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
满洲文化传媒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流传在海参崴一带的满洲民歌
·我们走的已经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大清国满洲旗人文化十项特徵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大清国满洲八旗四大家族
·满洲定名374年祭天聪汗文
·通古斯满洲红山文化玉箍形器试解
·满洲语语音和字母
·满洲清国开国元勋--何和礼
·现代满洲语使用者地理分布与历史渊源
·满洲语对现代汉语的影响以及满语遗存的体现
·喂,说你呐!
·Savannah Outen Official Goodbyes Video
·满洲文十二字头
·漂亮的刺绣满洲文十二生肖
·一个满族人的满洲语学习之路
·满洲语言文字发展史
·热情奔放的满洲鞑子秧歌
·后金国皇宫藏忽必烈画像
·请世界倾听福陵的哭泣~~~!
·古老而独特的满洲族现代婚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大满洲地区满族人过年习俗
·滿洲族文學與滿洲族民族意識
·大清国满洲皇陵建筑邮票
·满洲语日常用语
·谁创制了满洲文?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
·满洲民族特色美食:焖子
·实拍满洲圣山长白山雪狐
·摄影作品欣赏:满洲吉祥
·阿骨打学兵法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二】
·老明信片上的后金国盛京皇宫
·苏军撤出满洲被拆除后的工厂
·Map of Manchuria
·祝博讯网各位编辑们虎年吉祥
·清国世袭铁帽子王承传谱系
·满洲镶蓝旗人鄂尔泰正直且传奇的经历
·川岛芳子确遭枪决替死传闻为假
·满洲族传统民歌:长白山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通古斯民族众生相
·女真移民在河南
·川岛芳子生平
·祝博讯网站虎年吉祥进步
·口号下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美哈佛大学满洲语教授欧立德(Mark Elli ott)
·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是我的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三】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四】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满族舞蹈发展史》出版发行
·冬装满洲旗袍图赏
·通古斯满洲语基础词汇
·《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
·完颜阿骨打
·图说满洲三大怪~~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我们的努尔哈赤我们的领路人
·大清国皇家萨满教祭祀中牺牲、祭品和歌舞的供献
·承德举办《承德满族》首发式
·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民俗人物集成
·一名士兵眼中的慈禧
·兼收并蓄的满族传统音乐
·亲历满洲国崩溃
·黑龙江瑷珲地区满族人习俗
·通古斯滿洲仙女神話中所呈現的功能意義
·德國之聲:為拯救滿語而努力著!
·满洲人入关前的策略管理
·描写掠夺满族人土地的小说
·大清国陆军部尚书铁良墨迹
·肅親王滿洲文奏摺原稿
·“亡族奴”们,醒醒吧!!
·满洲族人应该记住的八句话
·旗女旧影
·海东青
·满洲入关征服中国军事思想
·满洲语学习书籍介绍
·《满语文教程》出版发行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海东青
·Eight Banners
·通古斯女真后裔赫哲族鱼皮画
·满族大作家穆儒丐的文学生涯
·黎明前的黑暗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一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蒙古高原的自然环境适合游牧,不过,日子也过得很辛苦。除了短暂的七、八月是美丽的夏季之外,九月中以后随时就会下雪了。冬季苦长,一般的温度是零下二十几度,有些地方更可以低到零下四十几度。而春季多强风,气温会在骤然之间急速下降,日夜温差也大。所以,婴幼儿以呼吸系统疾病死亡的人数占第一位,儿童的死亡率1992年蒙古国红十字会的报告数字是每一千人中有六十八到七十二人,这个数字是很惊人的。
   

    自古在这座广大的高原上生息的游牧民族,人口都不能与在亚洲大陆东南角发展的农业民族相等,也因此,蒙古民族对下一代特别疼惜。在六十年代,蒙古国(当时还在苏联控制之下,称蒙古人民共和国)曾经大力鼓励生育。但是,这样的政策推行了多年之后,就有了一个现象,每年有约七万七千个孩童出生,1992年的报告里,蒙古国有两百二十万总人口,其中百分之四十九,是十六岁以下的儿童,因此政府又希望人口出生率能稍稍降低一些。
   
    而在内蒙古自治区,文革时的统计数字,蒙古人有两百万,三十年之后,现在有三百多万。但是,可怕的是,在这块土地上,政府政策鼓励下汉人移民大量增长,全区总人口在今天已经达到两千八百多万,就是说,在这个原来应该是蒙古游牧生息的土地上,如今暴增了两千四百多万农业人口,自然生态因此而受到无可弥补的损害,草原严重沙化,蒙古人在自己的家乡,无论是工作还是受教育的机会都被占据了。也许,这是我心中潜藏着的恐惧与悲哀,因此,在那天晚上,当那位先生问“为什么蒙古人会这么少?”时,我冲口而出的答案竟是:“为什么中国人会这么多?”其实,“少”与“多”之间,本来应该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距离遥远,如果认识够深,两者原来都可以或老死不相往来,或是彼此相容,相安无事的。但是,当两者紧邻,少与多的相差非常悬殊,而又不能彼此了解的时候,问题就会非常严重了。
   
    我有个矛盾的心结,我很不喜欢大陆把所有的汉民族之外的都总称为“少数民族”。其实,蒙古民族在世界上的总人口数有八百万(也有一说接近一千万),如果与北欧的冰岛和南太平洋上有些岛屿国家比较起来的话,她的人口也不能算少,是足足可以保持一种文化、保有一个国家的基础了。可是,我又不能不承认,和中国大陆十二亿人口相比的话,她的人口又实在是不能算多。在十二亿人口的阴影之下,内蒙古自治区的三百多万蒙古人几乎是微不足道的蝼蚁。比如那十年,如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是中国人民的一场恶梦,可是,好像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那更是内蒙古自治区里蒙古民族的一场大浩劫啊!
   
    据大陆官方的统计数字,“文革”当时,中国人口总数有六亿,受到牵连迫害的人有一亿之多。当时内蒙古人有两百万,受到牵连迫害的官方数字一直没有统计出来,民间的数字是六十万人。被迫害致死的内蒙古人,官方宣称是“只有”一万多人,民间的数字却是接近四万,这四万人全都是知识分子、文化精英,因此就成了三十年之后也无法弥补的文化断层。三十年过去了,六亿人口如今已经变成十二亿,但是两百万人口,充其量也只增加到三百多万而已。在这里,“多”对于“少”来说,已经不只是对今天和明天的生存威胁,更是对昨天已经过去了的历史的漠视与忽略了。因此,三十年前,两百万内蒙古人民的一场大浩劫,因为那六亿人口的创伤的巨大,便显得非常的微不足道了。悲痛只能放进最深最深的心底,几乎没有任何人来关心来询问。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原来并不是只有一种方式。“多”并不就应该要再无限地并吞,“少”也应该有继续存在的价值。文化的精彩之处,就在于繁复的差异,若是因为自己是“多数”,便把他人的“少数”视为一种多余和不必要的存在时,悲剧就一定会上演了。
   
    每一种文化从地球上消失之时,整个人类的生命力都会受到一些伤害,“到了最后,当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种独大的文化的时候,其实也就等于没有文化了。”蒙古学者札奇斯钦教授在他的《蒙古文化与社会》里第一章第一页上就谈到了中国的农业社会与蒙古的游牧文化之间的关系,他说:“在东亚,是以中国文化为主的。它的影响,曾广被于东北方的高丽与日本,和位于南方的印度半岛的越南。可是直到近代,它对于长城以北游牧社会文化发展的影响,并不显著。同样的,这些游牧民族,虽然也在长城以南建立过朝代,但是他们的文化,也未能对农业社会产生了什么大的影响。说明这两个世界的地理距离虽然很近,可是文化距离却是相隔颇远。正如儒教是东亚社会文化的典范,在北亚草原,突厥——蒙古等游牧民族的文化也形成了他们独特的形态。”在地理距离上这么近,常常就会让人误以为在文化距离上也不会很遥远。因此,当“多数”以自己的本位文化来解释“少数”的时候,就一定会造成许多误解与伤害。
   
    比如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突然间被提起来的《外蒙古独立》的问题。因为从小接受的教育(指台湾),美丽的蒙古高原必然是在中华民国的疆域之内,所以一提到她的“独立”,就会让所有的中国人都觉得心中疼痛。有官员坚持要保卫国土,有学者大声疾呼要捍卫国魂,有教师投书报纸说:“外蒙古脱离祖国独立,是中国近代史之耻。”可是,如果往历史真相里去探索,如果在小学课本里的历史能够说出真相,所有的中华民国人民,其实不必要担负这样的痛苦的。
   
    我们不会对日本、韩国和越南的独立有任何意见,因为我们从小就知道他们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关联。可是,我们忍受不了外蒙古的独立,因为,我们从小就认为蒙古和中国应该是一体的(指台湾)。但是,如果静下心来想一想,对于中国来说,历史上的蒙古一直都是侵略者,“元朝”是他入侵成功,明朝时的“北元”是他战败之后重回蒙古高原时,汉人对他称呼。在清朝时才被满洲人所灭,清人以征服的先后,趁戈壁南北的蒙古为内札萨克和外札萨克,这就是如今大家所知道的内蒙古和外蒙古的由来。1911年,国父辛亥革命成功之前外蒙古在活佛哲布尊丹巴的率领之下,也脱离了满清政权宣布独立。内蒙古因为王公的腐败怕事,最后安静地归入了中华民国的管辖之内。所以,外蒙古的祖国,从来都只能是外蒙古,他的独立,对中国近代史来说,又何耻之有?!!
   
   席慕蓉谈如何看待蒙古国的独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