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建安
[主页]->[百家争鸣]->[刘建安]->[谢长发案二审辩护词(律师)]
刘建安
昌平点评
·昌平点评之一:观海外民运,云里雾里,乱七八糟
·昌平点评之二:杨佳,一个人的起义?
·昌平点评之三:分裂中国的目的
·昌平点评之四:武装斗争可能吗?
·昌平点评之五:难道法轮功高层要暗杀耿格格?
·昌平点评之六:共特厉害也!
·昌平点评之七:反华才能反共?
·昌平点评之八:骇人听闻:李洪志大师被劫持
·昌平点评之九:和解?不和解?
·昌平点评之十:立此存照,陈泱潮的战略大文章
·昌平点评之十一:大一统重要,人的自由重要,二者并不矛盾
·昌平点评之十二:也谈“义和团、红卫兵、爱国贼”
·昌平点评之十三:城管执法纠纷何时了
·昌平点评之十四:支持陈泱潮炮轰伍凡
·昌平点评之十五:麻阳田家大宅的要害是“共产”
·昌平点评之十六:支持“春秋战国”,反对分裂主义
·昌平点评之十七:中国不高兴?还是中国人不高兴?
·昌平点评之十八:刘建安遇鬼记!!!
·昌平点评之十九: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民运人士?
·昌平点评之二十:中国将崩溃?
·昌平点评之二一:中国不会崩溃
·昌平点评之二二:分裂主义的人格、逻辑与风险
·昌平点评之二三:如何确定后共产党时期的私人财富政策?
·点评24:中国民运的障碍
·点评25:六四评论的终结
·点评26:六四情结的终结
·点评27:六四纪念的终结
·点评28:告别六四
·点评29:民主宪政的又一个突破口
·点评30:我是王希哲先生坚定的粉丝
·关于点评30里达赖喇嘛肖像的说明
·点评31:对中国老百姓要胸怀感恩之心
·点评32:六四是什么还没搞明白
·点评33:六四思维的理智性代表
·点评34:难道境外法轮功有致命死结?
·点评35:祝法轮功一路走好!
·点评36:火药库,暴民仓,发泄派
·点评37:也说“中共能熬过今年吗”?
·点评38:县自治是中国宪政改革的突破口
·点评39:民主对于中国是或然的
·点评40:关于1998年湖南民主党活动的回忆
·点评41:口供、特务、地下党
·点评42:东海一枭好文章
奇文共欣赏
·《零八宪章》的五条历史原罪 [转载]
·中共是个傀儡[转载]
·為什麼說中共是這次世界金融危機的始作俑者[转载]
·世纪大屠杀[转载]
·中国太子党资产排名[转载]
·京穗沪千万富豪占全国48%
·茅于轼抨击耕地红线
·李洪志的罪过就是他不信耶稣基督
·谢谢你,美国:美国对中国10大恩情
·大跃进到底饿死多少人?
·东方党:民主自由必然引導共産主義正確實
遇罗克祭文(转载)
·回首文革:血统论和出身论
·请记住那些曾仰望星空的人
·黑暗历史中的思想先锋
·遇罗克就义39年祭
·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
《中国不高兴》转载
·西方天鹅绒试探中国铁手套(1)
·西方天鹅绒试探中国铁手套(2)
·西方天鹅绒试探中国铁手套(3)
·西方天鹅绒试探中国铁手套(4)
·西方天鹅绒试探中国铁手套(5)
·缺乏外部选择压,不高兴症结(1)
·中国不高兴症结(2)
·中国不高兴症结(3)
·中国不高兴症结(4)
·大目标、现代化与“文艺腔”(1)
·大目标、现代化与“文艺腔”(2)
·文艺腔测不准中国社会现实(1)
·文艺腔测不准中国社会现实(2)
·文艺腔测不准中国社会现实(3)
·文艺腔测不准中国社会现实(4)
·文艺腔后可能是儿童腔与娘娘腔
·未来的资源分配:谁厉害谁说了算
·再不建立大目标,中国就没机会了
·留给中国的时间不多了
·美国是“老黄瓜刷绿漆”(1)
·美国是老黄瓜刷绿漆(2)
·美国是老黄瓜刷绿漆(3)
·最坏后果就是爆发战争
·中国会被逼入绝境吗?
·中国无法不显其大
·美国面临的问题非常巨大
·中国错误地学习了美国
·重生产、废赌博、避开金融战争
·把住强盛大国的命门(1)
·把住强盛大国的命门(2)
·把住强盛大国的命门(3)
·把住强盛大国的命门(4)
·不能任由美国绑架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长发案二审辩护词(律师)

   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二 审 辩 护 词
   
   (谢长发的二审辩护律师提交)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受本案被告人谢长发的委托和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并经被告人谢长发本人同意,在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中继续担任其二审辩护人。我们将忠实地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规定的辩护人的职责,依法维护谢长发的合法权益。
   
   我们认真审阅了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长中刑一初字第0036号《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仔细研究了一审判决所依据的证据,并详细听取了谢长发对一审判决的意见,现结合本案案情提出以下二审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谢长发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实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对谢长发的量刑缺乏事实依据,且严重超审限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一)一审判决将谢长发策划组建“中国民主党”、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等活动,认定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行为,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1、关于谢长发向湖南省民政厅申请登记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筹委会”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作为公民向湖南省民政厅申请登记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筹委会”,行使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结社自由的权利,其目的是想通过合法途径组建政党,这种行为完全符合《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至于湖南省民政厅是否批准,则涉及到行政许可的问题,但谢长发的这种行为本身并无任何违法之处,更谈不上构成犯罪。
   2、关于谢长发和“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聚会,到北京、上海等省市进行“串联”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的上述活动,是一种正常的人际交往,目的并不是为了颠覆国家政权。如果仅仅因为这些人是“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而不允许他们交往,那么,宪法赋予公民最基本的集会自由就无法得到保障。
   3、关于谢长发对生活困难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进行资助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的上述活动,是一种正常的人道主义帮助,而不是资助他们去颠覆国家政权。如果说这种资助就构成颠覆国家政权,那么,我国政府还为生活困难的公民(含这些所谓的“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是否意味着我国政府也构成颠覆国家政权。显然,一审判决的这一认定是荒谬的。
   4、关于谢长发“鼓动”他人加入中国民主党并要他人广为联络成员以发展、壮大该组织
   辩护人认为:从现有证据来看,中国目前是否已经成立有民主党这样一个组织,尚无法证明。退一步说,即便已经成立有中国民主党,谢长发也只是“鼓动”他人加入中国民主党,而不是“鼓动”他人去颠覆国家政权。
   5、关于谢长发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虽然就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提出了一个笼统的设想,但他在提出上述设想的同时,认为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开放党禁,因而现在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的条件还不成熟,至于具体召开时间,仍然无法确定。由此可见,谢长发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与“颠覆国家政权”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据《民生观察》群发邮件转载,可能不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