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李咏胜文集
·第十二章 无望中的守望
·第十三章 理性的诞生
·第十四章 第一版中被删除的李咏胜随笔语录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之七十六:
   斯宾诺莎说,爱神的人不能期望神还爱他。因此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人,也不能期望民主、自由、人权还会爱他。
   之七十七:

   蒙田说过一句话很值得思考:那种说不出热度的火,才是最烫人的火。为什么我们每每燃起的火,总是那种说得出热度的火,因而结果就像司马迁说的那样‘侠以武(勇)犯禁’,受伤的总是自己?
   之七十八:
   回@winkho左愤误国,右愤也误国,而骂又在其中了。 我认为确切的表述应该是,我们既不骂党,也不反党,而只是主张任何党都可以存在,和平共处,公平竞争、互相监督,和谐发展,而我们自己则什么党也不是。
   之七十九:
   仔细看‘再签名’中:“在这一点上......”语义表达不准确、严谨,易于给人理解上的限制。恰当的阐述应当是“对此,我们我们和刘晓波先生秉持着相同的理念和追求”。此外,全文标题又多了‘愿与’二字,因而与改后内容部协调,显得很不自在从容,也应该去掉为宜。
   之八十:
   回@zhangfacai: 铁木真他大爷发现草原一条车辙边上有滩尿迹,那尿挺有力度把土冲出个小坑,于是对弟弟说,这要是女人尿的话,她生的孩子绝对是大人物。铁木真他爸顺着车辙方向抬头一看,就看见了铁木真他妈,一泡尿尿出一个王朝。你先生能一泡尿尿出一个王朝,好——但倘若能一泡尿尿倒一个王朝岂不更好!
   之八十:
   回@zhongdao123要说勇气的话,这一百年来唯有中国女性才是可以恭维的。远的不说,就说林希翎、高耀洁、丁子霖等人,可谓一个个都是令中国男人汗颜的杰出女性。而男人则大多不过是曹雪芹笔下的渣滓浊沫而已。由此之故,我才不止一次说中国现当代社会之所以会如此的溃败、如此的沦丧、如此的堕落,所有中国的男人应该负全责。因为人类社会的历史证明,是先有不负责任和负不起责任的男人,才会有破败的家庭和破败的社会。
   之八十一:
   日本人有一个很深的民族共识,他们认为中国女人聪明、贤惠、有气节,可敬;而中国的男人则大多怯懦、猥琐、虚伪,没有气节,可鄙。所以他们在与中国人打战前有一句话常挂在嘴边:别看咱个子小,凭勇气也要打赢他们。就其原因,是中国的男人只会说假话、撒谎骗人,一动真格的他们就趴下当孙子、汉奸(抗战时期,中国为日本人效力的汉奸多达400万之众)。
   之八十二:
   回@zhangweiguo 我不知他所说的中国这个概念有多大,如果它主要指以汉族为中心的中国的话,其期望值就不容乐观。因为这个民族自有秦以降,是以做奴隶自得其乐的,所谓‘宁为太平犬,不做离乱人’就是其民族心态的沉淀。如要他们敢于‘不忍’的话,除非是到了那种‘做奴隶而不得’的时候。
   之八十三:
   亚细亚农耕文明的致命脑残之处,就是逃避自由:当统治者的暴力肆虐时,百姓就逃到深山里去建立个体的自由;读书人就逃到六经里去建立个人心性的自由。所以自由这个需要积极争取而不是消极逃避的东西,对多数的中国人来说,至今还是外在于人的,消极和陌生的东西。
   之八十四:
   依我看中国自古至今最稀有奇缺的,第一是有思想的诗人,有思想的作家,有思想的时评家,有思想的知识分子,而不仅仅是有一堆堆高热度的火;第二、第三还是有思想的诗人,有思想的作家,有思想的时评家,有思想的知识分子,而不仅仅是有一堆堆高热度的火。惟其如此,才有望最终走出一治一乱的历史循环。
   之八十五:
   回@try2feel每当我看到那些下岗工人,靠低保度日的人群在街头、社区大唱红歌、跳红舞的时候,心中总是感叹连连:中国人天生都有表演的天赋,当戏子的潜能——只有统治者稍微给一点儿甜头的话,他们就会把自己最痛恨,最恶心的人和事表演成神仙、恩人似的,并被自己塑造的非人感动得热泪横流......
   之八十六:
   而另一种对权利崇拜和服从的场面,也同样使我感叹连连:那是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每当新一次毒杀开始之前,那些行刑的刽会集聚在一起,倾听莫扎特的《降E大调第三十九交响曲》、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等名曲,随后感动得抱头痛哭,随后再走进毒气室,心安理得地扭动毒气的闸门。
   之八十七:
   帕斯卡尔说,凡是曾经脆弱过的东西,永远不可能绝对坚强。我以为他所说的话是对基督和神说的。因为人性从来就是由脆弱逐步走向坚强的,比如刘晓波。就像马克思所说的那样,伟人们之所以伟大,是他们首先跪着,然后再站立起来吧。
   之八十八:
   回@_xiaohan健康的社会只需要利益的妥协和让步,不需要任何人的拯救和牺牲,只有病态的社会才需要人的拯救和牺牲。而当一个社会以拯救和牺牲作为崇高使命和理想境界的时候,所有人的真实处境也就与畜牲无异了。 ——这真犹如当代中国的早醒者张中晓那划破历史时空的呐喊:“人堕落为畜牲的机会真实太多了!”
   之八十九:
   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人物而不拥护爱戴崇敬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郁达夫
   刘晓波虽然还不是什么伟大人物,但他的受难至少已经说明:在这块板结的冻土上,是难于出现什么伟大人物了。
   之九十:
   好事情啊,许正虎的英雄壮举已经初见成效:就像当年到处流亡的托马斯.曼一样牛逼:我在那里,祖国就在那里!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等(这2人是刚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