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 乡干部暴打维权代表(下)]
江中学子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 乡干部暴打维权代表(下)

   

    村民反映问题遭乡干部持械殴打(图)(转载)

   

   (图文)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 乡干部暴打维权代表(下)

   

     7月13日,抚州市宜黄县桃陂乡大港村民欧阳匡龙因农田淹没补偿纠纷,到乡政府“反映问题”,但等待他的却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拳脚,施暴人正是与他同村的一位乡干部。

     当年近六旬的欧阳匡龙被打晕在地血流如注时,围观者竟无一人上前劝阻,乡党委书记事后也被指在现场旁观。

     经鉴定,欧阳匡龙伤势为轻伤乙级,打人的乡干部随即被刑事拘留。事后,双方达成和解,而这场事件的导火索——农田淹没补偿问题却至今没有得到解决。10月18日,抚州论坛上一篇网帖再次将人们的视线引回到三个月前的那个中午。

     不堪的“喋血往事”

     10月23日中午,宜黄县粮食局对面的“眼镜粥店”里,58岁的欧阳匡龙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店里一个小姑娘冲着厨房高声喊道:“老板,有人找!”欧阳匡龙探出灰白的脑袋茫然地望着来访者。

     时隔多日,欧阳匡龙头上的伤口已痊愈,只有额角一道数公分长的伤疤仍赫然在目,足见当时伤势严重程度。面对记者,欧阳匡龙说,现在一到下雨天,他就犯头痛,每天还要坚持吃药。

     欧阳匡龙不太愿意回忆三个多月前的那个中午,“那天是去找乡领导反映问题的,没想到会被打得头破血流!”说着,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上的伤疤。

     究竟,欧阳匡龙向乡干部反映的是什么问题,竟然会招来一顿毒打?

     惹事的农田补偿纠纷

     而两个小时前,在欧阳匡龙的老家——宜黄县桃陂乡大港村,和欧阳匡龙同属外三组的村民陈孝文告诉了事件的起因。他说,欧阳匡龙被打,缘于一起农田淹没补偿款纠纷。

     据陈孝文回忆,2007年,江西旗帜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旗帜公司)计划在村里投资建水电站,如果建成,上游一片农田将被淹没。“当时村干部没跟我们商量就和投资商签了补偿款协议。”陈孝文边说边拿出一份外三组和投资商签订的协议复印件。

     在这份合同上记者看到,乙方(即外三组)签字处一共签了五个名字。陈孝文指着第一个名字“纪德全”说:“这就是打人的那个乡干部,他也是我们外三组的。”

     陈孝文说,在这些要被淹没的农田里,就包括了他和欧阳匡龙家的地,那都是2007年村里分配的责任田,承包期为五年。

     在这份旗帜公司与外三组签订的协议中约定,被淹没的农田由旗帜公司按照7000元/亩的标准进行补偿,补偿款分配则由生产队全权负责。

     “但我们交了五年的承包款,投资商只给我们补了前两年的,后三年的他们不肯补。”陈孝文说,欧阳匡龙去乡政府就是为了反映这件事。

     反映情况被乡干部打得头破血流

     7月13日中午,临近下班时,欧阳匡龙来到离家八九公里的桃陂乡政府,想找乡里领导解决淹没田补偿款的问题。

     据欧阳匡龙回忆,当时他先去找了乡党委书记黄子健,对方在了解情况后,让他去找乡干部纪德全。欧阳匡龙走进纪德全办公室几分钟后,两人就起了争执,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印象深刻。

     有目击者回忆:当时欧阳匡龙跑出办公室,纪德全则举着一个自行车用塑胶充气筒追打着。欧阳匡龙头上重重地挨了几下之后,顿时血流如注,很快便被打倒在地,不久便晕了过去。

     “在纪德全办公室找到他以后,我们说了几句话话,情绪有点激动,我声音大了,人也站了起来,他以为我要打他,就顺手抄起一充气筒朝我打来。”想起当天的情形,欧阳匡龙仍觉得委屈。

     而在场的乡干部则坚称是欧阳匡龙先动的手:“他一拳把纪德全眼睛打出血了,纪德全为了自卫才还手的。”

     当天下午,纪德全在接到记者电话后解释说:“欧阳匡龙因淹没田的补偿款来找我,我告诉他这件事不是我负责的,然后我们两个就起了口角,他冲我的眼部打了一拳,我这才动了手。”

     若是出于自卫,为何要追打直至将人打得头破血流晕倒在地呢?面对记者的疑问,纪德全急忙申辩:“我没有把他打晕,看到他流血就赶紧停手了。”

     在场的一位群众表示,欧阳匡龙被打得蜷缩在地上没了反应,纪德全手中的塑胶充气筒也打弯了。

     乡党委书记被指在场旁观

     欧阳匡龙被打时正值中午,乡政府周围的居民都在家中准备午饭,所以院子里的打斗声迅速吸引了许多围观群众,但始终没人站出来阻止。

     欧阳匡龙说,自己被打时,乡党委书记黄子健就站在二楼办公室的阳台上看着,直到自己被打倒在地血流不止时才喊了几句“不要打了”,其他围观的乡干部甚至没人出言劝阻。

     “荒谬!”10月23日,桃陂乡副乡长黄建鸿对此说法予以了否认,“那天我们下乡的下乡,回家的回家,他(欧阳匡龙)来乡政府的时候,只有纪德全和两个聘用的临时工在,这个人都是70多岁,哪敢出来劝阻?”

     然而他也承认,当天欧阳匡龙确实是先到书记办公室找到了黄子健。黄子健认为纪德全和欧阳匡龙是同村,更好商量,就让他去解决这个问题。几分钟之后,两个年近60的人便打起来了。

     10月26日,黄子健在电话中对自己“冷眼旁观”的说法回应称,两人最初在办公室内打斗时,他并没有听到打斗声,直到他们闹到院子里,自己才走出办公室察看发生了什么事,而当时欧阳匡龙已晕倒在地了。“我马上制止了纪德全,并让派出所把欧阳匡龙送到医院救治。”

     双方事后达成刑事和解

     发生打斗的桃陂乡政府正对面,就是桃陂乡派出所。

     当天中午,乡政府大院内的喧哗惊动了派出所所长汤学勇。他让副所长甘霖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当发现欧阳匡龙满脸鲜血躺在地上时,甘霖赶紧把欧阳匡龙送到乡卫生站做了简单的处理。之后,欧阳匡龙被转到宜黄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鉴定,欧阳匡龙为轻伤乙级。

     “事后,我们从当事人和在场目击者那里了解了事情大致的经过。”汤学勇说,7月20日,伤人者纪德全被刑事拘留。不久后,双方达成刑事和解,由纪德全赔偿欧阳匡龙医药费等共计52000余元。

     7月27日,纪德全被释放。

     10月23日,在记者采访欧阳匡龙过程中,他的女婿几次走过来,示意欧阳匡龙不要多说。见采访继续,女婿把手机交到欧阳匡龙手中,让他接电话。10分钟后,欧阳匡龙挂断电话,犹疑着对记者说:“我们已私了了,就不要再问了吧。”记者追问“赔了多少”,欧阳匡龙含糊地说了句“2万多吧”。随即记者又询问淹没田补偿款是否到位,欧阳匡龙摇了摇头,说:“后三年的还是没赔。”

   

   这时,欧阳匡龙的女婿再次过来让他接电话,在电话结束后,欧阳匡龙不再理会记者,径自走向厨房。记者问他:“刚才的电话是乡干部打来的吗?”欧阳匡龙“嗯”了一声便借口买菜离开。记者再上前追问补偿款的时,欧阳匡龙改口称:“已经答应赔了。”

     县纪委立案调查打人乡干部被处分

     10月23日,宜黄县纪委办公室熊主任告诉记者,桃陂乡政府将情况向县里汇报后,县纪委立即立案调查了此事。“由于纪德全是一般干部,所以按照规定委托给了桃陂乡纪委调查。”

     熊主任说,县里的领导对这次打人事件非常关注,因为乡干部打人的行为已严重影响了政府工作人员的形象。他说,政府工作人员在工作中碰到群众不理解的地方应当耐心接受,努力沟通,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决不允许伤害群众。

     据悉,纪德全目前已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县纪委一工作人员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由于部分基层干部处理矛盾纠纷时工作方法不当,素质不高,“还是缺乏正确处理矛盾的经验。不论出于自卫还是激愤,伤害群众都是不对的,如果真的遇到人身危险,可以立即报警寻求帮助,何况派出所就在对面”。

     被打一事已了补偿问题仍未解决

     欧阳匡龙在采访中称,自己被打以后住院将近一个月,花费医药费数万元,“当时就想去告他(纪德全)!”但在各方调解下,最终还是与对方和解。

     据了解,“乡干部打人”的消息一下就传遍了整个村子,陈孝文觉得很意外:“上午好好出去的,说好是去‘反映问题’的,怎么就被打了呢?”

     对打人乡干部的处理结果出来以后,陈孝文认为不能接受:“闹出这么严重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他认为处理结果过轻,根本不能让对方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而欧阳匡龙的被打,甚至没换来被淹田补偿问题的解决。虽然一位乡干部告诉记者,在“打人事件”还没发生之前,旗帜公司已按照1000元/亩的标准向欧阳匡龙等四户村民追加了补偿,但这种说法遭到了陈孝文的否认:“投资商只补了前两年的,后三年到现在都没补。”

     陈孝文希望,这次打人事件能够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解决赔偿问题是次要的,最主要是希望这些干部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实实在在为百姓做点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