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满洲文化传媒
·请世界倾听福陵的哭泣~~~!
·古老而独特的满洲族现代婚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大满洲地区满族人过年习俗
·滿洲族文學與滿洲族民族意識
·大清国满洲皇陵建筑邮票
·满洲语日常用语
·谁创制了满洲文?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
·满洲民族特色美食:焖子
·实拍满洲圣山长白山雪狐
·摄影作品欣赏:满洲吉祥
·阿骨打学兵法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二】
·老明信片上的后金国盛京皇宫
·苏军撤出满洲被拆除后的工厂
·Map of Manchuria
·祝博讯网各位编辑们虎年吉祥
·清国世袭铁帽子王承传谱系
·满洲镶蓝旗人鄂尔泰正直且传奇的经历
·川岛芳子确遭枪决替死传闻为假
·满洲族传统民歌:长白山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通古斯民族众生相
·女真移民在河南
·川岛芳子生平
·祝博讯网站虎年吉祥进步
·口号下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美哈佛大学满洲语教授欧立德(Mark Elli ott)
·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是我的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三】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四】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满族舞蹈发展史》出版发行
·冬装满洲旗袍图赏
·通古斯满洲语基础词汇
·《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
·完颜阿骨打
·图说满洲三大怪~~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我们的努尔哈赤我们的领路人
·大清国皇家萨满教祭祀中牺牲、祭品和歌舞的供献
·承德举办《承德满族》首发式
·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民俗人物集成
·一名士兵眼中的慈禧
·兼收并蓄的满族传统音乐
·亲历满洲国崩溃
·黑龙江瑷珲地区满族人习俗
·通古斯滿洲仙女神話中所呈現的功能意義
·德國之聲:為拯救滿語而努力著!
·满洲人入关前的策略管理
·描写掠夺满族人土地的小说
·大清国陆军部尚书铁良墨迹
·肅親王滿洲文奏摺原稿
·“亡族奴”们,醒醒吧!!
·满洲族人应该记住的八句话
·旗女旧影
·海东青
·满洲入关征服中国军事思想
·满洲语学习书籍介绍
·《满语文教程》出版发行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海东青
·Eight Banners
·通古斯女真后裔赫哲族鱼皮画
·满族大作家穆儒丐的文学生涯
·黎明前的黑暗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一季】
·沈阳满洲族人掀起学习母语热潮!!
·潰是大一統的宿命
·海东青雕塑作品欣赏
·满洲族人重整世谱誊写式样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金小史
·探秘通古斯满族古部落鹰文化
·86岁满洲族老人传授母语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二季】
·《满蒙文化关系研究》出版发行
·通古斯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臭名昭著的大一统思想创立者
·清国“九门提督”管的是哪九门?
·满洲还愿歌
·通古斯萨满教文学的基本内容
·乌咧咧一大堆
·"中华文明"的笑谈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族萨满教家庭祭祀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三季】
·《满族社会组织和观念体系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
·蒙古族萨满教的六大体系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台灣军事学讲义:萨尔浒大捷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满洲族史(清史)入门小资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内容提要
   
    犹太民族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犹太民族与土地关系的发展史,这是因为犹太民族的每一次历史变迁都是犹太民族与土地关系的变迁:犹太民族的大流散是其失去土地的时期;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是犹太民族重新拥有土地的过程;以色列建国是两千多年来犹太民族第一次以主权国家身份拥有土地;阿以矛盾和冲突的根本原因在于对土地的争夺,而这一矛盾和冲突的最终解决依然要回到土地问题上来。所以说,犹太民族与土地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

   
      关键词 犹太民族 应许之地 犹太复国主义运动
   
      土地是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生存和生活的基础,因此可以说,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与土地的关系都是密不可分的。但是,犹太民族与土地的关系不仅紧密,而且特殊,这种特殊关系反映在犹太民族的每一次历史变迁中。因此,犹太民族的历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犹太民族与土地关系的发展史。
   
      当亚伯拉罕率希伯来人抵达迦南时,犹太民族就与迦南这片土地产生了关系。只是古犹太民族驾驭土地的能力非常有限,因此当迦南发生旱灾和饥荒时,犹太民族便离开了迦南,迁徙到了尼罗河三角洲,而埃及法老的残暴又迫使犹太民族从埃及的土地上撤出。大卫王时期,古犹太民族所控制的土地面积不断扩大,战略要塞耶布斯(即今天的耶路撒冷)成为国都,国家版图扩大到北起黎巴嫩山,南至埃及边界,西起地中海沿岸,东达约旦河西岸。①后来亚述、新巴比伦、波斯、马其顿及罗马的入侵使得犹太民族与迦南的土地关系不断弱化,及至135年罗马皇帝哈德良下令将耶路撒冷犁耕为田,不准犹太人跨入一步。②这时犹太民族与迦南的土地关系弱化到了极点,即犹太民族失去了对迦南这片土地的所有权和控制权,犹太民族的悲惨遭遇从此拉开了序幕。
   
      一个民族没有土地,这个民族就没有生存的根基。犹太民族流散到世界各地之后完全失去了与土地的关系,因为所在的寄居国大都限制犹太人拥有土地,例如,欧洲国家在法律上禁止犹太人占有地产,而基督教会也不准犹太人及其帮工在星期天去田间劳动。③无地的犹太人游离于寄居国主流社会之外,同时也成为寄居国转移国内矛盾的替罪羊,排犹、反犹甚至后来屠犹的恶梦时刻笼罩着他们。自13世纪末,欧洲各国掀起阵阵驱犹浪潮,1290年英王爱德华一世把1.6万名犹太人逐出英国,1306年、1394年法国两度驱逐犹太人,1492年后西班牙伊萨贝拉女王将20多万拒绝改宗的犹太人全部逐出。①20世纪30年代,纳粹德国屠杀600万犹太人则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绝人寰的灾难。正如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先驱平斯克所言,没有祖国的犹太人在寄居国只能是乞丐而非客人,他们在经济上的成功引起了人们的嫉恨,他们的无权地位又使他们成为平息大众不满情绪的牺牲品。②因此要改变犹太民族的命运,必须改变他们的无地处境。
   
      “应许之地”(the Promised Land)不仅是犹太复国思潮中的重要思想,而且也是犹太民族从宗教中寻找与巴勒斯坦这块土地有“不解情缘”的理论依据。按犹太教的说法,“应许之地”是上帝许诺给犹太民族的土地,也就是说,对犹太民族而言,这种宗教上的“合法性”赋予了犹太民族拥有巴勒斯坦这块土地的“绝对权利”,这种权利是“与生俱来”的。因此在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中,“应许之地”的说法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不仅成为流散的犹太民族的奋斗目标,而且还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强大动力,身处异乡的犹太人彼此之间轻轻的一句“明年在耶路撒冷”成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助推剂。
      “应许之地”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指明了方向,而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具体实践则是不断以各种方式获得巴勒斯坦土地并在这些土地上站稳脚跟的过程。在19世纪60年代的“热爱圣山”运动中,犹太民族开始从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手里租种土地,后来便尝试购买一些巴勒斯坦土地,而当时巴勒斯坦的情况也为犹太民族买地创造了机会。在这片土地上,买地的机会一直在涌现。③1872年,土耳其政府出售杰里科附近的4000姆④土地,犹太执委会通过各种努力最终买下了这块土地。19世纪末期,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已经衰落,繁重的税收使得大量土地荒芜,许多有权势者急于将土地脱手。在这种情况下,犹太各机构及个人从富有的阿拉伯地主手中买到其中大片的土地。⑤1878年,犹太人在雅乌尼村购买了4200姆田地。到1914年,犹太人已经占有巴勒斯坦2%的土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勒斯坦成为英国的委任统治地,虽然巴勒斯坦的统治权发生了改变,但是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并没有停止其在巴勒斯坦买地的步伐,从1920年到1923年,犹太人在巴勒斯坦新购的土地达到148780姆。⑥
    1933—1935年,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又购得172012姆土地。随着购买土地面积的不断增大,犹太民族在巴勒斯坦的势力也在不断增强,除了在购买的土地上耕种外,还向巴勒斯坦大量移民,兴建移民村,发展经济以及简单的军事组织,从而在巴勒斯坦慢慢地站稳了脚跟,犹太民族的家园初具规模。
   
      1948年,以色列根据联合国通过的分治决议在巴勒斯坦建立自己的国家,并分得1.4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虽然土地的数量不多,但这毕竟是两千多年来犹太民族第一次以主权国家身份拥有土地,从此犹太民族大流散的历史结束了,犹太民族的无地处境改变了,犹太民族终于有了自己的祖国。正如其他民族一样,在主权国家里独立生存乃是犹太人的自然权利。⑦
   
      犹太民族非常珍惜其所拥有的土地,并在这些土地上创造了很多奇迹。首先是大量移民涌入,建国头10年,总计有90.5万犹太人移居以色列,移民的大量涌入解决了以色列人口稀少的问题,也增强了以色列的生存能力;其次是经济迅速发展,经过20年的不懈努力,以色列的耕地面积从1948年的不足160万姆增加到了1969年的410万姆,粮食产量增长了3.6倍,蔬菜产量增长了2.7倍,肉类产量增长了12.7倍,到20世纪60年代初,以色列农产品的出口已超过了进口。①工业方面的发展也很迅速,工业结构逐步完善,工业产值逐年增加,旅游、航运、保险等也为以色列的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拥有了土地的犹太民族以自己的勤劳诠释其对土地的深厚感情,这种深厚的感情不是一般民族所能体会到的,只有经历了特殊历史发展进程的犹太民族才会有这种感情,犹太民族与土地的关系深深地融合在一起。
   犹太民族与土地的特殊关系

      由于阿拉伯国家不愿意承认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存在,在以色列建国后的第二天,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国家试图以战争的方式剥夺犹太民族在巴勒斯坦所占有的土地,而以色列则是被迫应战,然而战争的进程改变了战争的性质,结果以色列由被迫应战变为侵占阿拉伯国家的土地。第一次中东战争结束时,以色列控制下的土地达到20850平方公里,比原来联合国分治决议规定的面积多出了6000平方公里,占整个巴勒斯坦面积的80%。②以后的几次中东战争几乎都含有以色列对土地的不当追求: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六日战争”)中,以色列侵占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原在约旦控制下的约旦河西岸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地,所占领土相当于本土面积的3倍;③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时,埃及收复了苏伊士运河东岸3000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以色列却在苏伊士运河西岸重新占领埃及19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④第五次中东战争结束时,以色列仍在黎巴嫩南部控制着约850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安全区”。⑤
   
      以色列建国后爆发的五次中东战争表明,以色列对土地的不当追求是引发战争的主要原因。同时,以色列对土地的不当追求也严重影响了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恶化了犹太民族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生存环境。阿以问题的最终解决依然需要回归到土地问题上来,土地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的解决就缺乏坚实的基础,阿、以双方就不可能真正化解彼此间的恩恩怨怨。以色列建国后通过数次中东战争占领了大量阿拉伯国家的土地,虽然说占领的这些土地在一定历史时期增强了以色列的战略纵深,但是周边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的敌视却进一步加深了,这些邻国时刻都想收复失地,以色列与阿拉伯邻国的边境冲突时有发生。如果以色列不归还所占领的土地,阿以问题的最终解决则是一句空话。
   
      第四次中东战争使以色列深刻地意识到,土地不等于和平与安全,要获得真正的和平与安全,就需要改善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逐步归还所占领的阿拉伯国家的土地。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签订了《埃以和平条约》,埃及收复了西奈半岛约2/3的地区。1982年4月25日,除塔巴地区之外,以色列全部撤出西奈半岛;1989年3月15日,以色列撤出了塔巴地区。⑥1993年,以色列与约旦签署了《和平框架协议》,1994年两国签订的《华盛顿宣言》宣告两国战争状态结束。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关系也有了突破,1993年,双方相互承认;1995年9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签署了《关于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过渡协议》,此后,以色列撤出了约旦河西岸6座阿拉伯城镇;2000年5月24日,以色列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撤离黎巴嫩南部的“安全区”;①1999年1月,以色列议会通过了有关以色列从戈兰高地撤军的“戈兰高地议案”,虽然到目前为止,以色列还没有完全撤出戈兰高地,但是以色列正在进行积极的筹划。随着以色列逐步归还所占领的阿拉伯国家的土地,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也慢慢步入了正常化发展的轨道,以色列与埃及、约旦等国家的经济合作已经开始。1994年9月30日,海湾合作委员会六国(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卡塔尔、巴林、阿联酋和阿曼)发表声明,正式宣布部分取消对以色列的间接经济制裁。②由此可以看出,以色列逐步归还所占领的阿拉伯国家的土地不仅可以改变失地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而且还具有溢出效应,即改善以色列与非周边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2005年3月,以色列同意向巴勒斯坦移交杰里科等3座约旦河西岸城市的安全控制权,虽然关于移交的具体事项没有定下来,但这足以表明阿以问题的最终解决必然与土地问题紧紧相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