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李咏胜文集
·第三章 小思想大智慧
·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第五章 东方维纳斯
·第六章 爱的家园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第九章 小思想与大思想
·第十章 太道德的和不道德的
·第十一章 别了,我们
·第十二章 无望中的守望
·第十三章 理性的诞生
·第十四章 第一版中被删除的李咏胜随笔语录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之一0九:
   在这个兽性化的日子里,让我们变得人性些吧。——高尔基
   信任,是减少社会复杂性的一种机制。——尼古拉斯.鲁曼

   鱼群从来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集体斗争的,它们只想怎样从网眼里钻出去。——索尔仁尼琴
   人生若只初相见,何似秋风画悲扇;读《离骚》,愁似湘江日夜潮。——纳兰性德
   
   之一一0:
   aiww今天再一次电话成都公安局,没有一个人敢接电话,没有一个人敢回电话,没有一个人敢给出姓名,什么时候起中共又变成了缩头乌龟地下党了。 aiww 成都公安突然变得很客气、很含蓄、很温柔、很羞涩、很腼腆、很稚嫩、很娇柔、很谦让、很温良,使我恍惚领会到傻逼体制的完整含义。
   回@aiww 你那行头人家虚火你了,温柔些吧,他们的胆儿破了。
   
   之一一二:
   在我看来,官员和纪委其实都是这个专制政体的一体两面。两者相同的是,都是靠在民众身上敲骨吸髓来养肥自己;两者不同的是,官员是直接从民众身上敲骨吸髓来养肥自己,而纪委是间接从官员身上敲骨吸髓来养肥自己,以此来实现他们之间在利益分配上的差别和平等。至于纪委在获取自身利益的过程中,起到了主观上打击异己,客观上维护正义的效果,则不过是它产生出的次生值,只能欺骗那些弱智的民众。
   
   之一0三:
   维权之路之所以难,难就难在官员们在维权者的穷骨头上,再也敲诈不出什么骨髓了。这无疑是比公然的执仗抢劫更无耻的丑恶行径,但实际上这个无耻不是官员本身的无耻,而是体制本身迫使官员们不得不这样无耻。因为人类社会的进步史表明,只有=有无耻的政府才会有无耻的官员。
   
   之一0四:
   当政者顽固坚持要判刘晓波有罪,只能再次证明乔治.奥威尔对极权主义的审判是公正的:“过去所有的寡头政体所以丧失权力,或者是由于自己僵化,或者是由于自己软化。所谓僵化,就是他们变得愚蠢和狂妄起来,不能适应客观情况的变化,因而被推翻掉了......”
   
   之一0五:
   未必有些困惑本身就是由于某些所谓的不困惑而产生的?
   比如朱学群说:“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与冉云飞的: “日拱一卒,不期而成”、胡泳的“微动力”好似都是对的。比如刘晓波们的宪章和持续不断的维权风云则是直接将军,好似也是对的。因此,如果持前一论者,后者就是激进的;如果持后一论者,前者就是极右的。 那么怎么办——是先拱卒还是将军?
   但莫之许的回答则很简单:各自为战,守望相助。
   
   之一0六:
   威权者近来不断老拳相向,大打出手,以黑制善,是他们自己也感到了恐惧,害怕末日的到来?还是他们内斗升格,借此欲盖弥彰,转移视线?抑或是他们已经到了只求残喘不择手段的地步?我想这些,是否值得深思?
   
   之一0七:
   RT @sfchoi8964: 我想克服恐懼, 想再來北京, 也想再來成都, 不想喝茶, 只想來與受難者和倖存者一起經歷, 想與劉曉波和譚作人一起承擔, 共同見證光明和美麗......
    回RT @sfchoi8964:很抱歉,你回来怕只有见证和分享恐惧和黑暗了。
   
   之一0八:
   @bazhongwei 知识分子走出“以工农相结合”这一代价惨重的历史歧途,回归到自己的本色地位上,用自身的力量参与社会的改造,应该说是一个天大地大的进步。未必今天还要他们都回到充当领路人和行动者的旧路去不成?而苏东坡时的知识分子,实际没有多少这样的领路人和行动者。
   
   之一0九:
   我曾经不止一次说过这样恨恨不已的话:中国上个世纪的有幸是,我们既能够看到孙中山、蔡元培、胡适、鲁迅、顾准、林昭一类无论在远见卓识上,还是在人格力量上都是高山仰止的民族精魂,又能够看到袁世凯、汪精卫、毛泽东一类无论在大智大勇上,还是在素质情怀上都是出类拔萃的大坏人和大恶人。而我们今天的不幸是,我们所能够看到的,却是一些无论在哪方面都与前者等而下下之的小坏人和小恶人。
   
   之一二0:
   回@winkho 不过,光是体制的死刑还不够,按照汉娜.阿伦特的思路理解,真正支撑这个体制大厦的是那个邪恶的意识形态。这个恶瘤不除,它依旧会还魂。比如现在的东欧和俄罗斯,便已经有了这种迹象。
   
   之一二一:
   其实“国进民退”的奥秘很简单:从别人那拿要钱总不是那么方便,还是不如把他们的钱口袋拿在自己手里方便。因为从民营企业家那里拿钱,无论是受贿,还是强夺,需要付出的风险和成本较大,不如从国企那个自己的口袋里拿方便多了。
   
   之一二二:
   liyongsheng回 @ranyunfei 纸币岂止能开手铐,还能通神。所以,斯大林才对贝利亚责骂道:笨蛋,只要有了钱,哪里还有打不开的铁锁,解不开的裤带!
   
   之一二三:
    回@tengbiao重庆的所谓“打黑除恶”,其实就是邓小平那套“严打” 恶法的翻版和重演,其心机都是用强权去破坏司法公正和程序正义,从而制造出更多的冤、假、错案。这中间,是否含有打击重庆地方势力的目的还不得而知。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流沙河、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李咏胜、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