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建安
[主页]->[百家争鸣]->[刘建安]->[谢长发案二审辩护词(律师)]
刘建安
·《中国不高兴》是徒具虚名的精美菜谱
·《中国不高兴》是一集大字报
·批判《中国不高兴》之理论假设
·急就章何能写“大目标”?
·中国人哪里要建立什么共识?
·“西方”是堂吉诃德的风车?
·谁能说清楚什么是“中国”?
·谁也不能代表中国
·中国的还是中共的奥运?
·巴黎抢奥运圣火事件被误解了
·世界上没有“美国”
·金融次贷、外汇储备首先是内政问题
·资本主义的本性、逻辑与集体无意识
·大陆精英有几斤几两?
·人类有世界末日吗?
·中共与愤青的双重尴尬
·头痛医脚,脚痛不医头
·民主之事实、价值、利益
·城市私房改造的道德评价与历史评价
·“持剑经商“是不必要的
·2008年新闻名单的昭示
·丛林里的绅士游戏
·国家精神品质的浴火再生
·大目标切勿武功调、军国剧
·全人类都是精神病患者
·民主国家应是中国人心理指标
·怎样避免中美战争?
·切勿做泱泱大国的卑鄙小人
·“领导世界”是痴人说“美梦”
·萨科奇赠送给胡锦涛的重礼
·中国军队应有什么大目标?
·世界乱局与中美腐朽
·如何结束“中美国”的病态情侣关系?
·刘建安博客文章400篇目录
·美国的债务与中国的债务
·啥是人间正道?
·比产业升级更伟大的事业
·人性,人性的惯性与社会规律
·腐败的精英与精英的民主
·江西劳教:前言
·江西劳教1~6
·江西劳教7~12
·江西劳教13~18
·江西劳教19~24
·江西劳教25~30
·江西劳教31~36
·江西劳教37~42
·江西劳教43~48
·江西劳教49~54
·江西劳教55~60
·江西劳教61~66
·江西劳教67~72
·江西劳教73~78
·江西劳教79~84
·江西劳教85~90
·江西劳教91~96
·江西劳教97~101
·江西劳教:信念与追求
·江西劳教:后记
·刘建安博客点击统计代原有文章目录
·2011年博讯刘建安博客目录
·2011年底博讯刘建安博客目录
信访集
·致国务院第八封信访信
·刘建安养老案二审判决书
·行政上诉状
·刘建安养老案一审判决书
·行政起诉状
·致国务院信访信收发信息
·致国务院第七封信访信
·致国务院第六封信访信
·致国务院第五封信访信
·致国务院第四封信访信
·致国务院第三封信访信
·致国务院第二封信访信
·致国务院第一封信访信
·致全国人大的批评建议信
·致周强的信访信
·致省长徐守盛的信访信
·致湖南省政法委书记的公开信
·一审答辩书
·一审最后陈述
·2012年维权要事记载
·一审开庭后判决前致法官的信
·质疑中国工会
·剥夺前囚犯养老保险权利是违宪的
·剥夺养老权违反刑法的
·剥夺养老权是违反社会保险法的
·剥夺养老权是违背监狱法的
·官方残存的前现代思维
·西方监狱法关于囚犯劳动报酬的规范与施行
·刘建安就《监狱法》立法呈提案
·致国务院第9封信访信
·第9~18封致国务院信访记载
·第19-27封致国务院信访记载
·第19-27封致国务院信访信稿
·致国务院第 封信访信(样稿)
·我有一个梦想-世界主义
·我有一个梦想-福利主义
·致国务院信访记载(第28~50封)
·第51-100致国务院信访信登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长发案二审辩护词(律师)

   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二 审 辩 护 词
   
   (谢长发的二审辩护律师提交)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受本案被告人谢长发的委托和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并经被告人谢长发本人同意,在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中继续担任其二审辩护人。我们将忠实地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5条规定的辩护人的职责,依法维护谢长发的合法权益。
   
   我们认真审阅了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长中刑一初字第0036号《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仔细研究了一审判决所依据的证据,并详细听取了谢长发对一审判决的意见,现结合本案案情提出以下二审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谢长发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实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对谢长发的量刑缺乏事实依据,且严重超审限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一)一审判决将谢长发策划组建“中国民主党”、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等活动,认定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行为,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1、关于谢长发向湖南省民政厅申请登记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筹委会”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作为公民向湖南省民政厅申请登记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南省筹委会”,行使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结社自由的权利,其目的是想通过合法途径组建政党,这种行为完全符合《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至于湖南省民政厅是否批准,则涉及到行政许可的问题,但谢长发的这种行为本身并无任何违法之处,更谈不上构成犯罪。
   2、关于谢长发和“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聚会,到北京、上海等省市进行“串联”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的上述活动,是一种正常的人际交往,目的并不是为了颠覆国家政权。如果仅仅因为这些人是“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而不允许他们交往,那么,宪法赋予公民最基本的集会自由就无法得到保障。
   3、关于谢长发对生活困难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进行资助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的上述活动,是一种正常的人道主义帮助,而不是资助他们去颠覆国家政权。如果说这种资助就构成颠覆国家政权,那么,我国政府还为生活困难的公民(含这些所谓的“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民运分子”)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是否意味着我国政府也构成颠覆国家政权。显然,一审判决的这一认定是荒谬的。
   4、关于谢长发“鼓动”他人加入中国民主党并要他人广为联络成员以发展、壮大该组织
   辩护人认为:从现有证据来看,中国目前是否已经成立有民主党这样一个组织,尚无法证明。退一步说,即便已经成立有中国民主党,谢长发也只是“鼓动”他人加入中国民主党,而不是“鼓动”他人去颠覆国家政权。
   5、关于谢长发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
   辩护人认为:谢长发虽然就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提出了一个笼统的设想,但他在提出上述设想的同时,认为中国大陆目前还没有开放党禁,因而现在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的条件还不成熟,至于具体召开时间,仍然无法确定。由此可见,谢长发提议召开“中国民主党一大”,与“颠覆国家政权”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
   
   [据《民生观察》群发邮件转载,可能不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