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二集: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继续论证反共与反专制暴政这个话题。李先生说,“反对专制者还包括执政的共产党”这种说法,没有任何依据,中共极权专制暴政,它不光光是传统意义上的专制,更不是有些人所说的所谓的威权政治,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所以把中共仅等同于专制,进而将中共与专制分离,甚至要所有的民运人士只反专制而不反中共,这种似是而非误导,确实容易搞乱人们的思维。

   共产暴政在全球曾经风行一时,先后有44个国家曾受共产暴政奴役。苏联 (1917), 蒙古 (1924), 爱莎尼亚(1940), 拉托维亚(1940), 利莎尼亚(Lithuania1940), 贝莎拉比亚(Bessarabia1940), 巴科维纳(Bukovina 1940), 阿尔巴尼亚(1944), 谭努图瓦(Tannu-Tuva1945), 乌克兰(1945), 南斯拉夫(1945),蒙古(1945), 卡拉福图(Karafuto1945), 科里尔岛(Kurile Islands1945), 保加利亚(1946), 波兰(1947), 罗马尼亚(1947), 东德(1948), 匈牙利(1948), 北朝鲜(1948), 捷克斯洛伐克(1948),中国 (1949), 西藏(1951),北越 (1954), 几内亚(1958), 古巴(1960),利比亚 (1969), 南也门(1969), 圭亚那(1970), 贝宁(1974), 缅甸(1974), 老挝(1975), 南越(1975),马达加斯加 (1975), 柬普寨(1976),安哥拉(1976) , 索马里(1976) ,塞拉斯(Seychelles1977), 莫桑比克(1977), 埃塞俄比亚 (1977),格林纳达(1979), 刚果(1979), 阿富汗(1980).

   

   迄今仍苟延残喘处于风雨飘摇中者包括中国、古巴、北朝鲜、越南。而政治白痴胡锦涛居然宣称要向古巴、北朝鲜学习政治!继承其老子金日成的北朝鲜金正日流氓暴政,实质上不过是中共文革的翻版,而古巴83岁的卡司特罗将政权则私授给了他78岁的弟弟,与中共政权的邓小平隔代指定胡锦涛,稍微有一点不同,但本质上一样,都是公权私授。古巴到今天仍然对整个国家象铁桶一般的控制,它的新闻自由度在全球是倒数第一名,不过,北朝鲜或参评的话肯定是倒数第一名。它的互联网控制,也是全球第一。在古巴的任何异议人士,只要公开表达,非常容易被捕、被判刑,这一点跟中共政权相似。

   

   所以把不反共,做为反专制的前题,这种设想显然是有意误导,但是这种论点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共产党才是专制暴政的根源,不斩断这个根源,不首先彻底终结中共专制暴政,中国的专制制度永远不可能排除消灭。而将非法盗国窃政的共产党归类于“反对专制者”,更是一种严重误导公众的胡说。

   第七,李先生还说,把反对专制和反共混为一谈,逻辑上恰好是非常专制的,民主人士应当首先从思维和话语方式上走出专制文化。共产党今天没有改变政治制度,不等于共产党明天不会改变,或说永远也不会改变。把共产党锁定在专制制度的思维方式本身就是一种专制思维。历史已经证明,把专制政治变成民主政治的,恰好是本来实行专制的执政党,比如说前苏联和台湾都是这么转变的。无论是执政的还是在野党,也无论是有权的还是无权的,无论是有话语权的,还是没有话语权的,都有将专制政治变成民主政治的权利。

   

   首先,把反共与反专制暴政强行分割,是李先生的发明。我认为反共和反专制暴政,在某种意义上是等同的。因为不反共不可能真正反专制,而反专制者,必定反共,不可能有例外。

   共产党体制明天是否会改变,它是否会主动放弃极权专制,是否会走向民主化,这是一个未知数,国际共运史证明,迄今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共产暴政是由共产党主动放弃专制暴政而改良进化成自由民主政治的先例。何况由于中共暴政的罪孽过于深重,使之完全没有主动实质改良的任何可能。中共暴政在它统治中国60年期间,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大罪。加之中共远比东欧各国共产暴政恶劣得多,苏东各国共产党仅对各该国人民实行过一次抢劫,而中共暴政则对中国人民实行了三次公然抢劫。亦即毛专权时抢劫地主、富农、资本家和工商业者的财产归所谓国有(实质系党有);邓专权期间抢劫国有资产化公为私;江、胡专权时实行疯狂掠夺自然资源严重污染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的断子绝孙式的经济发展政策实质上即中共对中国人民的第三次公然大抢劫。而任何罪犯必须受到法律追究,正义必须伸张,任何罪犯不得未经审判而免除他的刑罚,这是业已确立的被国际社会公认一个国际法原则。不能因为共产党100年后有所改变,就让今天的中国人放弃对共产党罪责的追究,这个道理是非常简单的。

   前苏联放弃极权暴政并非由于共产本身自我改良,而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利卿个人的价值选择及俄国人民抛弃共产党所致,从未有过任何一个极权暴政是由于其自身改良进化成为自由民主政治的。至于台湾由于其政权性质属于“威权政体”而非属于极权专制暴政,一般的专制政权确实有不少经改良进化而成为自由宪政民主政体的先例。

   我认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完全不可能由它自身主导进行实质性政治改良。这并非所谓专制思维,而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体制运行的历史逻辑的必然。因为中共暴政,历史上和现实中犯下了无数的滔天罪行,使它背上了沉重的包伏。

   第二,中共的意识型态迄今本质上丝毫未变。它仍然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中共的指南,包括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及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等狗屁不通的东西。这些东西实际上仅是一种意识型态,而这种意识型态,是反人类反人性反民主反科学,特别是反政治科学的。中共高官吴官正、贾庆林都公然宣称:我们绝不学习西方三权分立分权制衡的政治,而要坚持“中国特色的政治”,“中国特色的民主”,“中国特色的法治”,“中国特色的司法公正”等,实际上所谓中国特色就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李先生把批评中共的人,把认定中共无法实质改良的人,把坚决反共的民运志士,说成是对中共摆脱专制的权利的剥夺是一种非常可笑的说法。当今之世没有任何人阻止中共改良,而是中共由于它本身运行内在的逻辑,使它不可能做任何实质性的改良。充其量仅可能有皮毛或枝节性的改良,但它绝不可能做实质意义上改良。因为实质改良,例如:党禁、报禁、言禁开放,中共专制暴政不出半年必定完蛋!

   第八,李先生说,民主政治首先不是从权力中产生,而是从权利中产生的,美国开国先贤,因为在独立宣言中,强调了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才得以建立起民主的政治体制。

   我认为李先生把美国的民主政治过于简单化了。哪有这么容易,一个国家的民主政治就是由独立宣言中强调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就得以建立,显然不是。当然他并非专业论文论证,故不必苛求,但我认为这种论点不能成立。因为美国的自由宪政民主政治是经过漫长的政治实践,逐渐建立完善起来的。

   美国在1787年通过宪法建立起美利坚合众国。当时美国政治的性质,从法律意义上讲,它是宪政共和,共和的性质远远大于民主的性质。因为当时只有白人才有完全的公民权,也即有投票权、选举权。而被选举权,特别是参、众两院的议员、州长等则只有那些达到法定资产要求的富人,才有资格作为候选人。

   黑人(具有财产性质,仅交3/4的税)、印地安人(无需纳税)及女人(几乎不介入社会公共生活领域),都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因此初期的美国,它的民主性质实际上并不强,仅白人及有公民权的人,才有民主权利,其它人都没有。但是经过两百多年的实践,逐渐的全民都有了民主权利。黑人是在林肯时代,在1863年获得了投票选举权。至少法律上和理论上的民主权利业已确立。而完整的黑人民权则一直到马丁‧路德金时代才真正得以确立。

   印地安人的政治权利是在19世纪初才得到确立。而美国的妇女,哪怕是白人,她们的政治权利一直到1920年代才获得投票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所以说民主政治这种说法本身,是一个含糊的概念。美国的民主政治确切的说,是一个自由、共和、宪政的民主联邦政治体制。

   第九,李先生认为:要让中共专制政治变成民主政治,必须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与之相应的文化。如果以黑白分明的专制思维反对专制的执政党,那么彼此永远也走不出专制的文化。

   首先,他说彼此永远走不出专制的文化,似乎跟他的论题脱节,因为要终结的是专制制度,而专制制度又跟专制文化有关,如果不放弃黑白分明的专制思维方式,那么走不出专制制度才对。其次,中共政权的性质并非一般的专制,而是极权专制暴政;第三,黑白分明的思维,未必就是专制思维,尽管专制思维,可能包含在某种问题上的黑白分明的思维。但黑白分明的思维与专制思维两者并非一回事。第四,是不是只有等到全体中国人都改变了思维方式和改变了中国文化以后,才能推翻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暴政呢?显然不是!因为导致中国人思维僵化停滞,文化灭绝的恰恰是中共极权暴政本身,只有首先彻底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中国人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思维才能活跃,文化才能复兴。因此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碍中国人为彻底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而努力。

   第十,李先生说:以专制的思维方式反对专制,是以专制的统治者镇压“专制的反抗者”一样,在政治上和文化上造成的不是宽容,不是和平,而是紧张和恐惧。即便是以和平的方式使用黑白分明的专制话语,同样是不宽容,同样会走向恐惧。任何一种信仰,无论在不信仰的人看来是如何的荒唐,如何的丧失历史的合理性,都是一种自由,都是一种权利,因此都应当得到尊重。

   我认为李先生的这段话后半句是对的,也即任何一种信仰,不论它怎么荒唐,也不论它是否有市俗的合理性,都是一种自由的权利,都应该得到尊重。但是他的前半段话却不然,这或许是一个博士的高明之处。他在论述自己的论点时,往往用一些正确的东西来推销他错误的论点。他的前半段话错在哪里呢?

   首先,中国民主运动,从来不是以“专制的思维方式”来反对中共专制暴政,前已论及将黑白分明的思维等同于专制思维并不能成立。而李先生武断地认定中国民主运动是以专制的思维方式在反对中共暴政。

   其次,李先生说“专制的反抗者”与“专制的统治者”一样。我从未闻“专制的反抗者”。统治者有可能行专制,被压迫的人如何可能行使专制?“专制的反抗者”大概是李博士的发明?因为被压迫者,他想专制都没有资格和能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