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郭知熠文集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伟人之光
·将狂妄进行到底
·人生难得几回醉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闲话爱情, 以及我关于爱情的理论
·谁是国宝? 我就是国宝!
·论现代人爱情痛苦之缘由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
·论中国不缺观点家,中国只缺思想家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
·论狂妄的感觉就是好!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
·人生之美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哎呀,我喜欢
·历史
·鲁迅啊,鲁迅!你也成了落水狗?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论中国的“屁民”以及“屁民观点家”
·韩寒,你傻呀,中国最应该出口思想和主义
·可怜的中国人:中国人集体精神分裂吗?
·让人民更加幸福也许是一件难办的事
·如何使得中国人生活的更有尊严?
·我也许应该首先做一个“观点家”
·韩寒和刘谦的“战争”以及“屁民同乐”
·奥巴马是出于无奈,难道中国就应该选择沉默?
·评“乌鸦”黎鸣:中国人没有思想
·祝贺我女儿获匹兹堡青年艺术家奖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乌鸦”黎鸣对中国的思想界是有贡献的,明显地超过鲁迅
·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为何没人敢应战?
·中国的思想界还没有走出拿来主义的阴影
·波普的三个世界理论以及我的“四个世界”
·毛泽东对于项羽的评价也是人云亦云?
·“超级厚黑学”是结构主义在历史中的运用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
·爱情骗子为什么能够得逞?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郭知熠对话录:厚黑学和超级厚黑学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被色情迷住的中国:生殖器展览是主旋律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中国的知识分子其实很可怜,我为郭沫若“翻案”
·论“超级厚黑学”远比“厚黑学”重要
·驳杨恒均:中国人更应该关心政治, 西方人可以不关心政治
·春天之模样
·为什么崇拜容易产生爱情?
·究竟杨恒均与吴祚来该不该“变脸”?
·为什么说黎鸣的重要性超过了鲁迅?兼论中国思想界之四大领域
·如果共产主义能够实现,人类的爱情会是什么模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作者:郭知熠

   
   
   笔者最近既然写了几篇关于苦难以及幸福的文章,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何况这个论题郭知熠“心仪”了许久,生怕一停下来就不想再写下去了。让我们继续,郭知熠先生说。
   
   我们今天来讨论一个可能会引起争议的命题。这个命题其实是郭知熠先生关于幸福的理论的一个直接推论。虽然没有读者直接提出这个命题,但也许某些细心的读者在看完笔者的《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之后,会想到这个命题。因为在那里,我们离这个命题其实仅有半步之遥(也许还没有半步)。
   
   在《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中,郭知熠推导说,我们人生的目的是为了保存或者扩展自己的“存在”。因此,我们就会“向上比较”,而我们之所以有痛苦正是因为“向上比较”。如果我们想得到幸福,我们就必须“向下比较”。
   
   而当我们进行所谓的“向下比较”时,我们在本质上就推论出:他人的苦难其实就是我们的幸福!
   
   这个命题也许会使人们吃惊。说实话,郭知熠就先被它吓了一跳。但笔者仔细地检查了这里的逻辑,发现没有任何逻辑漏洞。也就是说,这个结论是完全正确的。
   
   郭知熠提出“到医院去,到老人院去,到贫民窟去”,到那里去干什么?!到那里去作“向下比较”!到那里去感受人类的痛苦!!因为在那里人类有痛苦,痛彻心腑的痛苦,在那里你才会忘记你自己的痛苦,你才会体会出你自己的幸福。所以, 我们自然地推导出,他人的苦难其实就是我们的幸福!
   
   当然,如果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你除了能够感受到你的幸福外,你应该还会生出对于那些不幸者的怜悯之心来。记得罗素曾经说过一段话,他说他的一生被三种欲望所驱使,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寻求,以及对于人类之苦难的痛彻肺腑的怜悯。郭知熠先生一直记得罗素先生的这段话。我们人类的怜悯之心其实是具有某种普遍性的。
   
   所以,当你“向下比较”时,你会生出两种感情:一种是幸福感,一种是怜悯感。当然,也许还有其它的感情,但多半不具备普遍性,我们就不用管它了。
   
   也许人们会说,一个人在别人痛苦的地方,他感受到幸福?是否这个人的道德有问题? 他是否太过残忍?或者说他是否是在幸灾乐祸?
   
   郭知熠认为这是不相干的。人类的苦难是永远存在的。如果这个苦难并不是“我”所造成的,而是其他人或者是其它的势力所造成的,“我”本身并没有为这个苦难的结果负责的义务(当然,有些苦难根本没有人能够负责)。“我”在这里所做的事不过是在这个苦难面前沉思,在这个苦难面前体会,在这个苦难面前而生出对“我”的现在的“存在”的满足感。
   
   如果“我”的心因为别人的苦难所充满,“我”就不会自悲自怜,“我”也许会去尽自己之力来帮助别人。这本身对于“我”是有积极意义的。即使“我”没有帮助别人,而对于别人也并无丝毫妨碍。
   
   曾有读者认为郭知熠的这个“向下比较”就是在中国曾经盛行一时的“忆苦思甜”。这使我想起了在我的幼年的“忆苦思甜”来。记得那个时候,一个老人在台上声泪俱下,给我们讲解旧社会的苦难。我的老家是在沔阳,现改名仙桃。这个地方虽然是鱼米之乡,可是,在旧中国却几乎年年都有水灾。所谓“沙湖沔阳洲,十年九不收”,而且血吸虫成灾, 死于血吸虫病的人不可胜数。所以,新旧社会的悬殊在某些方面是很大的。我们有时候还要吃忆苦饭, 它们是用野菜和糠秕所做成,自然很难吃。虽然郭知熠先生在那个时候,其实也是缺吃少穿,但却能够感受到某种幸福来。这不能不得益于这种形式的“忆苦思甜”。当然,“向下比较”不能完全等同于“忆苦思甜”。
   
   我们还是回到“他人的苦难其实就是我们的幸福”这个命题上来。为避免其他人的攻击,郭知熠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他会尽量地考察他所提出的每个命题的各种可能性。
   
   对于这个命题,如果这个“他人”是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其他人,那么,这个命题其实是不成立的。一个非常明显的反例就是, 难道你的亲人的痛苦也是你的幸福?!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自己亲人的痛苦居然会是自己的幸福!你感受到你亲人的痛苦,那么,你也在感受着你的痛苦。因此,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将“亲人”排斥在外。
   
   但是否我们可以说,除了你的亲人之外的苦难就是你的幸福?
   
   郭知熠以前读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章时,深深地感受到了同胞的苦难。 但郭知熠却无法感知自己的幸福。反而,他所感知的是他的痛苦以及仇恨。看来,这个“除了你的亲人之外的苦难就是你的幸福”的命题仍然是有问题的。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郭知熠仔细地思索了很久,终于发现:如果这个苦难是在你当前的“群体存在”范围内,那么,你会感受到痛苦;如果这个苦难是在你当前的“群体存在”范围之外,你会感受到幸福。至于这个“群体存在”,是郭知熠所引进的一个概念,是我们的一种特殊的“存在”形式(郭知熠的“存在”有五种基本“存在”形式)。但我们不想在这里作太多的讨论,因为它与我们的主题不是太相关。
   
   我们只需记住:除了少量的例外外,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于2009年12月2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