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李咏胜文集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之一五六:
   真正令人恐惧的不是黑恶势力,而是那种黑恶通吃的强权势力。因为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不断制造和扶持那种维护自己利益的黑恶势力。RT @aiww: 黑吃黑的社会里,优胜者的罪恶更显著。
   

   之一五七:
   张艺谋从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只能是戏子枭雄。他从《红高粱》伊始,先是以尼采的酒神精神为酵母,发酵出一道取悦国人阿q心态的精神快餐,随后以《英雄》等为筹码,一步步向权贵投身领赏,再以《三枪》等展示诲淫诲盗的电影人体写作为诱饵,骗取无知国人的腥膻癖和大把金钱,由此完成了他辉煌的三级跳。
   
   之一五八:
   同样,五四时代的反传统先锋吴虞也不是什么英雄,而只是一个病态社会中的超常病人。他身上既有着李贽、龚自珍一类封建传统道德叛逆者的精神元素,又有着封建传统道德卫道者的致命毒素(就像蒋介石评论胡适的那样:“新文化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新思想的师表。”)。
   
   之一五九:
   而我们今天反思他这个特殊人物时,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由他挑起的那场激烈的彻底割断传统道德血脉的新文化运动,究竟给我们当今社会的道统溃灭、道德沦丧、伦理失衡造成了那些影响和危害?因为客观地说我们今天的社会之所以败坏,其致命原因就与吴虞、鲁迅、毛泽东等人激烈的反传统而无普世价值的新道德建树关系重大。
   
   之一六0:
   因此,树立公民社会意识,其实就是就是普及所有公民是一个整体,其利益不可分割的社会价值观。回RT @tengbiao:艾未未:当你意识到个人的存在是与他人的存在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时,你会用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的。
   
   之一六一:
   今天的《冉氏新闻周刊》有这样一断话:“自从聂老(40来岁人)和冉土匪坐到同一间办公室后,这间大概只有二十个平方的小屋,就成为全四川单位面积上才华负载最多的地方。全四川还在像学生那样认真读书的,估计也就聂老和冉土匪等区区数人了。全四川还在像学生那样认真读书的,估计也就聂老和冉土匪等区区数人了。所以不要给我说四川或者成都有文化,四川人--尤其是成都人--几乎都是些不读书的,只好面子的虚伪之辈。.....”读后感到很有点儿凯撒那种:我来了,我战胜了!抑或康乾那种:剑在手,天下谁是英雄的豪迈浩然之气,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之一六二:
   中国人权双周刊14、15期载有孙乃修文《鲁迅与内山完造友谊质疑》,全文以写实记事手法,翻出了鲁迅长期投身日本密探书商内山完造,并几次在他家中和书店成功避难,不断在日本出版作品获取高额稿酬的未知旧事,以此证明民族魂鲁迅的骨头其实并不是硬的,而他的作品始终不批判日本人的侵略和国民性也是值得质疑的。
   
   之一六三:
   真正令人恐惧的不是黑恶势力,而是那种黑恶通吃的强权势力。因为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不断制造和扶持那种维护自己利益的黑恶势力。回RT @aiww: 黑吃黑的社会里,优胜者的罪恶更显著。
   
   之一六四:
   @ranyunfei 看不到由于互联网言论的多元化,有一种巨大的自我纠错和社会教育功能的人,对互联网传播方式的理解还停留在龟甲垄断阶段。王蒙近日对互联网言论的看法,不幸使他成为这样一枚出土文物。
   
   之一六五:
   @liyongsheng回ranyunfei王蒙关于网络言论显然有着很偏颇,甚至很极左的地方,但往细处深入看,还是有一些值得思考之处在。而这即是我们网民在利用这个自由利器时,在心态和方式上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那种极端自我的,极端情绪化的,极端片面的,极端粗俗的语言和言说方式,都很容易让那些受过文革四大自由摧残的人感到恐惧。
   
   之一六六:
   @ranyunfei回 @liyongsheng 李兄你对言论自由的理解存在一些误区。真正言论自由的国家,说错话说怪话说狠话的,也有不少,只是制度良好到不会使这些狠话去大规模伤害人。真正要防止的是公权力滥用话语权而危害民众,而不是普通老百姓的骂两句。
   
   之一六七:
   @ranyunfei @liyongsheng 我这两天正要给一家杂志写《我十年互联网历程》,在中国这个残废的局域下,对我的改变依旧是巨大的。我曾写过一篇《互联网对我的改变》,具有一点个案意义。
   
   之一六八:
   @ranyunfei @liyongsheng 我们对群众心理要有理性的研究,但恐惧和担忧到寝室难安的地步,那是一个饿汉预支自己的肥胖症。因为群众心理中不理性因素,只有在一个没有理性预期的社会才会放大,我们应该多多改变的是这个。
   
   之一六九:
   @ranyunfei @liyongsheng 我自己从一个充满暴戾之气的人,转变到今天把不同言论和观点视若平常,能够心平气和地对待。这说明民众都有这个能力,因为这样的改变不是我的独得之秘,一点也不高深。
   
   之一七0:
   @liyongsheng回ranyunfei 对此,曾听一个饱受文革大字报围攻之害的老反革命对网络感叹说,这东西很像高科技大字报,你想骂谁都行,没有对和错。他的话虽不战理,但却反映出了许多老一代人对自由言说的担心和惶惑。当然也是他们对专制认识反省不够,认识不到自己当初的受害正是没有网络言说这一与西方自由社会趋同的言论方式。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流沙河、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李咏胜、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