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李咏胜文集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李咏胜
   
   之一: 专制社会的显著特点就是官可以随意扰民,民不敢轻易扰官;民主社会的显著特点就是民可以随意扰官,官不敢随轻易扰民。 中国社会只有期待敢于扰官的民多了,也就有走出黑暗深渊的希望了。

   之二: 中国五千年来的历史之所以如此这般黑暗,我认为中国的男人应该负全责。因为我翻遍中国史竟然看不到几个真正战死沙场的武将,而看到的多是卖国求荣,苟且偷生,蝇营狗苟,投机取巧的卑劣势利小人。而当初日本人为何敢把中国人蔑称为支那,究其原因是在他们眼里,中国的男人都是些猥琐怯弱,胆怯如鼠,可以任意欺辱的贱人——不欺白不欺,欺了也白欺。
   由此回想当年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如果不是由于太平洋战争爆发,引起美苏两国联合抗击日本的话,那么中国人岂不是又第四次甘心当亡国奴了。
   之三:
   艾未未最近有一句话说得很经典,他说: “我个人算什么呢?我怕什么?
   他们最怕的就是你不怕他!”倘若把他的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他们最喜欢的就是你怕他。因为他们最大的治政智慧就是让民众怕他们,然后就可把民众像奴隶一样愚弄和驱使。所以,只有你不怕他们,他们才会怕你。
   之四:
   廖亦武始终到不了法兰克福的原因是:这家伙强壮的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和每一根神经都长着明亮的眼睛和坚硬的脊梁骨,所以他的写作只是自己身体的自由伸展状态,或者说就是他内心自由的一种展开式。因此在他的笔下,任何专制暴力的血腥,都抹不掉罪恶的印迹;任何社会底层的人性体温,都会得到关爱和抚慰;任何良知和正义的喘息,都会变成温情的呢喃和呐喊。故而,暴虐的制造者们岂会容得下他这个一身都长满了反骨的异类作家存在。于是,他也就只有永久存留在历史和人们的记忆深处了。
   如果廖亦武到了法兰克福,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是他的作品还不够好,要么是后集权主义者的劣行还不够坏。而他始终没有去到法兰克福,有只能说明后极权主义者已经坏到家了。
   廖亦武始终到不了法兰克福的原因是:这家伙强壮的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和每一根神经都长着明亮的眼睛和坚硬的脊梁骨,所以他的写作只是自己身体的自由伸展状态,或者说就是他内心自由的一种展开式。因此在他的笔下,任何专制暴力的血腥,都抹不掉罪恶的印迹;任何社会底层的人性体温,都会得到关爱和抚慰;任何良知和正义的喘息,都会变成温情的呢喃和呐喊。故而,暴虐的制造者们岂会容得下他这个一身都长满了反骨的异类作家存在。于是,他也就只有永久存留在历史和人们的记忆深处了。
   如果廖亦武到了法兰克福,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是他的作品还不够好,要么是后集权主义者的劣行还不够坏。而他始终没有去到法兰克福,有只能说明后极权主义者已经坏到家了。
   
   之五:
   作家汪建辉的写作之所以与卡夫卡的写作别有不同之处,是他始终抱着一种“ 心怀敌人’’的信念在写作。而他的这个敌人不是那种外在凶残暴戾的敌人,而是那种那种内在比外在更凶残暴戾百倍的敌人,他可以在人的“灵魂深处闹革命”,然后把人性之善全部消灭,再把人性之恶全部解放出来。而他的这个敌人不是别的,正是当代人类社会最凶恶的敌人——极权主义。因为卡夫卡的写作 ,则是始终指向上帝死了之后人如何生存的写作。或者说,就是探寻有关现代灵魂如何自我拯救问题的写作。
   
   汪建辉的《中国地图》所折射出的文本意义,从近处看,仅仅是中国这60年来中国人精神生活的地理坐标,但从远处看,却是这个苦难民族几千年来内心深处的心理坐标。
   换句话说,中国人只有彻底打破这个从来没有属于自己所拥有,而是被皇权所独有的地图概念,才能从万劫不复的黑暗中解救出来,真正成为一个国家属于自己拥有的现代公民。
    之六: 一个人只要不与自己的理想为敌的话,他就是自由人。 一个人只要不与自己内心的敌人为友的话,他就是自由人
   之七: 不为权力写作——应该成为检验一个作家是好是坏的准一标准。或者说,什么是坏作家?凡是那些为权力写作的作家都是坏作家。
   之八:
   极权主义下的法制有两个绕不过去的坎:一个是你犯了罪,是由于你违犯了它所制定的法律 ;一个是你犯了罪,是由于你相信了它所制定的法律。而倘若你再反对它制定的法律,那就是最上加罪了。
   
   之九:
    一个社会,当人们对制度的邪恶麻木不仁,视而不见的时候,就是统治者最为春风得意的时候。因此而当人们都在其中为自己的利益互相撕咬和敌视的时候,就是最真实的生存状态了。 一个社会当作家不知道出卖良知有多坏的时候,灾难的发生就是理所当然的恶报了。
   之十: 极权主义这玩意儿也真邪,他能将一个人分成几个同时做几种不同门路的事。且看滕彪这厮吧,他本来是凭借上口的功夫惩恶扬善的,如今竟然操起键盘,跟小说家抢生意来了。更邪乎的是,他做起小说来,也像他在法庭上慷慨陈词那么老道,扎实而又狡黠,让人听后在无意中折服。
   之十一: 近70年来,中国知识分子是这样由奴隶到奴才,然后全军覆灭的:首先是按照起义造反者的政治需要,走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自觉充当他们的代言人。待他们造反成功了,再让知识分子去经受九死一声,脱胎换骨的的灵魂历练。随后,再让他们俯首帖耳地成为依附在权力之皮上的一根根毛。
   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要实现从奴才到奴隶再到人的痛苦转化和裂变,首先是要走与自己相结合的道路,使自己成为一个表里如一,人格健全,言行一致的真面人,然后——再逐步转型成为一个具有自由独立精神和社会批评意识的现代公民,然后——再站在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为社会的文明公平正义而舍命陪君子。
   之十二: 当前最难做的事,不是一把火将象征血腥暴力的大王旗烧掉,而是要把民众对自由民主的的信念从后极权主义的劫后余灰中拯救出来。从而,让他们看到这个社会还有望成为一个适宜于人生存,而不是适宜于野兽生存的社会。
   之十三: 以暴力反抗暴力,以权力制约权力,这是所有人类暴君赖以产生和残存下来的不二法门。一旦离开了它们,暴君们便走的了末日。所以,小心防范自己不被它们的毒素侵染,是你与暴君抗衡的唯一道德勇气。
   之十四:
   所谓后极权主义只有一个特色,那就是破罐子破摔,一条道路走到黑,将流氓无赖进行到底。因此,它无论干什么恶事都是正常的。这也就是说只有行恶,才是它生存下去的唯一动力。而它停止性恶之日,就是民主社会到来之时。
   之十五:
   当我们不得不面对平庸之恶比超常积极之恶更摧残人性的生存困扰时,其实我们只是不敢承认自己心中也藏着一个做恶的魔鬼,区别仅此是它作恶的条件大小和对他人的伤害多少。至于那种以别人的受难为乐的心态,更是人性的展开式。但如果我们能够正视这些负面因素的话,那么或许我们自身的人性会因此得到提升一些。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胡淑芬、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温云超、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刘士辉、李咏胜、野夫、卢跃刚等(这2人是刚到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