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姜维平文集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来源:RFA
   据人民网12月9日报道,从即日起,枪决执行死刑将从辽宁省的历史上消失,全省法院将全面实行注射死刑。这标志着辽宁省法院的死刑执行方式实现了从“室外”到“室内”,从“弹头”到“针头”的彻底转变。做为一个辽宁人,以自已被监禁时的切身体验,我深为这一国内司法系统的轻微进步而感到欣慰,我认为,中国目前主要是司法不独立,不公正的问题,但能在技术层面上取得一些进步,也应当予以肯定。
   据了解,2004年2月20日,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采用药物注射方式,对一名罪犯执行了死刑,该院的死刑执行车为全国首台。但那时,我还在狱中苦度铁窗生涯。2006年初,我出狱后才从报刊上看到这种新的执行死刑的设备。入狱以前,我对暴力杀人的罪犯判为死刑,并不认为不妥,中国自古就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说法,但我在五年监禁中,分别在旅顺海军基地看守所和大连开发区看守所以及大连看守所住过,接触了十几个死刑犯之后,思想认识产生了变化。我知道了他们犯罪的前因后果,也理解他们面对死亡的焦虑和恐惧,不论他们走向刑场临死前如何表现,是平静还是激动,但他们都对报上刊登的注射死亡的新方式向往不已,则是不争的事实。我既将出版的狱中回忆录《欲加之罪》对此有详尽描述,在此略提,我这里只想说,凡是被判处死刑的人和其家属,无一不赞成注射死亡。基于目前中国是处决犯人最多的国家,所以用注射取代枪毙的确拥有一定的群众和民意基础。
   大家知道,自从1949建国后,枪决一直是一党执政的中国统一采用的死刑执行方式。这种令罪犯和正常人充满恐惧的办法,并没有减少社会上的诸如杀人抢劫的暴力犯罪活动,拿我所在的小小的区一级看守所——大连开发区看守所来说吧,在2001年,就关押了十几个被判了死刑的人,可见“吃枪子”的人有多少!它并未有效地扼止各种形式的暴力杀人的犯罪行为,说明了什么呢?我想起古人的一句名言:民不怕死,奈何以死惧之?所以,改变处死罪犯的方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改变的方向是朝着文明社会一步一步地走,总是一件大好事。
   我早就注意到,1996年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已明确规定“死刑采用枪决或者注射等方法执行”。但可能由于成本的考虑,这种注射死亡的方法,在社会上并未普及。就辽宁省来说,2001年11月份,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2名死刑犯采用注射方法执行死刑,那也是辽宁省在新的刑事诉讼法颁布5年后,首次采用注射执行死刑。其中有被我在海外报道过的大贪官,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他成了这一“特权”的尝试者,记得有一个同样被判处死刑的犯人名叫接幸福,他曾与我同监舍关押很长一段时间,他看了有关注射死刑的报道,对此愤愤不平,他是因为老板拖欠薪水讨要不果,一时动怒杀人的山东籍民工。他对我说:为什么当官的连死刑也享受优待?。。。。。。我认为他质问得很对!而如今,情况终于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据报道,辽宁省是在全国率先全部采用注射方法执行死刑的省份,应当说,这是辽宁省刑事司法执行工作的一次文明进步。注射方式执行死刑,需要各个市地中级人民法院建立注射执行死刑工作室或者购买注射执行死刑专用车。目前,大连、丹东等中院购买了注射执行死刑专用车,其它各市则建立了注射执行死刑工作室。针对个别中院每年死刑执行案件数量较少,没有建立专门刑场必要的具体情况,将按照资源共享的原则,通过调动死刑执行车、异地调警执行等措施来协调完成。执行注射死刑的人员都是各法院的法警,目前已经培训完毕,心理和技术都已过关。
   此间有关专家认为,用注射方式执行死刑,可以减少罪犯行刑之前和行刑时的恐惧和痛苦,一方面达到了震摄打击犯罪的目的,另一方面也保持了罪犯身体的完整性,如果只用在贪官身上是一种特权,但现在普遍使用,的确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种体现。
   但我认为,注射死亡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是,有利于制止引发世界舆论广泛关注的盗取倒卖人体器官的犯罪行为,那些企图利用职权,无视国家有关死刑犯遗体处理规定的人,因为药物中毒后器官质量的变化,将使他们屡禁不止盗卖人体器官的恶行和发财致富的美梦彻底粉碎,从这个意义上说,注射死亡也是一件好事。
   然而,在我看来,最好的办法,是在中国废除不人道的死刑判决制度,将其改为终身监禁为宜,因为既便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他们行凶只代表自已,而法院把其处死则是以国家的名义,显得很不公平!据说目前世界上已有111个国家在法律上或事实上废除了死刑,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废除死刑的司法实践说明,这种以暴易暴的举动,不仅是不文明,不人道的,而且不利于制止暴力犯罪。何况中国由于“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全国范围内各种怨假错案比比皆是,一旦把疑犯处决了,既使是通过上述较温合的注射死亡方式,也会使生命不再复活,往往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所以在实施了注射死亡之后,但愿中国的司法体系能够和政治体制改革同步,能够继续大步前进,尽早地废除死刑制度。
   2009年12月10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