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歌城点唱违禁歌曲系统立即报警
   
     本报讯 市文广局昨日通报:我市176家大型歌城已安装全国卡拉O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歌城一旦有人点唱低俗等违禁歌曲,文化执法部门中央监控系统内的红灯立即自动闪烁报警。
   
   博主评论:薄熙来想升官,想赶上尾班车。因为他六十五了,假如再得不到升迁,就必须退休了。这一点,是个明白人都能看得出来。

   
   所以他甫一上任,就开始拼命地折腾。唱“红歌”、编“红段子”、立老阴毛的鬼像、打黑,现在居然要管制重庆人唱歌的自由了。
   
   唱那些充满政治欺骗的,现在看起来非常弱智所谓“红歌”、号召并悬赏编红段子,也就罢了。因为这种行动除了浪费公帑并显得非常无聊以外,毕竟不值得太贬损。毕竟与我等无干,虽然那里是我的祖籍,但是连我父亲都没有回去过,老家早就没有亲戚了。最大的反应,也就是齿冷一下而已。
   
   当时以为小薄无非是有见于道德沦亡,想“发扬一下战争时代的共产党比较淳朴年代的风气”。但即便是那个时代,共产党何曾有过真正的为国为民的情怀?伴随着共产党建立成立以至窃居大位的过程,何时不是充满政治欺骗?窃国大盗利用宣传手段欺骗国民的手法而已,怎么会有荡涤俗尘的作用?小薄也无非是偷师老毛,再来一次政治欺骗而已。不过他的短期目标也许不过是一个副总理,再往上爬的机会,格局就远不如毛泽东了。
   
   竖立老毛的大塑像,就很浪费公帑了,同时污染环境。这样的手段,无非是借死人压活人,然后用来开他升官的大路,实在手段卑鄙下流兼无耻,但是仍然没有超越可忍受的范围。
   
   再到了后来的“打黑风暴”,大肆打造舆论歌颂他自己,这样的手段其实能够有多大的作用?谁到知道共产党从来就不曾重视过所谓民意,他们只知道官意思的。即便小薄的手段能够欺骗大众,又怎么能够欺骗到小胡老江那些老政客、老阴谋家?连他自己都说漏嘴了,公开声称打黑是被逼无奈的。你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等到被逼无奈才做?这种话居然在记者面前讲?还要大肆传播?这等智力水平也想当总书记、国家主席?
   
   以上种种,无非是另人齿冷而已,无非是要绑架重庆数千万民众为他的升官发财背书而已。但是这一次,小薄过分了吧?居然要管制重庆人唱歌的权力了?这就超出了界限了,这是在违法行政,这是违法的。小薄,你想升官想到发神经了?
   
   管制重庆人唱歌的权力,这样的行政行为有法律依据吗?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任何一条法律是管制中国人唱歌的吗?没有吧?重庆有一条地方法律是限制民众选歌的权力的吗?恐怕也没有吧?
   
   但是,这样做违反宪法了。唱歌的权力可以理解为一种广义的言论自由。宪法有条例要保障国民言论自由的。虽然在中国实际上从来没有过言论自由,但是共产党一般都会选择其他的法律条文来解释或者说掩盖他们的侵法行为的。这一次,请问小薄同志,你有法律依据吗?你有权力不许重庆人唱什么歌、选什么歌吗?没有的,这是在违法执政。
   
   虽然小共也经常违法行政,但一般都是在一些关乎政权存亡危机的时刻,但是这一次,连重庆人唱歌的自由都被小薄用来做升官的踮脚石了?小薄,你过了,而且按照我的判断,你没有机会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