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拈花时评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要谈这个问题,需要从中共提出的2020年减排目标说起。
   
   大家都认为,或者当局让大家认为,中共提出的是到2020年中国的排碳水平要在2005年的排碳结果的基础上减少40-45%,也就是说中共提出的是一个总排量减少的目标。果真如此吗?大家回味一下,实际上并非如此。中共提出的是到2020年中国的”单位“排碳量比2005年减少40-45,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同时当局刻意地模糊了两者的区别。是”单位“排放量,不是总排放量。多了两个字,区别大吗?区别不仅仅是大小的问题,而是有根本上的区别。
   
   所谓”单位排放量“的单位是什么意思?我没有看到官方对此的任何解释,我的理解是:以单位GDP产生的碳排放,也就是说,以GDP增长一百万或者一千万所产生的碳排放就是所谓”单位碳排放量“。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总排放量的指标,单位排放量减少不是总排放量减少,甚至是增加,甚至是增加若干倍。我没有仔细计算其真实数据,也不可能,因为2020年的GDP和碳排放现在是不可能拿到的,推测数据没有太大的价值,因为可能与实际数字相差甚远。

   
   那么,我们可以用假设的数字来计算一下。假如2005的GDP总量是二十万亿,而碳的总排放量是六十万亿吨的话,那么2005年的”单位“总排放量就是3 吨/元,以百万或者千万计算的结果是一样的。以这个数字计算的话,到2020年,中共的计划排放量就是3-3X45%=1.65吨/元。而假设2020年的GDP总量是四十万亿的话,那么相应的碳总排放量就是1.65X40万亿=66万亿吨。也就是说,这个指标的排放总量是增加,而不是减少。如果中国的 GDP增长一直保持7-8%的话,那么2020年的单位排放总量必然比2005年增加必然大幅度增加。
   
   相比美国的目标是总量比2005年减少17.5,日本是25%,而西方提出的发展中国家减少50%,发达国家减少85%,大家可以看出其落差何其巨大。至于中共反复强调的发达国家比我们早排放数十上百年,所以大家不应该以同样的标准衡量的问题,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所以才需要大家协调解决,所以才需要开哥本哈根会议的。
   
   那么,为什么中共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呢?根源就在于中国共产党的政权危机。一般政权的维护主要是以经济与政治两条腿走路的,也就是说中共必须要在经济与政治两方面取得成功才能让中国民众接受他们的政权存在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但是,现在中共在政治方面已经产生了根本危机,贪管污吏横行不法,太子党公开掠夺,群体事件此伏彼起,令中共的政治这条腿已经彻底跛掉了,甚至已经腐烂流脓了。于是他们只能靠经济这一条腿来维持他们的政权了,也就是说假如中国经济如果坏了,他们就没有腿走路了,只能瘫倒了。
   
   假如中国不能够保持7-8%的年经济增长率,就不能为每年产生的1-2千万失业的劳动力安排就业机会,一旦实业人口大幅度增加,中国必然会大乱,中共的政权危机就该总爆发了。中国历朝历代的兴衰史,可以证明饥饿的中国人是多么的可怕,他们能够推翻任何政权的统治。而中国要保持经济增长速度,就不可能减少碳的排放总量。要知道,我们的经济增长是粗放型的,对能源的依赖度远远比任何国家都要高得多。
   
   另外,我们不是石油生产大国,我们使用的石油百份之五十以上需要从其他国家进口。而我们是世界第一煤炭生产大国,我们没有很多油,可我们有非常多的煤,我们的煤可以支持我们数十年的经济增长。而燃煤的碳排放量远远超过燃油的排放量,所以如果承诺减少碳排放的总量,中国经济是不可能保持高速增长的。这个矛盾是根本性的,不可调和的,所以中共有绝对的动机对哥本哈根会议进行破坏。因为哥本哈根会议最终没能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主要原因就是中共不同意国际核查碳排放总量和承诺减少50%的排放量。
   
   说为了维护国家主权这样的借口纯粹是废话。假如中共那么重视国家主权,那为什么在边界谈判中会对印度和俄罗斯作出那么大的让步?一方面对国家主权严重出卖,却在国际对碳排放进行核查,这不矛盾吗?首先国际核查没有任何超越国家主权的地方,而即便有,假如每个国家都承受这种超越也就等于大家都没有承受了,因为大家的损失是同等的。
   
   所以说,中共阻挠哥本哈根会议达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的动机,完全是出于一党私利,而不是为了保护中国乃至中国人民的福祉。中国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中国,他也是我们上五千年祖宗和下五千年后代的中国,难道我们要留给后代一个满目伧胰的国家?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牺牲一点点经济损失呢?地球也不仅仅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地球,他也是我们子孙后代的地球,难道我们要让子孙后代无法生存繁衍的地球吗?
   
   即便以国内问题来说,尽快发起政治体制的改革,放弃一部分的党权,接受国民对政治的参与和监督制约,并对政策制定实施充分透明化。必然使国内政治局面大大改观,舒解大部分的政治矛盾,吏治产生根本性好转。这样可以令中共恢复政治经济两条腿走路,缓解政权危机,更加能够稳定中共政权的稳定,岂不是要比走一条经济发展独木桥要安全稳妥许多?一味以哪怕身后洪水滔天的心态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只能够是中国国民与中共的双输局面,执政者当以三思。
   
   只有当中共的核心利益与中国的核心利益取得最大面积的重合的时候,才是永久执政党的机会,否则无非是”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东方不败式的意淫而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