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
李咏胜文集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xiaoshu1中青报对李庄案的报道,充满了貌似正义实则陈腐的革命法制观。作为喉舌文章,它充分展示了某些人对现代法治的疯狂仇恨和疯狂报复,其颟顸其蛮狠令人震惊。若以此种价值观主政中国,中国之血雨腥风不难想见。总有朋友说文革重来不过耸人听闻,现实正在证明他们错了。
   @liyongsheng回@xiaoshu1此文我看其中散发出的霸王凌厉之气,颇有些背景和来头,值得重视和警惕。
   

   @xiaoshu1回@liyongsheng有朋友对现实苦难抱见猎心喜的态度。但事态的发展可能恰恰相反,中国现在绝不缺文革土壤,现实苦难可能未必催生宪政,而只是强化了民粹独裁的力量,现实的苦难越深,民粹独裁的力量可能越大,重庆敢冒险,这是重要原因。知识分子曾前门驱虎后门进狼,这种悲剧谁说一定不会重演?文革可不是官僚机构发动的,而恰恰是以反官僚机构自居的革命领袖发动的。
   
   @liyongsheng回@xiaoshu1所谓民粹,实际就是他妈的毛粹。我以为他们至多可以借民众恨贪仇富的暴民心态得势于一时一事,绝不可能倒转时代潮流。至于宪政之道,贵在唤起全民的觉悟和共识,万不可因民粹躁动而急事功。
   
   @xiaoshu1回@liyongsheng谢谢你的理解。但对那些理解力有限的人,我没有兴趣展开讨论,他们的眼光只会停留在现实层面。
   
   @mozhixu 我看就现在这官僚机构,也能动员群众搞运动?搞个阅兵,满街都是退休老头老太中年下岗男女,整个一社会边缘人大集合,就这些人能够搞什么运动?
   
   @xiaoshu1回@liyongsheng至少,现在还能公开讨论一些问题,可以局部施加民意压力,改变一些公共政策的走向,民生领域的抗争还不是完全无用。还有缝隙,还有空间。我担心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到那时,革命法制之来如水银泻地,结果必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重庆现在沸沸扬扬的叫好声已为我们敲响警钟。
   
   @liyongsheng回@xiaoshu1:谁在叫好?是民众还是官府?这需要做一定的社会调查吧。
   
   @xiaoshu1回@liyongsheng就记者当地采访所知,当地民众叫好者确实不少,网上且不论。
   
   @liyongsheng回@xiaoshu1当然,这中间还是应看到意识形态的的迷惑和专制者的威势势力所起的作用。
   
   @xiaoshu1回@liyongsheng哈哈,没有意识形态的迷惑,也没有长期严酷专政的威势,但就有了雅各宾,有了列宁,有了1966,有了波尔布特。富田事变也没有意识形态的迷惑和长期严酷专政的威势,但那实际就是文革的最早预演。伊朗也没有意识形态的迷惑和长期严酷专政的威势,但就有了霍梅尼革命。
   
   @liyongsheng回@xiaoshu1实际上重庆的所谓“打黑除恶”,就是邓小平那套“严打”恶法的翻版和重演,其心机依然是用强权去破坏司法公正和程序正义,打击政治对手,最后制造出更多的冤、假、错案。当然这中间,是否含有打击重庆地方势力的目的在还不得而知。
   
   @xiaoshu1回@liyongsheng哪是打击重庆地方势力,书生,你太看轻人家的政治宏图了。
   
   @liyongsheng回@xiaoshu1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重庆的所谓打黑,就是一次没有硝烟的小文革,因为它同样是在官府的发动下,并有着广大民众参加的一场触及社会各反面的政治运动。它实际破坏的是整个的社会秩序和司法公正,为某些野心家打开走向现代乌托邦的魔幻之门。
   
   @xiaoshu1回@liyongsheng当然这种人可以只能得逞一时,但狂潮可不是挥之即去,只不过是不断变换领袖罢了,但每个领袖只会更极端,直到把整个社会的积累都折腾掉,折腾到所有人筋疲力尽社会哀鸿遍野再无重建能力。
   
   @liyongsheng回@xiaoshu1倘如是这样,问题就很值得深思了。这或许是不能用重庆人生性刚直、火爆,喜生事所能够解释的。且据我对重庆人的了解,他们往往是大耿直后面有着大狡滑。那么这个大狡滑自然也会包含在其中,直至变化成为毛粹的力量,也未可知。
   
   @flyfeather: 我觉得笑蜀要说的是一个方式的问题,方式不当的结果是脱离了一个黑帮,结果来了一个更糟糕的黑帮。
   
   @lihlii: 人民当然不一定理智,但中国不是人民的反抗不理智的问题。
   
   @liyongsheng回@[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诚然,暴民和乱民比雅典的民主和始皇的专制发源都更早,且在我土我民的血管中世代流淌。它们不需要意识形态也会自生自长出来,尤其是在那种有势力驱动的情况下更容易爆发出来,酿成乱世。
   
   @xiaoshu1回@liyongsheng但可怕的是精英们的自作聪明不以为意,以为一定要按照他们设定的条件才会爆发出来。
   
   @liyongsheng回@xiaoshu1对此,我有同感,并于去年与人争论过。但他们总是忽视中国人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最乐于走回头路的惰性,以为只要让他们看到了自由世界的美景,他们就会慢慢朝那个方向挪动,社会也就随之渐进了。因而持这种观念看中国,自然难免会在最关键的时候错过那个决定社会历史进程的瞬间。
   
   @xiaoshu1回@liyongsheng精英心态,过于自负的心态,以为天下人都该跟他们想的一样,如此下去,只能误大事 。
   
   @liyongsheng回@xiaoshu1可以说,中国社会之所以20年一无长进,犬儒主义和精英主义都有责。但目前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在这个陷阱上插上一个路标,让人们看到危险?
   @xiaoshu1回@liyongsheng除了尽个人能力喊喊狼要来了,还能做什么?
   
   @mozhixu回@liyongsheng@xiaoshu1他薄熙来一个人能搞什么运动,张发财一个人就能调戏一个连,担忧文革,真是笑话。
   
   @mozhixu回@liyongsheng: 我当然知道笑蜀和你们的恐惧何在,但这个恐惧没有任何道理,只是心理阴影的产物。
   
   @liyongsheng回@mozhixu你呀,丹东之死已经深刻告诉我们,革命吃掉他自己的老子和儿子,每次吃的方法和手段都绝不会一样。未必你所知的文革就只有一种形式吗?
   
   @mozhixu回@liyongsheng:我当还是认为笑蜀和你有恐惧存在,但这个恐惧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恐惧。
   
   @liyongsheng回@mozhixu你看到的仅仅是形而上的社会思潮,而我和笑蜀所强调的是必须看到那种潜在的形而下的社会思潮。它即是历史的惰性和惯力,充满了随机性和随意性,因而也就最容忍被强势力所利用和裹挟成为倒退和滞后的力量。
   其实历史和社会的运动从来就是以不规则和无机性发展的,那种以设计和展望来把握社会发展进程的愿望,已经是落入黑格尔、马克思历史决定论的窠臼了。
   
   @mozhixu回@liyongsheng觉得能预测到崩盘后的可能景象才是历史决定论呢,走一步看一步,反对必须反对的,坚持必须坚持的,也就行了,不要乱用几十年后莫须有的景象来吓人。
   
   @liyongsheng回@mozhixu这种自由主义用于指导个人的内在生活和个体写作,当然无一不可,但倘若用于指导他人和社会就只能有比无坏。
   
   @mozhixu回@liyongsheng这种以对未来揣测为出发点的推背图政治,我看更不靠谱。
   2009.12.17于成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