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郭知熠文集
·关于林彪争当国家主席答“天下事”
·关于爱情的第二大难题:是为爱情,还是为金钱?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作者:郭知熠
   

   
   笔者以前听到过(或看到过)一个谬论,也许是从有些作者的文章中,或者是从有些人的谈话中,认为我们一般人都无法达到幸福的境界,而只有乞丐是真正幸福的。
   
   为什么乞丐是真正幸福的呢?
   
   这是因为他们无忧无虑。他不象一个皇帝一样,需要绞尽脑汁地保住自己的皇位;也不象有钱人那样,需要处心积虑地积攒更多的金钱。他们没有钱,所以,他们也不用为钱烦恼。他们过着无比简单的生活,而这种简单的生活就是幸福。
   
   简单的生活就是幸福!这是很多人高举的口号。
   
   笔者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该作者谈到看到一些建筑工人时他所感受到的他们的幸福。我曾将我的感想记在一篇随感中, 我们在这里引用如下(见《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写于2007年6月28日):
   
   “郭知熠在他的人生哲学中已经证明了幸福在本质上是比较的结果(笔者将在今后逐步公布他的人生哲学体系,而他的关于幸福的理论是这个体系的一个直接推论)。一个人感受到幸福,是因为他的比较。为什么绝大多数人都感受不到幸福,是因为这些人人生比较的偏差。所以,幸福的感觉永远需要一个或一些参照物。也许这些话难于理解,郭知熠将在引进他的关于幸福的理论的时候作具体的解释。
   
   顺便指出,郭知熠的幸福理论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关于幸福的理论。世人对于幸福的讨论有很多是非常荒谬的,就如同世人关于爱情的讨论有很多是非常荒谬的一样。郭知熠在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前一段时间,笔者看到一篇散文论幸福。作者看来是那些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的庸俗文人,他在讨论幸福的时候,提到他看到种田的农民,看到建筑工地的工人,觉得他们拥有真正的幸福。特别好笑的是,他提到了那些建筑工人的简单午餐,觉得他们如饥似渴地享受着午餐就是在享受着他们的幸福。
   
   不过,郭知熠的感觉却正好相反。笔者经常开车路过一些建筑工地,看到那些在烈日曝晒下的建筑工人,看到他们啃着一块面包当作午餐,郭知熠无法体会到他们的幸福,我也不认为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到他们的幸福。
   
   对那些颠倒黑白的文人,郭知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且这些文人还远非极少数。”
   
   很抱歉,笔者在这个《胡说八道》系列中的言词可能会“辛辣”一点。如果对任何人有所冒犯,郭知熠先生郑重地在这里道歉。
   
   当然,笔者也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些人在看到乞丐,在看到一些建筑工人后会觉得他们是幸福的。这是因为他们自己的烦恼,自己的痛苦所导致。但仅仅因为自己的烦恼,就推导出乞丐或者建筑工人是幸福的结论,其实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逻辑错误,因而是非常荒谬的。
   
   笔者在《幸福究竟是什么?》中曾经谈到过小品演员范伟所说过的一段话,其实,这段话也是有逻辑错误的(但这个错误我们一般很难发现)。只是在该文中笔者主要强调幸福是基于“比较”,也就没有讨论这段话的逻辑错误了。我们现在再来看范伟的这段话:
   
   “范伟说,幸福就是:我饿了,看见别人手里拿个肉包子,他就比我幸福;我冷了,看见别人穿了一件厚棉袄,他就比我幸福;我想上茅房,就一个坑,你蹲那儿了,你就比我幸福!”
   
   这段话究竟错在哪里呢?
   
   这段话其实和那些认为乞丐是幸福的,那些认为建筑工人是幸福的人们一样,犯了同样的错误。这个错误就是主客体颠倒。我们必须强调,幸福的感觉只是主体的自我感觉, 而不是其他人强加的感觉。这和郭知熠的哲学是一致的,我们所有的“存在”只是在主体心目中的“存在”,而不是客观意义上的存在。
   
   幸福的感觉是主体心目中的感觉。当人们说“乞丐是幸福的”,他们就忽略了乞丐本身的感觉,忘记了“乞丐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吗?”这个应该首先考虑的问题。当有些人为了争权夺利,为了不得空闲而烦恼时,他们忘记了乞丐会为了他们的生存而烦恼,为了他们今天是否会吃饱,明天睡在什么地方,后天会不会下大雪这些内容而烦恼,甚至乞丐会为了他们完全没有社会地位而烦恼。我们每个人所在乎的“存在”的内容是不相同的,所以,我们每个人的烦恼也就是大相庭径的了。
   
   至于范伟的那段话,如果改为“我饿了,看见别人手里拿个肉包子,我就不幸福;我冷了,看见别人穿了一件厚棉袄,我就不幸福;我想上茅房,就一个坑,你蹲那儿了,我就不幸福!”, 那么,这段话就没有什么逻辑错误了。当我们打保票说别人是幸福的,是把我们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对于“存在”的需求强加在别人的头上,因而就是错误的了。
   
   有很多人认为范伟的这段话非常深刻。郭知熠不以为然。即使没有上面所提到的逻辑错误,这段话也没有什么真正深刻的地方。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作的这种比较。这也是笔者所提出的具有人类本性的“向上比较”。
   
   至于乞丐,笔者认为一般来说他们是并不幸福的。这与他们的“比较”有关。因为他们处于社会的最底层,需要别人的施舍才能够果腹。当他们和别人作“比较”时,他们绝不会与别人比较自己的闲散,自己的随心所欲,他们只会与别人比较自己的困窘。
   
   当然,如果有人坚持认为有些乞丐就是因为自己的闲散,自己的无所拘束,而感受出无比幸福来。郭知熠就只能说,他们应该是乞丐中的“另类”了。但笔者的结论却仍不会错:一般来说,乞丐是并不幸福的。
   
   
   
   
   
   写于2009年12月2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