹将要发生.
·打开你定命之门的五步骤 灵修笔记
·你们的耶稣:当那巨兽显露“反基督”身份的时刻来临之际
·你们的耶稣: 你们之中许多人因为害怕会拒绝来自天堂的呼召。
·你心爱的耶稣基督:“警告”(真光照良心)对人类是怎样一份厚礼。
·我正在用崭新的灵力观看
·你们亲爱的母亲:“大警告”发生之后,人们会满怀光荣天主的强烈愿望。
·你们的耶稣:每一天都要做好准备,仿佛“大警告”明天就会发生
· 天主圣父:我,你们敬爱的父亲,最终确定了 “大警告”发生的日子。
·你们的耶稣:紧接着天空一连三天变黑,我就回来了。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赢得这场灵魂的争夺战 因为不需多时,
·你们的耶稣:这个使命可以比作为营救一艘巨大的远洋客轮。
· 你们的耶稣:天空将会剥落,仿佛屋顶被打开了。
· 你们的耶稣:天空将会剥落,仿佛屋顶被打开了。
·你们的耶稣:那给予了若望(约翰),却直至现在还没有揭示的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书简16

   流亡书简(十六)
   
   吴 倩
   
   XX:

   
   你好!最近我又把你的一些来信看了看,基调总是那样:厌倦,牢骚,同早年一样不入俗。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彼此几乎是对方的镜子,未老先衰,一身的简陋。那时你刚刚考上南大,结束了十年的苏北“修地球”(你的口头禅)----还有“妈妈地”(笑),我那时正在一个小印刷厂混,文革后大学第一次招生,总算是救了你们,否则如你这样既不会献媚又不会贿赂的书呆子没准儿至今还在苏北乡下。
   在那次聚会上(好像是“青春”编辑部组织的)我就对你印象挺好,质朴,坦率。后来在“青春”编辑部和江西、武汉的两个编辑部组织的芦山笔会上结成忘年交,大陆文壇的笔会之风就是从那次首开先风,往事记忆犹新,那年(七九年?八0年?)文学刚刚解冻,气候还好,加上江苏文壇给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探求者”集团平反,顾尔谭,艾瑄等正在位,高晓生,陆文夫们正当红,我们那个民刊上的作品受到他们的赏识,于是我们似乎也红了起来,被挑选上芦山。
   
   那时文壇风气还挺清新,各方来的青年作者也虎气生生,记得在一次晚宴上我受了武汉几个热情奔放的青年作家的感染,上台朗诵了一首自己创作的诗歌。以为从此噩梦结束,新生开始了,少年得志总是令人愉悦的事。可是纵然如此我仍然感到压抑,有两种意识折磨我,一是感到我们好像是曲意承欢,搞文学社,民刊难不成是为了在文壇走红?若然,又何必多此一举?还有,就是一种不平等感,同是宠儿,有背景的和无背景的对待差异,是你我都感到的。
   
   如我就很在乎艺术,别的委屈都能忍,如果为了艺术还得腆着脸,低眉顺眼的曲意奉承的,艺术也搞不好的,再说,真的在乎艺术,就不必在乎社会地位,“血统论”令我受伤太深,我对自己的前途丧失信心,也失去想象力,所以大学招生时,我帮人家复习功课,却没想到自己去报考。
   
   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主编招集小会,对在座的不同对待,我很敏感,受不住,起身出去了。走到山崖边,看对面山上雾朦朦,雾中闪烁的灯火,想想我这人真轻,犯什么贱,当什么作家,见鬼去吧,于是我就想念乡下的老乡,小时的玩伴,厂里的同事,同事中有不少和我一样由于出身无法进取的青年,想想他们心里感到温暖,当我披着一身雾水回住处时,你已在屋里,我从你的脸上读出了我,也读出了你,真正的朋友就是真正的理解。
   
   从此我们就有了无数次的倾心交谈,我觉得什么社会成功,什么市俗成就,都不抵一壶茶,一杯酒,忘乎身外之物的闲聊。我们是我们所属社会的产物,一无所有,一无所成却很富有,因为我们忠于自己的感觉。
   
   

此文于2009年12月2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