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刘逸明文集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打“码头”是在向文明规则挑战
·黄光裕,你怎能一死了之?
·以言治罪与法治社会格格不入
·附庸风雅是中国商界富人的“陋习”
·退休官员修活人墓,前卫还是另类?
·傍上高官的女人,请不要太癫狂
·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迷信”局长的预感终于显灵了
·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中国教师的形象已经集体崩溃
·飙车事件绝不能用金钱摆平
·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富家子飙车案车速鉴定结果难以服人
·杭州飙车案,别忘了还有几条漏网之鱼
·邓玉娇到底是杀人嫌犯还是抗“日”英雄?
·邓玉娇杀官,法律的天平将向哪边倾斜?
·将我们都隔离,让特权者一个人孤单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明星们,不妨大胆地过把毒瘾
·是骗子太高还是女记者太蠢?
·余秋雨,请不要再以“大师”自居
·中国人需要在精神上告别“东亚病夫”
·赵本山和春晚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拆迁户打死拆迁人员,谁更需要反思?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零八宪章》与网络盗窃攻击者
·处女“卖淫”羞辱了谁?
·“翻版张柏芝”是娱乐至死的克隆
·假捐款彻底撕毁了余秋雨的“大师”面具
·杨克获释,狭隘的民族主义又在抬头
·罗京英年早逝,央视难辞其咎
·围剿余秋雨的何止“古余肖沙”?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高考舞弊是治不好的牛皮癣
·许宗衡堪称当代方鸿渐
·人肉搜索让《焦点访谈》原形毕露
·难道连金庸也堕落了?
·最年轻市长的论文是抄来的?
·抄袭论文的周森锋应该辞职
·严晓玲案不应由福州当地警方盖棺论定
·为上海黑心楼盘的倒掉喝彩
·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远离另类的《葵花宝典》
·买了倒楼的炒房业主不值得同情
·强装“绿坝”是在践踏公民权利
·严晓玲案显示福州警方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杭州法院的“辟谣”难证清白
·胡斌飙车案怎能不让人质疑
·胡斌替身张礼礤扇了谁的耳光?
·《新闻联播》变脸不仅仅是不让领导露脸
·以言治罪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
·摇出经适房“十四连号”是奇迹更是耻辱
·飙车案续发,人间天堂已成死亡天堂
·我们为什么不能仇富?
·周市长的“论文门”,树欲静而风不止
·马斌,裸就裸了,怎么能不认账?
·心怀不轨却又见义勇为,他到底是嫖客还是侠客?
·中国媒体是世界上最能创造奇迹的媒体
·和人妖合影的官员自己更像“人妖”
·大嘴宋祖德,你准备好了吗?
·还有多少彩民在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
·更期待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泳装美女“钓”的是老板,更是色狼
·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12月1日晚间,中国卫生部官员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称,全国H1N1甲型流感疫情仍很严峻,死亡人数已经跃升至178人。据悉,此次公布的这个最新数据是以前公布的官方数据的3倍以上。最新数据为何会较之以前飙升?是不是疫情突然变得严峻?显然不是,而是因为在舆论的压力下,疫情封锁有所松动。可以想象得到的是,实际情况一定还会比卫生部的此次通报结果更为严重。
   
   早在今年4月份,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就表示,甲流有在全球广泛爆发的可能性。有资料显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全球性的流感瘟疫,也就是世界卫生组织所说的人类大流感,一共出现过至少5次,死亡人数动辄上百万。1918年至1919年爆发的被称为“史上最恐怖的流感”的西班牙流感,也是H1N1型病毒的一个种类,主要袭击青壮年,当时造成了全球大约20%到40%的人口感染,死亡人数至少有4千万到5千万,是一战死亡人数的差不多5倍。
   
   在过去,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外国,资讯传播的渠道远不如现在发达,当时一旦出现疫情,往往会引起民众恐慌,而且在医疗水平有限的情况下,传染性比较强的瘟疫很难得到有效控制,所以,死亡人数会非常大。有专家指出,当一种新型的病毒广泛传播,而大多数人还不具备抵抗这种新病毒的自然免疫力时,全球性的瘟疫就会爆发。至少从16世纪起,各种流感瘟疫就一直在以不规律的间歇不断爆发。

   
   在进入21世纪之后不到10年时间内,世界上已经出现了数次流感瘟疫,但它们所导致的死亡人数却比20世纪时降低了很多。2002年11月,在广东出现了首例萨斯感染者,由于在当时广东当局以及各级卫生部门极力隐瞒真实疫情,结果导致该瘟疫在2003年上半广为传播,而广东和北京则成为了萨斯的重灾区。萨斯爆发当时,笔者正在广东惠州的一家商场打工,在官方并未对其引起足够重视的时候,广东民间就已经出现了恐慌,各地民众在得到瘟疫来临的消息后,纷纷抢购陈醋和凉茶,最后竟然连大米、食油、食盐等生活物资都成为了抢购对象。
   
   据统计,当年全世界一共有8000人左右感染萨斯病毒,死亡人数约为800人,其中仅中国就有将近350人。幸亏后来在国际和民间的压力下中国官方不再对真实疫情讳莫如深,否则的话,萨斯将夺去不计其数中国人的生命。当年首先报道萨斯在广东蔓延的媒体便是《南方都市报》,疫情最终得到官方重视可以说该报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但遗憾的是,因为报道此事和其它一些敏感事件,《南方都市报》的高层管理人员最终遭到当局的整肃,喻华锋等媒体精英最终锒铛入狱。
   
   新闻报道是否自由是衡量一个社会是不是自由社会的重要标尺,中国的媒体在数量上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从业人员也是恒河沙数,可惜,能在世界上享有崇高声誉的却没有一家。中国的新闻自由度低既和媒体从业者的素质有关,更和当前的这种政治环境有密切关系,很多有良知和责任感的媒体人即使有恪守职业道德的决心,也难有自由报道的空间,即使在有时候顶着压力打一打新闻擦边球,也会在事后面临惩罚。媒体记者在西方社会被誉为“无冕之王”,但在中国,很多时候却不得不沦为官员的应声虫和吹鼓手。
   
   2003年的萨斯危机让很多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舆论的透明对于遏制瘟疫蔓延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当年的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最终因为瞒报疫情而下台,虽然有了前车之鉴,但各级地方官员在新的疫情出现时,仍然希望通过瞒报来显示自己控制疫情的“能力”。据笔者所知,甲流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在中国很多地方蔓延开来,有在高校工作的朋友透露,很多高校曾因为出现甲流感染病例而停课。但是,在当时几乎看不到国内媒体对疫情严峻形势的报道,因为举国上下正紧张筹备中共建政60周年大典,所以,即使有些地方的疫情再险恶,也只能按下不表。
   
   在“国庆节”之前,笔者就曾预料,等庆典过后,卫生部门肯定会像当年公布萨斯疫情那样公布甲流疫情,果不其然,官方媒体在庆典过后开始发布疫情通报,但是,从很多人所了解的情况看,官方所公布的数据非常值得怀疑。曾在2003年推动萨斯真实疫情公之于众的医学专家钟南山如今再出惊人之举,公开“炮轰”卫生部通报的甲流疫情不真实,虽然卫生部矢口否认有瞒报的情况,但在这之后,通报数据却节节攀升,很明显,钟南山的质疑起到了良好的作用,如果没有他,2003年的萨斯悲剧或许又会重演。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在很多问题上,官方的统计数据都不可信,比如说经济数据,事实上只会夸大,而绝不会缩小,因为经济成就在很大程度上能决定一个地方官员的政治命运。而对于失业人数或者是贫困人口的统计,官方所发布的数据却只会比实际数据小得多。对于中国社会细心观察的人,都会知晓官方在发布数据方面的这种潜规则。即使现在卫生部所通报的甲流致死和感染数据比此前有大幅度上升,但在很多人看来,仍然和实际情况有一定距离,因为就算卫生部不希望瞒报疫情,但难免地方官员会对真实情况加以隐瞒。
   
   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医疗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如果爆发大规模的疫情,有限的医疗资源是难以应付的,到了那个时候,就只能听任疫情迅速蔓延,广大民众也就只能是等待死神的降临。新闻自由虽然无法直接抵抗甲流的蔓延,但对于防止疫情的迅速扩散具有功德无量的作用。中国的各级官员应当以民众的生命和利益为重,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瞒报疫情,那样的话,最终受害的不仅有普通民众,也会祸及自身。
   
   2009年12月2日
   
   转自《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