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李咏胜文集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ranyunfei 看不到由于互联网言论的多元化,有一种巨大的自我纠错和社会教育功能的人,对互联网传播方式的理解还停留在龟甲垄断阶段。王蒙近日对互联网言论的看法,不幸使他成为这样一枚出土文物。
   
   @liyongsheng回@ranyunfei王蒙关于网络问题的言论显然有着很偏颇,甚至很极左的地方,但往细处深入看,还是有一些值得思考之处在。而这即是我们网民在利用这个自由利器时,在心态和方式上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那种极端自我的,极端情绪化的,极端片面的,极端粗俗的语言和言说方式,都很容易让那些受过文革四大自由摧残的人感到恐惧。

   
   @ranyunfei回 @liyongsheng 李兄你对言论自由的理解存在一些误区。真正言论自由的国家,说错话说怪话说狠话的,也有不少,只是制度良好到不会使这些狠话去大规模伤害人。真正要防止的是公权力滥用话语权而危害民众,而不是普通老百姓的骂两句。
   
   @ranyunfei回 @liyongsheng 我这两天正要给一家杂志写《我十年互联网历程》,在中国这个残废的局域下,对我的改变依旧是巨大的。我曾写过一篇《互联网对我的改变》,具有一点个案意义。
   
   @ranyunfei 回@liyongsheng 我们对群众心理要有理性的研究,但恐惧和担忧到寝室难安的地步,那是一个饿汉预支自己的肥胖症。因为群众心理中的不理性因素,只有在一个没有理性预期的社会才会放大,我们应该多多改变的是这个。
   
   @liyongsheng回@ranyunfei 对此,曾有一个饱受文革大字报围攻之害的老反革命对网络感叹说,这东西很像高科技大字报,你想骂谁都行,没有对和错。他的话虽说也偏颇不在理,但却反映出了他们那一代人对网络自由的担心和忧虑。也可以说是他们对专制体制认识反省不够,认识意识不到自己当初的受害正是没有网络言说这一与西方自由社会趋同的言论方式来保护自己。
   
   @liyongsheng回@ranyunfei 当然有人对他们那一代人的这些认识可能极为反对,不能够宽容。而我尽管也不赞成,但却能够理解——理解他们虽然在一生追求自由,却认识不到自由其实就包含在它的多元化之中,网络言说正是这个多元化的集中反映。这无疑是他们那代人认识上的误区和局限性 。而我们这代人所要做的,就是尽力维护和拓展这个多样性。
   
   @liyongsheng回@ranyunfei 只不过它同时也提醒了我们,在维护和拓展这个社会多样性的同时,也应该尽量使我们自己的言说方式更客观、理性、宽容、学理一些,逐步让老一代人能够接受和参与进来为才是上策。尤其是在推特这样一类学人荟萃的地方,更应该给社会做个范式出来,而不至于让人觉得我们仅仅是一群有勇无谋,有道理而无学理的狂妄后生。
   
   @liyongsheng回 @ranyunfei当然对于你一以贯之,正气如虹的言说方式和始终如一,威武不二的抗争态度,我心仪以礼。只不过是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的浮躁病已经很深了,而我们有幸作为其中的醒来人,还是顶好对他们那一代人多理解一下,宽容一些,才能让你的大道之行接踵者如云。否则,就只能说明我们自己仍在以不同的方式穿新鞋走老路。
   
   @ranyunfei回 @liyongsheng 我自己从一个充满暴戾之气的人,转变到今天把不同言论和观点视若平常,能够心平气和地对待。这说明民众都有这个能力,因为这样的改变不是我的独得之秘,一点也不高深。
   
   @liyongsheng回 @ranyunfei怕不能这样以己度普通民众吧?或许,这正是你能够成为今天这个敢爱敢恨的冉云飞,可他们仍然还是不敢轻言爱与恨的原因。而我以为他们之所以敬佩你,正是由于自己没有这个能力的结果。
   
   @ranyunfei回 @liyongsheng 近来时世轻先辈,好染髭须事后生,用庸俗进化论来证明年轻人必胜老年人,这是一种媚俗取巧;但还以为如今是传统社会,老年人经验多到不证自明,应被奉为圭臬的地步,这也是一些老人寿则多辱的原因。
   
   @liyongsheng回 ranyunfei我对言说老少优劣的问题向来没感觉,只对能否理性、宽容地看人与事问题感由于同时,也对那些得理(势)不饶人的人没感觉,对那些有道理又有学理的言说有感觉。
   
   @ranyunfei回 @liyongsheng 这样吧,明年初我们找个时候喝茶喝酒聊天吧,当面聊可能更尽兴,更深入。我对民众的看法可能与你有点不同,同时我对老魏的看法,可能既不同于你也不同于老莫。
   
   @liyongsheng回@ ranyunfei好的。只是有一点需要冷思维的地方:即王蒙和魏明伦都不是普通民众,而是那一代人中的知识精英,也是这个专制体制的受害者,因此如何使他们从日本、苏俄那里引入的旧自由观念里解放出来,参与到新时代的伟大变革中来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一句话,他们那代人对自由的认识有误区,不懂得多元化的自由,需要帮他们补这一课呢。
   
   @mozhixu @liyongsheng 老李你这回真就错了,你要深入到一个个具体ID身上,几乎都可以发现这样的变化,但你在外面看,只看见吵,都不知道茶客换了N拨了。
   
   @liyongsheng 回@mozhixu你年轻些,有资本说恨恨不已的话。只不过,还是要逐渐少些躁见才利于服众,也才能争取更多的人由奴隶变成为现代公民。
   
   2009.12.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