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洲文化传媒
·满洲民族族徽
·1000万满洲族人的话语权
·視頻播放:沸腾的满洲
·满洲人:您的历史有多久?您的道路有多长?
·中国几十种语言濒于灭绝:20多种语言有对应的文字,满文是其中之一
·满族剪纸
·满族说部第二批图书出版
·满族资料图片集
·大清帝国全图
·首届五国城女真文化暨满族故里文化论坛举行
·八旗子弟
·满洲八旗武士图
·满洲罕王大街1644号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部第二套丛书(共15辑)目录
·满族说部的重要价值与丰富内涵
·满洲巴图鲁
·满族资料图片集【二】
·清山依旧在,满洲您在哪儿??
·郎世宁作品;香妃骑马图 立轴
·组图:蒙古人的婚礼
·民族至上
·L'Asie Le Mandchous【Jean-Baptiste Carpeaux(1827--1875)】
·寄予我亲爱的满洲同胞---看电视剧《闯关东》后感
·“民族精神”与“民族精英”
·满族资料图片集【三】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在古老的民俗信仰中,对大自然的信仰几乎占据着全部信仰的支配地位。特别是在一些发展阶段处于人类社会较早期的民族当中,自然崇拜往往统治了整个生活。通古斯满洲族尽管在1644年5月入关后对人为宗教也开始了不同程度的信仰;但是,在1583年努尔哈赤以13副甲起兵后的60年间,满族信仰仍处于原始信仰范畴。从大量满文档案中的民俗实录看来,满族兴起形成时期的民俗信仰具有十分典型的意义。不论这时汉族的佛教、道教和藏、蒙族的喇嘛教怎样向辽东渗透和影响,然而满族却依旧沿袭了12世纪初女真人信仰原始宗教“萨满教”的信仰,对“上界”的“天”,“下界”的“地”,保留着浓厚的自然灵物崇拜的特点。其中对天的信仰仍居于首要位置。甚至到了满洲贵族在北京建立了帝制统治之后的很长历史时期内,这种天灵信仰仍以不同形式显示出它的原始面貌和民族特色。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天灵信仰在大自然崇拜中属于对天体现象信仰的范畴。任何民族的祖先,当他们处于生产极其落后、生活命运还远远不能掌握在自己手中时,往往都要仰赖天体威力成为“顺已”、“助己”的力量。于是,以天为大,形成了高于一切的无形有灵的主宰。对天的崇拜,也自然形成了居于一切崇拜的统率地位的至高信仰。满族兴起时期,信仰更是如此。他们十分注重取法于天,大凡用事、用人、用兵,一概离不开有“天灵”、“天意”、“天理”、“天助”、“天佑”、“天命”做出种种解释。
   

     满族上层贵族在这个时期充分利用了天灵信仰,全面动员了人民,调集了整个民族的实力,为建立起自己的军事政权起到了有效的舆论作用。因此,对满族兴起时期天灵观的探讨,对了解满族的发展,满族固有文化的特点,都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满族兴起时期的天灵信仰是具有多样性的,以下只从最有代表性的三个方面予以分析论述,就可以窥视其本质。这三方面是:一、关于天“兆”的信仰;二、关于“祭”天的形式;三、关于立“誓”的仪礼。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一)天兆
   
     满族的天灵信仰往往表现为对日月星辰、风雨雷电等所显示的“预兆”的信仰。对这些“兆”的判断,构成了一系列天灵显现的奇异说法,这些说法便有力地反映并影响了人们的天灵观。
   
     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女真各部时,对于天“兆”的信仰在满族当中十分风行,往往占有支配地位。据满文老档记载:1607年努尔哈赤征乌拉部时,曾一再于阵前强调“淑勒昆都仑汗”(努尔哈赤)“有天佑雄威”,乌拉部首领布占泰虽然兵多,也敌不过他。如,是年3月20日的一次战斗中,努尔哈赤二子各率五百兵击败布占泰一万兵的记录说:“打败那兵的时候,天气晴朗。到夜里立营时,一瞬间就下雪变冷了。在战斗中受伤的人败走时,因出汗而脱下甲的兵,很多人被冻死了。这正是所谓天助神佑。在出征时有吉兆,明亮的光线射在我军的大纛上,随后击溃了拦截通道欲杀我军的布占泰率领的一万兵。”1从此以后,所有关于“兆”的记录,都显示了这一特点。如:
   
     1607年“秋9月,有星光出现,向着东方的辉发,7、8夜后才消失,从那以后在西方又有一星光出现,持续一个多月。……9月14日,围攻并占领了辉发城,捕杀了城主拜音达里父子。”2
   
     1611年“10月朔日,淑勒昆都仑汗出来祭纛后坐下了,在乌拉大城北出现了从东向西横贯天空的白兰光……同年12月,天的光从乌拉方面,越过淑勒昆都仑住的南楼子南面,直到呼兰哈达。……汗遂击溃乌拉的布占泰汗3万兵,杀万人。……灭绝了在乌拉国几代相续称汗的统治,夺了大城。……那两次天空出现光线,就是把乌拉国人带来的预兆。”3
   
     这些“吉兆”的记录在当时并非杜撰编造,恰是满洲贵族兴起时天灵观的展示。他们把天体自然现象紧紧联系到自身的部落统一战争上,以验吉避凶,他们并不是以此拢络人心,而是虔诚地信仰这一切异常的“天兆”。所以,才自然地导致出努尔哈赤称汗即位上尊号为“天命”的结果。
   
     丙辰年,即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58岁,这时他完成了连年征战统一了各女真部落之后,已初步巩固了军事、政治、生产三位一体的八旗制度。满洲族走上了新的胜利阶段。天灵观支配着上层贵族的政权观念,促使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大金国”,又称“后金”。正月朔,壬申日上层召开的诸贝勒、诸大臣会议公布说:“因我国没有汗,生活非常困苦,所以天为使国人安居乐业而生汗,应当给抚育全国贫苦黎民,恩养贤才士,应天命而生的汗上尊号。”4于是努尔哈赤即位为帝,上尊号为“覆育列国英明皇帝”,建元为“天命”。5
   
满洲民族兴起时期的天兆天命观

   
     满族第一个帝王的尊号和年号与满族的天灵观有直接关系。“天命”已经十分清楚地道出了这种信仰的原意,尊号的满文原意也是“天任命的抚育诸国的英明汗,”6这里“天任命的”含意非常重要。在称帝前的部落战争中,努尔哈赤便一直建立着一种信仰,即“天助”、“天佑”,俱在于“我”,相反,“天谴”、“违背天意”,俱在被征伐诸部及“尼堪”。7因此,“天子”的原始观念早已由天灵观发展到政治观念上了。这一点,各族统治层的信仰大同小异。据记载:汗在聚众议事时常自称“天任命汗,汗任命诸大臣”,“靠天保佑必定会富裕起来”,“抚育天委托给的国人,天也会嘉奖”;8又记载说:“两大军会战时,敌人射的箭,砍杀的腰刀,刺击的枪,天神都会让避开挡住,很少受伤。淑勒昆都仑汗兵射的箭,刺的枪都使之穿透敌甲,用腰刀咔喳一声便砍倒,这不是天佑神助吗?”并记载汗“即使天佑,心里从不怀一点骄傲”9。这些用满文记录在当时第一手官史资料的内容,都是满族兴起时天灵观转移部分的最真实的最朴素的反映,这在以后的所有正文中是看不到的珍贵资料,对我们了解满族形成过程中天灵观的信仰传承及其作用有重要价值。
   
     “天命”汗的即位和建国进一步把天灵观扩大化,几乎渗透到满族政治生活、日常生活的各种细节中。这可以从汗即位后的一系列“吉兆”的记录中看到。天命元年(1616年)“5月,下了蜜蜂雨。出赫彻穆路,去十八岭打猎,进入托喀路时,雨一滴一滴地下。那以后,可以看到在柞树叶上有玻璃般的光彩。舐舐是甜的,正是蜂蜜。汗一面舐一面说:‘这可太好了,诸贝勒、诸大臣也舐舐’,让大臣们都舐。”又天命二年(1617年)“4月24日,中午,在7百里的地方下了蜂蜜雨”。还有,天命元年征讨叛变的萨哈连部和虎尔哈部时,出现了江河横贯结冰助师得胜的“吉兆”。原记录说:“从前萨哈连江在11月15至20日才结冰。松阿里江在初十至十五或5天后结冰,大英明汗出兵时,10月初就结冰了,所以汗的兵在初五渡过了萨哈连江。那时,东西边都没有结冰,在恰恰对着我兵进袭的村寨象架桥一样横贯着二里结冰处,进攻时,……我兵全部夺取了凭借乌拉河尚未结冰仍居在萨哈连的十一村,然后全部返回了。当渡那河时,来时渡过的冰破了,在那西边的地方,却像去时渡过的一样又结了冰。在那里渡过后回来时,冰又化了,以后在冰冻时期又对了冰。随后迫使阴达珲塔库喇喇部,诺洛部,实喇忻部三部投降。”尽管在记载中也说又“先前别人都说是虚伪不实的事”,但官方仍认定是“天谴责”叛军,“所以未到季节,就像架桥一样横着结了冰。……在这里并排40匹马前进,不像虚夸横贯结冰的事。”10某些自然现象的异常状态变成了传说并载入史册,正是天灵观再现的生动反映。他们笃信这些“瑞兆”都紧紧关联着民族的兴起,特别是紧紧关联着他们“天命”的“英明汗”。同时汗也自信自己是“吉祥”的化身,“奉天承运”的天子,对各种“瑞兆”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扩张其势。
   
     据载:天命三年(1618年)“戊午年,大英明汗60岁正月十六,天刚亮,出现了黄色明亮的光线,贯穿在西沉的月亮中间,那光线像布幅一样宽,从月亮向上有二竿,向下一竿多长。”于是,汗借此兆宣布说:“我已下定决心,今年一定要出征。”11
   
   当年4月,努尔哈赤兵与明抚西、广宁、辽东兵战于野,汗命令满兵西向三处尼堪兵设营进攻时,“天上的风向东吹,兵刚一接近,大风立刻将尘埃吹向尼堪。……追杀尼堪兵一万人……。”过2日,“晚上日落后,从西向东出现粗细相等的二道黑兰光线,横贯天上。”对此,当时编纂法典,记档的大臣额尔德尼评论说:“因为尼堪万历帝过错甚多,所以天以为非。在3处设营,挖壕,层层排列枪、炮的1万兵,在战斗中也没有取胜,都被攻破杀死。在大风停止的瞬间,反倒吹向尼堪兵方向,放炮的人打死他们的7名炮手。诸申国的英明汗善行甚多,天地佑我,合于风雨之机。”这次战役十分激烈,满兵以较少伤亡尽杀明兵约万人,所以额尔德尼认为绝大多数八旗兵未受枪炮之伤是“天神使之躲避”,“天神的保佑”;八旗兵把明兵射杀殆尽是“天神帮助刺杀”,是“天佑”。12
   
     天命三年(1618年)五月努尔哈赤进袭抚顺北,前后连雨,独进袭当日晨雨停,也被评之为“天佑”。此前夺取西城也是“整夜下雨”,翌日披甲攻城时天晴,也同样被认为是“天助”。又,在抚顺北夺明兵粮食时,“早晨大雾,卯时过半,天的赤、绿、白光线出现在兵的两侧,以后形成6个园门。那两端在兵的前后,随着兵至15里才消逝。”于是,粮食全部夺到了手。137月20日进攻清河,“未时下了雨,晚上晴了。22日,攻取了清河城。从清河撤兵回家后,清河大洪水,八旗兵尽得清河俘虏、粮食”。额尔德尼评说:“兵出发的那月是雨季,撤回家之后那里才发了洪水;如果当初连夜下雨到出兵的早晨不停,怎能得此清河城呢?这正是天助!”又,9月19日“早晨寅刻,在天的东南角,有白光线,从地上冲天而出。看见那个光线象大刀那样,尖端细而直,长比大树高,横宽能有一尺。”10月11日,“天亮时,在那白光线出现的东方,又有星的光线出现了。从那地出的白光线,在星的光线出现的第4天,即14日早晨消失不见了。11日,出光线的星,每夜都向七星的方向移动,通过七星尾部的星星北头。从十一月初九(?)消逝不见了。”努尔哈赤军事上的节节胜利更进一步扩张和巩固了这种天灵观,把一切虚的自然现象几乎都列入档案做为“瑞兆”,进一步为政治上的天命观和军事统治做出舆论根据。14类似的例子如天命四年(1619年)3月抚西路大战时也有。两军接近时,“大风忽转,反吹向明尼堪方向,放枪炮的烟,兵踏起的尘土,风吹起的尘埃,全部压向尼堪兵,天昏地暗,在那烟尘的黑暗中进攻。射杀尼堪兵,烟尘消逝,那兵也杀光了。”15档案中总结时认为:仅3日全歼明兵27万,皆因明万历帝“违背天意”,“天以为大恶”。八旗兵两军合围夹击成功被认为“是天神指引相会合。”获胜有赖“天神帮助”。又由于战争中朝鲜王派兵助明兵作战,于是努尔哈赤写信给朝鲜王也说:“天以非为非,以是为是,……天以我为是,以尼堪为非。……那大国的尼堪皇帝,也同样在天的法度下生存。但尼堪皇帝却改变天的法度,违背天理,诸国苦之。你朝鲜王为何不知此事?”16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