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满洲文化传媒
·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满族院士吴季松
·满洲族著名大钢琴家郎朗
·大清国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兼论原始萨满教的社会功能
   
   冰雪崇拜是地球北部诸民族共同的文化现象。满族萨满教雪祭以物化的形式、隆重的礼仪展示了满族及其先世对冰雪的崇拜观念,具有浓郁的北方文化特色。满族雪祭既是对冰雪这一大自然景观的礼赞,也是对人类世代积累的识雪、用雪、娱雪的经验、智慧的颂扬。它反映了满族先世开拓、繁衍于北疆的艰难历程,记录了人类适应、利用、驾驭自然的伟大功绩。从中不仅可以管窥往昔满族萨满教原始祝祭大典的历史面貌,对于认识原始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理解北方先民的心理意识和思维方式,揭示原始萨满教的功能与作用也不无裨益。雪祭是满族萨满教古老的祭祀大典之一,在世代珍藏的满族先世黑水女真部古老的萨满教神谕中,占有非常突出的地位。然而,由于萨满教神圣的氏族内传制度与礼法,使北方长期存在的隆重的雪祭祭典,一直为人知。近些年,随着北方民族文化挖掘、抢救与整理工作的不断探入,许多随历史陈烟几乎消逝殆尽的民族文化得以复存。本文谨在民族调查的基础上,对满族萨满教雪祭以及由此表现出来的原始宗教的社会功能略作探讨,以期求正。[1]
   

   一、雪祭形式
   
   满族雪祭主要流传于满族先世黑水女真部中,分布地域广阔,黑龙江沿岸直至库页岛一带原始部落都行雪祭大典。直至民国初年,满族富、吴等姓仍行雪祭典礼。
   
   雪祭最早起源于部落战争时代。据在黑龙江省满族新屯发现的、撰写于康德五年(1936年)的《雪祭神谕》传讲:
   
   相传,
   
   祖先起根的遥远年代,
   
   我们的先人们,
   
   狩猎于黑龙江北宁涉里山。
   
   山西住着仇家大部落,
   
   人称‘巴柱’魔怪。
   
   先人受其伤害,
   
   被欺赶逃遁……
   
   先龙尸横遍野,
   
   濒遭天绝。
   
   突然,天降大雪,
   
   纷纷扬扬,
   
   雪花片片,
   
   连绵不绝,
   
   湖塘、沟壑、遍野都是雪。
   
   巴柱部落追踪赶来,
   
   不见人迹。
   
   可怜的先人啊,
   
   全藏在雪被里。
   
   大雪弥漫如毛裘,
   
   又象天鹅舒展翅膀,
   
   先人们藏在温暖的羽毛腹肚下,
   
   恩佑脱险。
   
   吉祥啊吉祥,
   
   后嗣由此接续、留存。
   
   祖先感激天赐神雪,
   
   代代诚祭雪带,
   
   留下祭雪古俗。
   
   神雪恩译亲人,
   
   永结机缘。
   
   这则神话讲述了该部落神奇般地受到雪神的保护,逢凶化吉,后嗣得以延续。雪祭由此而来的历史缘由,充满着人类摆脱了灾难和危险后,对护佑自己的自然力无限感激的心情,这种感情成为该部落雪祭的重要心理根源。
   
   满族萨满教雪祭主要有四种形式:一是在雪枯时节,天寒无雪,视为灾祸的先兆。阖族或儿个噶珊[2]联合举行旨在祈雪、请雪、求雪的雪祭典礼,祈请雪神尼莫妈妈降临大地,惠顾人间。二是遇特大好雪之时,瑞雪连降数日,预示着狩猎盈、农业丰收;来年大地草沃花香、果实繁茂,瘟疾消失,人体健康,北方将有一个短暂而美好的夏季。族人感恩而行以庆雪、娱雪为主要内容的雪祭。三是在夏季来临之际,冰雪开始消融,意味着雪神妈妈经过长时间的忙碌,准备回九天神楼歇息一段。这时举行的雪祭是为惜别祭,旨在送雪,送别雪神妈妈。族人赶着大车,送别雪神,一路向雪中投撒祭品,一送数十里。四是暴雪连绵不绝,封山阻路,又遇暴风或气温转暖等,阖族祭雪,祈雪快停,防止雪崩发生,保佑人畜平安。在以上四种雪祭中,最隆重、庄严、神圣、壮观,为满族长幼所喜闻乐道者,是第二种雪祭:惠祭雪神,雪祭是全部落的大喜事,具有广泛的群众性,各氏族竞相准备祭品,阖族妇孺老幼纷纷参祭。雪祭内容丰富,本文难以一一详述,只能择其要点,并就主要特征,条陈数端,略述如下:
   
   满族萨满教雪祭自始至终充满神圣的气氛。雪祭何时举行,雪祭神坛设于何地,均要事先由德高望重的老萨满卜定。届时。老萨满要远离村落,另建一茅屋居住,净身静心,每日饮冰水,饥食部落人为之特制的肉食、果类,仿佛置身于祖先生活的环境。占卜雪坛时,萨满要用族人取来的江心雪、树根雪净身,擦洗双目、面颊、前后身。然后,来到白雪皑皑的山巅,击鼓请神,旋转起舞,神附体后,萨满突然昏倒,当小萨满跪地呼唤,将老萨满从昏迷状态中唤醒,老萨满缓缓睁开双目,其目视的方位即是神选的祭场。如由两位萨满卜定,则二人昏迷后所注视的方向必须一致,是为神意。哪怕山高路远,山路崎岖,也不能更改,神意是不可违抗的。
   
   雪祭是神圣的。族中男女老幼满怀崇敬的心情,神圣的愿望,为雪祭做好准备:捕捉鲜活的野兽飞禽,祭献神灵;为修筑雪坛,族众纷纷远行,到心中神圣之地,或高山、河流,或墓地、猎场,用头顶、车拉、爬犁运、牲畜驮,取来洁雪,象征着用雪神妈妈恩赐的整个宇宙的圣雪诚筑雪坛。
   
   雪坛由族人共同修筑,雄伟壮观;松枝彩门,两侧有木制兽头柱守护;十数个冰台,呈梯形,排列有序,上放供品、花果、祖先文物等,旁插各氏族的图腾旗;在冰池、冰圈、冰笼中,饲养着活鱼、活牲、活禽,以备牺牲;两个高大的雪屋,由雪坛砌筑,供男女主祀萨满占卜、守夜、为族人治病,几尊硕大的冰雕神偶巍然而立;一架冰梯蜿蜓至山顶,上搭冰台,图腾旗迎风飘扬。整个祭坛气势宏伟,蓝天、白雪、彩旗、松门交相辉映,庄严肃穆,使人油然而生神圣之感。
   
   雪是神圣的,由天母阿布卡赫赫所赐,是天地间至洁之物,这种观念贯彻雪祭始终。雪祭吉日,各氏族长幼络绎不绝,奔向雪坛,向雪神献上圣洁的祭品:活牲、天禽、山果、饽饽等等。所有参祭人都要接受雪的洗礼,三大主祭人:萨满、穆昆、锅头必须雪浴,用雪擦身、洗脸,口含冰,化水漱口:祭神用具、神器要用洁雪擦洗;族人经彩门向神坛献祭时。皆用雪净身、净物,涤除污垢和邪秽;萨满达和穆昆达将族人取来的洁雪撒雪坛之地,为雪神妈妈降临,铺设至圣之路;雪神妈妈降临人间,给人间带来了吉详的瑞雪,使人间“灾难远遁,病魔驱走,兽群繁盛,子孙平安,冬猎顺当。”[3]
   
   满族萨满教雪祭的主要基调是敬雪、拜雪,因感恩而娱雪,惠祭雪神,这是雪祭的又一重要特征。在满族雪祭神坛上,活跃着二十儿位形态各异、职司不同的男女自然神、英雄神,他们或向人类传授生产、生育等方面的知识,或教授人类各种征服自然的本领和技能,或为人间除祛疾病和瘟疫,或给人间带来吉详和富饶。人类对他们充满了感恩的心理。这种感情突出表现在对雪神尼莫妈妈的态度上。在《报祭》神词中,萨满击鼓,向栖于九天的众神祇通报雪祭的喜讯:
   
   黑龙江畔的抢克索[4],
   
   冬月里选择吉顺的月日,
   
   在高高的雪山上敬设神坛。
   
   总祀穆昆达率众跪叩,
   
   萨满玛法祀祝众神,
   
   阖族集众虔诚雪祭。
   
   九层天上的雪呀,
   
   圣洁的雪呀,
   
   阿布凯格赫赐给人间。
   
   阖族同庆噶珊的大喜事呀,
   
   子孙绵延,
   
   福寿无疆。
   
   尼莫妈妈降临时,骑着一对白色母鹿,身披雪白皮斗篷,光抚大地四野,她展翅飞旋,宛如天鹅翩翩起舞。她的降临,给人间带来了吉详的瑞雪。代表尼莫妈妈的女萨满不断从雪褡裢中取出白雪,撒向天空,撒向族人,撒向村寨,撒向族人生活的每个角落。族人簇拥上来,吃雪,好一派惠雪的气氛。这种感情和心理在雪祭神词中表露得更为淋漓尽致:
   
   尼莫妈妈,
   
   骑着双鹿
   
   挂着雪褡裢,
   
   惠顾人间了。
   
   噶珊兴旺安宁,
   
   河川、岭谷,万道丛林,
   
   富饶充裕。
   
   瑞雪降临了,
   
   吉详的雪呀,
   
   幸福的雪呀,
   
   富庶的雪呀,
   
   阖族磕头致祭,
   
   刺杀鹿、猪、野鸡,
   
   血祭雪神。
   
   人类对雪的感激之情,在宗教仪式中,得到了尽情的宣泄。人类对雪怀着崇敬和热爱、感恩的真挚感情,标示着雪已由人类的异己力量变成为人类的知己,表现出人类取之自然,则回报自然,与大自然浑然一体的精神境界。
   
   自娱性是满族雪祭的又一特征。庄严的祈神典礼与走雪迷宫、闯雪阵、跳冰雪滑板、堆雪人、塑冰雕等自娱活动相结合,别有一番情趣。这种娱乐活动多由诸位英雄神率族众进行,它一方面锻炼、培养了后代勇猛顽强的英雄主义气概和在冰雪里识兽迹、辨方向、缚禽兽以及雪中滑行、跳跃,对雪性的熟识、掌握;另一方面,又展示了人类认识、利用、驾驭冰雪的经验与成就,表现了他们战胜冰雪后的喜悦、自信的心情。
   
   多林蛮尼是位善跳跃的英雄神,能连续跳过九个山头。此英雄神起源于氏族早期,在氏族迁徙、逃难等集体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率领族人跨山涧、越河流、过障碍。此神附体时,萨满则表现出超人的跳跃技能,常常单腿蹦跳,率族人跳跳板,并在放置于树叉中间的木板上滑行穿越。这种木板通常放在密林的树叉上,树树相连,板板相接,上铺洒冰雪,成为树上冰桥。各色代表氏族的图腾旗息于树端,形成各自的活动区,在多林蛮尼的率领下,族中后生竞相在树桥上跳跃、滑行,十分活跃。
   
   嘎哈山妈妈主司孽育人间万灵、万物。她降临时,指导族中男女英雄穿雪阵,缚禽兽。雪阵由密林、山包、洼地、冰场等组成,中央堆起数个雪包,内藏禽兽,外围用木杆围起,实是一个人工设计的小型围场。为寻觅女神指定的某种禽兽,男女赛手们先后穿密林、跃山包、过洼地,在形状各异的雪包前,凭着狩猎知识、经验,做出正确判断,将女神指定的禽兽从雪包中掏出,即为获胜。雪阵活擒、缚刺野兽更为惊险有趣。既不能使放于雪阵中的野兽逃出雪阵之外,又要将其活捉或刺毙,这不仅需要勇猛,而且需要机智,伏胜者被誉为巴图鲁。通过特殊而有趣的方式,传播了氏族狩猎生产的经验,培育了后代机智、勇敢的品格。走迷宫也是一种颇具特色的自娱活动。用雪坯砌成类似迷宫的雪墙,选出族中最强壮、聪明者参赛,谁能顺利走出,视为吉详,遂顺,推为总猎达。走迷宫寓含着人类摆脱了灾难,走向光明和幸福,培养了后代识辨方向等多种技能。此外,雪祭中还伴有堆雪人、做冰雕、雪雕、雪中捉鸟捕兽、雪中捉迷藏等多种娱乐活动,多彩多姿,别具一格。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雪祭探析

   
   【主祭萨满在祭坛前击鼓吟唱神歌,祈请东海女神德立克】
   
   二、雪崇拜意识的根源
   
   满族先世自古生息于荒寒漠北,与冰雪结下了不解之缘,对冰雪的崇拜悠远绵长。根据满族创世神话和萨满教神谕以及文献、民族学资料,考察雪祟拜的缘由及根源主要有三点:
   
   (一)恐惧感是雪崇拜观念最初产生的心理根源。满族先世生存的漠北“土气极寒”[5],一年中,“八月雪其常也,一雪地即冻,至来年三月方释”[6]。这种艰苦的地域环境给住洞穴,以采集、狩猎为生的满族先民,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如遭雪天,更有丧生的危险。因而,在初民的眼里,雪并非有助益于人类,而是超自然的异己力量。在满族创世神话中传讲,冰雪是恶神耶鲁里造的,是恶神系统,人类的异己力量。耶鲁里与阿布卡赫赫争夺宇宙统治权,与阿布卡赫赫打赌,说出世界上最美的颜色。阿布卡赫赫认为,最美最明亮的是白色,宇宙是金黄的白色,大地上的河流是滚动的白色,便回答白色最美。岂知耶鲁里把地母巴那吉额姆的白发偷来,在宇宙万物身上披上了永不消融的冰雪,象座座雪山,万物因此而死己,宇宙从此变成了寒冷的冰雪世界,阿布卡赫赫让太阳照射,狂风吹拂,但冰雪太厚,难以融化,所以雪天变暖要经过很长时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