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建安
[主页]->[百家争鸣]->[刘建安]->[谢长发案二审辩护词(律师)]
刘建安
·把住强盛大国的命门(3)
·把住强盛大国的命门(4)
·不能任由美国绑架世界
·西方为什么不能改变生活方式
·未来会证明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1)
·未来会证明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3)
·把中法关系实质性降低
·有条件跟西方决裂
·萨科齐见达赖了无新意的游戏
·马立诚的勇敢是在挑战民族底线
·出“爱国贼”了!
·未来的汉奸排行榜
·逆向种族主义
·自我矮化的哲学大行其道
·记忆的悲剧
·他们永远是精神上的侏儒
·复兴传统不能走歧路
·不少人怀里揣的是外国护照
·“上层建筑”还窝在地下室
·中国要有大目标
·现在腐朽分两路
·如此离谱的学术进口商
·接轨接出了鬼
·范跑跑的失误
·社会动物性还是少一点为妙
·切勿去学香港“管家文化”
《中国不高兴》解读
·网上书商广告页
·大时代、大目标和我们的内忧外患
·为国直言 替天行道 世界瞩目
·《中国不高兴》重磅观点(1)
·《中国不高兴》重磅观点(2)
·中国不高兴,还是中国人不高兴
·《中国不高兴》作者简介
·新浪网站《中国不高兴》评论链接目录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站《中国不高兴》评论链接目录
·《中国不高兴》让谁狗急跳墙
·宋强:不高兴
·《中国不高兴》续集的书名叫什么?
·奥巴马才是《中国不高兴》最大的书托
·“这书是刺激知识分子的”
·中国必须成为产生英雄的国家
·中国战略核潜艇
·《时代》如何报道《中国不高兴》?
·海外担忧中国民族主义抬头
·韩国媒体如何评价《中国不高兴》
·英报报道《中国不高兴》引发争论
·从《中国不高兴》看民族情绪的变化
·不怕中国不高兴就怕中国不争气
·凭什么中国就要融入西方?
·知识分子集体焦虑
·外国为何要“轮番羞辱我们”
·为什么有的中国人会对中国做世界的领导者感到不高兴?
·批判精英人物
·《中国不高兴》,读后很高兴
·中国能否“不高兴”?
·中国人什么时候能真正站起来?
·中国要富国强兵
·中国终将改写西方主流经济学
·《中国不高兴》妖魔化西方?
·《中国不高兴》是小国民心态的典型表现
·极端民族主义是幼稚的
·《中国不高兴》高了谁的兴?
·不是情绪,而是理性
·慈禧太后为《中国不高兴》作序
·对《中国不高兴》20个论点的逐一批驳
·究竟谁不高兴?
·民族主义是流氓最强的催情药
·中国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中国不高兴》比海洛因还毒100万倍
·中国不高兴还是中国人不高兴
·“不高兴”病毒
·中国高兴不高兴?
·没头脑的姊妹篇
·中国人为什么“不高兴”?
·总有人喜欢代表“中国”
《中国不高兴》批判之参考文献
·林希翎:中国1957年右派的代表与象征
·救世情结与白日梦
·文化之争
·中国知识分子与中古遗风
·东西方快乐观区别之我见
·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人类世界的危机根源
·人类的出路和中国的机遇
·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了吗?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转载:邓力群的梦都实现了
·张宏良:伟大的转折——评析六中全会
·转载:我的中国性格
·不自由,毋宁死!——张超群访谈(转载)
·金融风暴——资本主义总危机的开始
《中国不高兴》批判
·《中国不高兴》批判之序言
·忽悠《中国不高兴》之书名
·《中国不高兴》是徒具虚名的精美菜谱
·《中国不高兴》是一集大字报
·批判《中国不高兴》之理论假设
·急就章何能写“大目标”?
·中国人哪里要建立什么共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长发案二审辩护词(律师)

   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二 审 辩 护 词
   
   (谢长发的二审辩护律师提交)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受本案被告人谢长发的委托和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并经被告人谢长发本人同意,在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中继续担任其二审辩护人。我们将忠实地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规定的辩护人的职责,依法维护谢长发的合法权益。
   
   我们认真审阅了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长中刑一初字第0036号《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仔细研究了一审判决所依据的证据,并详细听取了谢长发对一审判决的意见,现结合本案案情提出以下二审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谢长发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实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对谢长发的量刑缺乏事实依据,且严重超审限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一)一审判决将谢长发策划组建“中国民主党”、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等活动,认定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行为,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1、关于谢长发向湖南省民政厅申请登记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筹委会”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作为公民向湖南省民政厅申请登记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筹委会”,行使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结社自由的权利,其目的是想通过合法途径组建政党,这种行为完全符合《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至于湖南省民政厅是否批准,则涉及到行政许可的问题,但谢长发的这种行为本身并无任何违法之处,更谈不上构成犯罪。
   2、关于谢长发和“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聚会,到北京、上海等省市进行“串联”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的上述活动,是一种正常的人际交往,目的并不是为了颠覆国家政权。如果仅仅因为这些人是“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而不允许他们交往,那么,宪法赋予公民最基本的集会自由就无法得到保障。
   3、关于谢长发对生活困难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进行资助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的上述活动,是一种正常的人道主义帮助,而不是资助他们去颠覆国家政权。如果说这种资助就构成颠覆国家政权,那么,我国政府还为生活困难的公民(含这些所谓的“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是否意味着我国政府也构成颠覆国家政权。显然,一审判决的这一认定是荒谬的。
   4、关于谢长发“鼓动”他人加入中国民主党并要他人广为联络成员以发展、壮大该组织
   辩护人认为:从现有证据来看,中国目前是否已经成立有民主党这样一个组织,尚无法证明。退一步说,即便已经成立有中国民主党,谢长发也只是“鼓动”他人加入中国民主党,而不是“鼓动”他人去颠覆国家政权。
   5、关于谢长发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虽然就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提出了一个笼统的设想,但他在提出上述设想的同时,认为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开放党禁,因而现在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的条件还不成熟,至于具体召开时间,仍然无法确定。由此可见,谢长发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与“颠覆国家政权”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据《民生观察》群发邮件转载,可能不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