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李咏胜文集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之四十六:
   有些人死了,对社会来说不是坏事。但有些人死了,对社会来说就是坏事,因为他的死掩盖了他所犯下的大恶,逃脱了社会正义的惩罚。所以中国历史上才会有那么多鞭尸、挖祖坟的事件发生。李鹏如果这时候死了,对社会来说就不是好事。
   之四十七:

   据说江皇上在位时,曾到西昌布拖县彝族家中访贫问苦。当他知道彝族同胞因为没有电,看不得电视时,便亲切地问其中的一个彝族青年:“晚上看不得电视,那你们做什么?”这个彝族青年不满地答道:“我们没有电视看,就补苏苏。”(做爱的意思)江听不懂,忙让身边的彝族干部翻译,此干部不敢直接翻译,就谎译说是“学习”。
   之四十八:
   江又问:“ 那你们学习什么?”该干部答道:“学习三个代表。”江再问:“你们学习完后又做什么?”彝族青年答道:“又补苏苏。”江听后感动地称赞说:“好啊,学习学习再学习,你们彝族同胞的经验很值得在全国推广!”
   之四十九:
   回到成都以后,他便在各种大会上宣讲这个经验,号召大家向彝族同胞学习,众人都纷纷称道颂好,没有人敢说不是。直到有一天他在有少数民族参加的大会上号召大家学习彝族同胞的经验时,有个年幼的彝族女孩站起来对他说:“不对,不对,补苏苏就不是学习!”此事才没有推广到全国。
   之五十:
   唐福珍自焚之前,曾经在自家的屋顶上竖起一面大血旗,并在大旗下拉起一条“屋在人在,誓与屋共存亡”的大红标语,她幼稚地以为只要有这面象征国法的大旗在,就能够挡住地方官员的野蛮和暴虐。因而她至死都没有觉悟过来,这面大旗之所以还在飘扬,正是由于它插在了千百万百姓的尸骨之上。
   之五十一:
   回@mozhixu 杨佳不是一个为别人犯禁的侠士,而只是一个为自己寻求正义的勇士。当然,如用今天的认识来看,他这种为自己寻求正义的行为无疑要比那种为别人的利益和目的(如专诸、要离、豫让、聂政、荆轲等)而行壮举的行为岂坦得多,可信得多。
   之五十二:
    “暴力抗法”——真是一个流氓无赖到极点的罪名:难道一个女人以死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也是暴力?难道一个人死的方式和手段也是一种潜在的暴力?倘若按照这个逻辑来推理;动用警察和军队不是暴力,使用坦克和机枪也不是暴力,只有敢于向政府维权的人才是暴力了?
   之五十三:
    “暴力抗法”这个罪名戴在一个手无寸铁,仅仅以死进行反抗的弱女人头上,实在是比窦娥、杨乃文与小白菜还冤,此恶罪名不除,今后无论谁只要不服从政府行为,以死进行反抗就是“暴力抗法”,这还了得??
   之五十四:
   @baozuitun说:做爱只需要几分钟,处理做爱的后果需要很多年。回回@baozuitun 你这是中国人的感受吧?据波伏瓦《第二性女人》记载,有的人种做爱时还要喝咖啡、抽雪茄、看报等,足见时间不会只有几分钟,留下的后果就不可能几年能够处理好。
   之五十五:
   回@ranyunfei“ 人人都是金刚钻”—— 这岂不是“人人都可为圣贤”的老调儿?且文中分明在针砭人人都是比傻、装孙子,人人都在自我矮化,怎么突然人人都变成了金刚钻呢?依我看此文,至少题目有拔高取宠之嫌。不能凡悦我之言就尊吧?
   之五十六:
   当我们生活的世界陷入不义时,唯有受难才能让我们与世界产生积极的联系。 ——卡夫卡
   国家的形象就是小人物的性格。——费兰克.卡普拉
   政治使人变得罪恶。意识形态使人变得愚蠢。——卢易斯.博洛尔
   
   之五十七:
   回@tengbiao 又一个张志新被割断喉咙了,乌拉。但其实张志新还是党国的同路人,她只反奸臣,不反皇帝。唯有林昭才是坚定地反皇帝,反帝制,争民主,争自由的。
   之五十八:
   回@mozhixu 怎么能够这样进行社会科学家比科学家伟大的类比呢?要知道,美国宪法可不是社会科学家们的著作,而是政治家们的运作呀,因为美国宪法并不是从社会科学家的文本设计出来的,而是政治家们通过吵架还架吵出来的。
   之五十九:
   但我认为,如果不推翻横加在唐福珍头上的“暴力抗法”罪名,那么即便再处理几个,几十个执法官员也于事无补,因为事实上是他们暴力暴力拆迁在前,唐福珍与死抗拒在后。唯有这样才能捍卫死者的人权和尊严,保证受害人的根本利益。
   之六十:
   近来中国社会接连发生的一个个政府暴力拆迁的悲剧事件,而中国知识分子却一次次地在这些关系自身权益的命脉问题上哑口无言,这正如萧瀚先生在《智识阶层决定民族素养》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当代的智识阶层依然是如鲁迅所批判的“二丑”,一个愚弄人民臣服于斧头帮统治、一个被权力和财富包养的心智二奶集团。正是这个代表着民族与社会之心灵与大脑的中国智识阶层,决定了中华民族(主要是汉族)是个劣等民族”。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胡淑芬、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温云超、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刘士辉、李咏胜、野夫、卢跃刚、蔡淑芳、王金波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