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满洲文化传媒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二季】
·《满蒙文化关系研究》出版发行
·通古斯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臭名昭著的大一统思想创立者
·清国“九门提督”管的是哪九门?
·满洲还愿歌
·通古斯萨满教文学的基本内容
·乌咧咧一大堆
·"中华文明"的笑谈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族萨满教家庭祭祀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三季】
·《满族社会组织和观念体系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
·蒙古族萨满教的六大体系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台灣军事学讲义:萨尔浒大捷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满洲族史(清史)入门小资料
·大清国八旗满洲各旗佐领详表
·满洲语歌曲:海东青xongkoro
·满族人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没有满文标识?!!
·满洲文《新疆满洲族史》
·Šongkoro (海东青)
·善耆临终给溥仪上的遗折全文
·大清国满洲八旗亲王名单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满清兴亡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四季】
·一幅描写掠夺满洲资源的油画
·合作成立满族文化有限公司
·图伯特人与土拨鼠
·滿洲實錄
·◎满洲原起◎八旗原起◎八旗方位◎满蒙汉旗分◎八旗姓氏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五季】
·欽定滿洲源流考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中的诸神
·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郎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八旗满洲当之无愧的黄金家族
·满洲可汗努尔哈赤的一生
·何世环老人满洲语说部
·满洲尊者皇太极的一生
·旗人作家老舍(关纪新)
·通古斯女真人及其开国历史
·外族统治下的汉族中国人
·简明满语教程满文讲义下载学习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孔子儒教对少数民族就是毒药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五季】
·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康熙朝国语满洲文奏折选登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图说腐败汉文化对原住民族的残害
·通古斯满洲八旗子弟图赏
·Shamanism
·散失在国外部分清代档案文献概况
·闻名世界的通古斯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六季】
·努尔哈赤是“野猪皮”的意思吗?
·滿族著名小吃薩琪瑪
·1500万满洲族人一起呐喊!!
·满族圣地长白山土改运动纪实
·剑桥中国明代史关于满族崛起建国的描述
·1910:清朝皇族少壮派的"新政"难题
·听听大清国皇帝们说的母语----满洲语
·满洲圣地抚顺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格格与藏族小伙喜结良缘
·满洲吉祥三宝人参 貂皮 乌拉草
·满族人王中军王中磊中国娱乐头号天团(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习俗
·不存在的汉族和人造中华民族
·大满洲国建国功劳章
·中科院满族常务副院长白春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和碩肅忠親王善耆碑原文
·萨满教英雄崇拜与北方民族的心理素质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七季】
·滿洲時代
·满洲风情
·通古斯满洲族人的滑冰国俗
·满洲赤子
·愚昧野蛮道德沦丧的中国人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六季】
·通古斯八旗满洲图赏
·滿洲時代
·通古斯渔猎民族特色鱼皮衣
·满洲语歌曲:跑南海之丰收(萧韩演唱)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通古斯满洲族家族祭祀活动
·满洲文十二生肖剪纸
·满洲人过春节年画
·通古斯满洲族起源和满语源流
·新宾满族剪纸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满洲族始祖武笃本贝子
·Tasha塔斯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最后的巴图鲁--晚清满洲八旗军们的最终结局
   
   引子
     首先,偶承认偶是个非常八卦的人,看晚清史始终有个疑惑,辛亥年,大清嫡系的八旗兵那里去了,大多数史书都说是腐败了,偶却不大相信,要做一番详考。果然有很多收获,一起分享一下。基本上按驻防,番号,军备,人物,事件,尽量用图标表述,方便嘛,
     
     湖北武昌
   
     武昌是没有驻防旗营的,但是在第8镇中有旗兵建制,双十夜,有交火,因此要备述。
     
     
     陆军第八镇
     (辖步兵第15,16协,炮兵第8标,马军第8标,工程第8营,辎重第8营,宪兵营,教练营)
     步兵第15协 (下辖第29,30两标)
     
     第29标,第1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
      第2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一部调天门、潜江)
      第3营驻襄阳,郧阳
     第30标 第1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旗兵营)
      第2营驻汉口(旗兵营)
      第3营驻武昌城内右旗下(各棚有一名或两名旗兵安插)
     步兵第16协 (下辖第31,32标)
     第31标 第1,2,3营皆调四川
     
     第32标 第1营调四川
      第2营驻武昌城外南湖(旗兵营)宜昌
      第3营驻宜昌
     炮8标 第1,2,3营皆驻武昌城外南湖
     
     马8标 第1营驻武昌城外南湖(其中2机关枪队调入督署,旗兵)
      第2营驻襄阳
      第3营驻武昌城外南湖
     
     工8营 驻武昌城内黄土坡
     辎8营 驻武昌城外平湖门
     宪兵营 驻武昌城内黄土坡 (旗兵营)
     教练营 驻督署内
     
     陆军混成二十一协
     (辖步兵第41,42标,炮兵第11营,马军第11营,工程第11队,辎重第11队)
     
     步41标 第1营调宜昌
      第2营调岳州
      第3营驻武昌城内左旗下
     步42标 第1营驻汉口
      第2营驻京汉铁路
      第3营驻汉阳兵工厂
     炮11营 驻武昌城外塘角
     马11营 驻武昌城外南湖
     工11队 驻武昌城外塘角
     辎11队 驻武昌城外塘角
     
     陆军测绘学堂(约有200名工程营学兵,旗人两名),并陆军中学堂。
     
     废话不说,但说旗兵。
   
     事发前,督练公所总办铁忠(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就曾建议以30标第一营旗兵换防楚望台军械库工8营,为黎元洪所阻,黎的托词是:“楚人素多谣,吾人今宜处以镇静。谈革命者,不自今始,余亦不能保其必无。如革命党果多,则鄂事难料,少数旗兵,何济于事?满、汉界严,始有革党,今以旗人换守军,民多误会,反为革命所乘,藉以煽惑。据余管见,工程营兵多武(昌)黄(陂)子弟,多有父母妻孥在近,而前营长李克果,感情融洽,不若仍以工兵专守,添派李前营长监之”。因为张彪是工8营直属上司,护短,也首恳。鄂督瑞澂本想依从铁忠的意见以旗兵换防.见此作罢。失去了第一次机会。
     事发中,第32标3 营,队官楚瑛率部2队(旗兵200人)于城外长虹桥设防,堵截入城之炮8标,初战利,后城内敌援军出,约2百人,南湖之敌亦绕城而来,至此腹背受敌,力不支,溃。第30标1营管带郜翔辰始则坚闭营门,继而率部出击蛇山炮兵阵地,途中遇吴醒汉部,误为友军,纳之归营,及天方微明,吴反戈一击,郜部退。队官重光率部入卫藩库,皆没于阵。午一时,郜率残部奇袭咨议局,都督黎元洪避走,卫队至,出忠孝门,至东湖,为民团所击散。守卫藩署之机关炮2队,见瑞督走,亦溃。宪兵营,初闻变,拟攻楚望台,以寡敌众,终殉。其余,混编于各部中之旗兵,皆于梦中为变兵所戕。特陆军小学举人教习迎熹,事发时端坐讲堂不去(真强,陆军小学之张振武所部将校团,号称党中最激,迎熹居然从容赴死,教师搞什么政治,书读的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守汉口之30标第2营,闻武昌变,继受攻,亦溃。
     
     湖北荆州
     荆州有驻防旗营。荆州城内有墙贯南北,分东、西两城。汉人居西城,满人居东城。有大小箭场诸武备。将军连魁,下辖左右两翼,左翼副都统桓龄,右翼副都统松鹤。各统劲卒约1.5千人,有克虏伯陆战炮四尊,过山炮十二尊。辛亥,武昌变闻,荆州谣曰:旗人必丧马河下。不数日,宜昌军变,军分四路,合攻荆州,七日间,外围皆陷,粮道亦断。苦战逾月,湘西,安襄之敌徐至,外城失,左翼副都统桓龄自戕,3日后,将军连魁举城降。
     
     浙江杭州
     杭州驻防旗营驻防于湖滨一带,分内外城驻防。
     内城:平海门驻满洲正白旗
      承乾门驻满洲正黄旗
      延龄门驻前锋营
      拱宸门驻满洲正红旗
      迎紫门驻满洲厢白旗
     外城:钱塘门驻满洲正黄旗
      武林门驻满洲厢黄旗
      艮山门驻满洲厢红旗
      望江门驻满洲正白旗
      侯潮门驻满洲正黄旗
      凤山门驻满洲正红旗
      清波门驻满洲厢白旗
      涌金门驻满洲厢黄旗
      庆春门驻汉军
     辛亥,旗营时有人枪不足万数,会省垣浙军变,攻外城,欲由武林门入,正红旗防御额特精额与之战,所部皆剁死,继而抚署陷,浙抚增韫(蒙古镶白旗)成擒。天明,谋攻满城。都统德济(满洲镶黄旗,时杭州将军一职虚悬,由其暂代。事发时犹宿拱辰桥日租界娼簝),闻变,惧甚,拟降。贵林者字翰香,满洲正红旗,力劝之,不听,遂以城降。贵林并其子量海皆被戮,余部多徙至上泗务农。主杀其者,杭州警察总监沈钧儒,亦甲辰翰林出身。(这个开国大典上的白胡子,偶本还以为他满儒雅的,没想到年轻时候还是江湖上的扛把子),此外还有一个插曲,据说旗营之炮拴为一童子所盗,故无力战。童子张氏者,稍长由民府保送商校,其后亦富贵。
     
     江苏江宁
     时江苏京口有旗营之设,由副都统载穆统摄。麾下精兵数千,并有舟师。会苏抚程德全反正,传檄各地,人心渐去。商会请和议,遂降,载穆以宗室故自戕。京口为江宁之门户,江宁将军铁良字宝臣,满洲镶白旗人。监生出身。早年曾充荣禄幕僚,协助处理军事事宜,潜心陆军,自诩知兵,留日士官第一期。历任陆军部尚书多职。宣统间,谋削袁氏兵权,设禁卫军,为专司训练禁卫军大臣。后因党争去职,出江宁将军。江浙联军会攻金陵,募旗兵凡10余营,苦战逾月,力不支,引去。城内旗营多有以火焚其室,举家而殉者。皆葬城郊,旗营大部毁于火。
     
     福建福州
     驻防旗营与驻闽湘军势成水火。双方皆有备而战。
     孙道仁字静山,湖南慈利人,其父为淮军名将孙开华。所部为新军第10镇。时驻闽湘军为;
     第10镇38标3营,骑1队,炮2队,克虏伯过山炮4尊,工程兵2队,辎重1队,宪兵2队,39标1营,新募兵2营,退伍兵2队,炸弹1队,民团义勇及体协若干(好么,运动员也得上阵)。总指挥第20协协统许崇智。
     
     朴寿字仁山,满洲镶黄旗人。举人出身,时任福州将军,所辖旗营为:
   
     福州驻防旗兵2.5千,捷胜营2千名,教员文楷所组杀汉团5百名,大刀冲锋1队,气龙洋油放火1队。共5千余。
     
     战事过程无甚可述,民军虽初被创,然辄随时募集,旗军以猛斗故,伤亡多,卒败溃。将军朴寿被执,受挫辱,不屈,遂支解之,弃尸山下。总督松寿字鹤龄,满洲正白旗,吞金以殉。
   
   
捍卫国家,满洲八旗们的最后抵抗!

   
     
     广东广州
   
     羊城时内有各军。
   
     济军3千,龙济光所部皆桂人,战力强。为张鸣岐亲军。张字坚白,号韩斋。山东无棣人。举人出身。曾就馆于岑春煊家,颇得器重。称为“智囊“。后保荐任广西巡抚.继而督粤(此人创多个记录,有清最年轻的总督,汉人兼旗兵驻防将军之一人),闻武昌变,加之水师提督李准暗通民军,与之不睦,逃港。龙部窥测风向中。
     陆师提督驻节惠州,水师提督驻节虎门,皆与民军通款。最有趣的是李准,居然把自己的坐舰“江清号”改名“江汉号”,二五仔之心昭然若揭。
     省城新军2标8营,但建制,人员不全。
     旗兵驻防共8千余,新军4营,有炮1队,步军营1千,旧军5千。
     乱方起,筑街垒,徐和议。将军春禄.蒙古正黄旗.以前任将军皆以暗杀死,会民党势大,加之己为蒙人,无必死心,遂以旗兵接受改编,允照发饷。改编后,编为广东陆军第16,17,18营,基干全撤,派驻外防潮汕,雷州,高州,不奈苦,皆散之。(陈炯明,这个仆街,挑这三个好地方,即便现在也是以治安状况良好闻名全国DI)。留城驻军,求发解散恩饷,胡汉民也不含糊,照批同意,不过取饷地,大笔一挥,书“黄花冈”三字,旗人恐甚,皆散去。(胡也是烂仔一名,枪械已交,如之奈何)
     
     陕西西安
   
     时西安驻防之军记有:第39混成协,共2标,3千人枪。山炮3队,有炮18尊,骑兵1队,工程,辎重各1队,统领为张凤翙,字翔初,陕西咸宁人,留日士官骑兵第6科毕业。所部多会党,亦有回民新兵数队,极骠悍。
     满城旗兵,步军万余,马甲3千,将军文瑞,钮祜禄氏,满洲镶红旗人.世袭男爵。
     过程,九月初一日,适休假。变军分道入城,先下军械局,继攻抚,藩,道各衙门。巡抚钱能训避入幕僚家中,外城皆陷(钱据说以左轮手枪自裁,但未死,民元后,任过国务总理)。暮,旗兵以骑兵分数道出击,颇有斩获。初二日,晨7时,秦陇复汉军攻菜市大门,继而分军攻东、南门,旗兵伤亡颇重,午时,以炮攻东门,城破,进满城,终夕巷战,初挨户争夺,久不胜,乃以火攻,烟焰张天。文瑞见势去,投井死。初三,战罢,清点,满城户不足3千矣。
     
     晋陕甘宁青新诸省
   
     晋省太原,有满城之设,但员额不多,阎锡山首义三晋,初以炮击之,复晓喻之,遂降。未几,旗兵管带熊国斌欲效忠清廷,诡称有要事请谒,阎允入见。及进,即拔枪射阎,阎伏地未被击中。护兵开枪打伤熊腿部,夺下手枪,当即将熊拖至营门外灰窑内活埋。熊部旗兵闻讯溃散抢劫。阎亲带执法队巡视各街,格杀旗兵百余人,市面方渐趋平静。
     甘,凉州旗兵皆隶于陕甘总督长庚麾下。长庚字少白,伊尔根觉罗氏,满洲正黄旗.以县丞保知县,以战功累迁至陕甘总督。但处事寡断,西省人多称之为:“长半年”意拖沓。会各方变报闻,犹疑不定,幸升允至,乃请之为帅。(升允字吉甫,号素庵,蒙古镶黄旗人。举人出身。历多要职,因反立宪被革,闲居西安。长安军变,由东柳巷家中逃出,出险境,沿途召集旧部,至兰州。与甘肃长庚,西宁办事大臣庆恕,宁夏马安良等合兵,共有军,马,步,防凡70余营, 2万余人,兵进潼关,入咸阳,踞长安仅50余里。秦陇复汉军,力不能支,将溃。时升允踌躇满志,拟下长安后,谋迎幼主西迁,图恢复之计。但袁正行逼宫之事,恐西军盛,乃密令毅军20营入秦暗助汉军,西援凤翔,东援乾州,并以朝廷之命,矫诏升允,嘱其不得东进。及至退位诏下,升允知为袁所卖,然又须尊诏而行,挂印而去,长庚亦随其去,西军遂散去。升日后避居俄国,作诗曰:“老臣尚在此,幼主竟何如.倘遇上林雁,或逢苏武书。”(这位仁兄其实是蒙俄混血儿,不去玩大蒙古国,反倒为满洲国奔走呼号,而且还自比苏武,实在是看不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