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牛克思 2009.12.8
   前几天,刘君,我的一位高中同学,急匆匆地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他的绿化公司所在地因为政府要建别墅,遭到了政府的强拆。他的绿化公司是一个证照齐全、照章纳税、合法经营的公司,有一栋小办公楼、几个大棚和10亩苗圃,按照市场评估公司的评估价,这个公司价值30多万元,可是政府只愿意按每亩5000元的价格进行补偿,总共只愿意补偿5万元。如果接受政府的价格,那么他连向亲戚朋友借的钱都还不了,因此他没有接受。补偿价格谈不拢,他就没有搬迁。没想到,今天上午,政府出动了警车,并且带来200个黑社会人员,个个手里都拿着棍棒,一到他的绿化公司,不由分说就是一顿乱砸,把房屋玻璃统统砸碎了。他的一个合伙人拿出相机准备照相,被几个警察当场拷上了手铐,塞进警车,拘留15天。而且,警察说强拆的工程机械马上就会到。他知道我从事民运工作,希望我能帮他想想办法,从体制外给政府施加一点压力,试图以此避免经济损失。
   
   刘君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当年初中升高中的考试中,在600多名参加考试的初中毕业生中,他总分名列第一。我有幸和他分在一个班,又和他分在一个宿舍居住。我们是大宿舍,有18个同学住在一起。记得我是传统价值观的代表人物,反对当时流行的长头发、喇叭裤;他是新潮观念的拥护者,鼓吹年轻人的自由选择权。一到晚上睡觉前,宿舍里的同学就常常以我们俩为核心分成两派,唇枪舌剑地进行激烈的辩论,因此也常常遭到监督学生睡觉的巡夜老师的呵斥。为此,我们还给那个巡夜的女老师取了个“恶鸡婆”的绰号。我们虽然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不同,但是因为在有理想、讲意气、敢做敢为等诸多方面气质相同,因此成为班上最好的朋友之一,并且至今保持着很深的友谊。他卓越的辩才让我钦佩,我曾真心地对他说过,未来的中国如果不让他担任外交部长,将是国家的一大损失。
   进入大学以后,承蒙班主任老师的错爱,第一年我被任命为副班长,因为工作出色,第二年被任命为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可是,大学生活开阔了我的眼界,听到了一些有知识的人士批评社会现实的演讲,使我对社会科学产生了兴趣,我就开始阅读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从此对共产主义产生了怀疑。在学校发展学生党员时,我就委婉地拒绝了辅导员要我带头写入党申请书的要求,并且至今仍以这辈子没有写过入党申请书而自豪。三年级班干部换届选举时,我把班上同学召集在一起,郑重其事地向大家宣布我不参加这次团支部书记的选举了,希望大家不要再投我的票。为了打消同学们的顾虑,我一改过去的举手表决为秘密投票,向每个在场的同学发了一张空白的小纸片。可能是同学们以为我说的那番话是出自谦虚,结果,大多数同学仍然投了我的赞成票。我说了一番感激的话后,重新分发小纸片,叫大家重新投票。为了让大家把注意力从我身上移开,我推荐了一位平时人缘比较好的同学作候选人。这样,我顺利地辞掉了共产党小跟班头子的角色。从此和共产党没有了任何瓜葛。

   刘君与我完全相反,因为他从小聪明,深知一个生活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人,要想升官发财就必须主动向它靠拢。因此,一进大学他就主动写入党申请书,“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他想,如果按部就班地在单位干,因为没有背景,升官的希望不大,不如下海经商算了。90年代初,他辞职离开了单位,开了这个绿化公司。他想方设法与各级政府官员拉关系、套近乎,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虽然算不上发大财,也还是跟得上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GDP增长速度,买了房、买了车,虽然辛苦,生活也还算过得不错。每次回老家,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他和年轻时候相比变化很大,完全丧失了政治理想,一心一意想发财,对国家事务没有任何兴趣,自称毕业后一本人文科学方面的书都没看过,因为那都是些无用的知识,除了给自己招惹麻烦以外,不会有任何好处。我给他讲了老百姓才真正需要民主政治的道理,可是他一点都听不进去,还反驳我说,世界上不可能有真正民主的国家,天底下到处都一样,有权有钱就是老大。我突然觉得他有点像鲁迅笔下的润土,只不过多了一个钱包而已。
   其实刘君在中国是个很有代表性的角色,很多人都有他这样的想法,认为政治制度与老百姓没有关系,不管什么政治制度,老百姓还不是穿衣吃饭吗?因此,他们对国家政治不闻不问,只想一心一意赚点钱,安分守己地过过老百姓的日子。孔子说,人有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困而知之的区别,大概他们就是属于困而知之一类的人了。不到大难临头,他们是看不见民主政治与专制政治之间的区别的。
   他们不知道,人类由于政治制度的缺陷给人民带来的灾难,不知道要比自然灾害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多多少!我们把自然灾害给人类造成的灾难叫天灾,把人给人造成的灾难叫人祸。像地震、滑坡、水灾、旱灾、虫灾、瘟疫等属于天灾,战争、谋杀、陷害、刑讯逼供、公有制、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属于人祸。从1949年以来,天灾给中国人民造成的死亡人数不超过150万,而人祸给中国人民造成的死亡人数却超过了3000万!
   人祸虽然厉害,可是它却不容易被人感觉到。天灾到来的时候,地塴山摧、惊心动魄,每个人都可能同时承受天灾的打击,因此人们对天灾十分恐惧,在抵抗天灾的行动上也容易团结起来。人祸却不同,它不是同时降临到大家的头上,有的人(比如孙志刚、法轮功成员)遭受人祸的时候,其他人仍然享受着山珍海味、歌舞升平的生活。这种情况,很像菜市场被关在铁笼子里的鸡。没有顾客的时候,鸡是感觉不到危险的,它们该吃食的吃食、该嬉戏的嬉戏,嗓子好的鸡还可能唱上一段“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的歌曲。只有顾客来了的时候,鸡们才会感觉到危险的存在。它们一个个吓得乱窜,担心灾难落到自己头上。当其中的一只鸡被抓出去宰杀的时候,其他鸡又觉得平安无事了,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因为人祸不是同时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人就会抱有侥幸心理,以为人祸永远与自己无关,所以人们不容易团结起来抵抗人祸。可是,所有生活在专制制度这个铁笼子里的人,或迟或早,总有一天会遭遇人祸的,即使自己这辈子侥幸躲开了人祸,其后代还是逃避不了。官当得再大、钱挣得再多,也逃避不了。贺龙、林彪、彭德怀、刘少奇的官够大了吧?赖昌星、霍英东的钱够多了吧?得罪了独裁者,或者政府官员要和你争夺利益,一样躲不开人祸。何况大多数人不可能当这么大的官、有这么多的钱。
   我告诉刘君,我救不了他,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没有雷霆万钧的金箍棒,既翻不了筋斗云,也不会七十二变,他们只不过是一只只小小的蚂蚁,牺牲自己来换取社会的进步。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当他认识到专制制度的邪恶本性的时候,当他鼓起勇气和专制制度斗争的时候,当他决心成为搬动那横亘在中国前进道路上的腐朽的专制尸骨的蚂蚁群体中的一份子的时候,他就得救了。一只蚂蚁搬不动那巨大的尸骨,但是,只要千千万万只蚂蚁共同行动,就一定可以把那具专制制度的尸骨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此文于2010年01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