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李咏胜文集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之九十一:
   晚上魏明伦在一品天下请客,我不便再次婉拒参与。内心只有“折服”他的这一大师雅量:表明上甘当棺材体制的花瓶(20余年的全国政协委员),私下却与刘宾雁、胡平、沙叶新、流沙河、章诒和、余杰、王怡及我等一类抬送棺材体制的人心灵相通,好似两边都是手心手背似的。也许,这就是中国文化人祖传的最内在的真实状态了。
   之九十二:

   回@mozhixu 如果按照你的二元论,可以说刘晓波也是值得打?号的,因为他在某些小节上也不是铁骨铮铮的。再往前看,包括胡适也是可以打?号,因为他在许多大问题上是为老蒋谋的。只是这样下来,我们所追求的自由也就是不能宽容别人的自由了。我们总不能与敌人的朋友为敌人,与朋友的朋友为朋友吧?
   之九十三:
   回@mozhixu 就算他耐不住寂寞,就算他贪求世俗利禄,但只要没有像许多名人那样为旧体制抬轿子,也就不能说他是敌人的朋友吧?
   之九十四:
   回@mozhixu此外,对于80年代的中国知识精英,我们能否用后一代人的标准和尺度去要求与衡量也是一个问题。因为无论怎样看,他们毕竟生长在那个极为病态的时代里,也就不可能脱掉那个时代的历史印记。因而可取之法,则是应该看他们现在侍不侍奉权贵这一面。否则,就只能说明我们并不见得比他们长进多少。
   之九十五:
   回@mozhixu 你此言无据,他只是在吃糖,但不唱颂歌,还算得上是那一代精英中良知尚在的一个个例。再说89他也是挨了整的,此后在全国的各种大小场面,还是说过许多真话的,不能一棍子就此打死。如若不然,推友中除沙叶新老师外,好像张伟国先生也是他的老友,可否请他们指点高见?
   之九十六:
   回@aiww有道是:道人有道山不孤。我想刘晓波、冯正虎、赵连海不会因为国人没有想起他们而感到孤独吧!否则,他们就不会那么从容自在了。再如你,也是。
   之九十七:
   回@aiww 应该说是让我们把他们活埋两次:先是政府用恐惧把他们活埋下去,随后我们再用冷漠把他们活埋下去。这样,一切就像大雪飘落下来,所有的肮脏都不见了,到处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此外,你先生这一怒发冲官的态势,很容易让人产生黑旋风再世的联想,人家很虚弱了,会怕你的。
   之九十八:
   回@baozuitun 依我看赵是否是共匪头子是另一回事,但你一言就炮毙《河殇》似乎又与共匪相去无几了。因为无论怎样说,《河殇》至今还是一个值得争论和研究的余留问题,不是谁说几句恨恨不已的话,就能够厘清是非的。当否,共参考。
   之九十九:
   回@baozuitun也许你年轻,有资本说这个话。而我们是那时的在者,也是被你所说的那种浪潮运动着过人,因而我只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时代所需要投入的社会变革成本。所以,你不能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宣布我们昨天投入的全是垃圾股。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可以说你今天、此刻所投入的到明天也是垃圾股。
   之一00:
   刘沙沙形容被拘留过的民主人是破罐子破摔----倒不是破罐子破摔,而是脱敏了,皮了,不害怕了,不过如此了。 但我以为,死猪不怕开水烫,破罐子破摔不能足以涵盖某个人的生存状态,而只能凸显出后极权主义的典型特征和垂死状态。因此将它用来指某人某事,好似太腐败了。
   
   之一0一:
   和平未到完全绝望之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亦决不轻言牺牲。 ——蒋介石 中国有古训“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我看应该再加一条“时髦不能跟”。 ——胡适
   之一0二:
   回@winkho 我看余世存对中共“次法西斯”这个定位还值得商榷:理由是,法西斯发动二次世界大战,实行种族灭绝政策,使世界四千多万人死于战乱,可谓罪恶滔天。而中共与老蒋争皇帝位,使我千万同胞死于战乱。窃国后的30年间,仅镇反、自然灾害、文革便使我国民四千多万死于内乱。更暴虐的是它以政治手段为人洗脑,灭绝人性,毁坏我民族生存立本的伦理、纲常、道统等等罪恶,可谓罄竹难书。而所有这些,都是法西斯所不及的。因此,对它只有定位“最法西斯”才比较准确。
   
   之一0三:
   仅一年未见魏明伦,昨日一见他已显出廉颇老矣之态,少了些“鬼才”的灵性。原因是他因糖尿病并发症住院半年余,现还处在院方监督治疗之中。当谈及晓波和宪章话题时,他说对这件当今大事,他自始至今是支持,并援手和帮助过一些参与其中的人。也表示今后还会继续为之敲边鼓。
   当我告知他有人认为他有尚书房行走之嫌时,他反诘说,现在有的人还在奉行“不当将军就不是好士兵”,不当勇士就不是好战士那一套,这还不是毛那一套在继续作怪。难道你们追求的那些东西不要同盟军,不要体制内的右派,不要不参与也不反对的群众。如果这些旧的恶习不改,我看再搞啥子也没有希望。
   之一0四:
   他说他去年在建川博物馆的题词:还原抗战历史就是民族英雄;掩盖文革历史就是历史罪人(大意),至今还高悬在大门口,可以表明他的价值取向。可以问一下当今还在的那一代人(指在国内的),除了巴金之外有几人敢这样公开表明态度?对此因他有病,我不便与他理论。但有一点感觉,他还不是难得聪明的。
   之一0五:
   最后,魏明伦告诫我说,要警惕呢,你看今天的那些秦始皇、斯大林穿的都是西装,而那些聪明点的,穿的是自由主义的西装,更可怕。
   之一0六:
   mozhixu RT @baozuitun: 回@liyongsheng 做魏明伦和巴金这样的名人就是好啊,哪怕胆子比小老百姓更小,投靠朝廷比老百姓更彻底,只要稍微有一点点的良心表现就有人尊敬了。难怪这么多人对赵紫阳那么崇敬呢。这叫贱。
   之一0七:
   你呼唤和张扬俄罗斯民族精英那种超越人接近神的道德勇气和拯救精神,无疑是可贵可佳的。但问题是我们这个民族自古就没有宗教信仰,也没有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索尔仁尼琴这类伟人出现过,我们怎么能够以这些大师标准去要求别人呢?如照你这个尺度衡量,那么鲁迅也贱,晓波就更无颜了。
   之一0八:
   mozhixu回 @liyongsheng 我是低调派,魏明伦上春晚我看不起,仅此而已。
   之一0九
   liyongsheng回 mozhixu我更是无调派,只是我觉得还是不宜以一事一非论人为好,才不致于走到自由的反面去求自由。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流沙河、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蔡淑芳、王金波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