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拈花时评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最新消息-来自瓮安居民
·文摘并评论:成都警察扬言将击毙维权业主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高级)为主的群体服务的
·文摘并评论:我国“民告官”案一年10万件以上 胜诉率不足三成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原来上海的经济建设是这样“折腾”起来的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中华自有赤心人-两会政协委员炮轰胡温政府胡作非为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青海藏民区爆发冲突警车被炸
·文摘并评论:天安门6老人服毒自杀
·文摘并评论:隐瞒四川震死难真相 高官瞎说塌校不涉豆腐渣工程
·今天再次遭到恐吓
·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文摘并评论:年纪最小的访民到天安门散发给胡爷爷的信被抓
·拒绝被强奸算是公民权力吧?文摘并评论
·文摘并评论:《零八宪章》签署者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出席并领取捷克人权奖
·关于《08宪章》的签署
·文摘并评论:豆腐砖 四川地震灾区惊传豆腐砖
·引文并评论:“天安门母亲”给两会的公开信
·关于《08宪章》的签署-2
·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文摘并评论:今年一、二月中国外资总额急降
·文摘并评论:公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第六部 福尔摩沙的少年
   50,水滴
   七十军在台湾北部,六十二军在台湾南部,很快地开始招兵买马。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三日,《台湾新生报》刊登了七十军的公告,“接收台湾志愿兵”,十七岁到三十岁都可以报名。
   台东卑南乡泰安村是一个很小的村子,几十户人家,大多是土房。村子背山面海,望向山,满满是浓绿的椰子树、槟榔树,一派热带风光;望向海,太平洋深蓝的海水延伸入无边无际的浅青天色。走在村里的泥土路上,听得见椰叶唰唰和海浪絮絮的声音交织。

   这里长大的孩子都有焦糖色的皮肤和梅花鹿的大眼睛。十七岁的陈清山和同村同龄的好朋友吴阿吉都是利嘉国小的毕业生。利嘉国小在一个山坡上,一片椰林 边。海风总是从东边太麻里那边吹过来,孩子们喜欢躺在草地上,看椰树的阔叶像舞裙在风里摇摆。几株老梅树,开了花后一定结果,老师们就带着孩子们做梅子 酱。
   日本人在的时候,他们被集中去练习操枪,听说南洋马上需要兵。现在日本人走了,他们回到野地里种菜、拔草、看牛,家中仍然有一餐没一餐的,饿的时候就到山上去找野味。
   村里的少年都没有鞋,赤脚走在开满野花的荒地里,郁闷地思索,前途在哪里。
   这时,村子里的集会所来了国军的宣传员,用流利的日语广播:有志气的青年,到中国去,国家建设需要你。月薪两千元,还可以学国语,学技术。
   小小泰安村一个村子就报名了二十个大眼深肤的少年。
   就是这泰安村,三十多年以后,在和平的岁月里,同样贫穷的卑南家庭出了一个大眼睛的小女孩,因为歌声惊人地嘹亮动听,她凭着歌声走出了村子。
   她叫张惠妹。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一辆军用大卡车轰轰驶进了泰安村,整个村子的土地都震动了。路边吃草的黄牛,都转过头来看。军车,接走了这二十个人。陈清山的妹妹,在蕃薯田里耕地,没看见哥哥上车。
   大卡车开到了台东市,陈清山和吴阿吉看见全县有两百多个年轻人,原住民占大多数,已经集合在广场上。穿着军服的长官站上了司令台开始致词训话,同伴们面面相觑——哇,听不懂。
   陈清山、吴阿吉,成为七十军的士兵。泰安村来的少年们,非但不懂国语,也不懂闽南语。日语是他们唯一的共同语言,但是,七十军和六十二军,不懂日语。
   这些乡下的少年都不会知道,就在他们加入七十军、六十二军的同时,大陆东北,已经山雨欲来,风暴在即。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陈诚给蒋介石的极机密报告,画出了当时在“局中”的人们都不知道的时局大图像:
   共军概况:(一)自山东乘帆船渡海,在安东省庄河县登陆者万余人。(二)自河北、热河进入辽宁者万余人。(三)自延安徒步抵辽宁省二万余人。(四)在辽、吉二省招募及强拉伪满警察宪兵、失业工人、土匪流氓、失业分子,及中条山作战被俘国军约计十五万人……
   战争的土石流蓄势待发,但是,一滴水,怎么会知道洪流奔腾的方向呢?
   51,船要开出的时候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
   台湾台东卑南乡泰安村,陈清山家中
   陈清山:八十一岁
   吴阿吉:八十一岁
   陈清山和吴阿吉,十七岁时,走出台东卑南的家乡,到了国共内战的战场,六十五年以后,和我一起坐在老家的晒谷场上聊天。我们坐在矮椅上,不断有五、 六岁的孩子,赤着脚,张着又圆又大美丽得惊人的眼睛,俏皮地扭着扭着黏过来,想引起我们的注意。羽毛艳丽的公鸡在我们椅子下面追逐母鸡,一个卑南族的老妈 妈用竹扫帚正在扫地。太平洋的风,懒懒地穿过椰树林。
   我很想闭起眼来,专心一意地听他们的口音:那竟然是卑南音和河南腔的混合。
   少年时离开卑南家乡,他们在大陆当国军,然后当解放军,在那片土地上,生活了五十年,故乡只是永远到不了的梦,因为故乡,正是自己炮口对准的敌区。
   我们坐在矮椅上,不断有五、六岁的孩子,赤着脚,张着又圆又大美丽得惊人的眼睛,俏皮地扭着扭着黏过来,想引起我们的注意。
   陈清山在山东战役被解放军俘虏,换了制服,变成解放军,回头来打国军时,受了伤,“喏,你看,”他把扭曲变形的手给我看,“被国军的机关枪打的。”
   那时吴阿吉还在国军阵营里,他得意地笑,说,“会不会就是我打的?”
   很难说,因为过几天,吴阿吉也被俘虏了,换了帽徽变成解放军,跟陈清山,又是同袍了。
   两个八十多岁、白了头的卑南族少年,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斗嘴,说到高兴处,你一句我一句又合唱起解放军歌来。五十年岁月如清风如淡月,我看得呆了。
   龙:一九四五年光复的时候,你们俩人在做什么?
   陈:在家里种田。
   龙:乡下怎么知道招兵的?
   吴:日本投降以后国军就来了。
   陈:我记得那个时候大家集中在集会所,一起听。
   国军来这里,来了以后他讲的是去做工,那个时候我们很穷没什么吃,要做工要赚钱,所以我们去了。
   龙:你以为是去做工,不知道是去当兵?
   陈:他没有讲是当兵。
   吴:国军问我,你想干什么,我说我要去读书,他们讲读书可以啊,你到我们那个地方去,保证给你学。
   龙:你们家就你一个当国军吗?
   吴:我一个人,我哥哥去当日本兵了。
   龙:入伍,送到基隆去受训,受什么训?
   吴:立正稍息!
   陈:射击子弹!不过,也有学文化,还学政治。
   龙:那时候认识汉字吗?
   吴:认的是日文。中国字不认得。
   陈:也不懂北京话。
   龙:被编入的那个班,一个班多少个人?
   吴:一个班十二个。除了班长副班长以外都是台湾人——
   龙:到了哪里才知道是当兵呢?
   陈:到基隆以后,给我们发枪,发枪以后才知道,我不是做工,是当兵。
   龙:你们穿什么制服?
   吴:就是那个国民党的士兵衣服。
   龙:有绑腿吗?
   吴:有。
   龙:穿什么鞋子?
   吴:布鞋。
   陈:不是啦,是日本军鞋。接收日本人的。
   龙:基隆的三个月里头,台湾兵有没有逃走的?
   陈:有。被抓回来打。
   龙:怎么打法?
   陈:用棍子打,用枪戳他,在淡水那个最厉害了,打的狠!
   吴:淡水那个在底下用棍子打。
   陈:还有一个用刺刀刺他。
   龙:所以你们就不敢逃啰?
   陈:我都不敢跑,那个阿美族的十三个人一块逃跑,最后在台北抓到,都抓回来了。都是台东人,打的不轻。
   龙:记得第一次挨打吗?
   吴:那个时候是我到高雄山上逃跑掉了,逃跑。山上到处都是兵,把我抓起来了。挨打喔,那个棍子那么大,“啪啪”打屁股。
   陈:你挨打,我没挨过打,我很听话。
   吴:他是很听话,很老实。
   陈:老老实实的跟他们,他们还赞扬我,我训练的好,连长还比大姆指。
   龙:什么时候知道要被送到大陆去的?
   陈:他们跟我们讲只是“行军”,轻装,什么都不要带,连背包什么都留在兵营里面,说是行军回来再吃午饭,可是走到快下午,就走到高雄海港了,一看到大轮船,我就知道要上船了。
   龙:描写一下事前的准备吧。你们有枪吗?
   吴:枪被老兵拿走了。
   陈:老兵拿枪看守我们,后来我才知道,“老兵”也是抓来的“新兵”。四川的,湖南的,安徽的。他们也想家,晚上也哭。
   龙:高雄码头上,什么光景?
   吴:满满是军人。
   陈:上船以后还有逃跑的,有人从船上逃跑,跳海,跳了以后就有机关枪射过去,死了不少人……
   龙:到了码头,看到船,知道要被送去大陆,你在想什么?
   陈:心里很不好受,我要离开故乡了;但是去就去吧,死就死吧,你也没办法啊。我记得很多人哭,在船上,有的哭着跳海,有的在船舱里面痛哭。
   龙:船上约有多少人?主要都是台湾兵,跟你们一样十六、七岁的人?
   陈:一个团,大概一千多人吧。大多是台湾新兵。
   龙:在船上哭成一团?
   吴:哭喔,还是孩子嘛,像我拚命哭,哭有什么用,没有用,想回家去,回不了家了。
   龙:那你们家里的人,知不知道你们到了大陆?
   陈:不知道,出来以后都没有通过信。
   龙:上船的时候,好像也有很多战马上了船?
   陈:马,有,一个团有几匹马过去,有的掉到海里,有的死了,死了就丢到海里。
   龙:船到了上海,你才知道到了上海?
   陈:对啊。在上海没有停,坐了火车往北走,到徐州是晚上了。很冷,穿的那个棉衣很薄。武器也换了,原来是三八式,日本的,后来换七九式的枪,国军的步枪。
   龙:不是有两个原住民,在上海码头仓库里过夜,第二天早上就冻死了,被抬出去?
   陈:当时有听讲。不过不在我们这个班。
   龙:你们在高雄登舰之前,知不知道大陆在打仗?
   吴:我不知道
   陈:我知道,说有共产党。
   龙:所以从高雄到了上海,上海到南京,南京到徐州。在徐州做什么?
   陈:在那里三个月,顾飞机场。
   吴:抓共产党的游击队。
   陈:我们抓了一个戴草帽背背袋的,他说他是老百姓,班长就不信,就把他捆起来了,一直盘问他,说他是间谍吧,一直打,吊在树上吊起来打。
   龙:你怎么被俘的?
   陈:我们跑啊,共军在后面追,之后就打枪,就把我的腿打伤了,我也走不动了。很害怕啊,听说被解放军逮了以后,会割鼻子,砍耳朵,会枪毙,我很害怕。
   吴:那是国民党讲的。
   陈:害怕就想哭,想哭也没办法。解放军来了以后,有一个带手枪的高个子,见到我,就把他自己的裤子割下一片布,给我包扎,我也想不到,以为他会杀我的,一看他这么好,给我包伤了以后,我就随着他们走了,从那个时候起就当解放军了。
   龙:然后回头打国军?心里有矛盾吗?吴阿吉还在国军里头哩!
   陈:我回头打国军,可是马上又被国军打伤了。
   吴:我不知道打了你呀!
   陈:你在国军,我在共军。
   龙:所以你们两个继续打仗,只是在敌对的阵营里,一直到阿吉也被俘?
   陈:对啊,他在徐蚌战役被俘,我把他俘虏了。
   吴:我被你俘虏过去了,我也不知道。
   龙:清山,你“歼灭”了国军时,心里高兴得起来吗?
   陈:胜利了就高兴。
   吴:你胜利,我就不高兴了。
   龙:那你有俘虏国军吗?
   陈:有啊,有一次俘虏了整个国军的连。他们正吃饭,我们就包围了他们,然后手榴弹就丢过去,丢好几个手榴弹。
   吴:喂,你那个时候到底是共军还是国军?
   龙:他是共军啦,对国军——就是对你,丢手榴弹啦!
   陈:嗯,那个时候阿吉可能真的在里面。
   龙:一九四五年离开卑南家乡,清山是哪一年终于回乡的?
   陈:我是一九九二年回来的。回来,父母亲都不在了。
   龙:阿吉,你在徐蚌会战中被俘,就变成了解放军,后来又参加了韩战,被送到朝鲜去了?
   吴:对。我们过鸭绿江,一直打到南韩那边去。
   龙:过鸭绿江,又是冰天雪地的冬天,对你这台东的小孩,太苦了吧?
   吴:苦死有什么办法,那个时候就是哭啊,哭也没有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