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郭知熠文集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作者:郭知熠

   
   
   笔者最近既然写了几篇关于苦难以及幸福的文章,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何况这个论题郭知熠“心仪”了许久,生怕一停下来就不想再写下去了。让我们继续,郭知熠先生说。
   
   我们今天来讨论一个可能会引起争议的命题。这个命题其实是郭知熠先生关于幸福的理论的一个直接推论。虽然没有读者直接提出这个命题,但也许某些细心的读者在看完笔者的《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之后,会想到这个命题。因为在那里,我们离这个命题其实仅有半步之遥(也许还没有半步)。
   
   在《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中,郭知熠推导说,我们人生的目的是为了保存或者扩展自己的“存在”。因此,我们就会“向上比较”,而我们之所以有痛苦正是因为“向上比较”。如果我们想得到幸福,我们就必须“向下比较”。
   
   而当我们进行所谓的“向下比较”时,我们在本质上就推论出:他人的苦难其实就是我们的幸福!
   
   这个命题也许会使人们吃惊。说实话,郭知熠就先被它吓了一跳。但笔者仔细地检查了这里的逻辑,发现没有任何逻辑漏洞。也就是说,这个结论是完全正确的。
   
   郭知熠提出“到医院去,到老人院去,到贫民窟去”,到那里去干什么?!到那里去作“向下比较”!到那里去感受人类的痛苦!!因为在那里人类有痛苦,痛彻心腑的痛苦,在那里你才会忘记你自己的痛苦,你才会体会出你自己的幸福。所以, 我们自然地推导出,他人的苦难其实就是我们的幸福!
   
   当然,如果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你除了能够感受到你的幸福外,你应该还会生出对于那些不幸者的怜悯之心来。记得罗素曾经说过一段话,他说他的一生被三种欲望所驱使,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寻求,以及对于人类之苦难的痛彻肺腑的怜悯。郭知熠先生一直记得罗素先生的这段话。我们人类的怜悯之心其实是具有某种普遍性的。
   
   所以,当你“向下比较”时,你会生出两种感情:一种是幸福感,一种是怜悯感。当然,也许还有其它的感情,但多半不具备普遍性,我们就不用管它了。
   
   也许人们会说,一个人在别人痛苦的地方,他感受到幸福?是否这个人的道德有问题? 他是否太过残忍?或者说他是否是在幸灾乐祸?
   
   郭知熠认为这是不相干的。人类的苦难是永远存在的。如果这个苦难并不是“我”所造成的,而是其他人或者是其它的势力所造成的,“我”本身并没有为这个苦难的结果负责的义务(当然,有些苦难根本没有人能够负责)。“我”在这里所做的事不过是在这个苦难面前沉思,在这个苦难面前体会,在这个苦难面前而生出对“我”的现在的“存在”的满足感。
   
   如果“我”的心因为别人的苦难所充满,“我”就不会自悲自怜,“我”也许会去尽自己之力来帮助别人。这本身对于“我”是有积极意义的。即使“我”没有帮助别人,而对于别人也并无丝毫妨碍。
   
   曾有读者认为郭知熠的这个“向下比较”就是在中国曾经盛行一时的“忆苦思甜”。这使我想起了在我的幼年的“忆苦思甜”来。记得那个时候,一个老人在台上声泪俱下,给我们讲解旧社会的苦难。我的老家是在沔阳,现改名仙桃。这个地方虽然是鱼米之乡,可是,在旧中国却几乎年年都有水灾。所谓“沙湖沔阳洲,十年九不收”,而且血吸虫成灾, 死于血吸虫病的人不可胜数。所以,新旧社会的悬殊在某些方面是很大的。我们有时候还要吃忆苦饭, 它们是用野菜和糠秕所做成,自然很难吃。虽然郭知熠先生在那个时候,其实也是缺吃少穿,但却能够感受到某种幸福来。这不能不得益于这种形式的“忆苦思甜”。当然,“向下比较”不能完全等同于“忆苦思甜”。
   
   我们还是回到“他人的苦难其实就是我们的幸福”这个命题上来。为避免其他人的攻击,郭知熠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他会尽量地考察他所提出的每个命题的各种可能性。
   
   对于这个命题,如果这个“他人”是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其他人,那么,这个命题其实是不成立的。一个非常明显的反例就是, 难道你的亲人的痛苦也是你的幸福?!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自己亲人的痛苦居然会是自己的幸福!你感受到你亲人的痛苦,那么,你也在感受着你的痛苦。因此,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将“亲人”排斥在外。
   
   但是否我们可以说,除了你的亲人之外的苦难就是你的幸福?
   
   郭知熠以前读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文章时,深深地感受到了同胞的苦难。 但郭知熠却无法感知自己的幸福。反而,他所感知的是他的痛苦以及仇恨。看来,这个“除了你的亲人之外的苦难就是你的幸福”的命题仍然是有问题的。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郭知熠仔细地思索了很久,终于发现:如果这个苦难是在你当前的“群体存在”范围内,那么,你会感受到痛苦;如果这个苦难是在你当前的“群体存在”范围之外,你会感受到幸福。至于这个“群体存在”,是郭知熠所引进的一个概念,是我们的一种特殊的“存在”形式(郭知熠的“存在”有五种基本“存在”形式)。但我们不想在这里作太多的讨论,因为它与我们的主题不是太相关。
   
   我们只需记住:除了少量的例外外,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于2009年12月2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