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李咏胜文集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一张成都的新名片:谭作人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之一0九:
   在这个兽性化的日子里,让我们变得人性些吧。——高尔基
   信任,是减少社会复杂性的一种机制。——尼古拉斯.鲁曼

   鱼群从来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集体斗争的,它们只想怎样从网眼里钻出去。——索尔仁尼琴
   人生若只初相见,何似秋风画悲扇;读《离骚》,愁似湘江日夜潮。——纳兰性德
   
   之一一0:
   aiww今天再一次电话成都公安局,没有一个人敢接电话,没有一个人敢回电话,没有一个人敢给出姓名,什么时候起中共又变成了缩头乌龟地下党了。 aiww 成都公安突然变得很客气、很含蓄、很温柔、很羞涩、很腼腆、很稚嫩、很娇柔、很谦让、很温良,使我恍惚领会到傻逼体制的完整含义。
   回@aiww 你那行头人家虚火你了,温柔些吧,他们的胆儿破了。
   
   之一一二:
   在我看来,官员和纪委其实都是这个专制政体的一体两面。两者相同的是,都是靠在民众身上敲骨吸髓来养肥自己;两者不同的是,官员是直接从民众身上敲骨吸髓来养肥自己,而纪委是间接从官员身上敲骨吸髓来养肥自己,以此来实现他们之间在利益分配上的差别和平等。至于纪委在获取自身利益的过程中,起到了主观上打击异己,客观上维护正义的效果,则不过是它产生出的次生值,只能欺骗那些弱智的民众。
   
   之一0三:
   维权之路之所以难,难就难在官员们在维权者的穷骨头上,再也敲诈不出什么骨髓了。这无疑是比公然的执仗抢劫更无耻的丑恶行径,但实际上这个无耻不是官员本身的无耻,而是体制本身迫使官员们不得不这样无耻。因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史表明,只有=有无耻的政府才会有无耻的官员。
   
   之一0四:
   当政者顽固坚持要判刘晓波有罪,只能再次证明乔治.奥威尔对极权主义的审判是公正的:“过去所有的寡头政体所以丧失权力,或者是由于自己僵化,或者是由于自己软化。所谓僵化,就是他们变得愚蠢和狂妄起来,不能适应客观情况的变化,因而被推翻掉了......”
   
   之一0五:
   未必有些困惑本身就是由于某些所谓的不困惑而产生的?
   比如朱学群说:“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与冉云飞的: “日拱一卒,不期而成”、胡泳的“微动力”好似都是对的。比如刘晓波们的宪章和持续不断的维权风云则是直接将军,好似也是对的。因此,如果持前一论者,后者就是激进的;如果持后一论者,前者就是极右的。 那么怎么办——是先拱卒还是将军?
   但莫之许的回答则很简单:各自为战,守望相助。
   
   之一0六:
   威权者近来不断老拳相向,大打出手,以黑制善,是他们自己也感到了恐惧,害怕末日的到来?还是他们内斗升格,借此欲盖弥彰,转移视线?抑或是他们已经到了只求残喘不择手段的地步?我想这些,是否值得深思?
   
   之一0七:
   RT @sfchoi8964: 我想克服恐懼, 想再來北京, 也想再來成都, 不想喝茶, 只想來與受難者和倖存者一起經歷, 想與劉曉波和譚作人一起承擔, 共同見證光明和美麗......
    回RT @sfchoi8964:很抱歉,你回来怕只有见证和分享恐惧和黑暗了。
   
   之一0八:
   @bazhongwei 知识分子走出“以工农相结合”这一代价惨重的历史歧途,回归到自己的本色地位上,用自身的力量参与社会的改造,应该说是一个天大地大的进步。未必今天还要他们都回到充当领路人和行动者的旧路去不成?而苏东坡时的知识分子,实际没有多少这样的领路人和行动者。
   
   之一0九:
   我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这样恨恨不已的话:中国上个世纪的有幸是,我们既能够看到孙中山、蔡元培、胡适、鲁迅、顾准、林昭一类无论在远见卓识上,还是在人格力量上都是高山仰止的民族精魂,又能够看到袁世凯、汪精卫、毛泽东一类无论在大智大勇上,还是在素质情怀上都是出类拔萃的大坏人和大恶人。而我们今天的不幸是,我们所能够看到的,却是一些无论在哪方面都与前者等而下下之的小坏人和小恶人。
   
   之一二0:
   回@winkho 不过,光是体制的死刑还不够,按照汉娜.阿伦特的思路理解,真正支撑这个体制大厦的是那个邪恶的意识形态。这个恶瘤不除,它依旧会还魂。比如现在的东欧和俄罗斯,便已经有了这种迹象。
   
   之一二一:
   其实“国进民退”的奥秘很简单:从别人那拿要钱总不是那么方便,还是不如把他们的钱口袋拿在自己手里方便。因为从民营企业家那里拿钱,无论是受贿,还是强夺,需要付出的风险和成本较大,不如从国企那个自己的口袋里拿方便多了。
   
   之一二二:
   liyongsheng回 @ranyunfei 纸币岂止能开手铐,还能通神。所以,斯大林才对贝利亚责骂道:笨蛋,只要有了钱,哪里还有打不开的铁锁,解不开的裤带!
   
   之一二三:
    回@tengbiao重庆的所谓“打黑除恶”,其实就是邓小平那套“严打” 恶法的翻版和重演,其心机都是用强权去破坏司法公正和程序正义,从而制造出更多的冤、假、错案。这中间,是否含有打击重庆地方势力的目的还不得而知。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流沙河、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李咏胜、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