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
满洲文化传媒
·俄罗斯的传统婚礼
·荣禄;本性英烈的满族大佬
·黎明前的黑暗
·游览斯大林的别墅
·肅親王善耆圖集
·地球人都知道:
·愛上美籍國父孫中山的下場
·《纽约时报》一篇无知无耻的文章:徒步走遍朝鲜半岛,一个新西兰人的梦想
·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
·东北师范大学满文书法笔会(一)
·俄罗斯与中国谁瓜分满洲土地多?
·令人叹为观止的木雕塑
·俄国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汉同文类集》 抄本
·尊严荣誉与无能耻辱的差距
·日本武士有趣的事实
·《辽宁满汉混合语调查研究》
·长白山下满洲语训练营写真
·游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兵工厂
·柏林墙图集
·20世紀世界三大惡魔
·中国长城自古以来汉人的国界线
·非洲圭亚那发行清国皇帝溥仪邮票
·满洲文《清文监》
·大连星海湾浴场掠影
·作秀的花瓶满族“代表”们
·1991年8月俄罗斯政变图集
·满洲渔猎民族的祭天享鹊习俗
·在大连星海湾游玩的俄罗斯人
·历史总是很有耐心地等待被侮辱者的胜利
·岫岩满族的语言与文化
·手绘满洲文文化衫:mudan--韵
·首届“国际满文文献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岫岩满洲语教学基地挂牌
·满洲文与满洲文古籍文献综述
·《清太宗全傳》三个不同版本
·Shaman dancers
·19世纪俄罗斯油画作品欣赏
·薄熙来终身难忘的满族老师关敏卿
·法国丰富的海鲜鱼类市场
·第11屆國際薩滿研究學會
·1981年的苏联彩色照片
·滿洲盛京努爾哈赤陵寢福陵
·对满族实施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劣等杂族蝗汉们涂鸦满洲古迹
·滿洲吉林九台杨氏家族薩滿祭祖掠影
·西方的狗对比劣等的中国汉人~~~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实拍吉林乌拉满族火锅
·东北延吉美食一條街掠影
·駱家輝是放在中國的一塊照妖鏡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满族说部中的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語歌手
·日本学者自费出版满语词典
·清国服饰---黄马褂
·长白山还能承载多少汉人游客??
·《满洲实录》成书考
·满洲盛京沈阳满族历史与姓氏
·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圣经有关今日中国寓言性的描述
·大清国皇帝陛下御真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川岛浪速是一个著名的大陆浪人,他一生从事过多种活动,经历过一个由大陆浪人到间谍,从清政府的“客卿”到阴谋活动家的历程。但是,“满洲独立”的思想,却始终贯穿了他整个的一生。
   川岛浪速与“满洲独立”

   川岛浪速是日本松本藩士川岛良显的长子,生在一个日本武士家庭里,从小是在“武士道”精神薰陶下长大的。最终就读于松本开智小学,后随父迁入东京,转入茶之水东京师范附小就读。少年时,“即热衷于副岛种臣,木夏木武杨等人领导的兴亚会。”①由于长期受到副岛向外侵略思想的影响,17岁的川岛浪速在明治十五年(1882年)就考入日本军国主义为培养对外扩张特务所设的外国语学校中国语科,并成为官费生。明治十九年(1886年)九月,如他自己所说:“为国家只好抑制个人的情义去了中国。”②川岛浪速带着福岛的介绍信来到中国,在上海结识了日本海军大尉新纳新介,并且协同新纳新介侦察窃取中国海防情报,到处进行特务活动。最后,逐渐把着眼点放在了中国的东北。并且充分地意识到沙俄谋求东北将对日本带来极大的危害。所以,他根据日本侵略者的“大亚细亚地区主义”的策略提醒日本政府:一旦满州落到俄国人手里,就等于让俄国扼住清朝和朝鲜的咽喉,东洋存亡的关键地区,全在于满州。
   

   川岛浪速还不失时机地参与了中日“甲午战争”,战后被日本乃木希典大将带到日本侵占的中国台湾去任职。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中国,川岛浪速又随日军侵入北京,并任军事“安民公所”的警长。在这期间他建立了“满州国小组”特务组织,还有计划地将一些骨干安插到警察局和一些重要岗位上去,为日后侵华行动服务。同时,他非常注意在清廷上层寻找代理人,他利用当时名望较高,身为宗社党、任清廷民政部尚书的肃亲王善耆被派回北京协助北洋大臣李鸿章和庄亲王奕匡力办理交涉事宜之机有意与肃亲王善耆接触,培养感情。在八国联军撤出北京时,由善耆、李鸿章等人荐举川岛浪速留用,管理巡捕(即警察)机构,并授予川岛浪速以“客卿二品”的待遇,还委任以赏罚、经费等一切权力,以便使其得以指挥监督清朝官吏,维持社会治安。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民政部在北京创办高等巡察学堂,川岛浪速向善耆介绍了日本警察教育制度,还推荐了十几名日本教官。由此双方关系日趋密切。
   
   川岛浪速深刻地领会日本政府在公开场合扶持清政府,暗地里支持同盟会的革命运动的策略。所以,川岛浪速在同盟会中安插了他的党羽。1911年初,他事先得到从同盟会传来的有关中国革命的情报,并及时向东京政府报告了这一消息,还力谏东京政府一方面向中国革命党提供援助,一方面支持北方清政府势力的策略,使东京政府有回旋余地。所以,有些人对川岛浪速的评述为,他“集左翼和右翼思想于一身,既有马基雅维里的特点,又有理想主义的色彩。”③
   
   日俄战争以后,日俄互相勾结在一系列公开和秘密的协定中,将内外蒙古擅自分割,来确定各自的势力范围,同时又各行其事地进行明争暗斗。特别是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内地各省纷纷起事响应,东北、绥远等边远地区的革命党人也在酝酿策动起义,清政府深恐革命延及边疆潘部,要求兼摄内蒙古各盟旗的疆吏拿出“应如何加意抚绥”办法。11月,在沙俄支持下,哲布尊丹巴组织独立政府,自称大蒙古皇帝(额真汗)。沙俄在支持蒙古独立的同时,又策动黑龙江呼伦贝尔地区巴尔虎旗的一小撮反动上层封建主举行叛乱,攻占了呼伦、满州里等地,炮制了呼伦贝尔的所谓“独立”。1912年7月,哲里木盟科右前旗扎萨克图郡王乌泰和科右后旗镇国公拉喜敏珠尔在沙俄的支持下举兵叛乱,进攻洮南、镇东(今吉林省镇赉)后,宣布“东蒙古独立宣言”。
   
   在沙俄无限扩张和中国动荡不安的形势下,川岛浪速于大正元年(1912年),他在向日本政府、军部,提出了他的《对支那管见》侵华意见书,把中华民族比喻为一堆“沙砾”,就个体而言虽然坚硬如石,就总体而言却缺乏相互连结的纽带,不能凝聚成一个整体。他还断言中国人所固有的“亡国式”性格,因此主张日本为自身利益有必要首先“弥缝、支持”清政府,而后再用阴谋手段策划在中国东北地区及内外蒙古占据一块立脚之地,以建立起“东方主人公”的地位。并且具体指出:
   
   1、必须对俄国势力保持均衡,以确保我国的存在;
   2、帝国至少应在满蒙地区确定牢固的立足点,否则就不能永久掌握亚洲的霸权,执其牛耳,在世界上占据优胜的地位;
   3、为了适当地转移高速度增长的日本人口,必须准备人口稀少的领土;
   4、应占据富有尚未开发的资源广大地区,以弥补日本岛国资源的贫乏;
   5、必须以最稳健、最合理的步骤去战有大陆。
   这些建议同日本的“大陆政策”以及后来的“田中奏折”,在侵略中国的打算和企图上,是基本一致的。
   民国元年(1912年1月26日),原清廷禁卫军统领、宗社党头子良弼被革命党人彭家珍炸死后,就形成了以肃亲王善耆为核心的复辟势力。川岛浪速凭借自己的口才,进一步说服了肃亲王,使他接受了中国与日本合作建立一个名为满州人统治,实为日本人控制的满州国的计划。
   
   从这时起,川岛浪速开始集中精力推行他的满州计划,积极扶植肃亲王善耆筹建傀儡的满州国。并且通过肃亲王善耆的妹妹是内蒙某王王妃的关系,迅速与内蒙某王公签订密约,并以第67号文电告之参谋本部说:“肃亲王在完成举事之前,约需五万元。”⑤川岛浪速的行动得到了经常为海外秘密行动提供经费的大藏贸易公司支持,并提供资金两百万日元。因为当时,日本政府内部对侵华时机把握上的分歧,而且还受到同盟国的牵制,在对待中国问题上,日本政府是非常谨慎的。他们只能派改装的官兵和特务暗中参与偷运军火,这样沿途运输困难重重。最后被中国官军截获,遂使川岛浪速策划的第一次“满洲独立运动”流产。
   
   川岛浪速在“第一次满洲独立运动”失败之后,并没有放弃图谋使东三省和内蒙古地区为日本“保护国”的野心。一直没有放弃支持肃亲王的复辟计划,并以大连为据点积极与内蒙古地区的巴布扎布勾结,准备付诸实施。这一行动很快得到了日本陆军备役骑兵上尉青柳胜敏、备役步兵上尉木泽畅,曾任工兵上尉入江矩等军人,以及众议员紫四郎等所谓“大陆政客”的支持。特别到了1916年3月,日本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对于民间的反袁活动予以默认”,使得川岛浪速等人的计划立即趋向成熟。于是青柳胜敏便立即偕同肃亲王的第七子宪奎王进入内蒙古活动,同时日本陆军参谋部并派遣上校土井市之及少校矶国昭(后来曾任首相)到大连和川岛浪速等人进行秘密联系。在这同时追求利权的日本民间财阀也开始积极行动,大仓组的大仓喜八郎以获得将来开采吉林省和奉天省境内森林的利权为担保而对宗社党肃亲王善耆提供一百万元借款。宗社党组建“勤王军”的阴谋,也逐渐趋于成熟。
   
   当时持不同意见的安东领事吉田茂、代理奉天总领事矢田七太郎等人,以“不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成功的希望,而且徒然有害治安为理由,要求日外务省加以取缔。
   矢田七太郎并且还在3月17日的第五十九号密电向外相石井菊次郎报告:备役上尉青柳胜敏和宗社党、土匪等好像在策划些什么活动。然后提出:“为免发生因托庇在我军宪威力的掩护之下而有近乎越轨行为的掠夺性小暴动,请准由本官裁度,预为取缔防范。”⑦由于当时日本方面有两种不同主张:一是按照以前方针利用宗社党活动;二是拉拢张作霖。这两种意见日本政府在没有决断的情况下,川岛浪速积极四处活动,最后得到了关东都督中村觉和参谋本部派来的土井市之进的大力支持,于1916年7月1日,操纵巴布扎布纠集了约四千人马,从呼盟喀尔喀河畔出发,在日军大尉青柳胜敏的指挥下,向洮南方向窜扰。24日攻陷突泉,继续南下。8月上旬,到达吉、奉两省交界处,被奉天督军张作霖派的二十八师部队击败。巴布扎布带领残部向南满铁路沿线的梨树县郭家店方向逃循。奉军冯德麟部迅速追击,与巴布扎布在郭家店交战。公主岭日军守备队为支持巴布扎布,以“铁路沿线有流弹危险”为借口,向奉军提出抗议,并提出铁路线十二里内不许有战事发生。为此,张作霖派他的日籍顾问菊池武夫赴郭家店疏解。同时日方立即派大尉福生田来到二十八师,借口距铁路沿线太近,有碍于日本利益,力阻二十八师进行追击,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掩盖事实的真相,进一步制造侵华借口。所以,日本侵略者于8月13日有意利用郑家屯一起很小的中日人之间的纠纷挑起事端,一手制造了所谓的“郑家屯事件”,迫使驻郑家屯的中国军队全部撤出。
   
   后来日本改变继续支持巴布扎布的策略,巴布扎布在林西县城战死,第二次“满洲独立运动”也就此宣告破产。
   民国三年(1914年),日本民政党总裁大隈重信组阁当上首相后,积极支持川岛浪速继续扶持肃亲王善耆的“复辟”活动,并派川岛浪速到旅顺和肃亲王善耆进一步密谋,善耆为了政治上的需要,将自己的女儿金壁辉(后来改名为川岛芳子)给川岛浪速作为养女。
   
   善耆由于“复辟”屡遭惨败的忧虑和糖尿病的加剧,民国十一年(1922年)2月17日死于旅顺。
   川岛浪速为了继续培植“复辞”力量,并把希望寄托在善耆子孙身上。他以善耆遗孤的保护人的身份,将善耆子孙16人送日本学习。历史证明:善耆的子孙在中日战争结束之前,大多数是按着善耆和川岛浪速的遗志、愿望办事的,分别供职于敌伪政权为侵
   略者服务。
   特别是川岛浪速把善耆十四女金壁辉作为养女后,经过他的独特的家庭教育和在日本参谋本部接受训练,使金壁辉“狂热地支持日本,成为日本在满州的最坚定的秘密特务”⑧。她为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一·二八”上海事变,作过特殊贡献;为日本在东北制造傀儡政权立了大功。因此,她当过敌伪政权“执政府”的女官长,安国军司令等要职。
   
   “七·七”事变后,她活跃在北京、天津、东京、横滨等地。以单独行动著称的一个传奇式的日本高级女间谍。可谓善耆和川岛浪速毕生的“复辞”夙愿,在他们的子孙身上得以实现。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日本帝国主义的投降,肃亲王善耆的女儿金壁辉(即川岛芳子)在北京被捕。这一消息传到日本,始终把善耆的遗志和他的终身抱负,寄托在金壁辉为代表的宗社党残余身上的川岛浪速感到十分悲哀。他费尽心思亲自伪造证明书:金壁辉是“日本国民的一员”。并动员松本市上信浓尻村的日本人民寄来的“保救书”⑨。然而一切都落空了,金壁辉终于被枪决了。川岛浪速的养女川岛芳子(金壁辉)的死,为宗社党,也为他敲响了最后的丧钟。第二年(1949年)6月14日,川岛浪速死于松本市山庄。川岛浪速一生所致力于“满洲独立运动”和“复辟”梦,也连同他本人永远葬入了地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