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图伯特
[主页]->[人生感怀]->[图伯特]->[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图伯特
·藏人救共军-共军杀藏人
·China"支那"称呼来源于图伯特
·十三棍僧救唐王
·藏族服饰应远离珍稀野生动物皮毛
·蒙古和图伯特全面恢复姓氏
·沒有正規常備軍隊的主權國家列表
·大威德金刚广义愿辞
·大一统重要,还是人的自由重要?
·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给新唐人神韵艺术团的建议
·图伯特应实行一夫两妻制
·必须追究中共屠杀图伯特的刑事责任!
·中国过渡政府要说话算话
·纪念六四:一百三十三人应率领民众推翻中共
·烛火二十年年有,就是不见烧中共.
·中国民主民运人士应该向老百姓学习
·连牲畜都不如的中共军警
·中国十八省
·中共加快毁灭图伯特高原
·给沙叶新先生
·图伯特不属于中国
·中国是蒙古一部分
·图伯特与汉族不同源
·给博讯记者王宁
·法轮功新唐人应该开餐馆
·图伯特给满洲文化传媒的信
·那个时候中共后悔就太晚了!
·给刘国凯等中国人
·黄河决堤是蒋介石策划的
·毁灭真拉萨,建立假拉萨
·去东土的汉人自找麻烦
·走了王乐泉,来个王八蛋
·郭保胜胡平杨建利夏业良
·作茧自缚的中共高级军官
·中国汉人为啥抗日?
·專訪宗喀.漾正岡布教授
·汉人必须离开东土
·没有中共全世界人会饿死吗?
·中国恐怖统治
·新浪网拒绝面对普通常识
·汉人冒充图伯特报考公务员
·民运人士要诚心负责
·黄红白花黑教的称呼是歪曲侮辱诬蔑。
·全世界民运方略
·给盛雪
·被新浪网查封的文章
·拿起武器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
·图伯特国三区介绍
·谁是白痴?评魏京生.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陈维健
·图伯特中国和谈声明
·要这样的联合国作啥!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北京欲认定西藏转世灵童是政治手段
·可笑的《中華民國頌》
·庆祝图伯特标准语通行世界五十周年
·你们也断它中共的水电
·中国独立运动
·没有青海,中国人还活什么呀?
·对新唐人及神韵艺术团的严厉批评
·中共对图伯特高原的全面破坏掠夺
·人证、物证俱在的谎言
·就图伯特专访桑东仁波切
·中共的另外几个器官来源地
·图伯特流亡政府决定不欢度新年
·两个图伯特文化网被中共封杀
·中国是中原.长江以南不属于中国.
·熄灯不如熄中共
·远在瑞丽的维吾尔兄弟
·达赖喇嘛尊者谈藏中分歧
·给汉藏《桥梁会议》主事者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两个小时里中共在作啥?
·图伯特地震新闻发布会
·日本中国对比
·柴春芽:向死而生
·朱瑞:紧急呼吁
·评央视玉树救灾大戏
·我想说句真话:玉树人心里涌出的泪
·请不要把震灾当成表演的舞台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地震前玉树牧民控告开矿之殇
·不讲公德的中国裔
·给毕研韬主任
·学习杨佳干掉中共
·一份上访书,来自嘎玛桑珠三兄弟家乡的村民
·多识教授:图伯特佛教与和谐社会
·胡耀邦方略:免税,开放,走人.
·中国特务危害全世界
·共和国对不起青海!!!
·谁解雪域风情?
·人间不存在活佛
·二胡不是中国乐器
·扬琴不是中国乐器
·中共又要修改历史了
·中国人骂日本人是猪
·感谢王藏
·讨论母语犯法
·华人的耻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晋美朗嘉:猥琐的威权

   猥琐的权威 / 晋美朗嘉(2009-12-25 09:07)
   猥琐的威权
   文/晋美朗嘉(北京)
   
   

   中共中央统战部负责人和达赖喇嘛私人代表之间的第七次对谈在一个远离西藏的浮华之地进行,持续了不到一天,4日白天开始,结束于当日黄昏;在我的眼中,这是一个真正沮丧的黄昏:和许多朋友预料到的那样,中共除了丢下一句空话——下次合适的时候再谈——之外,没有为这次机遇难得的对谈带来任何有益的结果。
   
   
   包括极少有识见的中央高层在内的温和派被无赖势力再一次打败。但如此玩弄和践踏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关注西藏问题之解决的殷切期许是中共内政外交上的一大危险败笔,自以为走得高,实际上在盲目之中已经到了悬崖之上,再不摘下自欺欺人的眼罩,再不勒马,后果不见得好看。一个有着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政府,哪有这么干事的?倘若整个对谈只是为了面对面训责对方要是驯服一些的话下次还会赏脸给机会继续“接触磋商”,那么开一个电话会议也就把事情说清楚了。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嘉日洛地和格桑坚赞来了,这是一个多么宝贵的机会(当然中共以前已经糟蹋过若干次这样的宝贵机会了),作为中央政府,应该能与西藏代表有持续的接洽和彼此对问题见解的充分透彻的交换,应该有更高领导的接待与倾听,应该有在藏地进行的实地考察,等等,不应该只是为了应付日本(日方对胡锦涛访日提出了有关西藏问题的要求)、欧盟、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压力做做秀的,又不是一个演砸了就能跑掉的假戏班子,“大国形象”在那儿,这么不负责任地处理严重事态,就让人完全没有办法高看这些执政者的道德信用和政治素质了。
   
   
   我和周围的一些藏汉朋友曾对这次对谈寄予厚望,并曾为出现真正有益于双方的结果而祈祷,但现在看来,对中共积极诚恳地和达赖喇嘛、西藏流亡政府一起解决西藏问题的希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定性为我们一厢情愿的善意的幻想,至少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是如此。虽然我一直在体制之内从事民族工作和民族问题研究,深知中共这方面的许多错误观念和造成的严重现实后果,但从长远计,总希望中国政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缓慢的进步,总希望中共会利用一个好的机遇自我改进或作良性变革,但这次中共的政府行为使我相信,在二十一世纪,这依然是一个极其罕见的完全没有责任意识、没有公信力、智力低下得令人匪夷所思的无赖政权,它根本没有脑力去想清楚,再把西藏问题的解决这样拖下去,今后是否有能量去解决未来出现在藏地和整个中国的危机,尤其在达赖喇嘛过世以后?
   
   
   我不得不相信前些日子尽力不让自己去相信的事情:“泱泱大国”数天前面对全世界做出的对谈表态最终证明只是一个龌龊的玩笑,一言既出,全世界那么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那么多政治领袖都曾对这种表态诚挚欢迎,境内外的藏族兄弟和无数关心西藏问题的汉族兄弟和外国公民都对这种表态充满热望,但事实证明是一场空,再一次令藏人心碎。
   
   
   但想一想,其实并不奇怪,没有一个真正想让问题解决的主脑在控制对谈,怎么能期待它成功呢?正要谈的时候,政治局一直指导统战工作的贾庆林跑到罗马尼亚去了,刘延东又有其它事情,新上任的杜部长情况不熟,派了两个只具有鹦鹉学舌功能而根本缺乏处事能力和意愿的副部长,那能谈出个什么出来?这两个人以前就参与过双方对谈,有什么结果?二人混了多年的 “反分裂饭”,怎会自毁行当?这样搞一次对谈,岂不是成心不想有人负责任地处理好对谈事宜吗?两位原为“反分裂”先锋的副部长巴不得事情快点结束,不是自己的事情,磨蹭什么?虽然说起来是把半天的对谈时间又略作延长,但恐怕不是应中共两位副部长的要求吧?大半天的时间被那些早被媒体说了多少遍的废话、指责和恐吓占用了不少,不延长点时间说说正经事怎么行?就是这样我也相信中央统战部不可能留下足够的时间给藏方,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官方媒体上相关六段文字里只有一句话提到藏方的谈判言词。另外,把对谈地点选在深圳而不是藏地,又是和以前6次对谈一样,让你在一抹黑的情况下听中共耍嘴皮子,或者是色厉内荏地重复指责达赖喇嘛。藏地是万万不能让嘉日洛地他们去的,除了怕引起新的民众心理上的动荡以外,更因正在大规模进行黑箱操作,不能干扰这种复杂工作的正常进行啊!
   
   
   我后来了解到,3.14事件后,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允许对谈的说法早已经有了,但是意思下去了,却一直没有能做一套对谈的预案上来,有可能是做不出来,更有可能是根本不想做,对比之下,倒是知道又有新的有关藏传佛教的一些“规章制度”会于近期出台,想来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这次也让我看到了温和派的实力依然是十分微弱,在人事控制上处于绝对劣势。而那些吃“反分裂”饭喝“反分裂”汤穿“反分裂”衣裳的是一个至少乍一看十分厉害的庞大团体,这么多年的经营下来,他们有对中共方面参与对谈的垄断权,这种情况下,谈什么?其实,正如西藏流亡政府格桑坚赞议员所说的那样,如果对谈仅仅是谈一些“事情”,那就对西藏问题的解决不会有任何积极意义,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共能够做出妥协,接受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在一个中国的框架内,赋予藏地包括政治自决权在内的完整的自治空间,但在可以垄断中共方面对谈的“反分裂”的威权下,这一点是极其困难的。因为他们完全不会愿意将政治自决权赋予藏地和藏人,按照这些人的思路,连把藏人自行处理藏地宗教事务的权利下放都很困难,因为他们并不是要像政府在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时所宣扬的那样奉行“政教分离”的治国原则,而是像我在前些日子写的一些文章中所说的那样,为了一己之利,要借助于一种站在理性、正义和良善对立面的丑恶的意识形态强加于藏地,强加于藏传佛教和藏人的心灵之上。现在要求能以对谈来解决西藏问题,赋予藏地政治和宗教自治权,保全全体藏族,那等于是要彻底放弃自己的非正当利益,放弃和非正当利益一样非正当的职业,从曾被他们肮脏的脚践踏的西藏圣土上永远离开,果其如此,岂不等于要让这些反分裂的同志们自残嘛。
   
   
   善良的人们可能又在满怀希望地翘首等待着下一次对谈,我想或许会有下一次,但是谈什么呢?在这种态势下,中共的谈话思路总是不切本质,而是期望以表面问题的处理来混淆视听,一如当年六?四事件前李鹏在会见学生代表等人时说的话,只“救命”,不谈其它事情。二十一世纪中,包括这次会面在内的藏汉第七次对谈表明,中共就没有展示出任何意愿要认真解决西藏问题。对谈本是一种协商或共同研究的机制,更何况是涉及到像西藏问题这样攸关中国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的大事,但中共看来不是要和别人一起对有关问题进行诚恳和专业的共同研究,而是要让对方“认错认输”,弃让民族自觉,弃让宗教上师,弃让精神追求和文化自存,弃让价值和伦理系统,答应成为变质的社会主义中国体制下的驯服的奴隶,这样的话,奴役者怎么会和被它看作天然的被奴役者进行对谈呢?当这些不愿成为奴隶的人在最低的程度上根据中国自己的宪法解释、在最高的程度上根据人权、民主和自由等普世价值理念来质疑中共的奴隶制度的合法性时,可以想见那些奴隶主们心底深处有多么害怕和畏惧,也可以想见对谈之路会有多么艰难。
   
   
   从技术层面说,第七次对谈又失败了,但还是要谈下去,达赖喇嘛指出这是一条重要的道路,所以不管多难,我们还在祈求进一步的政治变革,还在祈求有一个能逐步健康起来的中国中央政体来妥善处理当下和未来的西藏问题,作为藏人和藏族,我们在内心深处都会平静地等待着宿命的安排。不知道会不会有具备实质意义的藏汉之间的下一次对谈,但我们将等待着去看见,我们将在进一步逼来的现实中看见,虽然无人能知今后将看见什么,但正是这种未知未见让我们依然保留着对不可预测的明天的梦想。
   
   
   当年,疯狂的尼罗在罗马放起了大火自我愉悦,绚烂的火光吞噬着城市,尼罗被自己的这一毁灭行为所带来的感官上的刺激激动不已,但没过多久,他的喉咙上就插上了一把利剑。感觉中共是否从整体上来讲具有类似于尼罗那样的扭曲人格,不会惧怕恶果来临?藏传佛教在中共手下遭到这么大的系统的破坏,藏族和藏人遭到这么大的侮辱甚至被夺去此间的生命,他们的过去和未来遭到可怕的篡改和污骂,中共是否会在这个时候自我陶醉于寺院和藏民住家屋顶上强制插上的国旗上刺目的鲜红?是否会自我陶醉于使用“非杀伤性武器”、杀伤性武器和牢狱而强迫藏僧和百姓遗弃对达赖喇嘛和藏族历史的忠诚?是否会自我陶醉于用强权、来自纳税人的大把大把的金钱和被这些金钱养肥养恶了的贪官们搞出的一个“稳定和谐的新西藏”?尼罗和那些被他蒙骗的不明就里的罗马人曾被斗兽场上狮虎豺狼撕扯碎裂的囚徒们身体上的鲜血而刺激得狂喊,难道今天我们还要以无辜弱者的血和哭喊作为共产制度下那种低贱的欢愉的资料吗?
   
   
   够了,欢愉终会结束的。
   
   
   2008年5月某夜(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